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顾湘占封远小说(连载中) 泼辣厨娘王爷心中宝精彩阅读

顾湘占封远是小说泼辣厨娘王爷心中宝里的人物,这本古代言情穿越小说讲述的是顾湘在现代是一名手握无数奖项的厨师,她做的菜可谓是天下第一绝,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她被一道雷劈中,就这样,穿越到了古代同名同姓的顾湘身上。原主家庭条件不好,饥一顿饱一顿的,她决定用自己双手带领顾家发家致富,过上好日子。

顾湘占封远小说泼辣厨娘王爷心中宝精彩章节导读

稍作休息之后,顾湘便是与顾立满,顾楠三人一起去了清河镇。

占封远因为今日的表现,倒是让怀氏生出了一些同情,所以难得的倒也能够跟占封远聊天了。

这正是占封远心中所想,把自己包装成了温文如玉的模样,开始与怀氏闲话家常。

不过更多的,却是在不动声色的探听顾湘的消息。

不管家里如何,父女三人脚步不停的往镇上走去,路上顾湘虽然累,但是却还是咬牙坚持着。

终于到了清河镇的时候,顾湘都不想要活了。

“湘儿,你先歇一会儿吧,不然你坐在那儿喝了一碗茶,我跟爹送了菜会回来?”顾楠看到顾湘这煞白的小脸,心疼的不得了啊!

自家妹子为了他们这个家,是真的付出了太多!

顾湘坐在来喘匀了呼吸之后,也就感觉差不多了,她不过就是身为一个死宅而缺乏锻炼而已,其他的倒是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而且现在不是能够放松的时刻,她耽误一分,旁人与能越早的发现木耳的存在。

“没事,走吧。”

顾湘西秀好了,不顾顾立满跟顾楠的反对,继续往前走。

到了福满楼的时候,掌柜早就眼巴巴的瞅着了,尤其是在看到顾湘这一次也跟来了的时候,顿时笑出了一脸的褶子!

“诶呦!诶呦!顾二姑娘也来了!赶紧里面请里面请!”

顾湘在钱掌柜这里,那就无疑是财神爷了,所以对顾湘的态度很是恭敬呢。

顾湘有些累,没心思跟钱老板打哈哈,指了指她爹跟她姐身上的袋子,说道:“木耳,赶紧去过称,我还有话要与钱掌柜说。”

钱掌柜看到顾湘这一副严肃的模样,急忙的点头,然后屁颠儿屁颠儿的让店小二扛着木耳去了后厨的院子,有顾立满看着,钱掌柜又把顾湘跟顾楠姐妹二人迎上了二楼。

亲自斟了茶水之后,钱掌柜这才搓了搓手,小心意的问道:“顾二姑娘,不知道您找我这是……”

顾湘喝了一口茶,干渴的嗓子,终于是好上了很多。

顾湘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是活了过来一样。

她看向钱掌柜,也不拐弯抹角,问道:“钱掌柜,这两日黑白菜卖的如何?”

“那当然是好了啊!”一说到这个,钱掌柜顿时就兴高采烈的!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诶呦喂,小祖宗,您都没看到那火爆的场景呢!每个食客进了店里,都是要点黑白菜!对面的一品居,之前那不是很火爆么?现在不行了!没人!”

钱掌柜的心里可是很开心的,也很是得意!

这得亏了自己慧眼识珠,若是不然,怎么会有福满楼如此好的场景?

顾湘看了一眼钱掌柜,没理会他的自吹自擂,反倒是微微拧眉,说道:“钱掌柜,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或许会让你心情有些起伏,所以您现在最好多呼吸两口空气。”

“啊?”钱掌柜一愣,没有明白顾湘这话是什么意思。

而顾湘已经好心告诫完毕,不等钱掌柜是否呼吸好了,便说道:“这三天的时间,也足以让黑白菜在这清河镇里名声大噪,在钱掌柜赚的满盆金箔的同时,很多人想来也是发现了这黑白菜背后的利润,木耳这东西虽然不曾被人赏识过,但是总是会有脑子活泛与眼睛好使的,所以被勘破,也是早晚的问题。”

顾湘的语速不紧不慢,似乎也并不见得紧张。

但是这一切听在了钱掌柜的耳朵里,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压制不住心中的狂跳,半响之后,这才聚拢了思绪,看向顾湘的眼神,也是带着着急的。

“那……那二姑娘,您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若是被人知道了黑白菜里面最重要的木耳是从哪儿来的,那日后,他这福满楼就不再是香饽饽了啊!

