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邪王盛宠神医王妃不好追小说(连载中) 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目录阅读

邪王盛宠神医王妃不好追小说主角是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这本古代言情复仇小说讲述的是上一世凌婧瞎了眼才会喜欢上官洵这样的男人,给自己无端招来麻烦不说,最后还要被他背叛,惨死在乱葬岗。也许她的诚心感动了上天,一位神秘人出现救了她,替她治好身上的伤,改头换面,还教会她医术。赐名百里绯月。

邪王盛宠神医王妃不好追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这边百里绯月三人出了府,素衣当然什么都要吃一点的。吃得嘴巴圆鼓鼓的。椿善一直在想正经事,“小姐,一千两虽然很多,可要买个贵重到惠贵妃娘娘都觉得别致的东西,也很难。”

百里绯月挑眉,“这一千两谁说要买礼物了?我不是说了,带你们出来吃喝买!和惠贵妃娘娘有什么关系?椿善你也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想买的,不用客气。”

椿善不知道这位三小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知道多说无益,也就不说了。

三个人当真吃喝玩乐买了一天,晚上回府的时候,被那些一直派人注意她们动静的凌小姐知道了,又差点气死。

第二日,柳氏可是长了大脸。

连昨日在百里绯月那里受的气也一扫而光。

因为李氏不便出门的关系,凌府的小姐们没人带,老爷就让她带府中小姐们进宫参加宫宴!!

她一个姨娘身份,居然有幸去皇宫参加最受宠的惠贵妃娘娘的宫宴!!

这是多少人一辈子盼不来的事,她如何能不激动!

这京都各府,哪个府里的姨娘有资格去这样的场合!

饶是柳氏平素在能克制自己,此刻也压抑不住的脸上放光。心思早就飞了,止不住开始做梦秋大梦。

此时此刻,京都各府的千金小姐们,只恨爹妈没给多生出两只手一张嘴,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做别的,不是在指挥挑选马上进宫要穿的新衣裳,就是在挑选首饰,临到时候了又犹豫起来要画什么妆面。

要不然,这个时候再一次复习抱佛脚练习才艺的也有。

心里各种忐忑,只等着今日在宴会上一放光彩了!

凌府一样忙碌得热火朝天,唯独清风阁的百里绯月,还酣睡得香。

“小姐,小姐!”素衣敲开紧闭的大门,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小姐,你怎么还在睡啊!皇宫派来接人的马车都到府门口啦!”

打了个哈欠,百里绯月懒洋洋的坐起来,拿起旁边浅藕色的衣裙慢吞吞往身上穿。

“小姐……你就穿这件啊……”

百里绯月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嗯,干净,不是大红色的,没犯寿星的忌讳,没有哪里破了也没哪里坏了,既然这样,这衣服挺好,反正她又不是这宫宴的主角。

“小姐,你不会真的就想穿这个去吧?连妆也不画一下??”素衣惊呆了。

百里绯月却一点没自觉的点了点头,“就这个吧,反正你家小姐我穿什么都没差别的。”旁人都不会放过她这个未来齐王妃的,那还不如穿一个舒服自在!

整了整衣服,基本洗漱过后。百里绯月和素衣出去,等在外面的椿善瞧着百里绯月一身朴素,在沉稳也瞪大了眼。

男人哪个不爱俏丽漂亮的女人,这女人再丑再好看,都要靠打扮的。

这位三小姐脸上戴着面纱,只露出双漆黑如墨又带点儿懒散的眼睛,本也可以犹抱琵琶半遮面,欲露不露,妆饰得让人眼前一亮,趁机抓住齐王殿下的心也说不准。

偏偏……

不过椿善到没有阻拦。

只是心底不免想到,就三小姐这个模样去,只怕是个笑柄了……

果然,百里绯月实在太低调了。

皇宫派来接府中小姐们的马车旁的公公奇怪的看了看这位凌三小姐,若不是之前在惠贵妃娘娘的宫里见过一次,他都差点看漏了!

