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陌千寻纪小北倾城之恋 陌千寻纪小北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陌千寻纪小北倾城之恋里的人物,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又名寻你千百回,主要讲述的是陌千寻当初会答应和乔东城订婚,完全是为了替父赎罪,虽然她并不相信父亲犯了错,但事实如此,总要有人弥补。然而乔东城一次次地伤害她,令她感到失望,在乔东城生日这天,陌千寻决定她也要找个男人,这样才能让自己感到快乐。

陌千寻纪小北倾城之恋精彩章节导读

我想,我需要一个手机,我不能再任性了,感情没有谁欠谁的,秦瑞,东子他们当我是妹妹呢,他们关心我,凭什么每次都要让他们来捧着,护着,宠着我。

东子的号码,我记得住。

在一楼买了个手机,就呼朋喝伴:“东子,是我啊,千寻,这是我的新号码,不变了不变了,就这么个,把秦瑞阮离他们的号码都发过来给我,哈,我要去作弄他们。”

东子就笑:“你少得瑟了。”

“等着哦,一会你发来了,我就打过去,告诉他们欠我钱,赶紧还的说。你先别给揭穿了,改天你有空,打电话约我喝酒。”

“喝喝喝,喝死你,上次林夏哥说你住院,胃出血了。”

我咯咯笑:“东子,你放心吧,我能活一千年的。”

他说:“你凭什么啊?”

“我是妖孽啊,妖孽活千年这道理你都不懂,得,不打忧你上班了,资本主义家,少赚点我们平民百姓的钱,会不会死啊。”

他笑得好开心:“作死啊你,千寻,还是这么皮。”

“嘿嘿,东子,我最近也挺有空的,大概九月做新娘子,东子,这事不要告诉林夏哥了。”

“为什么?”

“到时我会告诉他的啦,呵,你是第一个知道我要九月结婚的人,快点快点,礼物可不能少了,咱只要贵的,不要对的……我还有事,不跟你多聊了,8888。”

我看到纪小北朝我走来了。

我将手机在衣兜里,笑呵呵地看着他:“纪少,真巧啊,在这儿也能遇到你。”

他黑着一张脸:“不巧,小爷专门来堵你的。”

哎哟哟,这说什么话啊,来堵我的,活像我欠了他钱不还一样。“嘿,纪少你开什么玩笑啊,你不是很忙么?你要找我,你一句话的事,我马上飞奔到纪氏去听你贵言。”

“少跟我扯。”他不客气地看着我:“陌千寻,是又故技重拖了吗?”

“什么嘛,说得这么难听,咱这是交易完成了,彼此间也无拖无欠了。”

他冷冷一哼:“你倒是想甩得个干净。”

“什么意思嘛,咱好聚好散。”说什么甩的,多不好听。

他上前一步,我想往后退,后面却是墙壁,于是便让他困在怀里,他低首轻轻一吻我的额头:“千寻,小爷从不在乎钱,可是小爷在乎的是心。”

“哈,你不要告诉我,你爱上我了。”我开玩笑。

他一手抬起我的下巴:“正是。”

低头,在我的唇上狠狠地一吻。

我有些迷惘地看着他:“爱情是什么?你爱我什么?爱我年轻,爱我身体,还是爱我的什么呢?”明明用钱来包我的,却说爱我,荒不荒谬啊。

纪小北黑亮的双眼,霸气凌然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就爱你,陌千寻,就是你。”

一字一字,有着穿透灵魂的力量,仿若积蓄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可是,我理智还在。

“纪小北,你别跟我说这样的话,呵呵,我是一个薄凉的人,你也不要爱我,我也不会爱你的。我的底子,我相信你清楚地知道,我是一个贪污犯的女儿。”

他眉头皱成川:“关你什么事,你是你自已。”

你在还对我有点儿眷恋的时候,会说我是我自已,当若是磨灭了冲动的情感,会直接对我吼你贪污犯的女儿,就连林端亦也是如此,我还能相信别的男人吗?“算了吧,罢了吧,纪小北,难道这样下去,会有意思么,我现在有自已的依靠了,我九月要和乔东城结婚了,我希望咱们当不认识,玩得起,放得下。”

他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不许。”

“我妈妈跟我说,女人总归是要有个依靠的,纪小北,难不成你要娶我?”

