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景灼灼和重九小说章节列表阅读

重生嫡女灼华》的男女主角是景灼灼重九,由网络知名作家顾婉音精心创作,是一本重生古言题材的原创作品,文中讲述,前世,景灼灼遭遇二皇子重轻墨和庶妹景楚楚的设计陷害,导致她全家被灭门,她也惨死。苍天有眼,景灼灼重生回到十四岁那年,不想再重蹈覆辙,她避开二皇子,却惹上了一个腹黑王爷….

景灼灼和重九小说最新章节导读

景灼灼笑着道谢,似乎很是欢喜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解决办法。

送走景清儿,荼蘼再次进来,就看见景灼灼一脸笑意的靠在窗前。

“又谋划了什么?”

荼蘼也跟着笑了起来,景清儿走了之后,景灼灼的眼中已没有了寒冽,只有得逞的笑意,想必是做了什么谋划的。

“后日你便知道,对了,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要有所动作,我倒想看看那个景清儿能做些什么出来。”

景灼灼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眼角眉梢满满都是笑意,看来心情是好的不行了。

“小姐,梅姨娘来了。”芭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闻来人是梅姨娘,景灼灼看向荼蘼,眉头也跟着蹙了一下。

搜寻上一世的记忆,景灼灼发现,自己对梅姨娘知之甚少,那个一个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女人,可她又什么来拜访自己呢?

景灼灼蹙眉思量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长纱裙,秀发简单挽起仅以一支白银莲花簪点缀的女人缓步走了进来,这便是那位不常露面的梅姨娘了。

只见她肤如凝脂,白色上纱裙以玄色滚边,整个人显得清爽纯净,此人的容颜绝对在惠姨娘、秋姨娘之上。

这样的一个美人,却有心藏于深院,是以景灼灼上一世居然根本没有发现她。

既然她藏了那么久,今日又为何走了出来呢?

这个梅姨娘,名唤韩梅霜,她和秋姨娘一样,都是丫鬟出身,可这个丫鬟却又比秋姨娘那个丫鬟身份要低微多了。

梅姨娘原本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一个看门丫鬟,就算是在老夫人的院子里,也是身份最低下的一种。

偏就奇了怪了,一日景天成喝醉了酒,路过老夫人院子的时候摔倒了,正巧被当时准备关门的韩梅霜看见了。

于是韩梅霜扶起了景天成,也就是那么一扶,两个人生了情愫,直到韩梅霜有了身孕,眼见瞒不下去了,景天成才禀明了老夫人给抬了姨娘。

据说当时惠姨娘一气之下还回了娘家,可是无奈韩梅霜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景家的骨肉。

事后景天成似乎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荒唐了,对梅姨娘也越来越冷淡,抬了姨娘之后,连住的院子也任由惠姨娘指到了远远的一个角落,名字更是取了个东隆院,似乎是故意暗示她会被景天成抛弃一般。

果然,景婉儿出生之后,景天成就再也没去过东隆院,是以很多人都忘了景府还有一个四姨娘。

景灼灼看着这位白衣素雅的梅姨娘,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疑惑,不明白她今日寻自己是又什么事。

“大小姐回府多日,妾还是第一次来访小姐,还请大小姐海涵,妾只是出身低下,不敢贸然来访,怕打搅了大小姐的清静。”

梅姨娘轻轻的福了下身子,低着头,柔声的说道。

她的声音很低柔,再配上她娇柔的身子和一袭白纱裙,当真犹如出水的白莲花一般娇艳明媚。

偏偏这么一个人比花娇的美人,居然多年藏身在后院,不出门不争宠,还真是让景灼灼想不通是什么缘由。

“不知今日梅姨娘来寻我,可是有事?”

“不算大事,妾是来道谢的,多谢前几日大小姐救下婉儿。”

景灼灼蹙了下眉头,看向梅姨娘,她不相信梅姨娘今日来寻她,仅仅是为了道谢。

“姨娘有话不妨直说。”

景灼灼不了解这位梅姨娘,但是单从景婉儿这么小却懂得运筹来看,这位藏身在东隆院的梅姨娘,也不会是一位简单的人物。

听闻景灼灼的话,梅姨娘原本低垂的眼眸轻轻的抬了起来,她注视着景灼灼片刻,眼眸再次低垂。

“大小姐说笑了,妾寻大小姐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想请大小姐多多照拂四小姐罢了,不过现下想来,是妾多虑了,四小姐是大小姐的妹妹,就算妾今日不来,大小姐也一定会关照四小姐,您说是吗?”

景灼灼冷笑一下,这个梅姨娘果然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她今日过来确实是想请景灼灼多多关照景婉儿的,可是她却用了一个放景灼灼无法拒绝的语式,这就让景灼灼不由的多看了她两眼。

梅姨娘似乎也察觉了景灼灼的眼神,她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下,又渐渐隐去了笑意。

“看来确实是妾多虑了,既然如此,妾就先行告退了,不打扰大小姐休息了。”

见梅姨娘要走,景灼灼也不拦她,这是一场比定力的局,谁先出声谁就算是输了。

梅姨娘低着头,她的眉头微微的蹙着,直到退到了门口,也不见景灼灼反应。

这个时候梅姨娘有些沉不住了,她抬头望向景灼灼,却正好对上景灼灼带笑的眼眸。

梅姨娘原本准备撩帘子的手顿住了,半晌之后,她才慌忙低头,退出了屋子。

景灼灼同梅姨娘的对话,荼蘼全都看在眼里,梅姨娘最后的一个动作让荼蘼有些疑惑,她偏头看向景灼灼,有些不明所以。

景灼灼却依旧是带着浅浅的笑意,察觉到荼蘼的疑惑之后,她缓缓开口,道:“这景府的后院还真是藏龙卧虎呢?”

