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晴方觉夏已深苏沐梓(已完结) 沈慕淮梁夏目录阅读

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一晴方觉夏已深的作者是苏沐梓,讲述的是沈慕淮梁夏的爱情故事。梁夏一天之内承受了两大打击,最爱的丈夫程楠喜欢的是男人,好闺蜜朱美亚竟然设计毁了她的清白,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人都变得形同陌路,梁夏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不过很快她便振作起来,和渣男离婚,开始全新的生活。

一晴方觉夏已深苏沐梓精彩章节导读

杨叔停好车,下来笑着对我说:“梁小姐快上车吧!天都快亮了,该回去休息了!”

我往车上的沈慕淮看了一眼,道:“我不上车!我不想看他那么臭的脸色!”

沈慕淮撩了我一眼,冷冰冰的板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要和解的意思。

我轻哼一声,扭头就要走。

杨叔快步上前拦住我的去路,语重心长的说道:“梁小姐你别这样!沈先生为你做了很多事情,你再这样气他,实在是,实在是不应该!”

杨叔是沈慕淮的人,自然是处处帮着沈慕淮说话。

我虽然不爱听,可是杨叔毕竟也是父辈叔辈差不多的年纪,所以我也不想顶撞他。

我低着头,用脚尖碾压旁边一块小石子儿,咬着嘴唇不说话。

杨叔长叹一声,问我道:“梁小姐知道昨天沈总去了哪里吗?”

我继续使劲儿踩那石子儿,闷闷说:“他去哪里我怎么知道?”

“唉,他带着你的遗书和你母亲的遗体,去你老家回港镇了!”

“什么?”我蓦然抬头,不敢置信的问道:“他送我母亲回去了?”

杨叔点了点头,有些动容的说道:“沈总知道你身体不好,又不能再受刺激,所以就连夜替你将你母亲的遗体送回去!他这么做,是不想让你在这段时间面对你的父亲和哥哥,他害怕他们言辞过激会伤害到你……”

我眼眶刺痛,鼻头也跟着酸涩起来:“他,他见到我父亲了?”

“见到了!他本来想在回港镇歇一歇,顺便好好安慰安慰你父亲,可是听说你和沈野离开了医院,他又担心你会出事,便连夜往回赶!”

杨叔往车头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后怕的说道:“在途经三桠口的时候,我们与一辆大货车撞上,差一点就车毁人亡,回不来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车头前面凹进去一大块,保险扛都被撞得深陷了进去,左侧的车灯也被撞爆了。

刚才沈慕淮一定是害怕我发现车头被撞过,所以故意坐在被撞凹的地方!

我心头一暖,鼻头却更是酸得厉害。

杨叔又道:“刚才沈总看见你和沈野手牵手出来,他也是气极了才会将你一个人丢在街上,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直接让我原地调头,逆向行驶过来找你……”

“杨叔你别说了!”

眼泪落下来之前,我快步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沈慕淮斜睨我一眼,往旁边挪了挪,看样子似乎还在和我赌气。

我注意到他左边额角有一块醒目的血淤,不由得出声问道:“你受伤了?疼不疼?”

说着,我便伸手扳过他的俊脸,想要看看他的伤势。

他却将我的手一把推开,偏过头看向窗外,硬邦邦的说道:“你别管!”

我瘪了瘪嘴:“不管就不管!”

杨叔上车,发动车子,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其实,这一晚上的折腾,真的耗费了我太多的精力,此时靠在柔软的车座上,我恹恹然的呵欠连天,忍不住就想打瞌睡。

可是看沈慕淮那臭臭的脸色,再想想他和我非亲非故的,这一次不仅救了我还帮了我,还亲自把我母亲的遗体送了回去,想来想去,我还是不忍心让他揣着一肚子气回去。

我往他身边挪了挪,打起精神解释道:“我和沈野,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想让程楠有翻身的机会,所以才会找沈野帮忙的……”

见他还绷着脸,我只得抓着他的胳膊揺了揺:“沈慕淮你别这样嘛,我和沈野清清白白什么事儿都没有……”

他将我的手从他胳膊上拂开,沙哑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气:“我有没有给你说过沈野这人你不能走得太近?”

我瘪了瘪嘴:“嗯,说过!”

他又道:“既然我说过,你也记得,那你为什么还要处处招惹他?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梁夏不是我吓你,你不听我的话,早晚都会把你自己玩死!”

我再次瘪嘴,不以为意的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就觉得沈野人挺好的!”

“你……!”

