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纪小北陌千寻小说名字 纪少宠妻准则纪小北精彩阅读

纪小北陌千寻小说名字 纪少宠妻准则纪小北精彩阅读

纪小北陌千寻小说名字是纪少宠妻准则,这本现代言情宠文又名寻你千百回,讲述的是陌千寻和纪小北第一次见面不算愉快,因为陌千寻是故意撞上纪小北的车,这天是父亲的忌日,也是未婚夫乔东城的生日,然而未婚夫却背叛了她。所以,陌千寻看上了纪小北,这个男人身高优越,长得不赖,睡了也不吃亏。

纪小北陌千寻小说名字纪少宠妻准则精彩章节导读

手机里的电话名单不多,林夏是不能打给他的,我欠谁的也不想欠他的,那给发小们知道的话,林夏也是瞒不住的,到时又会说我怎么不找他了。

找到纪小北的名字,一点也没有犹豫就拔了电话过去。

只响了二声便接了,声音有些沙沙的:“千寻宝贝。”

“咯咯,是我。”

“傻,我不知是你么。”他愉悦了起来:“你笑什么,有什么开心的事告诉我?”

“纪小北,我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

“说。”

“还记得上次在夜总会里见过的那个女人不?”

“记得。”

我轻声地说:“她叫向阳,以前给我爸爸做事的,我爸爸很多不能见光的帐目,都是她经手的。”

纪小北打断我的话:“千寻,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我们见面谈吧。”

“我去四合院那儿,这离那儿近。”

“好,开车小心点,我让陈荣打电话回去多做些菜让你吃。”

我还没到,他就先到了,车子开得差点没冒烟,倒是会吩咐我慢点开。

几天没见纪小北,有点想像他,如今的天气热腾起来了,他简单的灰色衬衫与西裤,却格外的好看。

车开近那儿他上来,我一出来他就压着我在车窗边狠狠地吻。

吻够了,像餍足的孩子一样笑:“进去吃了饭你再说给我听,电话里说不清楚。”

“哪会说不清楚。”

“那小爷想你了,还不成么?”伸手搭着我的肩,抓了发丝在我脸上轻刮:“你说电话的声音,太是激动,怕你出事,进来坐着慢慢地谈吧。难得有些事会让你这人激动,得好好地听听才是。”

我一笑,手抱住他的腰:“干嘛要这么了解我。”

他大大方方地应:“不是说了么,就喜欢你呗。”

坦坦荡荡,我喜欢。

我垂下眸子,看着杯中刻成花朵的水果,连喝个水果茶都这么矫情,到底纪小北是个很会享受的主。

“纪小北,我爸是陌扬。”我想,他应该不陌生。

那时名震京城的贪wu犯,也是恰逢遇上了最严厉的打击,他的结果会蹲大lao一辈子或是更重的惩罚,但是他懦弱到没有去接受这些后果,他死后的第二天,全京城的报纸铺天盖地,都是陌扬的事。

纪小北握住我有些冰冷的手:“嗯,继续说。”

“我外婆以前是大户人家,只有我妈这么一个女儿,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她,我妈有一家外贸公司,赚不赚钱我不知道,早些年的时候把我外婆留给我妈妈的祖宅给卖了,再加上我妈公司的钱存了一笔在瑞士那边,定死期为八年,那时我妈妈很爱很爱我爸爸,什么都是以我爸爸的名义,存的钱也是,定死了几年,也许是我爸爸给我留的后路,也是有心人特意这么建议的。本来这个月应该可以拿到的,可林贵媚和向阳却合起伙来e这些钱财。是我妈妈的,我不能不当一回事,所以纪小北……。”

我抬头看他,他握紧了我的手:“交给我,你什么也别担心。”

瞬间,热泪差点又盈眶而出了。

他将我往入怀里:“你这么倔强的人,怎堪受这些委屈。”

“乔东城他们骗我,说林贵媚把钱还回来了,我今天就是跟在林贵媚后面,去了个花园别墅,她一定不会真的就把钱给我,她很恨我跟妈妈。”乔伯母不愿意牵扯出乔家,就自掏腰包。

