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杜瑾年程子诺结局(已完结) 多少情深烟雨中杜瑾年在线阅读

杜瑾年程子诺结局已完结,虐恋言情小说多少情深烟雨中又名只怪时光太薄情,讲述的是五年前的程子诺被人设计,背了新婚之夜害死丈夫父亲的锅,丈夫杜瑾年更是亲眼看见父亲咽气,受不了背叛的他选择和程子诺离婚。五年后,杜瑾年再次在酒吧遇到程子诺,没想到程子诺为了儿子的治疗费如此拼命,他决定利用这一点,慢慢折磨程子诺。

杜瑾年程子诺结局多少情深烟雨中精彩章节导读

小俊正在操场上和徐志文踢足球,忽然听到程子诺的呼唤,小家伙转身欢快地奔向程子诺,“妈妈!”

程子诺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小俊,然后困惑地问道,“小俊,妈妈不是跟你说过的么,不要再来港城,你怎么不听妈妈的话?”

小俊嘟起小嘴,有些惭愧地回答,“妈妈,对不起。可是,我想你了。”

徐志文走过来,如实告诉程子诺,“子诺,小俊毕竟还小,想妈妈是必然的。你放心,我后天就带小俊回去。”

程子诺强撑起一丝笑,言语真诚,“徐总,小俊总是麻烦你,我代小俊对你说声对不起,以及谢谢你。”

徐志文摇摇头,笑容温暖,“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不麻烦。”

如果可以,他多想和程子诺还有小俊组建一个家庭,只可惜,程子诺不给他这个机会。

“徐总,我们上楼吧。”

程子诺带着徐志文和小俊上楼。

到了客厅,程子诺给徐志文冲了一杯茶,“徐总,请喝茶。”

徐志文接过程子诺递给他的那杯茶,见是他最喜欢的祁门红茶,他面露欣喜之色,“子诺,我看你茶柜里茶叶也不少,你偏偏给我冲了祁门红茶,难道你知道我喜欢喝祁门红茶?”

程子诺微微点头,如实告诉徐志文,“是的徐总。我以前当你助理的时候,我发现你每次泡茶都是泡祁门红茶,所以我就断定祁门红茶是你的最爱。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在家里招待你,因此我就提前为你备了祁门红茶。”

身为领导最信任的下属,她哪能不了解领导的喜好。

徐志文握紧了手中那杯茶,心中一暖。

程子诺的细心,也是他欣赏的一部分。

短暂的沉默后,徐志文再次鼓起勇气对程子诺说,“子诺,我还是不想放弃你。”

程子诺怔了一下,她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良久,她沉声开口,“徐总,我准备和杜瑾年复婚了。”

徐志文愕然,他站起身,用力钳住了程子诺的肩膀,“子诺,杜瑾年那么过分地对你,你还要跟他复婚?那种男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程子诺低下头,回避徐志文锐利的视线,言语间充满无奈,“徐总,我不是留恋杜瑾年,我只是迫不得已才那么做。”

“迫不得已?”徐志文一脸不可思议,他抬起程子诺的脸,目光里尽是探究,“杜瑾年威胁了你什么?”

“他没有威胁我,我只是有我的目的。总之,徐总你不要再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就好,不值得。”

“子诺,什么目的值得你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去和那个根本就不爱你的前夫复婚?你有什么苦衷你大可以直接跟我说,也许我能帮你呢?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徐志文觉得程子诺不对劲,他一定要问明白。

这事徐志文还真帮不了忙,程子诺不想说,说了就会给徐志文添负担。

“徐总,周围有家菜品很不错的川菜馆,我带你去尝尝。”程子诺转移了话题。

听到程子诺要和杜瑾年复婚,徐志文哪有什么心情去吃川菜,他要离开。

“子诺,你先好好陪小俊,我后天过来接小俊回去。我先走了,不用送我。”

语毕,徐志文推开门走了出去。

躲在小卧室偷听的小俊这时来到程子诺身边,严肃地问程子诺,“妈妈,你真要和杜瑾年复婚?”

程子诺点头,“对。”

小俊没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你很喜欢徐叔叔,所以,你不希望妈妈和你爸爸复婚,是不是?”

