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你跟前的爱情花小说完整版阅读

你跟前的爱情花》是一本现代言情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苏剪瞳沈暮言,主要讲述,苏剪瞳十八岁那年,遇见了三十二岁的霸道总裁,她的梦想,他帮忙实现,他是契机,是引路人,助她一步步走向娱乐圈金字塔尖。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星光天后时,才知,她始终不过是别人的替身。 “再见,再也不见。”她傲然转身。

你跟前的爱情花小说最新章节导读

南荣熙哭笑不得。大家都知道沈临溪脾气极好,除非是让他感觉到脏乱差,他才会大发脾气。

“你自己收拾吧,我也先失陪。”沈暮言远离战场。

景杨下楼找到苏剪瞳,她刚脱了戏装,换上了沈暮言早上随手给的那条裙子。

在沈源的餐厅里,景杨给她点了杯果汁,“瞳瞳,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景杨一向温和,不多言多语,是个十分值得信赖的人。苏剪瞳望着她带着鼓励的眼睛,不由自主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从李明露下、药那一晚的事情,全部说给她听。景杨几次蹙起了秀眉,苏剪瞳眼里雾气氤氲,轻声说:“我怕外婆担心,这些事情跟谁都没有说过。现在我签约沈源了,我想好好工作挣钱。昨晚我接到电话要来试定妆照,他说话就很奇怪,我都说了不会‘卖身求荣’,早上还是在他床上醒来……”

旁观者者清,当局者迷,景杨想了想说:“你恶心干呕好点了没?”

她只想到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苏剪瞳极有可能怀孕了,才会使沈暮言如此对她,帮她推掉繁重的工作,莫名其妙说什么你要是有孩子了我对你负责。

“我一直有咽炎,这段时间没顾得上休息,嗓子不舒服,还是容易恶心。”

“我看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去检查一下,身体要紧。尤其是演艺圈这碗饭,没有铁打的身子熬不住。还有,昨晚的事情初晴闹得那么厉害,我猜想说不定你喝的东西和沈暮言喝过的东西里面有什么。以总裁的为人,他不会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

苏剪瞳一愣,细细回想了一下,“初晴是来过,不过我在房间里,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出去喝了桌子上的茶,变得又热又渴……”

昨晚毕竟中的药没有李明露那一次的多,早晨醒来有零星的记忆,她串联了一下,昨夜在沈暮言身下的感受却太过深刻,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景杨笑道:“我也是不负责任的瞎猜,要有什么事情,你先和总裁沟通一下吧。我看他早晨的表现,不像是不在乎你的样子。”

“才没有。”苏剪瞳咬牙说。

“瞳瞳,既然一时半会儿去不了德国,你和外婆也需要钱,工作机会你要好好把握。我会尽我所能帮你。过去的事情就别想那么多了,男女间那种事情,你也不要看得太过严重,来路如何无可挽回,去处你要选择正确的方向。”景杨拍了拍她的脸颊,该说的话已经说完,“我先上楼了。”

苏剪瞳跟着她走出餐厅,在一个角落里想了好半天,拨通了沈暮言的电话。

景杨出去透了口气回来,办公室里只剩下南荣熙在收拾桌子。她进退两难,干脆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过去说:“南荣先生,我来收拾吧。二哥在餐厅。”

她接过南荣熙手里的毛巾,他愣了一下没放,她加大了力气扯过来,一言不发地擦拭桌面。将用过的咖啡杯清洗好放进消毒柜里。

“景杨。”

“有事吗,南荣先生?”景杨微笑着看着他,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容,公事公办地看着她。

“那个……”南荣熙只得临时找了个借口,说道,“我给你孩子买了一些玩具,到时候给你送来。”

景杨礼貌道:“南荣先生真是客气了,那我先谢谢你的好意。”

“嗯。”南荣熙出了办公室,心里突然闷闷的。他第一次见景杨,是在五年前,她才跟着沈临溪当助理不久。她那个时候留着半长的头发,青涩稚嫩,完全没有现在这样轻松客套应付自如。他来找沈临溪的时候,她被一个老资格的艺人骂了正偷着抹眼泪……当艺人助理尤其是当红艺人的助理,真的需要磨练出十八般武艺才能应对。

现在她已经成熟了,也已经是孩子的妈了。那个时候……南荣熙想起那个时候,又闷起来,只得大步流星走出电梯,到空阔的地方,才觉得呼吸顺畅起来。

苏剪瞳试完定妆照,得到各方面首肯,就这样定了下来。这类青春剧投资一般都不大,制作也不会很严谨,主要是针对青少年市场,所以向来都是速战速决,从策划初期到播放,周期很短。

第二天戏就要开拍,苏剪瞳心里哽着事情,一直在楼下等沈暮言下来。

她在角落里玩着手指,心里想着景杨那句话,“来路如何无可挽回,去处你要选择正确的方向”,有没有谁来告诉她,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向?

