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程子诺杜瑾年小说名字 只怪时光太薄情琉绯月完整版阅读

程子诺杜瑾年小说名字是只怪时光太薄情,这本虐恋言情小说作者是琉绯月,讲述的是杜瑾年和杜佳宁虽然是兄妹,却毫无任何血缘关系,杜佳宁一直默默地暗恋着杜瑾年,本以为站在杜瑾年身边的,一定会是她,结果程子诺出现了,这个女人抢走了她的哥哥,还和杜瑾年修成正果结婚了,嫉妒暗生,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程子诺滚出杜家。

程子诺杜瑾年小说名字只怪时光太薄情琉绯月精彩章节导读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中午,程子诺乘车去机场。

“司机先生,麻烦你再开快一点,好吗?”

程子诺心急如焚,催促着出粗车司机。

实际上,出粗车司机的车速并不低。

这时,徐志文又给程子诺打来电话,说小俊结束了手术,刚被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小俊还没度过危险期。

小俊还没度过危险期。

程子诺听到徐志文这几个字眼的时候,她的心不由剧烈一颤,dao割一样的疼,整个人犹如跌入无边的黑暗深渊。

小俊,你千万要挺过去,就当是为了妈妈,好不好?

小俊,妈妈不能没有你啊……

程子诺在心底为小俊祈祷着,滚烫的泪簌簌滑落……

到了机场,程子诺恍恍惚惚,满脑子想的都是小俊。

去办理登机手续时,她的身份证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女士,你身份证掉了!”

杜瑾年从不远处跑过来迅速将程子诺的身份证拾起,当他看到身份证上的头像是程子诺的刹那,他愕然,“子诺,是你?”

程子诺颓然地转过身,见到是杜瑾年,莫名地,压抑的悲伤似海啸席卷而来,她一头扑进杜瑾年的怀中,崩溃大哭。

杜瑾年不知道程子诺为什么哭成这样,他担心不已,“子诺,你这是怎么了?”

“小俊在伦敦出车祸了,还在重症监护病房里,孩子到现在没度过危险期……”程子诺哽咽,泪流满面。

“小俊出了车祸?”杜瑾年震惊万分,心不禁跟着程子诺疼起来。

看到程子诺哭成泪人,杜瑾年强迫自己保持镇定,他温柔地安慰程子诺,“子诺,我正好也要去伦敦。你别怕,我宁可不去找伦敦那客户谈那桩生意,我也会陪着你在医院等小俊。”

伦敦。

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门口。

小俊还没有出来。

程子诺全身的神经都绷紧,她坐在椅子上,两手抱着头,一言不发,心好似在滴血。

徐志文虽然听说过杜瑾年的名字,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杜瑾年本人。

当他见到杜瑾年那张线条硬朗却又略带柔和的俊颜那一刻,他就一个感受:小俊长得真的太像杜瑾年了。

忽然,重症监护病房的门开了。

护士来到门外,环视四周,“谁是杜小俊的家属?”

程子诺和杜瑾年一齐奔过去,“我是!”

“杜小俊突然大量流血,需要输血,但是医院的A型血快不够用了,你们两个谁是A型血?”护士焦急地问程子诺和杜瑾年。

杜瑾年毫不犹豫地回答,“护士,我是A型血,用我的血!”

“那好,你跟我来。”护士领着杜瑾年去了输血区。

程子诺怔住,她没有料到杜瑾年会如此爽快地给小俊输血。

在护士给杜瑾年输血期间,杜瑾年猛地想起了什么,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他严肃地问护士,“护士,一个男人是A型血,一个女人是O型血,他们以前是夫妻,但是后来离婚了。离婚后,女人生了个孩子。这个男人可以不可以根据血型来判断那个女人的孩子是不是他的?”

护士被杜瑾年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愣了,随即,她认真地回答,“最好不要以血型来判断。因为男人是A型血,女人是O型血,他们生出的孩子可能是A型血,也可能是O型血。而且,可能这孩子是女人和别的男人生的,别的男人或许也是A型血。”

杜瑾年呼吸一滞,他又问,“所以,只有亲子鉴定这个方法了?”

