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萧珃和夜雍的小说(完结)法医邪妃太骄傲全集目录阅读

主人公萧珃和夜雍的小说名为法医邪妃太骄傲,是一本由萧小月创作的重生穿越古言逆袭小说,讲述了萧珃是萧国公主,不受父王待见的她被当成联姻的工具,嫁到了夜国也被当成废物,最终被人陷害入狱吃了有毒的饭去世。现代精英法医穿越而来,她用自己高超的判案技术洗清了自己的罪名,并让宫中小人被绳之以法。从此夜国上上下下都知道雍王府娶了个天才公主,而萧珃和夜雍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萧珃和夜雍的小说章节导读

夜沃愣了一下神,认真的想了想,正要回答,突然意识到什么,呼吸忽然变得沉重起来,脸色变得一片惨白,她看着萧珃,张了张口,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萧珃却不放过他,咄咄逼人的说道:“请太子殿下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她这强硬的态度,让大殿上不少人都不禁为她的大胆捏了一把汗。

而某人却觉得现在的萧珃,比大殿上所有打扮的精致完美妆容的女人都要好看。

夜沃的不回答,让大殿上的气氛再次陷入凝滞状态。

即使他不说,大家也猜得到,不自觉的,众人的目光便偏向站在大殿最后面的几个女人身上,特别是之前指认萧珃,将脏水使劲儿往她身上泼的覃侧覃思和她的妹妹覃苑儿。

萧珃扯了扯嘴角,对夜沃出现这样的态度有些了然,以为什么都不说,她就没办法了吗?

她朝着夜皇看了一眼,机械地说道:“请皇上将东宫伺候云侧妃的丫鬟仆妇以及厨房负责煲汤的厨子一并唤上来。”

夜皇还没答应,夜沃却急红了眼,气愤地望向萧珃:“你何必要这么多此一举?为什么不直接将凶手指出来?”

萧珃不去理会他,而是看向夜皇,口说无凭,只有在证据面前,凶手才找不出反驳的理由而认罪,之前可不就是很多人指认了她是凶手,在没有强硬的证据下,她不就翻盘了?

夜皇凝视了萧珃好一会儿,才指着尚德:“去东宫将人带过来!”

“父皇,不要!”夜沃一脸哀求地看着夜皇直摇头。

夜皇看也不看他,敛下眸子。

尚德接到命令已经出了大殿,夜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东宫的方向出神。

萧珃冷笑一声:“太子殿下,难道有什么东西比你的小命还重要吗?”

之前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连撞死在大殿上的话都敢说,现在想要阻止,已经晚了。

大殿中的某个女人,虽然掩饰的很好,但那灰白的脸色却是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真是有趣,这小媳妇皇伯父帮皇侄儿找的好,丑是丑了点儿,不过还凑合。”

夜雍提着乌龟,姿态慵懒,慢吞吞地走到萧珃面前,那含情脉脉的桃花眼里,恶趣味不减。

萧珃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指着大殿门口:“麻烦让让,你这么高的个子,挡着我的视线了,没见到现在正在审案吗?希望你能严肃一点儿,要听就站在一边,不听就出了这议政殿。”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向萧珃:“……”

之前雍郡王被皇上赶过一次没赶走,皇上拿他也没办法,那可是皇上啊。

她以为她是谁?连皇上都做不到的事情,她能做到?

然而,就在大家鄙夷又不屑的目光下,夜雍转身后退了几步,与萧珃并排站在了一起,他嬉笑着看着萧珃:“那夫君就和娘子站在一起可好?”

见萧珃蹙眉望过来,忙举起一只空闲的手示弱道:“保证不多说一个字。”

众人哗然,连夜皇都忍不住朝着两人看了又看,眸色逐渐变的暗沉。

萧珃瞪了夜雍一眼,不再理他,而是双眼直盯着夜沃。她目光一片坦然道:“太子殿下,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要包庇凶手吗?即使因为凶手的原因,让你丢掉性命,你依然要维护她吗?”

夜沃面色发白,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萧珃轻叹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道:“其实你说与不说,也无关紧要了,我自会让凶手自己站出来承认罪行。”

“沃儿,你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夜皇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他双眼直视着夜沃,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儿什么,可惜太子除了一脸惨白外,什么也看不出来。

夜皇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站在接近大殿入口处的覃氏姐妹,快速收回视线。

等尚德将东宫伺候云侧妃的所有丫鬟仆妇以及厨娘带进议证殿,萧珃耳边只听到磕头求饶的声音,却是一个个脸垂在了地上,连头也不敢抬。

她既无奈,又觉得无聊。

在这古代审个这么简单的案子比她从前办一个连环杀人案都要心累,真心是被这古代的破规矩给打败了。

夜皇头疼地看着一进来就求饶的一干人,一脸威严地发怒道:“都给朕滚起来,哭哭啼啼,你们这是成何体统?”

好不容易这些人被夜皇的皇威震慑住,萧珃才很有耐心地一个个寻问了一遍她们各自的职责。

当场让二十几个与本案无关的人退了出去。

留在大殿上的,只有云侧妃的贴身宫女小桃和小凡,以及厨娘刘氏。

三人看着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人都离开了,忍不住红了眼眶。

萧珃走到小桃身边,看着她:“你叫小桃是吧!请你当着皇上的面和大家说一说,从三日前的早上云侧妃起床后开始,吃了什么,喝过什么东西,包括她吃过东西后的反应等,要一字不漏地叙述出来。想好了再说,若有隐瞒或是撒谎,这里谁也保不了你。”

萧珃说完,又扭头对朱殚说道:“麻烦朱神捕带着这个叫小凡的丫头去大殿外,问同样的问题,答案等会儿你再进来告诉我。”

朱殚点头,看了夜皇一眼,便招手让小凡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等他们一走,萧珃便示意小桃可以开始了。

当着这么多,又都是高高在上的人,小桃有一瞬间害怕的想要晕过去,不过在看着萧珃那冷黢黢的眼神,和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太子,她咽了咽口水,弱弱地道:“云侧妃早上起床后,除了喝过一杯水,就只吃了一碗乌鸡汤。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就开始恶心的想吐,却又怎么也吐不出来。大家都知道云侧妃怀孕,这是正常的孕期反应,就只能在一边安慰着她。半上午的时候,覃侧妃过来邀请云侧妃去皇后娘娘宫中请安,说是和亲的雍郡王妃也会过去,她想与云侧妃一起去看看。

当时云侧妃拒绝说头有些晕,覃侧妃就说可能要出去走走就会好,硬是拉着云侧妃出了东宫,去了皇后娘娘那里。

娘娘一路上都显得很不舒服,覃侧妃却不管不顾,不让我和小凡跟的太近。

见到皇后娘娘时,云侧妃连行礼都没了力气,还是奴婢扶着她免强地行的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