他被我气得语塞,瞪了我一眼后,便气鼓鼓的不再理我。

我也被他莫名其妙的怒火磨得没了脾气,抱着手肘坐在靠窗的位置,开始闭着眼睛打盹儿。

我是真的困了,上下眼皮一合上,便有些睁不开。

模糊的意识里,我只知道我的脑袋随着车子的前行和转弯,一下一下磕在车窗玻璃上,不是很疼,却让我不能很好的入睡。

正觉得有些烦躁的时候,沈慕淮在身边轻轻叹息了一声,伸手揽过我,让我靠在他的怀里。

他的动作很轻柔,像是怕惊醒我,又像是怕弄疼我。

我唇角不由自主的微微弯起,顺势抱住他的腰,含糊道:“别生气啦,我们之间没什么,我以后都听你的还不成吗?”

他将我抱紧了一些,似有若无的嗯了一声。

我总算放下心来,往他怀里蹭了蹭,嗅着他身上特有的好闻的体香,很快进入了梦乡。

虽然很困,睡得也很香,可是沈慕淮抱着我,将我轻轻往病床上面放的时候,我还是睁开了眼睛。

他轻声说:“还早,再睡会儿!”

我勾着他的脖子,望着他的眼睛问:“你见到我爸了?他知道我气死了我妈,是不是很恨我?”

“又不是你的错,他怎么可能会怪你?”

他扯过旁边的枕头垫在我颈下,又道:“放心吧,你爸不会怪你,我将你的遗书给他看了之后,他还十分担心你,还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遗书?

我现在都已经不记得那份遗书的内容了。

当时在程楠手里受了刺激,被沈慕淮救出去之后,虽然没哭没闹看上去很平静,可是我行为和思维都还是有些偏激,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傻傻的去跳楼了!

现在再来回想一下方医生的话,我相信她不是骗钱的庸医了。

我又想到今天晚上欺凌程楠的手段,那么变态那么残忍,想想都觉得那不是我梁夏做得出来的事情。

沈慕淮见我愣愣不说话,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不舒服?”

我不安的说道:“沈慕淮,我……,我想去看看心理医生!”

他怔了一下,暗沉的眸子里有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不用!我就是你的心理医生!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不管是你身体上的伤还是心理上的伤,我都会陪着你慢慢痊愈!”

“可是,你难道不觉得我有时候做出来的事情还有说出来的话都不像我吗?”

“梁夏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他耐着性子说:“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后果这么严重,我相信心性再坚韧的人也会有短时间的过ji行为,过段时间就好了,时间会治愈一切的!”

时间会治愈一切!

嗯,我相信等到程楠的事情有一个了结之后,一切就都会慢慢好起来。

我会开始新的生活,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有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庭!

所有的噩梦,都不会再重演!

这样想着,我心里的不安和惶恐稍稍消减了一些。

我冲他笑了笑,半真半假的说道:“沈慕淮,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你说过会慢慢陪我痊愈,万一哪天我疯了你可别将我送疯人院!”

他低头久久的吻我的头发:“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梁夏,我知道你很勇敢,很坚强,这点小磨难你能扛得过去!”

他的话给了我无形的勇气。

对呀,这点磨难根本不算什么!

命运将我原有的东西全部打碎,一定是想要给我更好的东西,比如婚姻,比如爱人,比如闺蜜……

这样想着,我心头更是轻松了些。

一轻松,我就有些想要内急。

沈慕淮正准备给我盖被子,见我坐起来,便问道:“怎么了?现在还早,你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吧!”

我捂嘴打了一个呵欠,困意满满的说道:“我想尿尿!”

说着我已经下床,往病房内配的洗手间走去。

刚刚蹲下,沈慕淮便哗的推门走了进来。

我吓得一个激灵,硬生生将尿意逼了回去嚷道:“沈慕淮你干嘛呀?”

沈慕淮倒是丝毫也不尴尬,将一只透明的塑料小杯递给我道:“晨尿,你忘记了吗?”

我这时候困得脑子里面都一团浆糊了,懵里懵懂的看着他手里的塑料小杯:“什么晨尿?这是干什么用的?”

他被我搞得有些无语,只好直接说:“将这杯子尿满三分之一,我等会儿送去做检查,看你是不是怀孕了!”

我脑子里面转了转,这才想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

他不说我还真的就忘记了。

接过杯子,我对他挥挥手道:“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

“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便听话的退了出去。

我看着这塑料小杯有些纠结,三分之一?谁能尿得这么标准呀?

从洗手间出来,我神色不自然的说:“有点脏,我用纸手帕垫了一下,你送尿检的时候小心别溅在手上了!”

他倒是十分淡定:“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快过来,换了睡衣好好休息!”

我看了看身上依旧反穿着的上衣,想起上面的荧光粉,觉得就这样睡觉确实不好,便答应一声走了过去。

粉色的睡衣是棉质的,一看就很舒服。

“我换衣服,你不出去吗?”

