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亮之后说爱你梁夏沈慕淮(宠文) 梁夏沈慕淮结局精彩阅读

天亮之后说爱你的主角是梁夏沈慕淮,这本现代言情宠文讲述的是梁夏和丈夫程楠是在大学时期认识的,两人的感情一直很稳定,毕业后就马上结婚了。结婚以后,梁夏才发现自己被骗了,程楠根本不喜欢女人,他只是害怕被人诟病,所以才找一个女人结婚,而这个倒霉的女人就是梁夏。真相很残忍,梁夏却不得不接受,她决定和渣男离婚,找个更优秀的男人嫁了。

天亮之后说爱你梁夏沈慕淮精彩章节导读

晚上的时候,睡眠一向很好的我居然做噩梦了。

不管白天怎么悲痛欲绝,到了晚上我依旧可以一闭眼一睁眼就是天亮,睡得香甜得很。

可是这一次,从那个xue腥得宛如屠宰场的家里面出来之后,我做噩梦了。

我吓得失声惊叫,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沈慕淮一直都守在我的旁边,见我惊醒急忙拧开床边的小灯:“梁夏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满头冷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有人,有人要杀我!”

“梁夏!”沈慕淮低喃着我的名字,将我拥进怀里,一边轻抚我的后背一边安慰道:“那是梦!梁夏别怕,那只是一个梦,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他的声音是我熟悉的醇厚低沉,他的怀抱是我熟悉的温暖有力,他的体息也是我最熟悉最喜欢的味道!

我惊悸的心稍稍平复了一些,偎在他怀里道:“我不敢睡了!”

他习惯性的用下颌轻蹭我的头发,柔声说:“我抱着你睡?”

我看了看窗外黛青色的夜空,问道:“还要多久,天才亮呀?”

他说:“还早!这才刚刚一点过!”

我叹了一口气:“好难熬呀!”

“睡吧,我抱着你,你就不会做噩梦了!”

他将床头的小灯拧暗了一些,在我耳边轻声问:“梁夏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情吧?”

“好啊!”

反正我被吓醒之后也睡不着了,有他在身边说说话,时间也会好过些。

他说:“我十四岁那年,在一个极为荒僻的乡下生活了两个月……,梁夏你在乡下生活过吗?”

我揺了摇头:“没有!我和家人一直生活在镇上!”

于是他继续说:“那地方极为落后,所有村民的房屋都是依山而建,房子是盖瓦那种,墙体是黄泥筑起的,年久失修,墙体就裂出了比手指头还宽的缝隙,这种缝隙里面,寄生着不少的癞蛤蟆老鼠和蛇……”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然后呢?你被老鼠和蛇吓哭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会有了兴趣,注意力也从刚才那个噩梦转移到了沈慕淮的乡下生活上。

他只简单描述了几句,我好像就能看见一片山坳里,零零散散的坐落着一些人家,黑色的瓦,褐色的墙,黄昏时候袅袅冒起的炊烟……

沈慕淮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再次问我:“梁夏,你在乡下生活过吗?”

我也再次摇头:“没有没有!你快说所你在乡下生活的经历吧!”

他静默了小片刻,继续说道:“我当时寄住的那户人家养了一窝猫,一只母猫三只小猫,我觉得那四只猫简直要成精了,它们总是能轻易活捉住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还有天上飞的任何东西……,有一次,我和这家人的童养媳一起,把一只猫的嘴巴强行掰开,救下了一只画眉鸟,后来发现那画眉鸟伤势过重,脑袋都快要被猫咬碎了,那童养媳就又将画眉鸟还给那只猫,让猫把画眉鸟吃了!”

沈慕淮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我。

我听得正是起劲,追问道:“然后呢?继续说呀,再多说一些乡下的事情,好有趣的感觉!”

沈慕淮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继续说道:“后来,那三只小猫长大了些,母猫的身体也强壮了不少,我经常在晚上的时候,听到它们在我床底下咔嚓咔嚓啃咬和吞咽各种生物,那时候我其实挺害怕的,总担心我睡着了,它们会不会跳上床,啃我的手指头和脚趾头!”

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想多了!我小时候也养过猫咪,它们很温顺的!”

“你也养过猫咪?”沈慕淮有些急切,马上转过话题道:“你养过几只?你还记得它们的样子吗?”

我摇头笑道:“小时候的事情,谁还记得呀?”

他眼神中有黯淡的神色飞快掠过,在我的催促之下,接着说道:“后来没过多久,这户人家的四只猫全部都死了!”

我忙问:“不是都要成精了吗?怎么突然就死了?”