纪小北轻轻地拍拍我的肩:“她给吞了多少,小爷就让她连本带利地吐出来。我现在打电话叫纪氏的律师过来,你再跟我说多些你知道的事。”

我便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对他,是全然的信任。

“千寻,得,小爷这一听,有百分之百能讨回来了,不过嘛,光讨回来怎么行呢,敢欺负小爷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小爷不是学法律的,可也知道什么叫重婚zui,她跟你们家那么熟,如何说不知?还有,拉斯维加斯的登记,在中国不管用,咱也甭心急,把证据收集收集,让她自个把你所有的一切都送回来。”他冷哼:“上次跟你去,就觉得她有点儿假呢,一百万,她说让人抢了就让人抢了啊?不过你都不追究,我便也觉得没必要去查。还有向阳,这样的人也能叫律师,她配么?”

他又想了会说:“千寻,你是想通过法律的途径要回来,还是……。”

“我要打官司,堂堂正正要回来。”所有的后果,我也想过了。

要回妈妈的一切,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也愿意。

会扯出爸爸wu脏的事,可有什么关系,爸爸即然都做了就得承受世人的眼光,如果是贪wu所得的东西,我一分不要。

一会儿外面传来了车声,纪小北说:“千寻,你进去休息会,我跟律师谈这事。”

“我听着。”

他低头在我耳边轻声地说:“进去吧,很多事情,并不是真的可以那么光明正大的查,就算是证据很足,很多于你有利的,但是各种手段还是得用着,不想让你知道黑暗东西。”

我站起来:“好,我先进去。”

他也站了起来:“我送你。”

噗地一声笑,抬眸看着他。

他赞叹地说:“这样的千寻,一笑百媚生啊。”

“少贫嘴了。”

他拥住我的腰:“放心交给我吧,别想太多。”

房里放了些新鲜的海芋,我挑了几枝喜欢的,慢慢插在水晶花瓶里摆弄着角度。

外面纪小北跟几个律师严肃地谈着,从窗格里看出去,正好能瞧着他的侧脸,那么的认真,很是严峻,往时那嬉皮笑脸坏痞子样完全是不同的。

他说:“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用什么手段,总之下午五点之前,我要所有向阳的资料,她所经手的明里暗里所有的事。这单事,我要的不仅仅是胜。”

把花瓶一瓶瓶地摆好,去浴室倒了点精油下去泡了个澡。出来纪小北已经在房里了。

他过来偷得一个香:“偷用我的精油,好香。”

“你用过?”明明才开封的,让他纪小北去泡这些,他有这么勤奋吗?

“没,给你用的。”他用毛巾擦擦我的长发:“我看看伤口好得如何了?”

“快看不到了呢。”

“倒是,恢复得挺好的,可见挺乖啊,脑白金喝了吗?”

明明挺温馨的,杀风景的提个脑白金,我白他一眼:“纪小北你真无聊啊,我看你才要好好地补补。”

“似乎好久,没有陪你去逛街了。”

我笑:“得了吧,纪小爷你日理万机的。”

“那可不行,说好要好好地把你争夺过来的,公事放着又跑不掉,但是你却长了二条脚,会跑掉的。”

捏捏他的脸颊:“行,姐带你了出去溜溜。”

纪小北带我去的,是一个珠宝店,他兴致勃勃地说:“上次在杂志上看到一对耳环,感觉就是你的。”

是一对小小的珍珠耳环,乳白色的珍珠圆润光亮,在钻石和各种硕大的珍珠里也不出众,他的眼光,的确是毒得紧,这一对珍珠耳环戴在双耳,有种便是我的感觉。

“怎样,好不好看?”

“纪少爷的眼光,真好,这耳环太衬这位小姐的皮肤,气质了。怪不得会打电话来叫我们留意着。”

“小北。”欣喜的声音:“真的是你,二姐还以为看错人了。”

“哪呢。”他淡淡地笑:“早就逮我来着了吧!”

