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说主角南烟和霍北冥的小说

于是赶紧过去伸手去拉霍北冥:“北冥你别这样。”

“放开我。”

“霍北冥,你放开他。”

苏宇诺拄着拐杖站起来,一拐杖朝霍北冥砸了过去。

霍北冥眼疾手快,松开南烟稳稳接住了劈过来的拐杖,阴戾的眼神十分恐怖。

“我警告你,苏宇诺,南烟你玩不起。”

“所有的女人我苏宇诺都可以玩,但是唯独南烟不会,她是我的珍爱为生命的人,从小到大从来没变过。”

苏宇诺坚定深情的回答深深震撼着南烟的心,但同时也深深刺痛了霍北冥的心。

她紧握着被霍北冥捏的快要断掉的手腕,目光复杂的看着苏宇诺。

小鼻涕虫,现在的南烟已经不是从前的南烟了。

“你这个臭小子,你在胡说什么?你是不是找死呀你。”

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苏宇诺的母亲贺秀莲匆匆跑来。

黄芷晴热情乖巧的喊了一声:“舅妈,你来了。”

贺秀莲点了点头算是应了,目光狠厉的瞪向苏宇诺。

今天的医院真是热闹,还好冬儿换了VIP病区,否则这一场豪门大戏若是让那些记者们看到,怕是几天几夜都写不完。

大人们吵的天翻地覆的时候,小凡偷偷敲开了冬儿的门。

冬儿本来拒绝开门,可是小凡做了一个救命的表情,冬儿就把门开了。

霍忆凡进门后,就很霸道的把冬儿小小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

稚嫩沉稳的声音强势的责怪道:“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的吗?你不准说话不算话,我爸爸有钱,我爸爸一定会救我们的。”

冬儿没有说话,小手抱着霍忆凡,静静的那么呆着。

然而,门里和门外是两个世界。

门内两个小孩说这她们自己的心事,门外成人的世界剑拔弩张。

贺秀莲穿着华丽,全身珠光宝气,名牌加身。

走到南烟身边的时候,冷眼如刀的剜了南烟一眼,狠狠的擦着南烟的肩膀过去。

“北冥,你别跟宇诺一般见识,他还小,不懂事,容易被不要脸的狐狸精迷惑。”

贺秀莲给霍北冥陪着笑脸,伸手就拧住了苏宇诺的耳朵。

“苏宇诺,你给我找死是不是?”

“妈,你松手,我都长大了,你能不能别管我的事?”

“不管你?不管你,你就要上天了。喜欢什么人不好,你要喜欢一个寡妇,还是个坐过牢带着一个要死不活的孩子的寡妇,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呀?”

“妈,你不能这么说南烟。”

“妈妈说的是事实。”

贺秀莲字字句句指桑骂槐,南烟不是听不出来。

黄芷晴冷眼旁观,小心的观察着他们每个人脸上细微的表情。

这是她从小到大最擅长的本事,察言观色。

就是靠着这个本事,讨的南烟的欢心和信任。

多想看见南烟的失望,愤怒,据理力争,和贺秀莲大动干戈。

可是并没有,那是曾经的南烟。

现在的南烟像没有听见贺秀莲说什么似的,转身离开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比这难听的话都听过无数次了,她没有那么多力气辩解,她累了,累到心力交瘁。

霍北冥的视线紧随南烟而去,黄芷晴得意的脸瞬间耷拉下来。

南烟疲惫的身子前脚才进洗手间,后脚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推进了里间,踉跄的坐在了马桶上。

“南烟,还要我在提醒一下你的身份吗?”

霍北冥欺身压了过来,双手将她困在马桶的方寸之间,清冽的呼吸全部喷洒在她的鼻息之间。

“霍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想怎么样?”

“不要再去招惹苏宇诺,苏家你惹不起。”

霍北冥每个字都是从齿缝儿里挤出来的,目光如火灼烈。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别自以为是,我就是不想让我哥哥在泉下蒙羞。”

他倔强,抵死伤害。

好像这样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哥哥。

“霍北冥,你这样把自己的嫂子堵在厕所,就不会让你死去的哥哥蒙羞吗?”

南烟字字句句锋利如刀,刀刀致命。

霍北冥的身子骤然僵硬,浑身的血液渐渐麻木冰冷。

南烟嗤笑,重重的推开他。

“霍北冥,我是嫂子,千万别对你的嫂子动情,否则就是乱仑。”

她说的决绝,字字剜心。

把五年前他说过的话,全部奉还。

霍北冥高大的身躯如被重击,堪堪站稳。

“你想太多了,霍北冥永远不可能对自己的嫂子动情。”

南烟的心口骤然缩进,明明那颗心早已千疮百孔,百毒不侵了,可是嫂子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会疼。

“那就好。”

她虚弱应着,推门离开

门口,撞见满脸憎恨的黄芷晴。

见到南烟出来,黄芷晴脸上瞬间堆上了笑容。

“烟烟,你没事吧,其实舅妈她,她就是个急性子,你不要……”

黄芷晴在安慰她,南烟低眉不屑的笑了。

“黄芷晴,别装了。霍北冥我早就不稀罕了,你把他当宝贝,你就好好守着吧,你们幸福也好,不幸福也好,都和我没关系,我只求你别再来恶心我,也别在试图伤害冬儿,否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南烟语气冰冷,态度狠绝。

从黄芷晴身边走过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昔日清高冷冽的气质,让黄芷晴的心微微发颤。

五年,五年非人的折磨,磨掉了她身上所有的尖刺,却没能磨掉她骨子里的傲气。

黄芷晴害怕,很害怕。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身体在抖,后背全是冷汗。

挺直脊梁骨,抵死反抗,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和勇气。

她怕,怕反抗过后是更残忍,更变态的惩罚。

可是,她别无选择。

她的话,霍北冥都听见了。

她说,霍北冥我早就不稀罕了。

是,她有痴情的小男人,还会稀罕谁?

可是,她没有资格。

她不能喜欢上任何人,因为她是霍靖西的妻子。

他说过,她这辈子生是霍靖西的人,死是霍靖西的鬼。

她休想移情别恋……

除非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