他一怔,我马上就笑道:“别开玩笑了,就是你想娶我,也得看我嫁不嫁的,昨天你的悍马上电视了,砸得一个叫面目全非。”

“我想跟你说,那女人,你完全不必去在意的。”

“纪少,李虹是什么人,京城响当当的来头,你要是真要对我好,就放过我吧,我不想惹事上身,你怎么看我也好,我嫁给乔东城,是我明智的选择。”

本来跟纪小北混在一起,就是一些意外加巧合,也有一些是报复乔东城的心思,但是现在似乎是有些超乎出预料了,他对我,的确是别有居心。

“不管她是什么人,我纪小北就是不吃她那套。”

“那你是你,我是我。”

“我不管。”他蛮横起来:“小爷就是不管。”

“你这人真是好笑,不理你了。”转身就要走。

纪小北一拽我的手,一个回身他就蹲上将我扛着走。

“喂,纪小北。”

“就不管。”他恶霸地再说一声,扛着我义无反顾地往外面走去,也不在乎别人的眼神。

把我扛上车,他给我系好安全带,然后很正色地跟我说:“从来我就没把李虹当成我的未婚妻,只不过小时候二家大人开玩笑的指腹为婚,难道这个换成你,你会当真。”

我噗地一笑:“名门世家果然不一样。”指腹为婚啊。

“不许笑。”他霸道地一凶我。

“切,笑也不给笑,指腹为婚哦,我比你好点,我爸去世前,给我安排好了依靠。现在想想,我爸爸还真是想得周到。”

他倾前,双手捧起我的脸:“那千寻,你喜欢吗?”

我眨着双眼,调皮地看着他笑:“谁说结婚,要找自已喜欢的人。”别这么问我,也别来诱惑我。

他凑近脸,轻咬我的唇角:“千寻,你不相信爱。”

“纪少你相信?”

“我信。”他一手盖住我的眼睛:“别用这样嘲讽的眼神看我,你说你凉薄,其实你比任何人还要执着于情感。”

“你以为你很懂我啊,你懂我干什么,开门。”我要下车,胃又开始痛起来了,一手按着,有些想吐,也变得燥恼起来。

纪小北命令我:“坐好。”将车刷地就开出去了:“又没吃药吧。四合院里,炖了羊骨头汤,五谷养生粥。”

我吞吞口水,那老妈子的厨艺,真的是好吃得让我回味啊。

“有没有啤酒小龙虾?”

他笑道:“你要,自然是有的。”

“纪小北,你真卑鄙,用美食来引诱我。”

“也得要你上勾才行的啊。”

那就,再去吃一顿,的确是想念得紧。

四合院外面,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他眉头皱了皱,愉悦的神色变得冷霜。

“小北,你回来了。”听到车声出来,笑吟吟站在门口说话的,就是李虹了。今天一袭轻白色的合身裙子,显得格外的明媚,清新,没了昨日的嚣张和气焰。

我安静地坐着,等着纪小北下车,再转来给我解开安全带,我扶着他的手下车,像老佛爷一样,满足地看到李虹的脸色一僵。

“少爷。”老妈子出来,颇有些无奈。

纪小北只道:“去做个啤酒小龙虾。”走到李虹的面前,他不客气地说:“你来干什么?”

“我不可以来吗?你是我的未婚夫。”李虹说理直气壮的

“可笑。”他冷冷一哼:“说过多少次了,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朝代,指腹为婚?小爷宁可单身一辈子,也不会娶你这个娇蛮女。”

“你们聊,我先进去。”他们之间的事,我毫无兴趣去探听更多。

越过李虹进去,四合院里现在倒好,一院子的海芋又换了,换成天堂鸟。

刚开始他们是低声地吵着,越吵越是大声,纪小北的脾气也是宠出来的,我探头看,正好瞧着他把李虹给推出门外去,然后啪的一声,就将四合院的大门给关起来,还扛好锁链。

朝外面怒叫:“滚回你家去发你的小姐脾气,小爷不是你爸。”

“纪小北,你混蛋。”

“我要真娶你,我纪小北三个字调过来写,绕京城倒着走一圈,李虹,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滚。少在小爷的面前叫嚣,当我是招财猫吗?”