看到钱掌柜这一脸的着急,顾湘的神色,仍旧是淡淡的。

就好像,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无法让她去变了模样一般。

“我早就与钱掌柜说过,这黑白菜被勘破,也是早晚的问题而已,所以趁着这几日有些人还不曾看懂这其中的秘密之时,我们打算,把山上的木耳全部都摘下送过来。”

钱掌柜笑眯眯的。

顾湘一脸淡然。

而顾楠,却是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您……你说是……多少?”

“五百两。”

顾湘也是微微一笑,倒是对着气氛表示很满意。

厨房不是战场,一个厨子最想要的的,也就是一个和谐的工作环境了。

毕竟好的心情,也是能够做出好吃的饭菜来,对自己,对食客都是一种享受与责任。

顾湘点了点头,然后结果了其中一个大厨递过来的围裙穿在身上,走进了厨房。

三个大厨,加上钱掌柜,还有顾家父女二人,不打的厨房里,倒是一时间被塞的满满当当。

顾湘投入到工作之中,便是直接摒弃了外界。

她在厨房里扫视了一圈儿,然后从案板上拎起了两根排骨。

“就地取材,今日就叫你们做一道糖醋排骨。”

说完,顾湘直接洗手,然后又清洗了一遍排骨,砍骨刀举起,梆梆梆几声落下,排骨被斩断,没一块儿都是差不多同等大小。

“但凡是食客,都想要色香味俱全,即便是街边的小摊,也是要追求美这个境界,排骨的同等大小凑在一起,会让人下意识的心里就产生好感,日后且记住了。”

说完,顾湘把排骨放在锅里,添了冷水,放了两篇生姜,这里没有料酒,顾湘直接用酿的粮食酒代替,然后把火给燃起来。

“最重要的一个步骤,排骨斩断之后,需要过水煮一边,把里面的血沫煮出来,加了姜与酒,主要是为了去掉血的腥气,也是会让肉质变得更加有口感。”

在说话的期间,顾湘的双眼在厨房里扫视了一圈儿,没有选择白糖,而是直接拿了两个西红柿,洗干净切碎。

“所谓的糖醋排骨,顾名思义便是口味又酸又甜,白糖的口感太腻,醋的味道太重,用起来会让人感觉味蕾太刺激,而西红柿又酸又甜,完全可以取而代之。”

说话间,排骨也已经煮好了,顾湘捞出来又用冷水清洗了一番,等一切佐料备全之后,转头看向三个厨子。

“我只做一遍,你们用心看。”

之前的那些处理方法,顾湘是放满了速度的,但是当火夹起,油锅烧热之后,想要慢都慢不下来。

三个大厨也是知道顾湘是有本事的,都急忙点头,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顾湘手里的动作。

顾湘接下来一边手速极快的开始翻炒,一边给他们讲解过程,火候与用量。

钱掌柜看到这一切,心里都差点儿要笑出了声音来!

因为对顾湘的看重,对顾立满与顾楠,也是爱屋及乌。

“顾兄弟,咱们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外面请,我已经备好了茶点,咱们边吃边等。”

顾立满又看了一眼顾湘此时那副沉稳的动作,心里不可谓是不惊涛骇浪的。

厨房,就好像是二闺女的战场,她就好似是一个战场上最运筹帷幄的大将军一样,沉稳有度,镇定人心。

顾立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然后拉着也一脸呆泄的顾楠走出了厨房。

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及其诧异的,但是接受,却也是不那么难。

钱掌柜也没有走远,就在后厨的院子里,支起了桌子,然后请了顾立满跟顾楠两个人一起坐下来等着。

“顾兄弟,我这真的是太嫉妒你了,你看看,这大闺女,二闺女都是那么的能干!而且顾二姑娘这一手出神入化的手艺,也是让人佩服不已啊!”