护士点头,“目前来说,亲子鉴定准确率最高。”

杜瑾年陷入沉默,若有所思……

重症监护病房里的小俊输了杜瑾年的血后,他终于度过了危险期,被转入正常病房。

程子诺谢天谢地,长舒一口气。

小俊醒来后,麻药已失效,术后疼痛开始折磨他。

小家伙变得异常烦躁,又吼又叫,他的情绪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护士进来给小俊打了一剂止痛针也不过是起点皮毛作用,一两个小时过去,小俊还是痛得要命。然而,止痛针不能打多了,会对孩子的身体影响不好。

程子诺多想替小俊痛,可惜,她爱莫能助,这痛只能小俊自己扛过去。苦了孩子了。

一天一夜熬过,小俊情况有所好转,困意袭来,他渐渐入睡。

程子诺心上的石头落了地。

杜瑾年陪在她身边没有离去,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向杜瑾年表示感谢,“杜瑾年,谢谢你。”

可能是心理作用的缘故,有杜瑾年在,她竟有种踏实感,没有像一个人时那么无助。

杜瑾年轻轻拍了拍程子诺的肩膀,目色温和,“子诺,我应该为小俊做的。”

程子诺唇边划过浓郁的苦涩,她拿开杜瑾年的手,“可惜,你根本就不相信小俊是你的孩子。”

杜瑾年犹豫了片刻,沉声开口,“子诺,我想和小俊重新做一次亲子鉴定。”

程子诺目色一震,定睛看向杜瑾年,“你说的是真的?”

杜瑾年郑重地点点头,言语真诚,“我没有开玩笑。如果小俊真的是我的儿子,我会和佳宁离婚,然后跟你复婚。你、我、小俊,我们三个人回杜家过属于我们的生活。”

事到如今,他能鼓起勇气对程子诺说出这番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经历了多少内心的煎熬和挣扎。

他多么希望程子诺是清白的,多么希望小俊是他的骨肉。只有这样,他曾经为程子诺付出的那些感情以及这么多年的牵挂才没有白费。

程子诺忽然失笑,无限凄凉,“杜瑾年,就算你不做亲子坚定,小俊也是你的儿子,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当然,我会同意你再做一次亲子鉴定,我总不能一直蒙冤受辱。至于复婚,那就免了。我不是衣服,不是你想要就要,你不想要就不要。”

躲在病房外偷听的杜佳宁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她恨恨地咬紧了牙,眸中泛起阴冷的寒光。

这段时间杜佳宁一直在伦敦拍广告,工作之余,她找人查到了小俊在哪所小学读书,小俊出车祸就是她幕后主使。

得知小俊没死,甚至杜瑾年还赶来了医院,再加上杜瑾年刚才对程子诺说那些话,她简直肺都要气炸。

天sha的,那混蛋拿了我的钱居然没把小俊那小野种给撞死!

这可倒好,杜瑾年还要认儿子!

万一杜瑾年知道了那小野种就是他的亲骨肉,他就要把我赶出杜家,我到最后岂不是一无所有?

杜家的一切包括杜瑾年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她程子诺和那小野种有什么资格得到?

三天后,杜瑾年拿着自己和小俊的头发去找医生做亲子坚定。

等结果的过程中,杜瑾年充满期待的同时又有些忐忑,他担心会白忙活一场,到那时,他更受打击。

程子诺是淡定的,因为小俊本来就是杜瑾年的儿子,何况这还是在伦敦的医院,不可能出差错。

八小时过去,医生将亲子鉴定报告打印了出来。

看到“排除亲生关系”这几个字时,杜瑾年直接将亲子鉴定报告摔在了程子诺的脸上。

他失望不已,心仿佛在滴血,“程子诺,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程子诺不相信这结果是真的,她俯身拾起跌落在地上的亲子鉴定报告,反复看了好多遍,没有错,确实是写着“排除亲生关系”。

怎么会这样?

肯定是医生弄错了!

程子诺无法接受,她紧紧钳住医生的肩膀,不停摇晃着,“医生,你肯定弄错了,你再重新检测一遍!你再重新检测一遍啊——”

“够了!”杜瑾年一把将情绪激动的程子诺抵在了墙角,他的黑眸凛冽如dao,充斥着对程子诺的恨意,“程子诺,你到底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小俊就是你和爸的孩子,是你和爸的孩子啊!你别再让我当背锅侠了!”