羊骨头炖白萝卜汤,怎生的一个鲜香啊,要是能放点辣椒去就味道更好了,我眼神才瞟到配料那儿,纪小北依然还有点儿杀气腾腾,却挤出一抹阴阴的笑:“尽管加,没关系。”

没关系才怪,他管我,的确是管得过了线。

乖乖地端着清汤再喝了一碗,一点羊膻味儿也没。

终于过了一会儿,他长吐一口气,然后气色淡和了:“干嘛为她心情不好,小爷真是吃饱撑着了。”

我笑笑,也不说话。

纪小北把胃药取好数量放在饭桌上,轻描淡写地说:“你和乔东城的婚事,退了吧。”

我放下碗,把药给吃了才婉谢:“纪小北,谢谢你的款待。”

“你别把我的话,不放在心上,我是认真跟你说的。”

我和你认识多久,我和你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事指手划脚的,乔东城虽然也是混,但是我又好到哪儿去,你纪小北,又能好到哪儿去。

抽了一枝天堂鸟把玩:“其实,我们都要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里,纪小北咱一开始就说得清楚的,我不管你对我带着什么样的目的,现在我告诉你,我只想平静地生活。”

“那我是你寂寞的时候的战利品?”他眯起眼,一把将我手里的天堂鸟揪了过去。

“诚实的说话,人人不爱听,何必要说出来。”你利用我,我利用你。你想摆脱李虹,那得靠你的本事。

纪小北却是摇头:“不是的,如你所说的,我一直在暗里看着你。”

“纪小北,告诉你一句话,这个年头的喜欢是不值钱的,张口就说,随手就来,天天歌里撕心裂肺地痛叫着我爱你,越听越是麻木。如果那天不是恰巧在乔家那山路上看到你,而是别人的话,也许我与你还是陌生人。我不介意你看轻我,因为我做的事,连我自已轻看。”

“我总是会招惹上你的。”他轻声地说:“千寻,给我二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觉得你真的不喜欢我,你要离开,我眉头不皱一下。”

倒是自信得紧,我淡淡地笑:“我是个没有心的女人的。”

他手指戳在我心口:“这里会跳,就有。”

心,砰然动了一下。“再说吧,呵,时间不早了,我想我得回去了。”

“我送你。”

“这不好吧,你纪小北的时间,是多宝贵的。”

有时我也搞不清楚,当我依附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忙,天天这会那会开得没完没的,当我要和乔东城结婚,他就有空了,还来堵我,就为了让我在这里吃个午饭,顺便把胃药给吃了。

不可否认,纪小北他真的挺在乎我的。

我与他一起,他没有对我重言一句,更别谈用语言来羞辱的。

他宠我,护我,他会关心我,他会替我出头,不让别人欺负我。

他很好,有才,长得好看又贵气,是一个令人很容易倾心的男人。

可是他的家世……唉,我想这么多干什么呢,真以为自已多特别,特别到让他爱得不顾一切吗?

越是名门,越是世家,越是会在乎身份,门当户对,这点儿我清楚不过。东子喜欢一个女的,才华不错,可就因为她出身不好,也只能当情人养着。

所以喜欢,那也是有一个尺度的。

车子开在上山路口他停了下来:“千寻,车子给你开吧,以后上山下山,也方便,这儿不好叫车。”

“不要。”

“新买的,等你练手二天,要是觉性能不好我就退了,我忙得哪有时间来磨合。胃药放在后座了,要准时吃。”

他交待完,就这么甩上车门走人。

看着他穿越过马路,然后在对面拦了出租车钻进去就走。

坐到驾驶位,软绵的椅子还有他的体温,钥匙上串着梳冲天炮抱奶瓶的小女孩饰品,可爱透了啊。

开着这车上山,乔府里依然没有人在。

大宅子里的只有自已的脚步声,于是狠狠地踩二下,让回音来得更响一点。

这是,寂寞的回声。

早知道,我送纪小北回他公司好了,练练他这新车也好。

睡了一会,就让手机叫嚣着吵醒了。

迷糊地按下接听键:“谁?主人还在睡觉,稍后再打过来。”