程子诺明白小俊的心思。

“妈妈,我喜欢徐叔叔不假,但是我从来没有把他当爸爸,他只是我的好朋友。我的爸爸只有一个,他就是杜瑾年。可是,我觉得杜瑾年根本就配不上你,他从来都没有给你带来快乐过。”

小俊所说,是肺腑之言。

程子诺拥小俊入怀,泪水悄然滑落。

杜瑾年给她带来快乐过,然而,那是杜瑾年没有跟她离婚以前。

过去的所有美好,她全都没有忘记,不过是掩埋在了情感的废墟中。

“小俊,只有你的奶奶才能证明杜佳宁那个恶du女人的罪行。所以,妈妈只能通过和你爸爸复婚的方式去保护你的奶奶。等妈妈完成自己的目标,妈妈就会离开你爸爸。而且,你以后还能搬来港城跟妈妈住在一起,不用再和妈妈两地分居。”

程子诺希望小俊能理解她。

小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程子诺,眸中是掩饰不住的疼惜,“妈妈,小俊不想妈妈这么累,我们回伦敦,好不好?”

还未等程子诺回应小俊,门外响起敲门声。

程子诺蹙了一下眉,随之走向玄关,看到监控器里显示来人是杜瑾年,程子诺不禁呼吸一滞。

怔忡过后,她给杜瑾年开了门。

小俊走过来见到杜瑾年,他本想喊杜瑾年一声爸爸,转念一想杜瑾年从不承认他这个儿子,他改了口,“杜叔叔。”

杜瑾年不知道小俊在,撞上小俊那张和父亲有些相似的脸,他的心疼了一下。

气氛骤然变得凝重,程子诺沉着脸问杜瑾年,“关于我们复婚的事,你做出决定了么?”

杜瑾年凝视程子诺,低沉开口,“程子诺,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答应跟你复婚纯粹是看在我妈的份上,我不想我妈生气上火,影响了她身体康复。”

程子诺暗自舒了口气。

杜瑾年终于答应了跟她复婚。

等她住进了杜家,杜佳宁那个恶du的女人就只能卷铺盖滚开。

小俊忽然拉着杜瑾年的手坐到沙发上,他紧锁住杜瑾年深邃的黑眸,认真地问道,“杜叔叔,你有爱过我妈妈么?”

程子诺被小俊问杜瑾年的问题惊到,她走过去瞪了小俊一眼,“小俊,你别问些你不该问的问题。”

小俊不以为然,他反驳程子诺,“妈妈,我问的是我该问的。我就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爱过你。如果他爱过你,那为什么还要伤害你?男人不应该保护女人的吗?”

程子诺被小俊偏袒她的话暖到,她竟忍不住热泪盈眶。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回应小俊。

小俊没有听到杜瑾年的回答,他催促杜瑾年,“杜叔叔,男子汉大丈夫,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你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快回答我啊!”

杜瑾年不会告诉小俊他的答案。

事到如今,爱过没爱过还有什么意义么?

不是他辜负了程子诺,而是程子诺背叛了他。

“小俊,你上次被车撞到那个部位,现在完全康复了么?”

杜瑾年转移了话题。

“我已经没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小俊不依不饶。

程子诺为了阻止小俊继续问下去,她不得不对杜瑾年下逐客令,“杜瑾年,你先回去吧,我们改天再商量婚礼细节。”

杜瑾年猛地攥住了程子诺的胳膊,命令的口吻,“你和小俊都跟我回杜家。”

“不行,小俊不能回杜家。杜佳宁本来就视小俊为眼中钉肉中刺,我才不会拿小俊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程子诺果断拒绝。

杜瑾年压制着怒火,俊颜上却布满失望,“程子诺,你到底要把佳宁诬陷到什么时候你才满意?佳宁已经残废了,她能伤到谁?”

程子诺懒得再和杜瑾年争执,反正她说什么杜瑾年都不会信。

她抱紧了小俊,立场不变,“小俊无论如何都不能回杜家,你走吧,我后天会自己搬进杜家。”

杜瑾年受不了程子诺赶他走,他们都要复婚了,他会变成她的合法老公,所以,她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赶他走?

咔哒!

有些气愤的杜瑾年索性把门锁了上去。

让他走不是么,他偏偏不走!

程子诺觉得杜瑾年做得过分了,她伸手要去开门,“杜瑾年,这是我的家,你凭什么在这留宿?”

杜瑾年一把将程子诺抵在墙角,眸中泛起凛冽的寒光,“我是你的老公,我当然可以在这留宿。你要是再赶我走,信不信我悔婚?”