忽然眼前一黯,一个人罩着她的头顶,将她的光明全部挡住了。她抬头看见眼前的男人,脸晒得黑黑的,笑起来一口牙白生生的晃眼。

“曾明,你在这里干什么?”苏剪瞳跳起来。曾明就是大排档老板曾叔的儿子,他出外上学,苏剪瞳这几年很少见他。

“小妮子长高了啊!”曾明扬手比了一下她的脑袋,还是只到曾明的胸口。

苏剪瞳见他胸前挂着摄像机,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我听曾叔说你念的新闻专业,毕业后当了记者,今天是来采访的吧?”

“聪明。”曾明像小时候一样揉着她的脑袋,“那你呢,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来试镜拍电视剧,你别跟我外婆提这个事情啊。我怕她不懂,担心我。”苏剪瞳急急地说。

曾明挠了挠头发,“你不去德国了吗?”

“不去了。”苏剪瞳一阵黯然,马上仰头说,“以后一定还有机会,不去只是暂时的。”

“娱乐圈这么乱,你行吗?”曾明担忧道,有些事情却不好说出口,说了就打破了某种平衡。

“无论如何我得试试。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那好,有什么事你得和我说,别逞强自己扛着啊。我走了,回头给我打电话。”

他清瘦的背影几步就消失在了苏剪瞳面前,接了一个电话,笑得见牙不见眼,“好,钱打我卡上吧。谢谢老板栽培。”

昨晚只是在密林里偷拍了初晴和沈暮言的画面,就收到一笔不菲的奖金,这一行,比他预想的要顺利得多。他的事情……也许可以由此更加顺利的展开吧?他不由笑得更开了,充满信心地朝前走去。

苏剪瞳目送着他离开,扭头看到沈暮言,他将手机揣进衣袋,“你找我?”

“我有话跟你说。能不能找个静僻点的地方?”经过一上午,又和景杨说过一阵后,苏剪瞳的心情平复得差不多了。她现在是艺人,马上要参演电视剧,不能发生初晴昨晚那样的事情。

“去顶楼餐厅。”

“不用了,随便找一层坐坐就行了。”和其他经纪公司差不多,沈源也有高达数层的餐厅提供工作餐。只要是沈源的员工,都可以凭卡吃工作餐。餐厅分为很多层,楼层越高,用餐的人身份也就越高。所以苏剪瞳才会听到去顶楼就打退堂鼓。

沈暮言挑眉,“那你是想去一楼,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和我聊天?那些记者还没有走光,你想不想试试?”

还真不能也不敢。

苏剪瞳只好默默地跟着他进专用电梯,默默跟进了顶楼餐厅一个小包房内。

虽是小包房,也足够宽阔的,至少能容纳五十个人闲散坐着不嫌拥挤。苏剪瞳等他坐下,迫不及待地问:“沈先生,上次你说我受聘成为二哥的助理,你会答应我一件事情,现在还有效吗?”

“你不必对一个你花钱打赏的鸭子这么客气。”

苏剪瞳语结,这人脾气怎么这样啊,昨晚的事情她现在也想过好多遍了,也许真的是个意外,但是要让她为上午说的话道歉,她说不出口。

沈暮言也郁闷,难道永远都是上一刻还吵得不可开交,下一刻就能若无其事坐在一起谈另一个话题吗?只有幼儿园的小朋友才如此幼稚!

他端起茶杯用杯盖微荡了一下茶水,浅浅喝了一口。

苏剪瞳再次低声问:“你说过,不管我请求什么事情,你都会答应的。”

“说来听听。”他良久才回复了半句。

“进演艺圈这条路是我选择的,选择拍什么戏怎样走这条路也是我的选择。我希望……我希望沈先生不要再插手这方面的任何事情……”

沈暮言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声,“走错了也不要紧?”

这个圈子有多么复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两眼一抹瞎要反复重复无数可能的错误。

苏剪瞳直视回他的双眼,“我们一生的道路,有谁知道前方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是在谁都不明白要做什么的情况之下,咬着牙往前走,像黑夜里,谁也告诉不了你哪个方向是对的,凭直觉往一个方向走,有可能是错的,但是这个不是最大的错误,最大的错误是止步于此,是不往前。”

“最大的错误是你往一个方向走了五十步,发现错了,又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五十步!”他掷下茶杯,自负道,“而我——是在亮处的那盏灯!我说了不能接那个烂片,就不能接!”

“你凭什么能阻止我的事业,我的梦想!就算你是老板,也不能决定员工的生死!”

“凭我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终于说出这件事,沈暮言反倒冷静了。他为什么管她,又为什么屈就自己对她好,容忍她的坏脾气、不讲道理,说到底,不过就是为了那个无意中留下的孩子!

苏剪瞳一时混乱了,“什么孩子?什么父亲?你在说什么?”

“你以为我那么喜欢管你吗?云海大酒店那一夜,你怀了我的孩子。既然是我沈家的血脉,我留下的种子,我就有权利收回成品!你是母体,我不允许孩子因为你的莽撞而有所闪失!”

五雷轰顶的感觉直击而来,苏剪瞳脸色霎时一白,摇头道:“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我怀了孩子,你怎么会知道?”

“智商原因。”沈暮言嘲讽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