“什么意思?”

听闻景灼灼的话,荼蘼更加疑惑了。

“你说这样一个绝色美人,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被人发现呢?”

经景灼灼这么一提醒,荼蘼更加的疑惑了,照常理来看,这番姿色想要不恃宠而骄都不容易,可偏偏这位梅姨娘在景府一藏就是五六年。

况且之前她也并非没有机会掌控大权,据说是她自己交出了管家钥匙,然后又以生病为借口,甚少走出东隆院,现在看来她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是为了让景府的人忽略她。

“这个梅姨娘,日后咱们还是多多留心比较好。”

景灼灼看着窗外的桃花树,轻声说道。

这个梅姨娘,藏了这么多年,却在这个时候出来,而且还是直奔着自己而来,景灼灼总觉得,她的身上藏了什么秘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秘密于自己可有关系。

一连几日的晴朗,偏偏到了与二皇子重轻墨出游那日,天空飘起了漫漫细雨,因已经约好了时日,也不便临时更改,是以这日清晨,在漫漫细雨中,景灼灼还是如约出现在了景府门口。

重轻墨的马车已经早早等在了府邸门口,而那个人也正撩起帘子翘首以盼。

看见景灼灼缓缓行来,重轻墨的嘴角微微扬起,跳下马车迎了过来。

“多日不见,景小姐可还好?”

景灼灼福了福身子,算是打了招呼,这才柔声说道:“灼灼甚好,多谢二皇子挂心。”

“灼灼无需多礼,此处又无外人,唤我轻墨便可。”

重轻墨轻轻笑,直接唤了景灼灼的小名。

景灼灼听见重轻墨叫出那两个字,她的心陡然一抽抽,差一点眼泪就要涌了出来。

“不可,不可,灼灼岂能坏了规矩。”

景灼灼慌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神,他名字里的那两个字对于她来说,就是心底一道疤痕,是她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的称呼。

“只要我愿意,灼灼又何必在乎那些虚礼呢?”

重轻墨微蹙了下眉头,见景灼灼拒绝,有些不高兴了。

有多人想要得此殊荣,可她偏偏拒绝了自己,这让重轻墨在不高兴之余,也燃起了对她的征服欲。

“大姐,二皇子,抱歉,清儿来晚了。”

景灼灼看见远远快步行来的景清儿,扬起笑意,缓步迎了上去,也算是故意将重轻墨晾在了一边。

重轻墨微怔,没想到景灼灼在拒绝了他的亲近之后,还将自己一个人晾在了这里。

这一回,重轻墨不怒反笑,看着景灼灼款款而行的背影,眼眸也跟着亮了。

之前自己的关注点一直都只是景灼灼嫡女的身份,今日得见,重轻墨才发现,原来抛开那层身份,景灼灼还是一个美女。

今日,景灼灼一袭淡粉色纱衣,里衬同色百褶裙,油亮光洁的批肩长发,仅在头顶处挽了个花型,用一枚随型簪固定,肤如凝脂的手指轻握油纸伞,随着脚步的移动,她的乌发轻轻摇摆,更显的她腰身纤细,在着漫天细雨中,整个人显得清丽绝俗。

这幅美人图看直了重轻墨的眼眸,眼前的佳人,身份是极好的,容貌也是极美的,这样的一个女子,怎能不让重轻墨动心。

“清儿给二皇子问安了。”

景清儿的声音拉回了重轻墨的思绪,她的出现让重轻墨微蹙了下眉头,自己原本是想跟景灼灼单独培养一下感情,却不想现在多了一个碍眼的。

可这样的话重轻墨当然是不便说出来的,他只能冲景清儿轻笑点头,算是应了她的礼。

“灼灼思量了一番,单独同二皇子出游,实有不便,是以邀了妹妹同行,二皇子不会生灼灼在的气吧。”

景灼灼抬眸看了一眼重轻墨,又快速的垂下了头,一副小女人娇羞模样,这让重轻墨怎好意思怪罪。

“无碍,也是我思量不周,因多邀几人同行的。”

重轻墨不忍美人自责,慌忙将过错拦在自己的身上,倒也得了景灼灼的一抹微笑。

漫漫细雨打湿了地面,使得车辇行过发出轻微的声响。

景灼灼撩开窗帘往外面看去,整个天空一片黑白,就好像她现在的心情一般。

现在景灼灼的心情很是沉重,虽说已经见过几回重轻墨了,这次见面,她已经完全可以应对自如了,可是只要一对上他的眼眸,景灼灼的心依然会隐隐作痛。

想到新婚之夜的那一片血红,景灼灼猛然闭上了眼眸,她不愿在回忆,亦不敢在回忆。

“灼灼可是那里不舒服?”

听见重轻墨的声音,景灼灼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道:“没有,是风吹了眼,有些不适而已,一下就好。”

“你这丫鬟也太不懂事,怎可让你坐于风口,还不快扶了你家小姐换了位置。”

闻言,重轻墨蹙眉看向荼蘼,语气责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