“你全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为什么还要出去?”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也困意上涌懒得再与他计较,便当着他的面开始换衣服。

上衣刚刚从身上脱下来,两只青柠便活泼无比的从兜里掉落出来,咕噜噜滚到了他的脚边。

“这是什么?”他伸手捡起来,好奇的看了看道:“青柠?你将这东西揣在兜里干什么?”

我一看见青柠就两眼放光,换好睡衣从他手中接过一只,三五两下剥开,直接就丢了两瓣儿进嘴里:“好吃!新鲜着呢,你要不要来点儿?”

我拿起一瓣儿,二话不说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他见我吃得津津有味儿便也没有太抗拒,咬了一口之后却差点没跳起来:“梁夏你吃的这是什么鬼东西,酸掉牙了!”

吐掉之后,他又团团转的找水漱口,那狼狈的样子惹得我大笑不止。

闹了一会儿,差不多七点的时候,我吃掉两只从良辰夜总会偷偷带出来的青柠后,上床睡觉了。

我睡眠向来就好,这段时间尽管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我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隐约觉得有人掀开我的被子……

我半梦半醒,只以为自己在做有颜色的梦,也没有太在意,还忍不住舒服的轻轻了一声。

“现在几点了?”

“快十点了!”

十点?

我心念一动,连忙翻找枕头下面:“我手机呢?我刷会儿新闻!”

翻找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手机还在沈野的车上。

心里正失望,沈慕淮将手机递给我道:“今早上左溢送过来的!”

“哦哦,谢谢谢谢!”

我接过手机,迫不及待的便开始看最新的新闻:“昨晚上良辰夜总会的事情bao光没有?反应怎么样?”

沈慕淮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淡淡回道:“挺轰动的,上热搜了!”

上热搜了?

我嘞个去哦!

这下程楠岂不是成名人了?

呵呵,这一次看他还有什么招数洗白!

我一条条内容浏览下去,各种谩骂程楠的评论当然让我心头畅快,可是这一次程楠方面丝毫也没有再给出回应,他整个人好像从网络世界消失了一般。

不仅如此,原本还替他竭力洗白的那些网络媒体,这一次也是偃旗息鼓毫无动静。

我浏览了几分钟,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回事?程楠怎么不回应?”

沈慕淮道:“如此铁证如山的事实摆在面前,他还有什么好回应的?”

可是这不是程楠的风格呀!

他这人把面子呀,前程呀,声誉呀什么的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不管处于怎样的劣势,他都没道理不反击,不为自己辩驳呀!

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抱着手机继续浏览网页。

程楠方面一直没有动静,连一句话的声明或者解释都没有,他那位据说很厉害的母亲居然也没有想办法出来澄清一下……

这太不正常了吧?

最后的最后,我看到了唯一站出来为程楠说话的人!

是何庭生!

前段时间他被程楠推倒风口浪尖上,承受了常人难于想象的压力,这一次程楠在良辰夜总会闹出丑闻,他原本可以借这个机会为他自己洗白的!

甚至,网络上也有人为他鸣不平。

可是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居然站出来,替程楠说话了!

他自己录制了一段视频放到网上。

视频里面的何庭生比上一次看着清瘦了一大圈,眼窝深陷,下巴尖得能戳死人。

他一面用纸巾擦眼泪,一面哽咽说:“求求大家了,放过程楠哥哥吧,不要再关注他,不要再辱骂他了……,我说过,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程楠哥哥和梁夏姐姐是天生一对,他们是大学校友,又都是彼此的初恋,他们的感情是我见过的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gou引了程楠哥哥,他才会被人抓住把柄……,昨天晚上在良辰酒店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他……,你们不能这样对程楠哥哥,他是好人……”

视频录制的效果不是很好,可是何庭生说的每一个字都无比真诚,还有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让我这个布局之人都忍不住湿了眼眶:“我去,怎么这么感人!”

沈慕淮坐在我的对面,明亮通透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在他的身上撒落下斑驳摇曳的光晕。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支着线条优美的下颌,眸色锐利的看着我眼中的湿意:“你这算是鳄鱼的眼泪吗?”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什么鳄鱼的眼泪?你没看出来我在同情他,在变相的帮他吗?只可惜他对程楠那个渣男用情太深,看样子是无法回头了!”

沈慕淮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试探道:“昨天晚上手段挺绝的,是沈野帮你出的主意??”

“胡说!”我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沈野只不过是帮我联系了记者和网络推手,主意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哼,我说过,我要程楠生不如死!”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接下来?”我的目光看向暂停着的何庭生视频,想了想,疑惑的问道:“沈慕淮,这段时间事情闹得这么大,怎么没有记者找我?”

我好歹也是这件风波的当事人之一呀,为什么就没有记者来围堵我采访我?为什么就没有人扒我的身份和信息?

没人关注我,这不符合常理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