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寻你千百回小说(已完结) 陌千寻纪小北全文在线阅读

寻你千百回小说目前已完结,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的主角是陌千寻纪小北,全文讲述的是在未婚夫乔东城生日那天,陌千寻从法国回来想给他惊喜,没想到未婚夫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被伤透心的陌千寻想起,今天也是父亲的忌日,她实在不想一个人度过这个夜晚,如果她也找个男人,是不是就可以忘记这些伤痛了。

寻你千百回小说陌千寻纪小北精彩章节导读

“纪小北,去年年底,在一个慈善酒会,我见过你,再远一点,中秋的晚会,我也见过你。”我记得的,就这些,我不记得的我不知道。“你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别怪我没有先告诉你,我这个人,一无所有。不正义,不善良,不友爱。”

他笑笑,一手拍拍我的大腿,指甲暧昧地划着:“千寻宝贝记忆力不错哦。怎么办,爷就特爱你这坏坏的样子。”

“有病。”

“你有药?”

“滚。”不留情地拍下去,打得他手背清脆作响。

他冷哼一声:“没有女人,一连二次从我身边偷偷走的。”

到底是心中怨气大啊,就这样,把我关黑局五天,要是我得罪了他,我陌千寻是不是要在京城倒过来走。

“纪小北,你只不过是想达成一些目的而已。我想,你已经达到了。”

他笑了停下车温和地看着我说:“千寻,难道你只想到这么浅的吗?小爷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压根用不着你。”

“那倒是,纪小爷你要什么呢?”

他很天真地说:“咦,不就是你么?”

我仰头哈哈大笑:“纪少的冷笑话,不捧场都不行。”太狡诈了,我也懒得再问。

“怎么你就以为,小爷不喜欢你吗?”

“开的火星玩笑吧!纪少,我想我不能再陪你玩下去了,一百万你包我一个月。剩下的钱,都给你了。”

“不如,一直包下去,小爷有钱的哦。”

我去开车门:“不用了。”

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力道很大将我猛地扯座垫上:“陌千寻,利用完就甩?倒是想得美。”

“我们银货二清的哦。”

“你跟小爷才大半个月,想甩了小爷,别想指望,惹上我,你一辈子别想甩开。”

“我会叫乔东城,退你五十万,或是一百万。”咱就好聚好散。

“小爷是差钱的人吗?”他怒了,我没坐好,就将车开得飞快,风吹着长发打在脸,麻麻地痛着。

“即使我不招惹你,你也会招惹我的,对不对?”

他沉默,只是笑。

还是回到那小公寓,但是密码却换了,他没有告诉我,但是,他并不是软禁我,他殷勤地跟我说:“明儿个上班,我送你。”

这班,还得上下去,纪小北真是会开玩笑啊。

“你困了,早些去睡吧!”

我就去换了睡衣,倒床上就睡。

腰间一直很不舒服,他的手,硌到我了。我抓了他的手一甩:“别闹,我要睡觉。”

他低低沉沉的声音在耳边:“抱住你,你才不会跑。”

想嘲讽他二句,可是我的确是太累了,在ju子里蹲了五天,虽然不少我吃的,但那地方怎能睡得好。

迷糊地竟然蹭进他怀里去睡,有时候贪恋着温暖,不自觉地就想拥抱住他。

早上他还是不客气地把吻醒:“有二个选择。一是成为小爷的早餐。二是……。”

我一拍他的脸,亲得我一脸口水,多讨厌来着。

“我去给你挤牙膏。”不甘情愿地起床,又是一天,为什么每天都不能让他赖床,纪小北真是讨厌。

他在床上伸着懒腰:“太聪明了不是件好事啊。”

成为他早餐的次数,我要是还学不乖,我名字就可以倒过来写了。

我钻进衣柜里,想给他找沙滩裤,可是他的衣服颜色真是寂寞啊,哪有什么很花的配。

“批了你几天假,这个月,别想小爷给你开太高的工资了,下车去,好好的上班,好好的回家。”

“稀罕啊。”下了车狠狠地甩上车门,再一脚踹上去:“下次别在车里亲我,再让交jing看到,别怪我对你下狠手。”

掐他的脚,结果把我的指甲给掐断了,甩甩手儿进去。

工作岗位给调动了,不再面对大众,而是在仓库里登记,给我醒了一台超牛的电脑,里面有无数的游戏。

纪小北还真是个中高手,现在对我有兴趣的人只怕很多,在外面看不到我是正常的,以为我被他养在某处的金屋里,安知,他还是把我安置如此。

“宝贝,要安排二个美甲的人过来给你看看指甲,美化一下么?”