这样子明显没打扮过啊,但他不过是个奴才,按照上面的命令,把人都请到皇宫就行。

这次将军府除了常年卧病无法下床的凌九小姐,其他所有人都受邀在列。

不止凌府,其他府中小姐亦然。

都是皇宫派人派马车去接。

就在将军府众人出发的时候,几百辆一模一样的马车从京城各个府邸出发,向着皇宫而去。

街上的百姓议论纷纷。

每条街上都挤满了看热闹的路人,眨眼的功夫就会有一辆皇宫派来的马车驶过眼前,看着这些马车,压根都不知道里面坐的是谁。

除了偶有一阵风吹起,掀起马车的窗帘,才能让人对马车里的人窥视一二。

走了半晌,百无聊赖只能和凌若蓝大眼瞪小眼的百里绯月撩开窗帘往外看,刚撩起看了一眼,就被凌若蓝冷淡的放了下来。

“丢你自己的脸无所谓,别连我的脸一起丢。”

呵,瞧瞧,瞧瞧自己这位二姐姐看她百里绯月那眼神。

还不准掀开窗帘看看热闹了?

百里绯月挑了挑眉,怎么的,你不愿意和我一辆马车,我还愿意和你一辆马车不成?

鬼才知道来接人的公公为何把她和这个二姐分到一辆马车里。

半点没恼,反倒是十足倨傲道,“我就这样了,二姐姐要是看不惯,自己下马车去走路呗。我反正是不会让二姐姐的,我虽然是庶出,可也是齐王未来的正牌王妃。没道理二姐姐看我不顺眼,我就要下车让二姐姐的道理。”

凌若蓝心底极度瞧不起这位妹妹。

倒不是因为齐王的关系,就是觉得眼前的人虽然长了些心眼,人是不蠢,可到底是姨娘带出来的,还是甄姨娘那种出生的女人生的。

难登大雅之堂。

压下心里的厌恶,淡淡开口,“也知道自己是破罐子,只能破摔。”

百里绯月撇撇唇,“我哪里有二姐姐你高贵典雅,高不可攀白莲花啊。我啊,就是一个俗人,看见感兴趣的我要看,看见好吃的我要吃,看见不顺眼的人我要怼回去!”

心底嗤笑一声,以为她百里绯月真的安分守己来参加宫宴不成?

她就是来惹人不顺眼的!

不过,才开了个话头,外面就传来随行公公的声音。

“二位小姐,皇宫到了,请下车。”

凌若蓝看了眼百里绯月,没再说什么,理了理衣衫,先她一步下了马车。

此时的皇宫宫门外,整整齐齐的停着一辆辆规格统一的马车,从上面下来的各家小姐们,一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仿佛今日不是来给惠贵妃庆生的,而是来争奇斗艳的一样。

还有个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就是,不少年轻的王孙贵族公子们早就先一步到了,此刻看着各家小姐,不时窃窃私语,阵阵大笑。

不止有皇室的,还有京都各有头脸的大人府中的公子哥!

因为京都上流社会中的小姐公子们从来没这么齐整凑到一起过,就算皇宫这种威严肃穆的地方,也显得活泼轻松起来。

到没有那么多规矩了是的。

要知道,不论这些小姐或者那些公子哥都明白,能被选为某位王爷妃子的毕竟是少数,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露面看对方,少不得暗暗互相留意起来。

小姐们觉得万一没被选中,这里面也能挑个好的。

特别那些庶出小姐,知道自己就是侧妃也没资格的。眼睛就几乎盯在这些公子哥身上了。能被谁家公子看上,也是一飞冲天了。

而那些公子哥则觉得,皇子王爷吃了肉,他们总能跟着喝口汤吧。

有看上合适的女子,也是能求娶一番的。

这才刚下马车,才在皇宫门口,不少公子小姐倒已经在心里开始有了一番比较。

“天仙!我看见天仙了!好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美人!”

突然有位公子一声惊呼,站在他周围的男子齐齐看了过去,这一看,有的了然,有的惊艳,同样也有人失了神。

而这些人所看到的,正是刚站到马车外的凌若蓝。

一袭浅紫长裙,绣着精美碧莲的腰封束出不盈一握的细腰,轻薄的纱衣罩在绫罗长裙外,一举手投足间,加上她那满身的清冷气质,的确有几分仙尘气息,更别提那张绝色的容貌了。

偏偏凌若蓝看都不多看他们一眼。

还不是故意吊他们胃口。

简直能激发所有男人的征服欲!

向来都是得不到的最稀奇!

并不是所有世家公子都不认识凌若蓝,有人滋味复杂的开口,“那是凌大将军府的二小姐,哪里……”是他们可以高攀得上的。

这人话还没说完,一道欣喜的声音从宫门内传出来。

“若蓝妹妹!”