钱掌柜笑的很是和善,这一番话说的,也是让人心里感觉到异常的熨烫。

但是顾立满听了这话,却也是不骄不躁的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说道:“这是她们自己有本事,我也为她们感觉到骄傲。”

钱掌柜点头,明白顾立满刚刚是听懂了自己的话,但是却不接。

他也不是不识趣儿的人,现在这福满楼还要靠着顾湘,所以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顾楠一颗心全部都在顾湘的身上,又摸了摸自己的怀里,银票还在……放心了少许。

厨房里,顾湘把最后一道程序做好,盖上了木盖。

“糖醋排骨的做饭,基本上也就是这样,接下来就等着它经过高温的历练了,趁着这个时候,我再教你们一道炒菜。”

顾湘刚刚在做糖醋排骨的时候,也已经是看到厨房里的食材,所以决定再做一个宫保鸡丁。

这道菜相比之下倒是很简单,等宫保鸡丁超好之后,糖醋排骨也已经熟了。

门外还在等着是三个人,此时已经顺着味道站在门口,那一脸的陶醉,足以见得这味道是有多么的勾人。

钱掌柜咽着口水,搓了搓自己的双手。

“这味道实在是太香了,小老头都有些忍不住了。”

没人回答他,因为其他人也已经沉浸在了这美味之中。

顾湘打开了锅,那又酸又甜的味道夹杂着肉的香味儿顿时就猛烈的冲了出来,让人徜徉在了这美味的海洋里,一辈子都不想要出来!

三个大厨也都傻眼了,陶醉的闭着双眼,闻着那味道,对顾湘是彻底的心服口服了。

顾湘把糖醋排骨盛出来放在盘子里,撒了一点点的芝麻。

那红红的排骨,再加上摆盘的香菜,红红翠翠的,看着便是让人感觉到异常的赏心悦目。

顾湘做了不少,想到了糖醋排骨做出来之后,大家都是要尝一尝的,所以她盛了两盘,一盘留给了厨房,另一盘再加上宫保鸡丁,放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

“钱掌柜,尝尝吧。”

钱掌柜深吸了一口气,明明早晨都吃了早饭,可是这会儿却是感觉饿的受不了!

“好!那小老头就不客气了!”

钱掌柜急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儿排骨,迫不及待的送入了口中。

那甜滋滋又酸溜溜的味道在口腔里炸开,与闻到的味道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然后钱掌柜就吃的停不下来了。

厨房里,三个大厨也是你一筷子我一根排骨的开吃了起来,那副狼吞虎咽的架势,就好像晚一秒钟就再吃不到了一样。

顾湘看了一眼钱掌柜,见他已经沉浸在了美食里,勾了勾嘴角,然后把筷子递给了顾立满与顾楠。

“午饭,吃吧。”

顾立满跟顾楠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均是默默的接过了筷子,默默的吃。

一盘糖醋排骨很快就见底了,即便是如此,豪爽的钱掌柜还用馒头把盘子底儿给刮的干干净净。

因为宫保鸡丁有些辣,所以钱掌柜只不过是尝了几口,但是看到顾立满跟顾楠二人吃的香,也是眼巴巴的瞅着。

那副模样,瞧着倒是可怜极了。

顾湘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钱掌柜,至于么?”

顾湘对此,真的是很难理解。

虽然她是一个厨子,也很喜欢别人吃自己做的饭菜,但是这么夸张的地步,顾湘还真的是有些不能接受。

钱掌柜闻言,又看了一眼宫保鸡丁,咽了咽口水。

“顾二姑娘,这你就是不知道了,做酒楼的,来来回回其实也就是这些菜,大厨子们也没有想过要创新,但是做出来的,说实话……实在是难以下口,难得吃到这么美味又新奇的,谁能抵挡得住?你看看门口那块儿。”钱掌柜抬起手来,指了指后厨的门口。

顾湘好奇的看了一眼,立满就发现了不同之处。

“这……”

门口那么多的脚,确定都不是演员么?顾湘感觉自己好像是瞎了!

钱掌柜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嘿嘿一笑。

“这香味儿都能飘出去十里,前堂的客人们都已经暴躁了,刚店小二就来了好几次,说客人想要点这些,但是大厨还不会做啊,解释也解释不通,人家就都堵在这里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钱掌柜却是满脸的得意。

还有什么能比得上酒楼的生意火爆更加让人感觉到开心的?

“钱掌柜!你这个老狗!老子要点的菜呢!就那个酸酸甜甜的味道!你赶紧给老子上!”

“就是!我们也要!”

“我也要!”