程子诺满腹冤屈,她泪如雨下,拼命摇着头,“瑾年,你不能这么说,会遭雷劈的!你想想看,我是O型血,你是A型血,小俊是A型血,明摆着小俊是你的骨肉啊!”

杜瑾年只觉程子诺的话可笑至极,他猛地箍住程子诺的下颌,语气冰冷刺骨,“程子诺,你真当我是傻瓜么?如果血型能鉴定亲生关系的话,我还做亲子鉴定干什么?我爸他也是A型血!”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

“住口!”杜瑾年懒得再听程子诺解释,他打断了程子诺的话,字字诛心,“我真是脑子进了水才放弃那笔生意陪你在医院这么久,你以后自生自灭去吧!”

说完,他松开程子诺头也不回地愤愤离去……

走廊尽头,杜佳宁望着杜瑾年狠绝的背影渐行渐远,她的嘴角划过一抹得逞的笑。

紧接着,她来到正坐在椅子上两手抱头的程子诺面前,得意地出声,“程子诺,你这辈子也别想踏进杜家的大门,杜家的一切都是我杜佳宁的!”

程子诺惊愕地抬起头——竟然是杜佳宁!

下一秒,程子诺愤怒地站起身,一把薅住了杜佳宁的头发,“杜佳宁,又是你在从中作梗,你简直不是人!”

怒不可遏,程子诺重重给了杜佳宁一记响亮的耳光。

杜佳宁倒地,嘴角流了血,她捂着脸轻蔑地看向呼吸急促的程子诺,字里行间尽是讽刺,“程子诺,有本事你就打死我,你就是打死我,杜瑾年也不会再信你一句。我告诉你,这世上有我杜佳宁就没你程子诺!”

“你——”

程子诺连sha了杜佳宁的心都有,当她再次抬起手要掌掴杜佳宁时,路过的护士反感地来了一句,“你们别吵了,这里是医院,保持安静!”

杜佳宁冷笑,甩开程子诺的手,“听到没有,护士让你安静呢。”

顾及是在医院,程子诺只好暂且忍了这口窝囊气,但这笔账她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回到小俊的病房,程子诺看到徐志文正在和小俊有说有笑。

徐志文见程子诺回来,他挪了挪身子给程子诺腾出座位,“子诺,来,你坐。”

忽然发现程子诺的眼圈泛红,徐志文不由担忧地问,“子诺,你哭过?”

程子诺强撑起一丝笑,摇摇头,“没,没有。”

徐志文不信,觉得程子诺一定有事。

他握住程子诺的手,紧锁住程子诺的双眸,“告诉我,是不是杜瑾年对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程子诺不想再谈论杜瑾年,她的心情糟糕透底。

回避徐志文锐利的目光,程子诺抽回自己的手,“徐总,你别再问了,我没事。”

她的烦心事没必要去和徐志文说,她不想给徐志文添加负担。

“对了,”她怕徐志文因为关心她而继续追问,于是,她赶紧转移了话题,“徐总,我刚上网查了一下,杜佳宁居然在伦敦拍广告,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这个忙对她而言,非常重要……

徐志文蹙了一下眉,然后困惑地问,“子诺,杜佳宁确实在伦敦拍摄广告,跟她合作的人是我朋友艾瑞克。不过,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程子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徐志文,神情严肃,“徐总,我看网上报道说,艾瑞克目前正让杜佳宁代言他公司新出的一款产品,那广告就是为这新产品而拍摄。不过,艾瑞克似乎不太了解杜佳宁。”

“子诺,艾瑞克知道杜佳宁是流量明星,他就是因为这个才找杜佳宁代言,赚的是快钱。”徐志文似乎明白了程子诺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所以,他立即向程子诺解释。

程子诺摇头,“徐总,我不是指你说的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徐志文不解。

“我刚才接到我一记者朋友的电话,她告诉我,有人挖出了杜佳宁的黑历史,她过去频繁去会所消遣,甚至连现场的不ya照都有。万一那人把这个料爆出去,杜佳宁绝对会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导致她人气大幅度下滑,甚至遭封sha。你想想看,艾瑞克到那时还能赚到快钱么?”