“猪。”不客气地嘲笑,带着几分的温柔。

“纪小北。”

他低低地笑:“也不看看几点了,还在睡。”

“几点了。”我沙沙地问他。

“六点了,我还得加班。”

我咯咯笑:“纪总也要加班么?”上次去,要是记得没有错的话,那儿直接写着纪小北办公室,够嚣张的,如果不是主事者,定不会这么写的。

“小爷工作,也是挺认真的。”

“呵呵。”自夸自说,纪小北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不信,你来探班,顺便买杯咖啡。”

“才不去呢,纪小北,有事?”

“无事就不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我让张妈做了饭菜,六点三十分你到门口去取,吃了之后就得吃药,要是再让我看到你胃痛得面无人色,我就把你送到军区医院去,别以为你在乔家,我就耐何你不得。”

“好啦,纪大爷,我起床了。”的确也是饿了,乔府里依然还安静,洗脸换衣。北京的春天,傍晚总是黑得快,一出房门,是暗沉沉的黑,我转回房里取了车钥匙就出去。

车开出jing卫处,路边等着一辆车。

是纪小北让人送饭过来了,我下车提了饭菜过来,依然开着车子下山。

路虎的性能超不错,开起来很是过瘾。

这个时间段满北京塞得水泄不通的,花了二个小时才到纪小北的公司。

提着饭上去,上面好安静,灯火依然辉煌着。

推开纪小北的办公室,他盯着电脑看,双手不停地啪啪敲键盘,一会儿又在桌上找资料核对着。

他工作起来,真的很认真,特别特别的严肃。

陈荣看到我,有些惊讶。我轻笑,指放在唇间示意他别惊忧了纪小北。

撕开小店里买的咖啡,在茶水间里冲泡了一杯给他端进去。

他头也不抬:“陈荣,把这一季度的总报告送进来,还有最新的企划,非州的援建,下午开会的所有的资料,都给送进来。”

“纪总,先喝杯咖啡吧,速溶咖啡一会凉了肯定不好喝,你要不喝掉的话,以后我就不给你送来了。”我像个小孩,带着期盼地看着他。

他抬头看到我很是惊讶,继而脸色柔和地笑了,然后我也笑了。

原来,我是想看他脸上惊喜的笑意。

“千寻,你怎么来也不打个电话?”

“我磨合磨合你的新车,经过这一带,就上来看看了。”

他也不说破,只是笑,将资料一推,然后站起来伸展着筋骨:“吃饭没有?”

“没呢。”

“我也没,正好,一块儿去吃饭。”

“呵,我把饭菜带来了。”

他抱住我的肩头:“千寻,你真可爱。”下一刻,他就将我抱了起来,狠狠地亲着我的脸。

热情的吻,如会温暖心底的火焰,一点一点地,充盈着心间的每一个角落,笑意浮上了脸。

直到有些气喘吁吁,他才停下吻,那眼里的喜悦浓得化不开,灯火在他的眼里,不及我来得明亮。

“脸红扑扑的,很好看。”他低语。

“先吃饭,我可饿了。”

他眉开玩笑:“行,你坐着,我来张罗。”

就这么抱着我,轻将我放在沙发上,这一刻,我似乎又回到以前一样,像是个公主,还这么让人宠爱着。

吃过饭,我不打忧他的工作,便先回去。

他那齐案高的文件,也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呢。

他送我下楼:“千寻,四合院那儿是我自个的地方,你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吃到你想吃的,打电话去让刘妈准备就好,要是你不想过去,就让她差人送来,号码我输在你的手机里了,三餐若是不准时,对你胃不好。”

回头冲他展颜一笑:“好,我自个回去了。”

开车出了他公司,倒车镜里还能看到那五楼的灯火,亮得让心里暖暖的,纪小北不黏乎,倒真的是挺好的。

让我开始有点期待起来了,二个月之后,我是不是会很贪恋他给予的温暖而改变心意,不会遵从我爸爸的遗愿嫁给乔东城。

九月的婚礼,如今是五月了。

红绿灯处停了下来,楼宇上的屏幕正放着娱乐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