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古穿今之奉你为王完结作者:青骨逆

书名:古穿今之奉你为王

作者:青骨逆

备注:文案

本文原名《古穿今之饲养》:养只忠犬成野狼,说好的我是主子呢?

穆风用了八年的时间走出围城,在生活终于走上正轨的时候,老天突然在他浴室里空投了一个人。此人第一眼就要掐死他,第二眼却又嗵地跪了下去。

只这一跪,阴差阳错地,就将穆风与廿七捆了一辈子。

穆风一步步的开化,让这个当了二十年傀儡的廿七明白了尊严与梦想。而廿七生命中全部的真诚和炽热也都只属于这个饲养他的男人。

然而,当爱情萌发,到底又是谁饲养了谁?

结果,穆风活生生把一只忠犬养成了无肉不欢的大野狼……

——我相信,你会把一个最好的我自己,还给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天赐我一个不要钱的保镖,我却给他当起了保姆

【廿七:公子,我将永世臣服,绝不背叛。】

【穆风:说话归说话,别扯我衣服!(os:把以前那个乖巧听话的2777还给我TAT)】

本文又名《小大夫的忠犬藏獒养成记》《文盲追妻手册》《我有特殊的死缠烂打的技巧》《你是我一生的挚爱》《我们一起来虐狗》《犬类饲养的错误示范》

cp说明:

穆风受:高学历、纠结的、年上医生受

廿七攻:又梗又直的盲从忠犬、三观全无的古穿今死士→积极向上、勇斗渣攻、护妻狂魔

本文周日(即9.20号)入v,当天将三章奉上,希望大家继续支持!(づ ̄3 ̄)づ

温馨提示:

1.有前渣攻出没,双洁党请小心回避。

2.1v1,绝对HE不动摇。

3.此文现代架空,请勿过分考据,内容以作者胡扯的为标准。

4.以 养成 日常和宠为主,傻白甜谈恋爱,狗血养心,欢迎入坑。

5.一般更新在上午9点左右,周四更新在下午

6.热心读者建了个群,感兴趣的来玩吧:321368266。个毛的27和小大夫验证是文中任意角色名字。

内容标签:年下 古穿今 天作之合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风,廿七 ┃ 配角:戚绍川,楚昱 ┃ 其它:忠犬,古穿今

==================

☆、1|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我开文啦~虽然知道很多人不爱看楔子,但还是写了放在这里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

关于廿七,是个苦命的然而他自己却并不知道自己苦命的可怜孩子……

ps:廿七是攻,是攻,是攻。

最后一个八月十五,缺了一口的月亮挂在星莹满天的夜空当中,金黄润白的光从破了个洞的窗柩中浸进来,在人脸上润成一片起伏有致的连绵。

映着明润月光的暗室中,立着一个十字的结实木刑架,木架已有些年头,错综的纹路上劈起条条的木刺,扎在后背的肉里有种说不上的异样,并不是疼,而是微微的痒。

木架上,粗重的鼻息与光裸的上身交织出一种惨淡的颓靡……

漆黑的地牢会显得月光过于刺眼,廿七垂着脑袋,阖着双目。直到身后几声杂乱的脚步声缓缓靠近,钥匙与铁链清脆的碰响,他便知道,那些人又吃饱喝足,来玩耍新到手的玩意了。

不过这新鲜玩意儿,就是他廿七罢了。

狱卒踩着厚重的步子走到锁着廿七的刑架前,解下了腰上缠绕的硬蛇皮鞭。

廿七睁了睁眼,看到面前这尖嘴猴腮的狱卒沉吸了一口气,抖了抖手里的蛇鞭,手臂一样嗖一声劈了下来。这种鞭子廿七熟悉的很,捡最壮的毒蟒上最坚硬的鳞片,拿刀活生生的剔下来,蛇皮缕芯鳞做衣,倒着使劲抽,抽下一片肉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见这人虽然拿着足以几下便能抽死人的利器,却全然不得要领,落在身上疼则疼矣,却起不到什么震慑的作用。

在公子府里训练时受的,都远远比这厉害的多。

廿七挨了这一鞭,狱卒才慢悠悠的说话,“小杂种,到底说不说是谁指使你来的?”

廿七看着他手里的蛇鳞鞭,吞了口唾液润了下嗓子,道:“两寸……”

“你小子说什么?”狱卒听他终于肯开口,略有欣喜地凑上前去,“是谁?!再说一次!”

“鞭子……你得再往下握两寸,”廿七道,“用腕力,不是臂力。”

“……”

牢中一阵静谧。狱卒忍了一口气,两只眼睛搅在一起盯着他打量,喝过了酒的熏气都能从那微红的眼睛里透出来,片刻过后,对方忽然乍跳起来捏着廿七的下巴迫他张开了嘴,把手里尺长的鞭柄捅了大半进去,留着长长一段黑白交错的蛇鳞垂下去,像极了地沟里肮脏四窜的耗子尾巴。

“哈哈哈哈哈!”狱卒大笑起来,取下墙上挂着的普通长鞭,在手里掂了几下便毫不留情的招呼了上去,“耗子一样的贱货,到底招不招!”

长鞭再普通也禁不住这样密集的抽打,廿七身子微微的发颤,喉咙被抵着痛苦的低呃。

“到底——呼……招不招!”狱卒打的累了,停下歇口气。

廿七咽下喉中的一口甜腥,转头望着狭小窗口外半轮白月。

狱卒气的发癫,丢下长鞭跑出了牢房,几步再回来时,手里攥着一柄烧的通红发亮的蹄形烙铁,在微冷的空气里呲呲的冒着白气。他将烙铁举在廿七的面前,恶狠狠的说,“想试试?”

烙铁极近,几乎就在廿七的面前,炽热的温度迎面扑来。他可以想象,这刑具烙在身上会是怎样一副景象,疼痛、灼热,将皮肤烧焦甚至血都不会流。而他眨眨眼,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