沈慕淮说:“被蛇咬死的!”

“蛇?”

“嗯!那地方后面靠着大山,有蛇一点儿也不奇怪!”

“然后呢?”

“然后,猫死了,老鼠就多起来了!”

“你怕老鼠?”

“当然怕了!那时候我睡的是最老式的木架子床,床上罩着麻布蚊帐,一到晚上的时候,老鼠就在蚊帐顶上扑腾来扑腾去,还发出吱吱吱的叫声,我好怕蚊帐被它们压塌,也好怕它们突然从顶上掉下来,落在我的脸上……”

我没想到堂堂L集团掌权人,赫赫有名的沈慕淮沈大总裁,居然会被老鼠和猫吓得留下心里阴影。

见他谈起这段往事依旧心有余悸的样子,我忍不住笑着说:“沈慕淮,你胆儿可真小!”

沈慕淮辩解道:“不是我胆小,是那鬼地方简直不是人住的!”

“继续说吧,它们从帐顶上掉下来没有?”

“没有掉下来,不过这群老鼠当中,有一只灰褐色的特别硕大,它根本不怕我,在我的床头跑来跑去,我起身撵它,它就跑两步,我一停下,它也就停下来吱吱吱的看着我,像是在挑衅我一样。”

“哈哈,它也是快要成精了?”

“梁夏你别笑,我说的都是真事儿!”

“好吧我不笑了,你继续说吧!”

“有一天晚上,这只硕大的灰老鼠也爬到了我的床顶上,压得那床罩不停的摇晃……”

“塌下来了?”

“塌倒是没塌,不过我半夜的时候被奇怪的嘶嘶声和吱吱声惊醒了……,四周一片漆黑,我害怕极了,伸手便去摸床头上的电灯开关线……”

沈慕淮说到这里,居然又停了下来,问我道:“电灯开关的拉绳线,梁夏你见过没有?”

我点头,认真道:“见过呀!最老式的那种开关,一根绳子从开关盒里面垂下来,拉一下灯就亮了,再拉一下灯就灭了,现在都很少见了……,快接着说你的故事吧,你开灯之后呢?看见了什么?”

沈慕淮不是个讲故事的好手。

他总是喜欢从故事里面跳出来,问我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这一点,真是挺扫兴的。

在我的催促下,沈慕淮才又继续说道:“我并没有将灯打开!因为我伸手去摸开关绳子的时候,手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就好像是电击的那种痛感,十分尖锐,十分短促,吓得我一下子往床里面缩去……”

我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回事?漏电了?”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缩在床的最里面大声叫着那童养媳的名字,后来,那家人的童养媳打着手电筒过来看了一眼,转身去外面拿来一根竹叉子,十分镇定的样子,直接将那床头上缠绕着的花蟒给叉下来了!”

我瞪圆双眼:“花蟒?”

沈慕淮点头到:“嗯!很大一条,就缠在我的床头上……”

我捂着心口叹道:“好吓人呀!”

他问:“梁夏你怕蛇吗?”

“当然怕了!哪有女孩子不怕蛇呀!”我想了想又问:“你当时也吓坏了吧?那花蟒距离你应该不过一两尺的距离,它要伤你的话,你分分钟就没命了!”

“那花蟒不是冲我来的!它是冲床顶上那十多只老鼠来的!”

我听得啧啧称奇:“天哪,沈慕淮你好端端的,怎么要去那么恶劣又凶险的地方呀?”

他苦涩一笑,思忖良久,才回道:“我去那里,自然是有原因的!”

说完之后,他薄唇微抿,眼睫低垂,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样子。

看他的样子,那原因一定很隐晦,很难以启齿,像我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是不会刨根究底的追问。

听了他这般离奇的遭遇,我也完全忘记了我经历过的可怖。

我靠在他的身边,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的影响,我做梦居然还真的梦见了可爱的小猫咪,毛绒绒的一团,蜷缩在我的身边,陪我晒着太阳,满足的打着呼噜……

第二天早上,沈慕淮照例为我上药:“看上去好多了……”

我照例在他的触碰下轻轻战栗:“沈慕淮,我……是不是很丑?”

“谁说的?怎么可能丑?”

沈慕淮将药塞进去,然后站起身,俯在我耳边低声说:“若不是你有伤,我恨不得现在就要了你!”

我受不住这样的挑豆,一下子就脸红心跳,学着他的语气说:“沈慕淮,若不是我有伤,我恨不得现在就要了你!”

他想不到我会说这样大胆的话,眸色一亮

低下头,他贪婪的含住了我的唇。

我连忙别过头去:“等一下!我还没漱口!”

