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主叫楚阳女主叫柳芸的小说在线阅读

“是谁吃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打本少,我特莫弄死你。”

孙克积撞到柳芸家众人,晕头转向爬不起来。

“废物!叶、楚阳!”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高位截瘫!”

“回光返照,一定是回光返照。”

柳芸家众人正对楚阳,还没爬起来就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只有柳芸,呆呆的看着楚阳,眼泪如泉水般再次涌出。

“天哥,天哥。”

喜极而泣,除了不停呼唤,她已经说不出别的。

“楚阳?”孙克积好不容易站稳,瞠目结舌看向楚阳,旋即猛地抬起手揉眼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啪!

响亮的耳光,和火辣辣的疼痛感,终于让他认清了现实。

“你个废物敢。”

啪啪!

楚阳左右开弓,紧接着就是狠狠一脚。

“刚刚是谁求我揍他?”

“嘴贱?”

“废物?”

“垃圾?”

“你特莫没个好爹,连垃圾废物都比不上!”

一句话,就是一拳,拳拳到肉。

孙克积被打懵了,根本无法抵挡只能用脸硬抗,很快就被揍成了猪头。

可这,并不足以平息楚阳的满腔怒火,他根本没有停手的念头。

甚至,想直接杀了这个混蛋!

“天哥不要!”

没人敢拦,还是柳芸见孙克积流血,回过神紧紧搂住了楚阳。

邹莉和柳芸家的人,直到这时才如梦初醒,七手八脚将孙克积给扶起。

“打我,楚阳你废物死定了!滚!呜哦!”

满嘴是血的孙克积挣脱柳芸家众人,抬手颤颤巍巍指向楚阳。

“来啊,芸儿你快放开,我今天非弄死这个王八蛋不可。”楚阳怒吼,还要用脚去踢。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次,落在了楚阳脸上。

邹莉打完,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却还是硬着头皮骂道:“你个废物,拖累小芸不说,还想害死柳芸家不成?”

不说还好,孙克积听到这话,立刻又叫嚣起来:“我要让全海城都知道,假药就是柳芸家造的!把你们全都抓去坐牢!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孙克积抱头鼠窜,差点儿又被楚阳踹到。

“够了!”邹莉一脸铁青:“好啊楚阳,你个废物翅膀硬了是吧?那是孙大少,茂腾地产集团总裁,孙顶天唯一的儿子!”

茂腾地产集团,孙顶天!

这两句话,惊醒了呆滞的柳芸家众人。

“制药厂的事还没头绪,这又得罪了孙大少,我们柳芸家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打了孙大少,他爸能饶得了柳芸家?”

“谁惹的祸谁扛,刚能站起来就敢打架,显得你能还是怎地?”

“不行就让这废、让他去磕头认错。”

听到大家指责楚阳,柳芸忍不住了:“三婶小姑,你们怎么能说这种话,天哥好歹是我老公,我们才是一家!”

“谁跟他是一家?吃里扒外的东西!”

“他要不是你老公,我们还省事了呢!”

“就是,有福都不知道享,嫁给孙大少有什么不好?我看你就是缺心眼。”

“有了媳妇儿忘了娘,找到老公不要爹。”

一个个阴阳怪气,柳芸被气的浑身哆嗦。

“都给我闭嘴!”楚阳扶住柳芸,冷冷扫视这些个亲戚。

是谁吃里扒外,心里都没点儿逼数也敢在这里叫嚣?

瘫痪的时候无能为力,怕柳芸难做的楚阳才会一次次忍让,还真将他当成废物了都?

“你!闯了祸不知悔改,还敢跟长辈这么说话。楚阳,柳芸家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你要这样祸害我们?”

“药方是你给的,结果呢,现在害的小芸他爸要背黑锅。我们求孙大少帮忙,你倒好,装瘫卖傻还把人家给打了!”

邹莉说着坐到地上就哭:“你个没良心的祸害,柳芸家倒霉对你有什么好处?小芸就快要没爹了啊!”

一边哭,一边还握拳锤自己胸口,多块石板能上街卖艺了都!

“天哥!妈,您别这样快起来啊!”

柳芸蹲下,拉着邹莉仰视楚阳,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哀求和愧疚。

“爸不会有事的!”

楚阳深吸一口气,吐出,将自己对邹莉的不满一并吹走。

“起来吧妈,一切有我。”

哭声戛然而止,邹莉一脸惊愕,连自己是怎么起来的都不知道。

“你?嗤!”

“开过几天小诊所就把自己当神医了?不自量力!”

“离开小芸,别再祸祸柳芸家,我们就烧高香喽!”

“难道他想把小芸送出去。”

没有一个人信,就连柳芸,都暗中扯了扯楚阳的衣袖。

楚阳只能苦笑,她们没说更难听的,就算是嘴上积德了!

只是,他没法解释。

总不能告诉大家,自己因为无意中把血滴到祖传玉佩上,获得了祖先留下的医修传承吧?

现在就连楚阳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说出来,柳芸家这些亲戚,不直接将他送去精神科才怪!

但脑海里,确实多了很多东西,连原本挂在脖子上的玉佩也在其中!

古朴的玉佩,散发着蒙蒙青光,随之出现的缕缕凉气,不断注入楚阳的四肢百骸。

“疯了!我看你是躺太久脑子生锈!”

“还一切有你?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严重吗?三十二个中毒的还在抢救,靠你,我们柳芸家才是真的完了!”

回过神的邹莉,像只斗鸡似的直跳脚:“老娘好不容易想到办法,你个祸害遗千年的怎么不死?你拿什么来救我们柳芸家?”

听她又提起之前的事,楚阳刚压下的怒火,隐隐有了上头趋势。

逼自己的女儿离婚,嫁给一个脑袋被门夹了的混蛋,这也算是办法?

脑残和天真,果然只有一线之隔。

“我说了,一切有我!”

楚阳说着,轻轻拍了拍柳芸的手:“相信我,会没事的。”

柳芸张了张嘴,见到那坚定的目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高位截瘫都能重新站起来,还有什么事难得倒楚阳?

“哼,靠一张嘴么?你以为自己是九品芝麻官,能把死人说活啊?”

邹莉不依不饶:“就算可以,你个开小诊所的赤脚医生,人家还能让你进重症监护室不成?”

楚阳懒得跟她再扯,却敏锐的抓住了话里的重点:“患者在重症监护室?”

柳芸再次点头:“就在下面,二楼!爸一直守着,已经两天没合眼了!”

“怎么,你还真想。喂喂,你个废物竟..”

嘭!

关门声砸碎了邹莉的叫骂声,楚阳拉着柳芸直奔二楼。

有了医修传承,就算真死了,只要尸体还是热的他就能救!

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