门口的食客们似乎是听到了钱掌柜的声音,顿时暴躁的拍门大喊。

每个人都恨不得撞开门冲进来!

顾湘摇了摇头,着实的事有些不能理解。

但是她手艺已经传授了,也算是对的上钱掌柜那五百两的银子了,等顾立满跟顾楠吃饱了之后,顾湘就起身,要离开了。

“那个……顾二姑娘,这日后但凡是有好东西,都请送过来,小老头绝对照单全收,也不会让顾二姑娘吃亏的!”钱掌柜急忙的表明自己的心意,就生怕错过了这尊大佛。

顾湘点了点头,到如今为止,顾湘对钱掌柜还是很满意的,日后常合作,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

父女三人离开了福满楼,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顾湘思索了一番,转头看向顾立满。

“爹,家里是不是要填一些物件儿?最起码……咱们身上的衣服,也该要买两身吧?”顾湘说完,还抬起手来,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

说实话,这一身衣服,穿在顾湘的身上明显大了很多,也亏得钱掌柜在看到他们父女三人如同乞丐装扮的模样,还能称兄道弟。

顾立满听了这话,也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点头。

“嗯,湘儿你说的是,那咱们就去吧。”

顾立满也不是一个苛待妻女的人,之前的日子,是实在没有办法,可是现在手里捏了银钱,自然是希望妻女都能穿上新衣服,过上好生活的。

顾楠一直捂着放银票的位置,听了他们两个人的话之后,顾楠一脸焦急的说道:“要不……要不咱们先回家吧?买衣服明天再说?”

顾立满愣愣的看向大闺女,不是很明白她咋不同意。

“大楠,爹手里有银子的,可以给你们买一身衣裳,你看你们身上的衣服都不合身,正是好年纪的小姑娘……”

“爹!”顾楠都要哭了!

她爹咋还说个没完了?

她是心情买衣服的银子么?她是害怕自己怀里的这五百两再丢了!

顾湘却是知道顾楠的心里想的是什么,走上前,拍了拍顾楠一直放在怀上的手。

“姐,你越是这样,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那些扒手,一看到你这样,就知道你有银子,所以……”说道这里,顾湘就拉开了顾楠一直放在怀上的手,按在了两侧。“自然点儿。”

顾楠还想要把手给放在银票上,可是顾湘却用力的阻止,都差点儿要让顾湘哭了!

“湘儿,姐害怕!姐害怕丢了!”顾楠整个人全部都是一副惶恐的模样,这要是丢了可咋办?这要是丢了,她就不活了!

可是不管她死还是活,都赔不起这五百两啊!

顾立满傻愣愣的看着两个闺女你来我往的,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啥。

“你们……干啥呢?”

不是说好要去买衣服的么?咋还在大街上撕扯了起来?

顾湘拍了拍顾楠的手,从她怀里把妥善保管好的银票拿出来,直接塞在了顾立满的手上。

“爹看着,就没问题了吧?”

顾楠松了一口气。

顾立满却是诧异的低头看了一眼,见是银票,顿时整个人僵硬了!

“湘儿……爹想了想……咱们还是回家吧,明天……明天再来买衣裳……”

顾湘:……

好特么的难受啊。为什么这两个人的胆子都这么小?

顾湘面无表情的把银票又扣了出来,直接塞进了自己的怀里,抬起头,不管这俩人儿一脸紧张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买衣服去!”

她已经受不了一直穿着一件儿衣服,连洗澡都不能!顾湘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酸了!

她在前面走,顾立满跟顾楠两个人时时刻刻的盯着她跟在身后。

那副模样,就好像是朝廷要犯一样。

这一幕,被一品居二楼的人给看在了眼中,竟然是忍不住的扯出了一抹笑。

“那店的,是不就是他们?”

高掌柜急忙的点头。

“没错,二少爷,那店是父女三人,穿着破烂,想来定是他们没跑了!”说完之后,高掌柜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少爷,若是不然……我下去把人给抓过来?”

叶锦添听了这话,顿时转头瞥了一眼高掌柜。

“粗鲁!”

高掌柜顿时被吓的就不敢吱声了,急忙弯下身子。

是是是,他粗鲁,他不该说这些话的。

“那……二少爷,您看?”

