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枫南宫倾城楚菲儿的小说

在一部风靡华夏的喜剧功夫电影里,有位很有个性的大反派说过这样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豪哥虽然是个混黑出身,杀人不眨眼的狠人,但也知道这世上有一类人是他坚决惹不起的!

眼前的江枫,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类人,但就凭他这空手接子弹的功夫,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说是惊天地泣鬼神都不为过!

“我不需要你们做什么,但我记得你们刚才好像说要废了我?”江枫把枪丢还给了豪哥。

唰!

豪哥的脸色立马变了,变得比吃了屎还难看,冷汗涔涔而下。

那三名包围着江枫的大汉,也都吓得面无血色,双腿颤颤发抖。

这一刻,他们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就是个笑话!

豪哥咬了咬牙,站起来道:“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您才能消气了!”

说完,豪哥抬起枪,对准自己右腿膝盖就开了一枪!

“砰!”随着子弹穿透皮肉和骨碎的声音响起,鲜血爆溅而出,豪哥应声而倒,但他却紧咬牙关,没敢发出一丝声响。

“豪哥,你?”三个大汉都懵了,可豪哥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抬手三枪,也把三名大汉的膝盖分别打烂了,使得三名大汉鬼哭狼嚎,惨绝人寰的倒在地上打滚。

“这样做,您满意了吗?”豪哥疼的脸色煞白,咝咝的咧着嘴看着江枫问。

这一刻,豪哥的心头只有庆幸,庆幸的是自己刚才说的是要废掉江枫,而不是宰了他!

否则,他和那三名大汉,现在就绝对不仅仅是膝盖挨一枪这么简单了!

“简钰现在在哪?”江枫答非所问。

“在‘王朝’KTV,我刚才给他发消息时,他就在那!”豪哥呲牙咧嘴的道。

江枫点了点头,从那名司机大汉的手里拿过车钥匙,直接上了悍马车,然后开车离去。

“豪……豪哥!怎么会这样?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们要不要给简总说一下这边的情况?”一个大汉强忍痛苦,艰难的对豪哥问道。

“闭嘴!事情到了这步田地,我们没有完成简总交代的事情,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豪哥大骂道:“而且,简总和简少竟然得罪了这样一个人,我们哪怕回去交代实情,以后跟着他还有好日子过吗?那小子是个真正的猛人!”

“好一个南宫家入赘女婿,他妈的隐藏太深了!北方太危险,我回南方去了!”豪哥强忍剧痛,一瘸一拐的爬了起来:“你们自便,想回去送死的我不拦着!”

三名大汉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惶恐。

他们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一咬牙,拖着半条血腿爬起来,呲牙咧嘴的一起跟着豪哥离去。

……

“王朝”KTV,这在娱乐行业甚是发达的滨海市也算是一家颇有名气的夜场,原因在于它的幕后老板是赫赫有名的黑道大枭楚人雄!

今晚,最为顶级的二楼“京华春梦”包厢里,号称滨海十大纨绔之一的简钰简大少,在这里包了个场,带了几个狐朋狗友过来,并且点了几个姿色颇为不俗的公主和陪酒小姐助兴。

沙发一角,有个惊恐的身影瑟缩在那里,陌生的看着这的一切,感觉到强烈的无助。

她叫柳诗妍,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家的孩子,因为刚刚高中毕业,趁着还没开学的时间,出来打零工赚钱给父亲看病。

有个跟她一起上班的小姐妹叫张琴瑶,今晚加班结束后本是说好了请她吃饭,并把自己的男朋友介绍给她认识。

柳诗妍对此没有拒绝,因为这个张琴瑶不仅是她打工的同事,还是她未来一起入读滨海大学后一个系的同学,她把对方当成了朋友。

但没想到,张琴瑶以及她那位男朋友沙亮,带她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就把她带来了这里。

柳诗妍对这里乌烟瘴气的氛围很不适应,尤其是那些陪酒小姐穿着暴露的着装,以及放浪形骸的行为,都让她如坐针毡,几次站起来想走,可这里的人却没有要让她走的意思–包厢的门被锁上了!

她也求助过张琴瑶,可张琴瑶却一反常态的只顾和男朋友喝酒唱歌,并没有多少搭理她的意思,这让她有一种张琴瑶是有预谋的感觉,内心更是惶恐如小鹿般乱撞。

“啪!”

忽然,坐在沙发正中央的简钰把包厢的灯打开了,与此同时,点歌台的一曲刚刚结束,电视上的歌唱画面进入了暂停阶段。

简钰一把推开腻在身上跟没有骨头一样软的陪酒小姐,然后对着柳诗妍勾了勾手指头:“过来坐。”

柳诗妍惊恐的摇了摇头,清澈的大眼睛中充满惊慌失措,紧捏在并拢的膝盖下的小手有些泛白。

看着柳诗妍那茫然无助的样子,简钰心头一股邪火冒了出来!

作为滨海有名的纨绔大少,他从青春期知道自己可以对女人有冲动开始,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而且清一色都是极品校花、嫩模乃至少妇,可那些跟眼前的柳诗妍相比,都逊色了太多。

无论是柳诗妍那惊艳了世人的姿色,还是浑身奶白色的皮肤,亦或是发育极好的身材,都是简钰最满意的地方。

更关键的是,柳诗妍没有别的女人那样的烟视媚行和复杂心机,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纯,纯到了骨子里,纯的就好像一张一尘不染的白纸!

“我叫你过来,你没听到?”简钰皱眉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柳诗妍依然是惶恐的摇了摇头,她求助的看向张琴瑶,却见张琴瑶此时也有些心虚,低着头,不看她。

“喂,简少叫你呢,装什么聋子?”一旁有个人拽了柳诗妍的胳膊一下,呵斥道。

柳诗妍紧张的摇头,反而下意识的往后坐了一下。

“妈的,你给脸不要脸是吧?简少说的话你也敢当耳旁风?”两个简钰的嫡系跟班站了起来,其中有个头上包着纱布,跟木乃似的,正是强子!

柳诗妍意识到自己今晚可能要难逃魔掌了,她本能的站起来想跑,然而却被人狠狠一把拽了回来,她娇弱的身子重重砸回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