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孩子他爹还是已故的战神冥王沐芸婳大结局阅读

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孩子他爹还是已故的战神冥王小说故事中,沐芸婳是冥王的替嫁新妻,在秦菁的记忆中,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古代,还成为了一个不受宠嫁给鬼夫的嫡小姐沐芸婳,而在秦菁发现自己怀上了鬼王的孩子时,她却想要将孩子打掉然后开始自己的人生,前世自己体质特殊成为了阴阳风水师,如今即使没有了百鬼驱散的体质,可秦菁手中的驱鬼治鬼道法却是真的。

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大结局阅读小说导读

这是怎么了?

“老爷,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了啊……”

没等沐芸婳搞明白奶娘的异常,那边缓过来一口气的婉姨娘,就哑着嗓子叫上了。

沐芸婳这才把目光投到了她的身上,这一看,倒是性味十足的挑了挑眉,沐雨熙跌坐地上,将婉姨娘抱在怀里,跟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而婉姨娘脸色苍白,半点精神都没有。露在外面的脖子上,有一道极其明显的红印,颜色还挺深的,倒真不是刚套上白绫,就立马被取下来的。

瞧了眼被割断了绳子,垂落到地上的长长白绫,沐芸婳嘴角勾起了冷笑,看来婉姨娘为了演这一出自尽的戏,对自己倒是挺狠的。

非得等到快不行了,才让人放下来。

一个对自己都能下死手的女人,难怪可以只手遮天十六年,啧啧,果然厉害啊!

沐鸿海对婉姨娘倒是并不怎么关心和心疼的样子,但重话却到底也没有再说了,只叹气道:“你可想到你这一去,熙儿就要为你守孝三年,到时候十九岁,还有谁会娶她?”

本来正默默流泪的婉姨娘全身一震,似乎此时才沐鸿海一提醒,才想到了这件事,顿时眼里恢复了一点神色,砖头看向抱着她的沐雨熙,伸出手,颤颤抖抖的摸上她的脸,嘶哑着声音,急切地粗嘎道:“熙儿,熙儿,是娘不好,娘忘了,娘忘了我的熙儿了,熙儿不要怪娘好不好?!”

“嗯,熙儿不怪娘。”沐雨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胡乱的很。

婉姨娘每说一个字都难受的厉害,却仿佛不在乎一般,粗嘎着:“娘也不想的,但凡有一点办法,娘都不会……呜呜……熙儿,娘心里好痛,好苦,娘做错事了,娘……娘做错事了,娘……”

婉姨娘明显是情绪激动的喘不上气,吓得沐雨熙叫了起来,“娘,你怎么了,慢慢说慢慢说,娘!”

就连一旁站着的沐鸿海都皱起了眉,催促道:“去看看大夫,怎么还没请来!”

被顺了口气,婉姨娘总算是又活过来一般,眼里的泪水就压根没断过,脸颊上都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水渍,看向沐鸿海的目光,里面连半点星光都没有,“老爷,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婳儿……是我被嫉妒懵逼了双眼,都是我的错啊……呜呜……明明我们才是青梅竹马,可是,可是楚蝶却成为了沐夫人……老爷,是我心有不甘,是我嫉妒她。我……我……”

再次被沐雨熙顺了口气,婉姨娘才好过了点,“老爷,这十六年来,我折磨着她的女儿,我把所有的痛苦都架在婳儿身上,是我错了,我有罪。”

“老爷!!我有罪啊!!我是个多么狠毒的女人啊,枉我自己也生儿育女了,孩子多么无辜,可是我却还是把婳儿当成她娘来折磨,甚至好几次都差点让婳儿……”婉姨娘说到这里,语气更加强烈激动了,在场的人都明白,她说的是让沐芸婳死去。

“娘,娘你别说了,我们缓口气,缓口气等大夫来好不好!”沐雨熙面上一片凄楚,可是心里却炸开了锅,怎么都不知道她娘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短短一会儿,就自尽了不说,还把这些事情全都认下来了!

甚至于那么腌攒的事儿都要自己说出来,还当着爹和沐芸婳的面说,李婉这是疯了不成!!!

沐雨熙不断的在众人看不到的视角里,拼命的给婉姨娘打眼色,可是婉姨娘都像是看不到一般,记得沐雨熙汗水都从额头冒出来了的时候,婉姨娘的手,突然抓住了沐雨熙正在胸口给她顺气的那只手。

手心隐隐的还被勾了两下。

沐雨熙的神色飞快的闪动了两下,一把反握住了婉姨娘的手,这种极其隐秘的反应,让她明白了,她娘这是在演戏!

虽然不清楚她娘这是准备做什么,但她们两人,向来配合默契!下一秒,就见沐雨熙顺着婉姨娘的话开口道:“爹,虽然女儿不知道你跟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十几年,娘对沐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就算娘她钻了牛角尖,那样对了妹妹,但是,但是娘她现在都这样了……爹,娘她现在悔过了,娘她知道自己做错了,娘她……”

沐雨熙也仿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样,整个人都有些混乱。那模样,明显是因为太担心她娘了。

然而她一说完,没等沐鸿海说什么,婉姨娘就接了话,“熙儿……娘知道自己错了,熙儿不要哭,就算娘现在走了,那也是娘的命……娘……对不起婳儿啊!”

作为当事人的沐芸婳,简直是无语到了极点,她还是头一次听说上吊被救下来,还能喘气还能说话的人,还会死??

难不成上个吊,还能吊出个内伤,大出血不成??

哪怕是被人捅上一刀都还不一定要死呢,上吊自尽未遂的,居然救下来还要死了……简直是哪怕演戏,也注意注意台词好不好!

沐芸婳在心里吐了个槽,这种没质量的戏码,她有些不想看了。

然而她不想看,可不代表别人就想放她走!!

“妹妹,妹妹,我知道你心里恨我娘,可是、可是我娘真的知错了……”沐雨熙扑通一声跪到了沐芸婳的面前,就是沐芸婳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娘一定会改的,一定会改的,真的,真的,我保证!以后我娘一定会对你好的,就像对我一样的对你,把你视如己出!”沐雨熙说了一长串,可惜沐芸婳就是盯着她不给句话,那模样,仿佛在说,你倒是继续说啊,继续说啊,让她看看还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沐雨熙咬着唇,仿佛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一样的难看,心里真真是把沐芸婳骂了个要死。

“若是妹妹你还是无法原谅我娘……那……”再次抬眼,发红的双眸,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坚定道:“若是妹妹你还是无法原谅我娘……那我娘赎不完的罪,我也替她一起赎。从此以后,我为奴未婢的伺候你,任你打骂,直到妹妹你什么时候消气为止!”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