叶锦添却是微微蹙眉,想了想,便是忍不住的微微眯起了双眼,说道:“他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高掌柜急忙伸出头看了一眼,想了想,就说道:“回二少爷的话,他们这会儿,得了银钱,大概是去要买东西。”

毕竟,高掌柜可是记得,那个店了,这一家三口去福满楼卖那个劳什子火爆的木耳,穿着可就是跟破烂一样呢。

这有了银子,第一件事儿不就是得置办衣裳么?

叶锦添听了这话,挑了挑眉梢,顿时心中就有了计划。

“既然如此……那么还有什么比偶遇,更加让人会感觉到心潮澎湃的呢?”说完,手中的折扇一收,直接转身就走出了房间,下楼去了。

高掌柜一时间竟然是没听懂这二少爷说的是什么话,就只能是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二少爷下楼,然后追着人去了。

而顾湘却是带着一只盯着她的顾立满与顾楠二人,直接去了镇上的布庄。

“湘儿,你小心点儿,别让碰到你!”

“湘儿!护住怀!护住怀!”

顾湘眨了眨双眼,转头看了一眼父亲与长姐,周围的行人在看到他们三个人这副模样,一个个眼神都瞟了一眼顾湘的肚子。

顾湘;……

好气啊,但是却还是要忍着。

“爹,姐,你们放心,藏的好好的,不会丢,你们这样,难不成是希望被人给盯上么?”

顾立满跟顾楠两个人一听这话,顿时都急忙慌张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但是眼神,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撇向顾湘……

看一眼,再看一眼……

顾湘已经不想要纠正他们了。

反正说什么,他们也都是听不进去的。

“进去吧。”

顾湘率先走进了布庄,身后跟这略微有些拘谨的顾立满与顾楠。

掌柜的是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烟青色绸缎,手中拎着一个烟袋锅子,看到进来的三个人,微微挑眉。

“三位可是要挑选点儿什么?”

倒是并没有因为他们三个人的衣着而去轻视。

顾湘的眼神,在店铺里扫视了一圈儿,然后让老板娘把墙上挂着的几身衣服给拿下来。

“可是要进去换一换?”老板娘仍旧是微笑着,还以为顾湘拿了这么多,是想要试穿。

却不想顾湘摇头。“直接抱起来。”

“什么?”

“啥?”

前者是老板娘,后者是顾楠。

顾楠瞪大了双眼,看了一堆那些能有七八套的衣服,急忙拉着顾湘往旁边儿走了两步。

“湘儿!你疯了?买这么多的衣服干啥?咱们一人一身就可以了,或者咱们可以买不了,我会做衣服的!”顾楠一想到这好几套的衣服好好多银子,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首发.

虽然他们现在有五百两的巨款,但是却也不是那么用的啊!

顾湘眨了眨双眼,看向顾楠,眼神很是严肃。

“姐,我问你,赚钱是用来干什么的?”

这个话题太过于严肃,让顾楠一时间楞了一下,然后眨了眨双眼,道:“过好日子?”

“对,既然累死累活赚钱是为了要让咱们自己过上好日子,那么为什么买两身衣服都不行了?而且,今日咱们赚了很多钱,不是么?几身衣服,还是能买得起的吧?”

顾楠被说的一愣一愣的,竟然忍不住的跟着顾湘的思维去走,感觉顾湘说的没毛病啊。

她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见她也已经点头了,顾湘很满意,抬起手来拍了拍顾楠的肩膀,给了老板娘一个眼神。

包起来。

说实话,这是老板娘见到最奇怪的客人,来她店里一次性买好几身衣服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如这位小娘子这般有气魄的,倒是少见。

不过有生意不做是王八蛋,老板娘利索的把衣服包了起来,甚至还因为她们买的多,赠了几个红火火的肚兜。

“小娘子看看,还需要什么?家里的被子可是需要更换了?咱们家的棉花绝对是最好的,这清河镇上,我都能叫的出号儿来!不若小娘子看看?”

老板娘知道这是大顾客,所以急忙的推销。

而顾湘想到了家里别人赠与的被子……

“不用了!”顾楠眼疾手快的扣住了顾湘要挥起来的撒钱手。“我们家有被子!有被子的!”

顾立满一直站在门口,毕竟姑娘家买衣服,他虽然是父亲,但是却也不好进去,这会儿看到顾湘跟顾楠两个人好像是因为啥争执起来了,急忙的走上前,问道:“咋地了?”