程子诺认真地告诉徐志文。

她知道徐志文是个聪明人,接下来该怎么做,想必徐志文早就有了答案。

实际上,程子诺根本就没有什么记者朋友,她向徐志文撒了谎。

她以前听徐志文提起过艾瑞克,说艾瑞克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

所以,她能猜到,杜佳宁就是冲着这点才和艾瑞克友合作。

既然杜佳宁喜欢靠代言来捞钱,那她就断了杜佳宁的财路。

杜佳宁多次陷害她,她总不能当软柿子任由杜佳宁捏来捏去,她一定要让杜佳宁为自己的罪孽一步一步付出代价!

一个星期后,艾瑞克以杜佳宁作风不正,以及有了更合适的代言人为理由,果断和杜佳宁解除了合约。

杜佳宁顿时如遭雷击,这不明摆着到嘴的肥肉被人抢走了么?

是谁在背后捅她dao子?

程子诺么?

绝对是程子诺!

杜佳宁气得撕碎了解约书,愤愤离开了伦敦。

当徐志文通知程子诺,艾瑞克已启用新的代言人时,程子诺长舒一口气。

杜佳宁不让她好过,那她也绝不会让杜佳宁过舒坦了。

让程子诺难过的是,杜瑾年再也没去医院看过小俊,直到小俊出院,杜瑾年都没有出现。

回到港城,程子诺一下飞机就打车去医院看望安慧兰。

岂料,当她推开安慧兰病房的门——安慧兰的床上空空如也。

“护士,20床的病人怎么不见了?”程子诺诧异地问正在护士站值班的护士。

“是这样的程女士,老太太她儿子和儿媳妇昨天下午就把她带了回去,夫妻俩给老太太请了最好的理疗师到家中。”护士如实告诉程子诺。

程子诺愕然!

杜瑾年居然把安慧兰带走了,还是和杜佳宁一起!

他这不是把自己的母亲往虎口里送么?

杜佳宁怎会轻易放过安慧兰?

担心安慧兰的安危,程子诺赶紧给杜瑾年打了电话,语气焦灼,“杜瑾年,你知不知道你把安阿姨带回去是让安阿姨送死?杜佳宁会害死安阿姨的啊!”

杜瑾年冷笑一声,透出讽刺,“程子诺,你收起你那些假慈悲的伎俩吧!三番五次骗我说小俊是我的儿子不止,还阻止佳宁当‘思琪服饰’的代言人,紧接着又阻止她和艾瑞克合作。你报复完我和佳宁,是不是下面就轮到我妈了?”

“杜瑾年,报复你的人不是我,而是杜佳宁啊!你——”

杜瑾年耐性全失,他懒得听下去,直接挂断了程子诺的电话。

程子诺气愤不已,杜瑾年真的是被杜佳宁洗了脑了,无可救药。

幸运的是,安慧兰现在知道所有的真相,只有安慧兰能证明程子诺的清白,并指出杜佳宁的种种罪状。

正因为这个,杜佳宁肯定会找时机灭了安慧兰的口。

程子诺的心仿佛悬了起来,她不知道安慧兰此时此刻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因此,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她必须想办法保护好安慧兰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程子诺来到杜家大门前,她用力按着门铃。

不一会儿,保姆跑过来开了门,面露尴尬,“程女士,杜先生让我转告你,杜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不是杜家不欢迎我,而是他杜瑾年不欢迎我。我是来看安阿姨的,让我进去!”

程子诺不吃杜瑾年那一套,她硬闯进去。

到了客厅,程子诺大喊,“安阿姨,我是子诺,你听到我在叫你了吗?安阿姨,你在哪里?安阿姨!”

杜瑾年被程子诺的叫喊声吵到,他懊恼地从书房里冲了出来,“程子诺,你居然私闯民宅,你还要不要脸?”