他明显是在威胁程子诺。

“妈妈,他要留下来,你就让他留下来好了。反正你们很快就复婚。不过,他晚上若是敢去你房间不尊重你,我立马报jing。”小俊说得理直气壮。

一切以大局为重。

程子诺暂且忍了杜瑾年。

由于今晚杜瑾年在,程子诺只能去小卧室睡,大卧室则留给杜瑾年和小俊。

这是这么多年来,杜瑾年和小俊父子俩第一次睡一张床。

程子诺的心不禁有些酸楚。

半夜时分,程子诺起床去洗手间。

经过大卧室门口时,程子诺停下脚步,她悄悄打开一条门缝,躬身朝里望去——

只见睡梦中的小俊突然把脚搭在了杜瑾年的身上,睡眠浅的杜瑾年被惊醒,他起身小心翼翼地把小俊的脚放回被中。

岂料,小俊猛地钻进了杜瑾年的怀里,小家伙依然睡得酣甜,口中却不停唤着,“爸爸,爸爸……”

杜瑾年的心被小俊那一声声的“爸爸”刺痛,他不知道小俊是在喊他,还是在喊他的父亲,他的身体犹如被冰封。

小俊又往杜瑾年的怀里缩了缩,靠得杜瑾年更近,他仍旧在唤着,“爸爸,爸爸……”

只不过这次,小俊的脸上有闪烁的泪光。

面对孩子,杜瑾年终究是心软,他伸出结实的臂膀环住了小俊,“小俊乖,爸爸在这里,不要怕……”

杜瑾年感觉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好似一把刀穿透了他的身体,窒息一样的疼。

程子诺关上门后,滚烫的泪已经淹没了她的脸。

小俊的内心深处是有缺口的,无论她这个做母亲的给予小俊多少母爱都填补不了小俊对父爱的渴望。可怜的孩子。

假如杜佳宁不曾设计过她,杜瑾年就不会跟她分道扬镳。

她和杜瑾年本该拥有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然而,是杜佳宁毁了他们的家,也是杜瑾年碾碎了她的梦。

事到如今,她与杜瑾年再次结合到一起,讽刺的是,他们的心越来越远。

第二天早上,杜瑾年没有在程子诺家吃早饭,他匆匆洗漱完毕就赶去机场接一位重要客户。

小俊起床没有看到杜瑾年,他困惑地问程子诺,“妈妈,杜瑾年人呢?”

程子诺坐到小俊的身旁,定睛看着小俊,“你爸爸去机场接客户去了,怎么,你很想他?”

小俊赶紧摇头,“没有啊,我就是好奇他去哪里了。”

程子诺知道小俊在说谎,她握住小俊的手,眼神锐利,“小俊,妈妈昨晚听到你喊杜瑾年爸爸了。”

“啊?不会吧?”小俊目色一震,随即低下头,回避程子诺的视线。

程子诺让小俊看着她,脸上是不容置疑的坚定,“如果你舍不得你爸爸,那妈妈就再让杜瑾年和你做一次亲子鉴定,这次,妈妈一定托朋友找个知根知底的医生来做,让杜瑾年承认你是他的儿子。”

小俊沉默,他似乎在为难,因为顾虑到太多。

程子诺了解小俊的心思,她语重心长地分析给小俊听,“小俊,爸爸和妈妈之间的恩怨那是爸爸和妈妈之间,跟你这个孩子无关。我们照样可以爱你。所以,告诉妈妈,你舍不舍得你爸爸?”

孩子的内心世界终究是简单明净的,小俊点了点头,“妈妈,不瞒你说,我确实舍不得爸爸。在杜家那会儿,他其实对我很好。”

程子诺拥小俊入怀,泪水滑落,“小俊,你放心,妈妈一定让你爸爸承认你。你这些年缺失的父爱,妈妈绝对让你爸爸补偿给你。”

听到程子诺沙哑的声线,小俊感觉到程子诺哭了,他从程子诺怀里起身,伸出小手轻轻为程子诺拭去眼角的泪。

“妈妈,请你告诉小俊,爸爸到底有没有爱过你?”

杜瑾年昨天没有回答小俊的问题,小俊有心结,他只好问程子诺。

小俊只是想不通,如果杜瑾年真的不爱程子诺,那杜瑾年大可以对他这个孩子不闻不问,可实际上,杜瑾年对他非常好,明明就是那种父亲对儿子的那种爱。

孩子的触觉是最灵敏的,他和谁相处,有没有距离感,磁场相不相近,他一清二楚。

程子诺一阵怔忡。

她和杜瑾年一样,无法回答小俊。

“时间不早了小俊,我们快点下楼去吃早餐,然后你跟妈妈去公司,好不好?”