“没事儿!老板娘,我们买完了衣服,您看看一共多少银子,咱们结算了赶紧走好不好?”

老板娘看到顾湘这幅模样,也是忍不住的笑了。

感觉这小姑娘倒是有意思。

不过相比之下,还是感觉另一个稍微小一点儿的那位,有胆识,有气魄,就单单是那副沉稳的模样,就已经足以碾压一切了。

不过人家不卖了,老板娘也不可能去压着人家非要让他们买,所以识时务的扒拉着算盘算了一下。

“一共是八身儿衣服,看你们这么敞亮,一口气买了这么多,我也不赚你们什么,直接按照一件儿宜良给我,一共是八两银子。”

“多少?”

顾立满瞪大了双眼,刚才他站在门口,没听到里面说的是啥,这会儿却是听了老板娘的这一番话,顿时瞪大了双眼。

满脸的全部都是不敢置信!

而老板娘也是被顾立满这幅模样给笑到了。

“八两银子,大兄弟,咱们可没框你,这成衣本来就贵,我这也是合到了最低的成本,再要是少,我可就不赚钱了。”

“我……我……”顾立满好像说,我们不买了成么?

顾湘看向顾立满。

“衣服是用来穿的,不能将就。”

是倒是这么回事儿,可是顾立满却还是心疼,他颤抖着手放进怀里要去掏银子。

“他们的衣服,本公子结了!”

顾立满怀里的银子还没有掏出来呢,门口就有另一道声音响起。

这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随后均是转头,看向门口。

走进来一位公子,穿着一身绛紫色的锦绣华服,手中捏着一把折扇,嘴角勾着笑的走了进来。

顾湘看了一眼,确定不认识,收回了目光。

而顾立满却也是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心中顿时升起了jing惕之心,微微眯起了双眼,上下打量着这人。

“写过这位公子的好意,但是不用了,我们自己有银子。”

刚刚还满脸舍不得的顾立满,在这个时候急忙的就从怀里掏出了钱袋,然后慎重又慎重的数了八两银子,推给了老板娘。

“走了,回家。”

顾立满把一大包衣服给背在背上,护着两个闺女往外走。

叶锦添看到顾立满这幅模样,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

“等一下。”眼看着人要走出了布庄,叶锦添到底还是出声留住了他们。

顾立满立马转身,眼神jing惕的看着叶锦添。

“这位公子,请问有什么事情么?如果没事,我们要赶着回家。”

很明显的拒绝。

顾立满这个人虽然憨厚,但是却有着作为人父的自觉与责任,混小子想要跟他闺女搭话?不可能!

叶锦添看到顾立满这幅防备的模样,顿时哭笑不得。

你说说自己这么一个绝世美男子,他们有什么需要去防备的?

自己能走到他们的面前,难道他们不是应该感觉到感激涕零么?

“这位大叔,我并没有恶意,就是想要跟你们探一探,关于木耳的事情。”

顾湘原本并没有在意叶锦添,或者说,顾湘除了对吃食上专注之外,对其他的事情,永远都是淡然的,可是此时却是听到了叶锦添说道木耳的时候,顾湘倒是好奇的看了一眼。

顾楠也是立马拉住了顾湘的手。

如果时机不对,他们就跑!

顾立满也是一脸的jing惕。

叶锦添看到他们这般,就更加确认了木耳的事情,跟她们是有关系的。

“不知道,可否坐在来一叙?”说完,叶锦添看了一眼老板娘。

老板娘见这位公子衣着华丽,自然是没有不应的道理,急忙乐呵呵的就收拾了桌面,然后给他们腾出了地方来。首发.

“你知道木耳是我们卖给福满楼的?”

在顾立满还筹措要拒绝的时候,顾湘那淡淡的声音响起。

叶锦添也是微微歪着头,透过了巨大的报复,看向顾湘。

仅仅是这一眼,就足以让叶锦添看得出来,这三个人之中,该是这位看起来年纪最小的拿主意。

所以,叶锦添下一秒钟,顿时露出了自己认为最诚挚的微笑。

“对。这位姑娘,可否谈一谈?价钱什么的,好商量。”

很显然的诱惑。

而顾湘却是微微挑眉,上下打量了一眼叶锦添。

“对面一品居的?”

叶锦添诧异,没想到这小丫头看起来,竟然是眼光这般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