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法医邪妃太傲娇萧珃小说全文阅读

法医邪妃太傲娇是一本女强重生逆袭小说,女主萧珃是现代女法医,自研玄术入了阴阳门,这样一个精通探案和玄法的女子,竟穿越到古代,成为了嫁到夜国的萧国华清公主萧姌。王爷夜雍一开始不待见她, 用公鸡代替他成亲,更是放任他人陷害萧珃,直到萧珃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为自己洗清罪名,夜雍才重新审视起自己这个法医妃子来。

法医邪妃太傲娇萧珃小说章节导读

众人不由被他那精致到完美无瑕的颜值所吸引,视线忍不住都停留在他身上,像是沉醉在他的美貌下般,忘记了现在置身朝堂。

直到夜皇轻咳了一声,大家才回过神来收回目光。

夜皇一脸怒容地看向来人,又无奈地道:“雍儿,你提着只乌龟来议政殿,是想捣乱吗?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听说我不在的时候,你给我找了个媳妇,我就是来看看你给我找了个什么样的媳妇。”

夜雍嘴角翘起,额前一缕微卷的流海飘飞着,吊儿郎当地说着,什么自称,尊称都没有,就像是没把皇上放在眼里一样。

萧珃侧身看向他,顿觉造物主有时太过于偏心,他怎么能将一个男人的脸雕刻的如同女人一样精致,甚至完美呢?

墨发如溪,眉目如玉,眸含秋水,鼻若飞翼,薄唇如血,唇角不羁,带着点玩世不恭,提着一只装着乌龟的鸟笼。

她惊艳地看着他,有些感慨,又有点儿惋惜,一个男人拥有这样的绝世容貌还真是糟蹋了,要是长在女人的脸上,那是多么的倾国倾城啊!

不过还好的是,就算他长的雌雄不辨,但并不显女气,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男人而非女子。

“怎么样,媳妇,见到你夫君我,是不是很满意?”

夜雍见萧珃望着她满脸惊艳的模样儿,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脸上却绽放出一抹璀璨的笑容来,那双含情脉脉的眸子,看着萧珃,让她毫无防备的就差点沉溺其中。

萧珃心底猛然生出一丝警惕来,直觉这是一个即危险又诡异的男人。

她忙收回心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原来,你就是本公主嫁的夫君,现在媳妇你也看了,是不是该离开了,大家都等着审完案子,好回家吃饭呢!”

众人:“……”

夜雍嘴角轻扯了一下,朝着萧珃邪魅一笑:“哦?案子?什么案子?是不是很有趣?”

不等萧珃回答,夜皇大手一拍龙椅,爆喝一声:“夜雍,你若是想要留下来,就安静一点儿,若是做不到,就立刻离开皇宫。”

夜皇看着夜雍,眼底有着明显的警告,提着一只乌龟站在议政殿,这成何体统。

要是换了旁人,他早就给拉下去处死,但,谁让这人是夜雍呢!

他头疼地闭了闭眼。

“小媳妇在这儿,我自然也要在这儿,谁要是敢把我赶走,我准和他没完。”

他一副无理取闹,刁蛮任性的样子,立即惊醒了大殿中之前还沉浸在他美貌中的众人,顿时一个个羞红了脸。

萧珃淡漠地扭回头,只当没听见。

夜皇狠狠地瞪了夜雍一眼,正要发火,却见尚德带着两名太监抬着一具尸体匆匆地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脚步声看了过去,夜雍也闭上了嘴,站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戏。

萧珃只看了那死尸一眼,嘴角便勾起,果然如她所料一般,那给她送饭的狱卒已然被灭了口。

尚德上前禀报道:“启禀皇上,这名狱卒是在天牢附近的巷子里找着的,奴才找到他时,他就已经没了气息。”

夜皇不虞地道:“有没人看见是谁杀了他?”尚德摇头,想了想说道:“那条巷子一般都是晚间执守的狱卒从此处过,一般很少有其他人从那儿经过,奴才问过其他几名狱卒,没有一个人发现死者是什么时候被害死的。”

萧珃走到那具死尸面前,蹲下身,低头看了一眼,扬唇道:“他死了有五六个时辰了,大约是昨晚上给我送了饭菜后,出了天牢就被人给杀了。我可以断定,那么晚了,除了凶手外,是不会有人跑到天牢外去杀人的。”

夜皇皱了皱眉,看了刑仵作一眼。

那刑仵作像是接到命令般,忙走到萧珃身边,弓着背,低头去看死者。

他看了半天,才直起身子,拱手朝夜皇说道:“虽然老夫推算的死亡时间没有郡王妃的那么准,但也是相差不大,从死者尸僵程度来看,死者确实是死了有五六个时辰了,致命伤乃是贯穿他胸前的一剑。”

夜皇嗯了一声,看向萧珃:“萧氏,你可还有要补充的吗?”

萧珃淡定地道:“从死者死亡后的面部表情和不可置信的眼神以及从正面一剑贯穿的胸部,说明死者对凶手没有一点儿防备,死者应与凶手认识。”

刑仵作闻言,立即去看死者的面部,一脸的愕然。

包括离的近的一些人,也纷纷偏过头来。

“郡王妃真是明察秋毫,朱某佩服。”

朱殚朝着萧珃点头,以他的经验,第一时间便看出,萧珃所言完全与他发现的相吻合,他看着她,眼里露出一抹惊喜,好像是找到了同道中人般高兴。

他那俊朗的脸上,不由的浮出一抹笑意。

刑仵作也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多看了萧珃几眼,目露沉思。

“既然知道是真凶下的杀手,那么现在云侧妃的尸体也验了,这狱卒的尸体也看过了,真凶到底是谁?”

夜皇摆手,让人将那狱卒的尸体抬下去,他看着萧珃冷声问道。

萧珃却淡淡地道:“不急,还要麻烦皇上传一些人上来,审案嘛,自然要人证,物证齐全,杀人动机才算一目了然。”

“杀人动机?”

夜雍翘起邪魅的唇,兴致盎然地看着萧珃。

大殿上的众人再次听到“杀人动机”这个词,纷纷疑惑地望向那个虽一身囚衣,却不掩光华的瘦弱女孩儿。

朱殚挑眉问她道:“郡王妃的意思是,杀人者的目的是吗?”

萧珃樱唇轻扬,点头道:“对,就是杀人者的目的。任何一个案子,只要找准杀人动机,就能理清整个案件,对破案起到关键性作用。”

朱殚看着萧珃那自信又明亮的眸子,心灵深处像是重新打开了一扇天窗般心潮起伏。

“要如何确定杀人动机?万一要是猜错了呢?”

太子夜沃自夜雍进入大殿后,就没露出个好脸色,这会儿见大殿中人都陷入沉思,他瞪了夜雍一眼,问向萧珃。

夜皇高坐在龙椅上,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却也并没阻止他发话。

萧珃猛地将视线落在太子身上,淡淡地道:“那我就要先问问太子殿下了,云侧妃死了后,你所剩下的女人中,谁离你最近,谁得到的关爱利益要多一些,最重要的是,谁会上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