只见一个英俊无比的麟袍年轻男子满脸愉悦的迎了出来,径直就走到了天仙一样的凌若蓝面前。

有眼力见的立刻认出来,这不是齐王殿下么!

看看齐王殿下那落在凌二小姐身上,移都移不开的眼神,心底一声叹息,看吧,他们身份是不低。可跟眼前的齐王殿下相比,那就有多远滚多远吧!

天仙,别想了,没他们的份儿!

有点眼色的都知道,齐王殿下心仪凌大将军府的二小姐,这从来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悄悄看下还是可以的!

毕竟,美人嘛,谁不爱看呢?

这一看,就看到刚刚凌若蓝坐的马车里,又下来一个人。

此人戴着面纱,就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带点儿笑意,倒是也挺好看。可有凌若蓝珠玉在前,这人无论打扮还是别的,就显得太不出彩的普通平凡了。

长孙珏的全副心思本来都在凌若蓝身上,猛不然看见马车里又下来这么一位煞风景的,认出来是谁时,脸色顿时变了。

看向百里绯月的目光是说不出的轻蔑厌恶。

就那么一眼,立刻移开。

“若蓝妹妹,快些进去吧,外面风寒。”

凌若蓝淡淡点了下头。

两人率先进入宫门,完全不搭理刚下马车的百里绯月。

有人问,“这是谁?居然和凌二小姐一辆马车?”看样子,也不是凌五小姐啊?

“她?呵呵呵,”说话的人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暧昧笑声,“戴着面纱,想来是那位凌三小姐,人家可是将来的齐王妃呢。”

“呿,什么未来的齐王妃。虽然听说是那位赐的婚。可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齐王殿下的心压根没在她身上好吧!何况一个被山贼弄得污浊不堪的……”

男子话音还没落下,顿时就是一僵。

因为他们自以为悄声在交头接耳,那离得远的正主听不见。

谁知,一转眼看见那边笑眯眯盯着他的,不是他们口中的凌三小姐又是哪个?!

“还以为市井小民才爱搬弄是非口舌,没想到各位权贵世家的公子哥也个个堪比长舌妇。啧啧,真是开了眼界了~”

百里绯月勾唇一笑,笑得那男子脸色无光,狼狈的拉着身边的人转身进了宫门。

而前一步进宫门的齐王长孙珏也看到了这一幕,眉头皱了起来,“若蓝妹妹,你跟她一辆马车?”

提到百里绯月,长孙珏脸上都是说不出的厌恶。但和凌若蓝说话,语气却相当的温柔。

凌若蓝也没多说什么,淡淡点了个头。

长孙珏叹了口气,“真是难为你了。”

又小心翼翼观察凌若蓝的表情,可惜什么都没看出来。

试探性的开口,“若蓝妹妹,我和她没有什么……赐婚不是我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那个心思神鬼莫测的可怕九皇叔到底怎么想的!

居然把这么一个恶心又恶毒的女人赐婚给他,九皇叔是看他有多不顺眼!

就算如此,就算他在忌惮九皇叔。

他也绝对不会娶凌婧这样一个女人!

见凌若蓝还是反应不变,也没说什么。长孙珏只恨不得掏天上的月亮太阳给她,只求她在乎自己一点。

“若蓝妹妹,我先陪你进去见见母妃。”长孙珏正要带凌若蓝去惠贵妃那里,就见惠贵妃身边伺候的大太监李公公走了过来,顿时笑着跟凌若蓝道,“母妃派人过来了,走。”

长孙珏陪着凌若蓝,正要往李公公那里去,却见李公公拐了个弯,往他们身后百里绯月那方去了。

“凌三小姐,惠贵妃娘娘等你许久了,特意让奴才我来接你。”李公公一脸的恭敬。

这话一出,顿时让周围的人小小的惊呼了起来。

心中大跌眼睛。

惠贵妃娘娘竟然让人前来接凌三小姐?

这……这是他们眼花还是耳聋了啊,难道不应该是请凌二小姐和齐王殿下去觐见吗?

难道凌三小姐和齐王殿下的亲事不只是摄政王单方面赐婚的吗?

为什么惠贵妃娘娘会在宫宴前就派人来请凌三小姐??

这公公的用词,怎么看都是惠贵妃娘娘对这位未来儿媳妇很满意啊!!