话音一落,杜佳宁像抹鬼魂似的飘了出来,她假装紧张地对杜瑾年说道,“瑾年哥,要不我们报警吧?这种女人你跟她理论没用的。”

“杜瑾年,我以前是安阿姨的儿媳妇,现在是安阿姨的好朋友,我来看望安阿姨有什么错?安阿姨到底在哪里?”程子诺理直气壮。

空气里忽然传来安慧兰充满悲伤的哭声,程子诺立刻循着哭声跑向大卧室,“安阿姨——”

“程子诺,你真当这是你自己的家了?你给我滚出去!”

杜瑾年迅速拦住程子诺,拽着程子诺的胳膊就往门外走。

程子诺不肯离开,她死死抓着门把手,不停喊着,“安阿姨,杜瑾年要赶我走!安阿姨,我想你啊安阿姨……”

大卧室里的安慧兰听到了程子诺的呼喊,仍然不能动的她索性哭得更大声,宣泄着她的不满。

杜瑾年被安慧兰凄厉的哭声惊到,他放开了程子诺。

程子诺箭步奔向大卧室。

安慧兰躺在床上,见程子诺来了,她发出高兴地呜呜声,犹如见到了救世主。

程子诺为安慧兰拭去脸上的泪痕,温柔地问安慧兰,“安阿姨,我住下来陪你,好不好?”

安慧兰果断地点点头。

杜瑾年站在门口,震惊地瞪大了双眸,“妈,你让程子诺住在杜家?”

安慧兰用力点着头,意思是她非常同意让程子诺住进杜家。

因为只有程子诺住进了杜家,杜佳宁那只畜生才没有机会谋害她。

程子诺站起身,定睛看向杜瑾年,语气坚定,“杜瑾年,既然安阿姨同意我住进来,那我就非住进来不可。你身为安阿姨的儿子,你不能违背安阿姨的意思。”

杜佳宁肺都快被程子诺和安慧兰气炸,真是打死不离婆媳兵,俩女人居然想联合起来对付她,做梦!

“妈,程子诺要是住进来,你还有好日子过吗?小心她哪天让你送了命啊!”

杜佳宁跑进来对着安慧兰一把鼻涕一把泪,反正她诬陷程子诺,安慧兰也不能反驳她,安慧兰已经丧失了说话的功能。

被蒙在鼓里的杜瑾年也跟着杜佳宁附和,“妈,你不要被程子诺的表象欺骗了,她这个人虚伪的很,你不能让她住进来。”

安慧兰又气又恼,可她什么都说不出,她只能不停发出越来越大的呜呜声,反驳着杜瑾年和杜佳宁。

程子诺握紧安慧兰的手,眼睛里弥漫起酸热,“安阿姨,你放心,只要我住了进来,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安慧兰泪流满面,朝着程子诺欣慰地点点头。

愤怒的杜佳宁揪起程子诺的衣领,朝程子诺大吼起来,“程子诺,你真是厚颜无耻,你有什么资格住进杜家?”

啪!

程子诺忍无可忍,伸手就给了杜佳宁一记响亮的耳光。

“杜佳宁,是你的养母让我住进杜家。而且,我给杜家延续了香火。我本来就比你有资格住进杜家。你,就是个多余的,该滚!”

程子诺字字戳中杜佳宁的要害。

杜瑾年看不下去,他的大掌要挥向程子诺的脸,“你简直太放肆——”

安慧兰为了阻止杜瑾年,她再次嚎啕大哭。

杜瑾年不想惹安慧兰生气,忍着怒气收回了手。

杜佳宁捂着脸假装哭得伤心欲绝,“瑾年哥,你不能让程子诺住进来啊!”

杜瑾年抚上杜佳宁的脸,黑眸里有挣扎略过,他低沉出声,“佳宁,妈现在还在康复中,我们就不要再惹她生气。现在,我们一切以妈的身体为重,所以,她想怎样就怎样好了。”

说完,杜瑾年转身离去。

杜佳宁没有料到杜瑾年竟然会答应程子诺住进来,她气得直跺脚,大声喊着,“瑾年哥,你难道还想再犯三年前的错误吗?瑾年哥,你给我回来!”

杜瑾年头也不回……

吃晚餐期间,程子诺端着饭菜来到安慧兰的床前,“安阿姨,保姆说,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就算你没有胃口,你也要吃点的。来,我喂你喝点小米粥。”

程子诺来了,安慧兰顿时有了食欲,她缓缓张开了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