我回他一个字:“滚。”

“宝贝,你未婚夫上来闹场子了。”

还有时间悠闲给我发短信,看来这些事对于他来说,压根不当一回事。

他觉得发信息不过瘾,索性就打了电话过来。

“纪小北,我在玩游戏。别烦我。”

“我手下要是有人敢这么做事,还有人这么跟我说话,小爷早就开了他。”

“这游戏不是你让人下的,登什么记,我觉得我更像货品摆在仓库办公室里,还不用让人点数的。”压根就没我的事做,后来我明白了,我完全地醒悟了,我的事就是玩游戏。

“千寻宝贝,你未婚夫上门来了呢,长得没小爷帅。”

“少臭美了。”

“他要小爷把你交出来。”

“好啊。”

“想得美。”他冷哼:“小爷准备把你睡觉睡得口水横流的照片,扩大给他看。”

“我懒得和你说,就要吃饭了。”

乔东城迟早有一天,是会找上纪小北的,我心里早有数。

他们早认识,就是不相熟。

再说了,姓纪的蛮横爷处理事,我说不他就会乖乖听话?那我也挺天真过头的。

中午送的盒饭太过油腻了,吃得我胃不舒服着,忍得越来越难受。

“陌小姐,你怎么了?”拿着表格进来的人,关切地问我。

“有点胃不舒服。”

“那得赶紧去医院看啊,胃痛严重起来,可不好。”

“没事的,你有没有胃药?”

“倒没有,陌小姐,我去跟经理说。”

她说着就要出去,我赶紧阻止:“不用了,我去买点药。”我挺讨厌医院。提了包拿着手机就出去,一手按着胃,不远的地方就有卖药的。

撞到一个人之后,再也走不动坐在地上冷汗如雨下。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我的意识,开始在模糊起来了。

“陌小姐,你醒了。”

雪白的地方,消du水的味道,还有冒着泡儿的点滴,又在医院了,唉。

护士小姐淡淡地说:“陌千寻,你胃出血,路人打了120把你送进医院,你的朋友也正赶过来。”

“谢谢。”

“千寻。”淡雅的声音,我抬头看到门口的林夏,白衣黑裤依然是那么的清净整齐,可是散乱的发丝却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护士小姐回头,看到他,就舍不得移开视线了,声音也软柔了起来:“你就是陌千寻的朋友。”

林夏点点头:“是的。”

“林夏,你怎么过来的呢?”

他过来在床边坐下,拿起床头上写的病历看着,漫不经心地说:“想约你出来喝杯茶,却是医护人员接的。”

“没事,就是老毛病,胃痛。”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十分严肃地看着我:“千寻,不是毛病,是胃出血。”

“没事的。”我轻笑:“林夏,我想喝点水。”

林夏就去给我打水,回来我就眯起眼睛装睡了。

他也不走,就坐在床边的小椅子上,护士三三两两不停地走进来,烦死个人。

躺得久了不舒服,忍不住动动身子,林夏却笑了:“睡够了,还是醒来回来答问题。”

睁开眼睛看着他,忍不住调皮地笑:“林夏哥还是这么精明。”

明明知道我装睡,还极有耐心地等着。

“胃痛,多长时间了?”

我乖乖地答他:“在法国就开始痛了。”

“这样严重的状况,多吗?”他温和地笑:“在回答之前,我建议你还是深思熟虑一下再回答,这就是医院,全身详细的检查挺快的。”

哎啊,林夏哥,还是这样不温不火,就可以达到威胁的目的。

“也不是很多,几个月一次。”

他笑意收起,却是眉宇紧皱:“那还不多?千寻,你怎么照顾你自已的。你当初跟我说,你长大了,你会照顾好你自已,我才放心的。”

“呵呵,林夏哥,你生气了。”

“没。”他低下头看着皮鞋,他的生气总是闷在心里的。一会儿他在身上摸着,又摸不到什么。

化着淡妆的护士进来,微笑地说:“林先生,现在是晚饭的时候,医院的伙食不好,林先生要吃的话,可以到旁边的小馆子,或是打电话都会送上来。”

林夏就朝她笑:“谢谢。”

“不用客气。”

“可以帮我买一包烟吗?”

“好的,林先生,你稍等。”

我翻白眼:“东子说得没错,你就是女性杀手,女人见了你就像飞蛾扑火。”总想染了他这水墨画。

他身上的清净,俊雅,还有良好的修养与仪态都能让人女人着迷,再凶的女人看到他,也会放轻声音柔和和他说话。

“东子那混蛋,曾经还说我林夏永远是女人的克星呢!”