不想跟小俊纠结这个心痛的点,程子诺不得不转移话题。

吃过早餐,程子诺带着小俊去了公司。

为了小俊的安全,她必须把小俊带在身边。

中午时分,助理向杜瑾年汇报,“杜总,‘志文服饰’的徐志文过来找你,没有预约。”

杜瑾年目色一震,徐志文怎么忽然主动来找他?

他和“志文服饰”旗下的“思琪服饰”不是还在合作期么,而且没出什么问题,所以,徐志文来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短暂的思考后,杜瑾年让助理带徐志文来他的办公室。

见到徐志文,杜瑾年热情地迎上去,“徐总,快请坐。”

“不必了。”徐志文站在原地,神情冷肃地盯着杜瑾年,“杜瑾年,我来这找你的目的只有一个:放了子诺。”

杜瑾年瞬间就明白了徐志文指的是什么,他冷笑一声,黑眸迎着徐志文犀利的目光,低沉开口,“徐总,你这不但管着程子诺的工作,还管着她的终身大事,你是不是管的也太多了些?”

徐志文向前一步,靠得杜瑾年更近了些,他的气场不输杜瑾年,“我不是在管子诺的终身大事,我只是希望你别毁了子诺的幸福。杜瑾年,子诺这些年过得并不容易,如果你还有点人性,你别再纠缠她。”

心中恨意在翻涌,杜瑾年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成了拳头,微微颤抖起来。

好你个程子诺,明明是你死皮赖脸要跟我复婚,却偏偏跑到别的男人面前说我纠缠你。

原来你都是这样向别的男人装可怜装无辜的。

可笑的是,竟然还有愚蠢的男人特意跑来我的公司替你讨公道。

程子诺,你可真够能羞辱我的!

此时此刻,杜瑾年恨不得把程子诺抓来狠狠教训一顿。

不过,当着徐志文的面,杜瑾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保持镇定,“徐志文,我想你搞错了吧?程子诺那种虚伪恶du的女人当初是被我扫地出门的,我从未想过要跟她复婚。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厚颜无耻地粘着我,她既然要贱,那我只好成全她。”

“不许你用那个字侮辱子诺!”

徐志文忍无可忍,一拳挥向了杜瑾年。

杜瑾年没有防备,倒在椅子上,他的鼻子流了血。

徐志文冲过来还要对杜瑾年下手,杜瑾年迅速回了徐志文一拳。

很快,徐志文的鼻子也流了血。

杜瑾年揪起徐志文的衣领,故意说着难听的话刺激徐志文,他自己的心也在阵阵抽痛,“你给我听好了,纵使她程子诺和全世界的男人有苟且,她最后也只能乖乖回到我身边。只要有我在,你们谁都别想娶她为妻!”

“那就等着瞧!”

徐志文甩开杜瑾年的手,愤愤离去。

办公室里重新安静下来,杜瑾年仿佛听到自己的心慢慢碎裂的声响。

程子诺,既然你外面还有男人,你为什么还要利用我妈跟我复婚?

你到底打算把我羞辱到什么时候?

暮色降临,忙了一天的程子诺收拾好办公桌准备回家。

蓦地,徐志文出现在门口。

“徐总,你的鼻子这是怎么了?”瞧见徐志文的鼻子青了,程子诺面露诧异。

徐志文疾步走到程子诺跟前,紧紧握住了程子诺的手,“子诺,你可以拒绝我对你的感情,但是我请你不要嫁给杜瑾年。走,我们带着小俊回伦敦,永远不再踏入港城半步。”

语毕,徐志文拉着程子诺就往楼梯口走。

程子诺好不容易才挣脱开徐志文,她果断拒绝,“徐总,我不能回伦敦。我必须和杜瑾年复婚。”

“子诺”,你别再对杜瑾年念念不忘了,行不行?他根本就看不起你。你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幸福可言。”

徐志文不知道程子诺为何非要跟杜瑾年复婚,他实在无法理解程子诺的思维。

程子诺不会告诉徐志文实情,她的脸色沉下来,“徐总,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请你不要干涉我。”

语毕,她转身去她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找小俊。

徐志文被逼无奈,他追上去直接扛起程子诺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小俊,快跟上徐叔叔!”

“徐总,你快让我下车!”