他噗嗤一声低笑道:“我不介意!”

说完,就又要和我胡闹。

就在这时候,病房外面突然传来阿秀的声音:“沈先生,昨天那位侯珊珊小姐又来了!”

沈慕淮一面帮我收拾,一面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侯珊珊真是你朋友?”

我往门口看了一眼:“现在还不好说!这年头,像朱美亚那样的伪闺蜜可多了去了!”

他又问我道:“那你要不要见她?如果不见的话,我让阿秀打发了她!”

我想了想:“见吧!她都主动找上我了,不见不好!”

侯珊珊踩着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每一步都走得婀娜多姿,身旁好像真的有鼓风机在吹拂一般,头发和裙摆都无风自动,说不出的曼妙风情。

我看着这样的侯珊珊,实在无法将她与大学时期那个黑丑粗的侯珊珊联系在一起。

这家伙,该不会也像朱美亚一样,全身上下磨皮削骨整容美体了吧?

我在打量侯珊珊的同时,侯珊珊审视的目光也在我和沈慕淮身上来回看了又看。

沈慕淮有些尴尬,侧身避了避,可她还是粘着目光一个劲儿的看。

我便咳嗽一声,板着脸问道:“侯珊珊你找我有事儿?”

侯珊珊这才收回目光,看着我,突然莫名其妙说道:“梁夏,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告诉过你一句话,你可还记得?”

我一脸茫然:“什么话?”

她抬高下颌,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过你,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吸引,而不应该是一个qi官对另外一个qi官的反应!这句话你可还记得?”

我的脸色,不由自主便沉了下去。

麻蛋!

我当初就是听了侯珊珊这句话,才误以为我和程楠之间是真正的,纯粹的爱情!

我错误的以为,我和程楠的灵魂一直在互相吸引,所以,我们的qi官有没有反应都不重要!

就因为这句话,单纯如智障的我,认定了程楠就是我的真爱!

现在想想,真恨不得穿越回去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麻蛋,如果两个人的qi官碰在一起都没有反应,那灵魂也注定是会背道而驰的!

这么深刻的人生道理,我也是最近才明白过来。

和沈慕淮在一起则完全不同。

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说,只需要一个眼神对视,身体就能自然而然的有反应。

所以这时候听见侯珊珊还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昏话,我心里也真是五味杂陈哭笑不得。

沈慕淮见我脸色不好,已经叫了阿秀和杨力进来,要将侯珊珊‘请’出去。

我忙道:“沈慕淮,让她留下吧!我正无聊,有人陪着说说话也好!”

沈慕淮看向我:“你确定要这个女人留下来?”

我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你上班去吧!”

目送沈慕淮离开,我还没开口,侯珊珊先说话了:“L集团执行总裁?梁夏你行呀,刚刚蹬了程楠就傍上了沈大总裁……”

我白了她一眼:“几年不见,你说话越来越不中听了!”

然后我掀开被子进了洗漱间。

我洗漱之后又换好衣服,简单画了个淡妆,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侯珊珊正在翻看我床头的FSTS的资料。

听见我的脚步声,她连忙将资料放下,表情僵硬的转身道:“梁夏,你生病了还工作?”

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然而我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我没有生病,只是暂时没有住的地方而已!”

我真的没生病。

至于肚子里面的孩子,现在最多不过我的指甲盖大小,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能找得到地方住,我也不想住在医院里。

可是现在,我还能去哪里呢?

我将资料收好的同时,也将心中的迷茫情绪掩藏了起来。

转过身,我笑得云淡风轻,问侯珊珊道:“听说你在国外混得很好,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侯珊珊上前便毫不客气在我的肩膀上面捶了一拳:“还不是因为你!”

我没心没肺的笑着说:“想我了?”

“不是想你,是担心你!”

侯珊珊搂住我的肩膀,叹息道:“大学那会儿,我挺看好你和程楠,觉得他体贴懂事会照顾人,想着你这一生有他照顾一定错不了!没想到,他骨子里会是这么渣这么贱的一个男人!”

“我不想再提这个人!”

“好!以后咱们都不再提这个渣男!”

“你这次回来,不会真的是为我吧?”

“不是为你还能为谁?你和程楠的事情在网上都传bao了,我哪里还能坐得住?推掉手中的工作我连夜坐飞机就回来了!梁夏你都不知道,昨天在华隆小区的门口,我看见你浑身xue淋淋被沈野抱出来的时候,我这心里有多难过……”

侯珊珊和我失去联系有两三年的时间了,她唯一知道的我的家庭住址,也是从别的同学那里打听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