他这话,说得别有深意了,我嘿嘿一笑不作答。

他在阳台上吞云吐雾着,吸烟吸得很优雅,在我的记忆里,林夏是不碰这些的,他有洁癖。

但是这么多年,很多人是会改变的啊,他现在学会吸烟,也不奇怪。

他进来,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调了调点滴,滴得更慢了。

“滴得快了会痛的。”

我抱怨起来:“手又僵又难受的了,早点把这瓶液输完就可以动一动了。”我承认,我偷偷地调快了一点,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可是他的火眼金睛还是逃不过。

他拉凳子往前坐,伸手就给我揉右肩,指尖力道适中,缓舒解着麻木僵痛的右手:“吊完这瓶,也该差不多了,我给你办了入院手续,在这里多住几天。”

我惊得差点跳起来:“多住几天?”

林夏眉一挑,不紧不慢地说:“得好好养着身体。”

“我讨厌医院,我不要住,输完这瓶,我就离开。”

他黑眸里滑过一抹懊恼:“这么大了,还这以任性。”

“我讨厌医院,我不想在医院。”

这会儿床头的小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林夏伸手取了给我。

纪小北三个字闪烁着,我按下了接听键,软软地撒娇:“小北,现在我在医院,你来接我回去好不好。”

纪小北声音着急:“好,在哪儿?”

我告诉他地址,然后还轻声地说:“小北,不用着急,慢点开车哦,点滴还有半瓶呢,手可痛了,小北,我想要吃雪糕,草莓味的雪糕。”

纪小北冷怒地吼我一声:“找死。”

电话无情地,就给挂断了。

反正林夏也不知,我甜甜一笑:“小北最好了……。”抬头悄悄看了林夏一眼,然后压低声音娇羞羞地说:“嗯,不亲了,有人在这里呢。”

再说几句亲昵的话,就挂了,还甜甜蜜蜜地回思着。

林夏,依然没有变脸,还是坐在那儿,端庄,优雅。

直到护士将药和水送了进来。

他将药丸取出放在手心里,再端起水送到我跟前。

我左手接了水喝了一口,再给他端着,伸手去取他手心里的药丸,尽数塞入嘴巴里,再去取水他却不敢给我了,而是端着凑了过来,要喂我喝。

我抬眸看着他,他依然温和但是却又这般的坚持。

药丸的苦涩,在嘴里化了开来,我迫切地想要喝水,然而,我不想他喂我喝水,这超出了我们友情的界限。

于是用力地,忍受着满嘴的苦涩,还有喉间的恶心,将各滋味的药丸都吞了下去。

他静静地看着,我往后靠着朝他笑:“我学会独立之后,其实很多习惯也改了,以前吃一个药丸一大杯水还喝不下去,现在基本不用水我都能吃下去。”

“陌千寻。”

我抬头看着门口的还有些喘气的纪小北笑:“小北,你终于来接我了,你得再等会,这点滴就快完了。

林夏哥。”我笑笑:“小北来陪着我了,你回去吧!”

纪小北十分合作地说:“林夏,谢谢你照顾了千寻,现在我来了,我会照顾好他的,你就先回去吧!”纪小北走到另一侧,一手轻抚着我的发:“怎么搞的,又把自个弄到医院来,宝贝,等你好了,才给你买雪糕吃,乖一点。”低下头,当着林夏的面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林夏神色黯然,站起来:“千寻,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他走得有些狼狈,背却挺得直直的。

门一合起我赶紧跟纪小北说:“快抱我到洗手间,我想吐。”我都快忍不住了,那药恶心得不得了,酸酸苦苦还在喉口。

我吐了个天翻地覆,虚脱得任纪小北又抱回了病床。

他英气的眉,皱了又皱皱了又皱,怕我不知道他的不悦一样,连喝了几杯的水将不适压下去,我长长地吁了口气:“胃出血所以让人送进了医院,当时林夏正给我打电话,所以他就来了。”

这个解释,他只是冷冷一哼。

“千寻,我看还是转个医院,好好地检查,把你的胃先养好。”

我摇头:“不要在医院,讨厌医院,你要这么着,我明儿个就去乔家。”

这么一说,他也不逼我了。

但是回去,却是提了大包的药,看得我垮下了脸:“胃痛是急不来的,得慢慢养的。”

“药得吃,也得养着。”

拉着我出去,他在找车,我看了看:“哪辆你的车?”

“刚才明明放这的。”他抬高下巴四下望着。

“哈,这是禁止放车的地方,瞧,这是什么?”一张单据压在石头上,我捡起一看乐了:“纪小北,你的车被拖走了。”

纪小北脸上的表情,很精采,黑转青,青转紫,再涨红了。“好大的胆子,小爷的车居然给拖了。”

我取出几个硬币在他面前扬扬:“纪小北,我请你坐地铁吧。”

“不,小爷就不走了,偏就要他们把小爷的车开回来。”他脾气上来了,倔傲霸道就是不肯走了。

我可真不想陪他在这儿站着丢人,一手挡住脸:“那你慢慢等,我去坐地铁。”

“你觉得可能吗?”他眉一挑,很凶悍地看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