被徐志文塞进了车里,程子诺挣扎着要下车。

徐志文不肯给车门解锁,他命令司机,“去机场。”

程子诺愕然,“徐总,你真要把我遣回伦敦?”

徐志文点头,不苟言笑,“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的幸福葬送在杜瑾年的手里。”

糟了!

程子诺的心悬了起来。

如果她回了伦敦,那安慧兰必然会被杜佳宁害死。

到那时,杜佳宁就会继续逍遥法外。

不可以!

她不甘心!

她废了多大的劲才说服杜瑾年跟她复婚,她不能让自己的付出就这么白白打了水漂。

怎么办?

如何才能阻止徐志文送她回伦敦?

到了港城机场,程子诺灵机一动,故作尴尬地对徐志文说道,“徐总,我好像来了例假,我要去商店买点卫生用品,你先帮我照看一下小俊。”

说完,程子诺就往商店的方向走去。

徐志文担心程子诺想趁机逃离机场,于是他领着小俊跟在程子诺身后。

程子诺买了一包卫生用品后就要去洗手间,见徐志文仍然跟着,程子诺转身,有些不满地说道,“徐总,你不会还要跟我到女洗手间吧?”

小俊明白程子诺的心思,他抬起头望着徐志文,轻轻摇了一下徐志文的胳膊,认真地开口,“徐叔叔,男孩子跟着女孩子去洗手间是不对的。”

徐志文只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等程子诺出来。

岂料,工作人员已经在广播从港城飞往伦敦的旅客现在开始登机了,徐志文仍然不见程子诺的身影。

小俊焦急地催促徐志文,“徐叔叔,我们快上飞机吧,要不来不及了!”

徐志文让小俊再等等,他一定要等程子诺从洗手间出来。

小俊轻叹了口气,然后劝说徐志文,“徐叔叔,你别等了,我妈妈肯定离开机场了。”

程子诺的确离开了机场。

她先前在洗手间里和一位保洁员互换了衣服,然后趁着人群拥挤,悄悄溜出了洗手间。

坐在开往港城市中心的出租车上,程子诺看到升上天空的飞机,她长舒了口气——徐志文终于只带着小俊去了伦敦。

杜家。

杜佳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搬离杜家。

“佳宁,我和程子诺复婚后,这个家你必须搬出去,因为小姑子跟哥哥嫂嫂挤在同一栋房子里住太不像话,这点道理你不是不明白。我从来没说不管你,我只是安排你去郊外的那栋房子里住,并且会有很专业的保姆照顾你。”

杜瑾年在门外敲着门,一遍又一遍给杜佳宁做思想工作。

“瑾年哥,程子诺那个女人就是个骗子!她不配做杜家的女主人,只有我才配!我不会离开这个家半步的,除非我饿死在这个屋子里,然后你们把我抬出去!”

杜佳宁坐在轮椅上对着门嚎啕大哭,誓要和杜瑾年对抗到底。

杜瑾年不得不命令保姆去拿钥匙,把杜佳宁房间的门打开。

杜佳宁疯狂捶打着杜瑾年,责怪杜瑾年竟然要和程子诺复婚。

杜瑾年用力钳住杜佳宁的肩膀,心疼地安慰着杜佳宁,“佳宁,我会和程子诺复婚完全是为了妈的身体着想,等妈身体康复,我绝对会和程子诺离婚。无论如何,你都先考虑一下妈的身体,好么?”

“那我呢?我的右腿残废了啊,谁考虑我?”杜佳宁伤心地反驳杜瑾年。

杜瑾年抬手为杜佳宁拭去脸上的泪水,如实告诉杜佳宁,“佳宁,你不要灰心,我已经拜托朋友在国外给你寻找到一家非常权威的骨科医院。等手续办齐全,我就带你去那家医院治疗。所以,你的右腿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

杜佳宁一听杜瑾年说她的右腿可能会治愈,她立即止住了哭声。

她本想开心地笑,但转念一想会露馅,她则假装迷茫地问杜瑾年,“瑾年哥,你说的是真的?”

杜瑾年坚定地点点头,“我没有骗你,就这一个月之内,我肯定带你去治疗。你先听话,搬去郊外那栋房子里,好不好?”

杜佳宁心中一阵窃喜。

等我的右腿康复,我就能恢复行走,到那时,我完全有能力将程子诺赶出杜家。

至于安慧兰那老东西,她已经不会说话,而且四肢无法动弹。医生说过,她要想重新站立希望渺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