端庄秀气带着雍容气质年轻女子笑着过来,对纪小北是宠爱的眼神,看向我,却是带着猜测的。

纪小北拖住我的手:“来,介绍一下,千寻,这是我二姐纪小仪。二姐,这是陌千寻,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纪小仪秀眉蹙起。

纪小北却蛮横起来:“二姐,你什么意思?我年纪也不少了,就不可以有女朋友吗?”

她笑笑,涵养很好。“陌小姐,你好。”

“你好,纪小姐。”我也淡疏地问声好。

“得,以后就认识了,千寻你记着,但凡这间连锁珠宝店的珠宝,你要是看上了,尽管要,甭客气,都算我二姐的。”

他是故意带我来这里的吧,是让我认识他的二姐,一点点认识他身边的人,打入他的圈子里去。

他对我想必是挺认真的,我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认真是否只是徒劳无功之用,你的朋友,你的亲人对我的存在,并不是乐意的表情。假若知道我的身家,想必更会避讳之了。

“好啊,只要陌小姐看得上眼的,二姐也不是小气的人。”纪小仪淡笑:“小北,你来得正好,二姐有个忙要你帮。陌小姐不好意思,你多看看,试试最新款的珠宝。”

我定是知道她有私话要跟纪小北说,不过纪小仪的确不是一个令人反感的女人,她很和善,而且很宠着纪小北,这会儿还伸手给他弄整齐微乱的头发呢。

他带我,先认识他的二姐,是想让很多人都知道的存在,我知道他的用意,只是我不抱任何希望。

挺喜欢纪小北这么一个人的,妈妈说得对啊,喜欢与爱,未必就是用来生活的。

我和他是云与泥的区别了,不合适。

纪小北的二姐很是阔气,不仅把纪小北看中的那珍珠耳环送我,还给我送了一双钻石镯子。

亲自挑的,纤细闪亮的镯子戴在手腕上,衬得肌肤更加的雪嫩。

纪小北嘴甜地赞她:“二姐你真有眼光,你看你挑的,和千寻的肌肤就是特别的合衬,你说你做珠宝这一行,你做不好还有谁做得好。”

纪小仪轻笑:“今儿个对二姐倒是格外的客气了,妈说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怎么也不回家去看看。”

“今儿个晚上就回去。”

“这倒好,妈咪真的好想你,天天念叨着呢。”

“她要是念叨着我爱听的还好,不爱听的,谁想回去听她念。”

他低首,凑在我耳边轻声地说:“千寻,跟我回家去吃顿饭。”

笑着推开他:“我还有事呢。”

“千寻。”

“纪小北,你别得寸进尺。”见你二姐,然后回你家,省点吧,打什么算盘我哪儿不知道。

虽然他对我真的很好,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凭白无顾地对一个人好的,因为上过而喜欢?狗血言情里可能会有,可这是生活,不能太天真了。

他有些不开心,便不再说话。

哪怕纪小仪再哄他好话之类的,他还是一句不吭声。

时间已然是不早,便跟纪二小姐告辞。

纪小北坐在柜台前趴着,也不说一句话。

“我送你出去,陌小姐。”

“好啊。”

她送我到门口,淡淡地笑道:“小爷倒是从来没有这样对一个人在乎过。”

“他也是少爷脾气。”

她笑得无奈:“是啊,小北是我们纪家的祖宗啊,个个宠着他依着他,哪曾会这样甩脸子给他看。不知陌小姐府上在哪?我让经理送你回去。”

“我没有府第。”

“陌小姐是刚回国吗?看你年纪不大,是刚念完书吧。”

她言语善和,但是句句是试探。

我直截了当地说:“纪二姐,我二十四岁,我大学没有念完,学习并不好,在北京开出租车几年了,我爸爸,是陌扬。”

她眼里有震惊,毕竟修养是好,没有表露出来。

然后变成了赞赏:“千寻,我喜欢我的坦诚,勇敢。”

“谢谢纪二小姐的赞赏。”

