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夜雍和萧苒穿越小说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夜雍和萧苒穿越小说名为《法医邪妃太傲娇》,这是一本重生女强逆袭爽文,讲述了萧苒是一名精通玄术的现代女法医,她在一次自研玄学时意外穿越古代,成为了萧国华清公主萧姌、夜国皇子夜雍的王妃。萧国军并不在意萧苒,因此夜国也把她当成鸡肋,后宫中产生了阴谋拿她当刀使,但外表只有十四岁的萧姌,身体里住着的却是经历无数的现代法医,惹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夜雍和萧苒穿越小说章节导读

“那只是她们的一面之词而已。本公主不相信夜国的大理寺,哦不,神捕门审案也会如此敷衍,只听信原告的一面之词,而忽略被告的自我辩解。”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朕本想对你保留一丝体面,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朕的底线,来人,上刑!”

夜皇一声令下,便有几名侍卫抬着一张血迹斑斑的长凳步入了大殿。

萧珃眼神不由一冷:“这是要屈打成招了?夜皇难道就只能用这么一点儿小手段?难怪三国之中,夜国最弱小,想来与决策者有关。”

“你……”

夜皇黑沉着一张脸,像黑夜里潜伏已久的豹子见到猎物,要吃了萧珃一般,眸子里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

所有在场的人都被萧珃这出言不逊的话给惊呆住了,被她的大胆给吓坏了。

纷纷抹着脑门上那细密的冷汗,不停地提醒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萧珃却一点儿也不怕他:“本公主何其的无辜,和亲当日你们不仅临时换了新郎,连临时充当新郎的郡王你们都没通知,让本公主与公鸡拜堂。

成亲三日,不见新郎的踪影,就算到了现在,他也没出现过。

你们一个个口口声声叫本公主为郡王妃,在你们眼里这郡王妃本就只是一个笑话。

成亲三日,本公主在晋王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本公主初来乍到,会知道谁是谁?

三天前是谁一定要邀请本公主进宫的?本公主与太子侧妃第一次见面,为何要害她?甚至她怀孕的事还是覃侧妃告诉我的,我害她的动机是什么?

至于那毒药?

本公主从小生活在雷王府,虽是郡主,但也只是一个庶女而已,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你们以为我有银子买了毒药研究,还能将毒药带进宫中?

你们都睁大眼睛看看,本公主今年才十四岁不到,会有那么重的心机去策划毒害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

不要以为你们都是聪明人,就本公主是傻瓜。

如果夜皇一定要至我于死地,不去为那逝去的小皇孙报仇,让真凶逍遥法外,那本公主无话可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她披散着满头长发,穿着灰扑扑的囚服,一脸无畏无惧地站的笔直,如同大殿门口摆着的那盆云松似的,昂首挺胸,坚韧不拔,让人移不开眼,配上一张稚嫩的面孔和那极其瘦弱的小身板,让人不免心生怜惜之意。

然而,不是谁都会同情她的遭遇,一道极其嚣张的声音自大殿门口传来。

“本宫今日才知道,华清公主竟然长着一张利嘴,毒害了本宫的侧妃和孩儿,不在天牢里自刎,还在朝堂上推诿罪责。你为什么会害本宫的侧妃,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为了能嫁给本宫,对第一次见面的孕妇都能痛下杀手,你这么恶毒的手段,应该不是第一次吧?”

夜沃阴沉着一张脸,着一身明黄色四爪蟒袍,大步朝着大殿中走来。

经过萧珃身边时,对她冷哼了一声。

“儿臣见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夜皇朝他抬手:“云侧妃的后事都安排妥当了吗?一定要办的隆重一些,黎相为国为民,云侧妃又是他的嫡次女,后事应大办,千万不能委屈了她。”

夜沃忙道:“父皇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只是罪魁祸首没伏诛,儿臣怕云儿走的不安心,想要亲眼看着萧氏认罪。”

“没找出真正的真凶,云侧妃自然会走的不安心,太子殿下既然对云侧妃如此厚爱,那何不宣了神捕门的朱神捕亲自来调查此案。”

夜沃闻言,不忿地看向萧珃:“不要以为你以退为进的小伎俩,就能免了一死,宣了朱神捕来,你会死的更快。”

萧珃忍不住嗤笑一声:“呵,真是好笑,太子殿下未免也太自恋了吧!本公主身正不怕影子歪。既然敢让朱神捕调查,就是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间自有公道在,人在做,天在看,因果循环。”

“牙尖嘴利,以为说了这些就能掩盖你的罪行?就能让本宫对你刮目相看?”

夜沃嘲弄地哼了一声,不屑地瞪了萧珃一眼。

夜皇眼眸深沉地泛着一丝幽光,他清了清嗓子,轻咳了一声,打断两人:“萧氏,你现在既然拒不认罪,那为何当初将你抓进天牢时,不反抗?”

夜沃不等萧珃回答,冷笑一声:“当初你做了那样的事,无脸面对众人,才会默认御林军将你抓走,在天牢里呆了三天,你就不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难道觉得萧国还会给你撑腰?”

一个弃子而已,还真是异想天开,就算是她今日,死在这里,萧国也不会为了这颗弃子与夜国翻脸。

萧珃在心底冷笑,大家是笃定了萧国对于她这颗废棋的态度,他们才会将她的利用价值榨干再至死。

可惜呀,她不是原来那个任人摆布的萧姌,而是现代阴阳术师家族的传人,更是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国内唯一的首席鉴证女法医,经她手的各种悬疑大案,无一没有被破获,面前这个小小的栽赃嫁祸案,对她这种级别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她之所以还愿意与他们这些人在这里周旋,就是想要看清这些人对原主的态度以及她今后要走的路。

既然这些人一定要置她于死地,那她就要活的好好的天天膈应死他们。

她萧珃可不是什么好人,惹了她,她有一万种对付他们的方法。

现在她就要让这些人睁大钛合金狗眼看清楚,她是怎么用她的专业知识,破了这宗栽赃到她头上的毒杀案。

也让这些人知道,她萧珃可不是任人拿捏,想打就打,想杀就能杀了的。

尤其是在背后做着小动作,利用她达到某种目的的那几个该死的女人!

她将视线转到夜沃身上,看着他突然就意思味不明地笑了。

笑容充满了讽刺。

“你,你笑什么?吓疯了不成?”

夜沃被萧珃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萧珃勾起唇角:“本公主笑太子殿下被几个女人牵着鼻子走,被几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不自知。”

“笑太子殿下不分是非黑白,被人蒙蔽。”

“笑太子殿下,识人不清,与一个非人类整天混在一起,自己的小命都快要不保了还不自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