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

不说凌三小姐一个庶女,配不上齐王殿下正妃的身份。就说她那被山贼抢过的名声……怎么也不可能得惠贵妃娘娘心甘情愿同意她进齐王的府门啊!

诡异!

太诡异了!

百里绯月愣了下,没想到惠贵妃居然会……

呵呵呵,有意思!

上次看来她的拒绝惠贵妃并没有死心,加上后来那该死的摄政王长孙无极赐婚,惠贵妃这算是得偿所愿了?

虽然不知道惠贵妃到底看上她什么了,这明显当着这么多人,一副认定她满意她,对她好的样子。显然是态度鲜明的了。

不过,她今日显然不能直接反驳甩手就走,毕竟今日惠贵妃是最大的。

惹不起,那就去见落。

眼见百里绯月跟着李公公单独去见惠贵妃去了,在场的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撇了眼站在那边被李公公忘记一样的齐王和凌若蓝,这,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哪个好,惠贵妃怎么会请凌三小姐去呢?

这是不是搞错了啊?

后面一辆马车里下车的慕青刚好看到这一幕,“哼,惠贵妃娘娘请凌婧去有什么不对,她可是惠贵妃娘娘正儿八经的儿媳妇,人家婆媳见一下,难道不对吗?”

她刚刚看见百里绯月从马车下来,正想上前,看见百里绯月被李公公请走了。

又见这些人的话和目光很不善,哪里容得了他们小看自己朋友!

“不管凌婧怎么样,她不但得到摄政王殿下赐婚,还得到了惠贵妃娘娘的认可!怎么都是堂堂正正的名正言顺。”瞟了凌若蓝一眼,“和那些私相授受的可不一样!”

凌婧这二姐吧,她慕青第一眼就没有眼缘!

也是奇了怪了,就是不喜欢!

被慕青刻意这么一说,周围也有人想到。

的确,凌二小姐再优秀,再美。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和齐王殿下没名没分的女人……

这一想,就很微妙了。

看凌若蓝的眼神也有些变了。

慕青达到了满意的效果,优哉游哉进宫去。

长孙珏气得脸色铁青,拳头捏得死紧,想着是母妃的生辰,才生生忍下来。

见旁边凌若蓝微垂眼帘,更是恨不能把她揉进骨子里。

“若蓝妹妹,我不会娶她的!你且信我!今日我便当着所有人的面,休了她!”长孙珏并不蠢笨幼稚,可在凌若蓝面前,就有些做什么都不像一个当红王爷沉稳。

“齐王殿下要怎么做,是齐王殿下的事。”

凌若蓝毫无感情这么一句话,率先走在前面去了。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眼里闪过一抹算计。

她是不在意齐王长孙珏娶谁,可她凌若蓝有关的,哪怕是她穿过的破鞋,也轮不到低贱如凌婧那样身份的人来捡!

她不配!

长孙珏要真是能说到做到,她倒是很乐意看看笑话。

就在她们马车后面不远处的马车,正是凌嫣然等人。

自然也看到了前面发生的事。

凌嫣然和凌心沁一辆马车,此刻凌心沁眼睛都恨得发红。别说她,就算是凌嫣然,看到先前那位公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给百里绯月一个人面子,邀请她一个人去见惠贵妃娘娘,也不能忍!!

她凌婧那小贱人算什么东西!

本来是个笑话,是个废人,是个丑鬼,是个声名狼藉的烂货!

偏偏一下子转折,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那一个!

凭什么啊!!

她凌婧哪点比得上她凌嫣然!!

洵哥哥眼瞎,这惠贵妃娘娘也脑子糊涂,眼瞎了不成!!

她凌嫣然怎么能甘心!!

然而,百里绯月被惠贵妃提前单独召见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

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些小姐公子还没进去完。

一辆黑色的马车,快速的驶进皇宫大门,通体漆黑,车身上绘制着一只只厉鬼,“叮铃铃”响个不停的铃声仿若催命符咒。

马车到皇宫宫门前不停不下,直接进去,加之这显眼又独具特色的样子。

“啊……摄……摄政王的马车……!”

“摄政王怎么,怎么会来?”

如此显眼,又如此具有特色的马车,不是摄政王长孙无极的,还能是谁的?

“难道说今日宫宴摄政王也要参加?”

可能么?那位几乎不出现在人前的神秘摄政王?

可是最近关于摄政王出现的传闻的确越来越多啊。

而且,眼下他的马车已经进去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