“但是……。”她微微一叹息。

我笑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心里明白着呢,我和纪小北玩玩可以,我的身份,不足以匹配得上名门之后的他,纪二小姐,我也是有婚约在身的人,对纪小北只有感激,不会让你们纪家烦忧的。我不妨告诉你,我结婚之后,我会离开北京。”

出租车停在跟前,她伸手过来轻握我的手一下,柔声地说:“陌小姐,你真的好有勇气,这么多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我很佩服你。”

我挺喜欢他二姐的,纪小北这个老jian巨滑的人,带我来见他二姐,是因为他觉得他二姐可以很轻易地搞定吧。

他把我看得多透啊,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什么朋友。

他二姐,让我极有好感。

纪小仪送我上出租车:“千寻,小北这一次,也必是踢到铁板了。”

我笑笑:“铁板会走开的。”

“我不是那意思。”

“谢谢纪二姐,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改天再来看你。”

“可一定要来。”她笑了:“我挺喜欢你的。”

“再见,纪二姐。”

商场大门口,纪小北靠在柱子上抽着芋,一身冷漠孤寂。

越行越远,他迷糊成一个缩影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手机滴滴地响,一看竟然是他。

有些不可思议,还是接了。他淡淡地说:“到了给我个信息。”

“嗯。纪小北。”

“什么事?”

“你说我戒烟你也戒的,我看到你抽芋了。”

他睁眼说瞎话:“你倒回来看看,小爷没抽。”

“切,蒙谁呢,不许抽,我心里不平衡。”

他笑笑:“好,那不抽了。”

“纪小北,你二姐人挺好的。”

“我二姐当然好了,要不然哪能让她占便宜,先见她。就冲你这句话,回纪宅我不欺负她了。”

耍脾气的人是他,打电话来的,还是他。

纪小北你还真会哄人啊。

把那张五百万的卡托佣人还给乔伯母,幸好一分不曾动用过。

是乔东城拿着那张卡来找我:“千寻,怎么回事?”

“是你们乔家的钱,我倒是想问问你,乔东城,你们是怎么回事呢?我爸爸很喜欢你,也许是一力承担了所有的zui,所有的错。所以那时候爸爸出事没有牵连到乔家。他跟你们家的约定,大抵就是让你娶我,这样我一辈子就可以衣食无忧,依然可以娇生惯养着。”

他沉默了好一会,才淡淡地说:“当guna的,没有几个是绝对干净的。”

好吧,说开点总归好一点。

“官司呢,我是打定了,我也找好了律师,我求的也不是钱财,而是要回属于我妈妈的东西,我妈妈一世骄傲,死后钱财让小三享用,我是万不可因为什么原因,而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你找了纪小北?”他有些怒意于表。

我也不想瞒他:“是的。”

“陌千寻,难道你就非要和他收缠个没完没了吗?”

我托腮看了笑:“是又如何呢?”

越发的愤怒了,他在房里,如困兽一般走了几步:“你是不想跟我结婚,是不是?”

“有点不太明白?”

“如果你真想跟我好好过日子,跟我结婚,你就不会在外面跟他还有纠缠,千寻,你从法国回来不就是想跟我结婚的吗?”

曾经是啊,我一身是伤从法国回来,就是想依靠在你的身边,让你为我挡风挡雨,把你看成是我的山。

但是我发现,越发这样,越发的不认识自已了。

我不想看你们家的脸色吃饭,我出去独立,乔家处处阻挠着,我依然咬紧牙关坚持,只因要找回我的自尊。

“现在,并不是那样想的了。”我叹口气。

“陌千寻。”

“其实你也不在乎我,也不爱我,你用不着跟我结婚的。”我抬头看他:“你可以让林静也好,海潮也罢,她们都比我好百倍,千倍。我尝试着去信任你,让你帮我打这场官司,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现在我不信任你了,乔东城。”

“你要打,我找人给你打,你想打成什么样,就打成什么样,就是不许和纪小北再来往。”

真是气着了,他的忍耐也无了。

我摇头:“我不用你再帮我了,这件事已经在进行。”转身出去阳台,不想再跟他说话。

没多一会,看到他开车下了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