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绵绵邵沉亦小说名字 前夫有毒重生新妻快躲开全本阅读

江绵绵邵沉亦小说名字是前夫有毒重生新妻快躲开,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江绵绵从大学时代开始暗恋邵沉亦,一开始只是死缠烂打追着他跑,后来在后妈女儿的教唆下,竟然越来越放肆,导致邵沉亦对她厌恶至极。当江绵绵重生,回到和邵沉亦结婚的那天晚上,她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不再向上一世那么刁蛮任性,也能让邵沉亦放过自己。

江绵绵邵沉亦小说名字前夫有毒重生新妻快躲开精彩章节导读

车里的气氛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古怪。

或许只有邵沉亦一个人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吧。

然后,江绵绵彻底囧了。

商场?运河公园?动物园?

咳咳,也是,还带了一位长辈一起,除了这些地方也没有其他地方比较适合了。

没想到邵沉亦还挺“居家”。

江绵绵是全程一脸懵逼过来的。

要回去之前,邵沉亦看到别人不时拿个手机或者照相机拍摄,也来了兴致。

“我们,拍一张吧。”他对身侧的江绵绵说,语气中能听出因为这种不常说的话而别扭。

江绵绵正在奋力逗不远处草坪上的熊猫搭理自己,所以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邵沉亦就这样站在她身边抿嘴,满脸不悦。

江绵绵逗得累了,一个回头就看到了他“幽怨”看着自己。

她心里“咯噔”一声,暗自回想自己又哪里做错了?不应该啊,今天她可是相当配合。

穿着五厘米的高跟鞋都不带喊一声累的,不撒娇不抱怨,已经可以评选年度最佳媳妇了好吗?

关键她还是江绵绵啊,随时可以翻脸的那个江绵绵。

“怎么了?”她忍着吐槽,走过去问,“行程可是你安排的,你自己还不高兴啊?”

邵沉亦悠悠滴瞅着她。

以前她是想溺毙在他的眼神中,现在她宁愿溺死在下水道里也不要他用这样的眼神瞅着。

“你倒是说句话。”

“拍照吧。”他总算说了。

“嗯?”跳跃性的程度能否让她跟得上。

“妈,帮我跟绵绵拍张照。”邵沉亦不理会江绵绵,而是对王美芬提出。

王美芬这一天的精神也不是很好,亦步亦趋跟着两人,当然听到了儿子的话。

她去拿过手机。

江绵绵瞠目结舌中感觉到邵沉亦靠了过来,他身子微微侧向她。

王美芬动作很快,随便拍了几张就把手机还给了邵沉亦。江绵绵其实一直都没反应过来,等她想到自己是不是也该为了他跟邵母拍几张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回城的路上。

回到家,一解放脚,江绵绵就觉得吃痛。

不管鞋子再怎么贵怎么好,走路多了,新鞋总归是会磨脚后跟,特别是对于今天的安排完全不知道的江绵绵,穿的是一双“观赏”用的鞋子,不是用来游玩的。

洗澡出来看到邵沉亦拿着医药箱杵着,她好心问:“怎么了?你妈妈受伤了?”

邵沉亦没回答,而是拍了拍他身边的小沙发,“过来。”

“……”她疑惑走过去,“怎么了?”

他拉过她的手臂,因为她走到跟他保持了一步的安全距离之后就不肯再走近。

将人拉过来然后顺势让她坐下。

“你干嘛啊!我没做什么坏事吧?你搞清楚啊!”她惊呼。

邵沉亦蹲下,听到她的话身子僵了僵,然后抬头看她。

江绵绵依旧是警惕着。

他抿嘴。

“那!”又来了!江绵绵无辜,“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嗯,他还真动手动脚了。

他动手,动她的脚。

脚踝被男人的大手捉住,江绵绵一脸见鬼的表情看他。

他则注视着她脚后跟破皮起破的地方,“脚都破皮了为什么不说?”

“……”这是关心?

“不像你。”邵沉亦沉着身,然后将她的脚搭在他的腿上。

江绵绵想要挣扎,奈何他的手劲大,她撇撇嘴,不像她?当然了,因为死过一次了嘛。

她浑身不舒服,“还说我,也不像你啊。松手吧,我自己来。”

“斯”一声,她痛,“你倒是轻点啊。”

“那你别动。”

“轻点轻点!痛。”

邵沉亦身子又僵了。

“喂,邵沉亦……你到底在算计我什么?”她忍不住问。

飘忽的思想被她的问题打散,邵沉亦沉默着抬头看她。

江绵绵不挣扎,认认真真看着。

“你是我不像我?可是你不觉得你现在更不像你自己吗?所以,再算计我什么?”

“我能算计什么?”他反问。

她苦笑,“我怎么知道。”

“……”他继续给她擦药,“不是说好要‘好好过’吗。”

原来他的好好过带着这么大的福利啊?

她还以为表明两人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才是他说的好好过的意思呢。

突然就结束了的对话。

邵沉亦给她两只脚都上了药之后才起身,然后对她说,“明天妈她就要回去。”

“哦。”她点点头。

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她问了一句,“我要一起送她?”

“不用了。”

江绵绵一脸“果然”的表情,她其实也是随口问问,她明天还有活动呢。

本来是今天下午的,谁让邵沉亦搞了一个突击。

邵沉亦洗手之后走出去,江绵绵就接到了电话。

没有关严实的门,听到江绵绵的声音传来,“好了啊,我明天过去补拍嘛,今天真有事……当然是重要的事情,不重要我怎么会放你鸽子……好了,对不起,明天请你吃大餐谢罪!”

邵沉亦悄悄关了门,阻断了更多的声音,他嘴角勾了勾,表情愉悦。

江绵绵好不容易跟“摄影师”解决了今天放鸽子的事情,低头看自己的脚丫子,他涂了红药水,刚刚还叮嘱她不要贴OK绑,还真是“好好相处”啊。

江绵绵眼神暗了暗,有些不屑。

好在就今天一天了,明天等王美芬走就可以恢复原本的相处方式。

……

翌日。

其实江绵绵是没课的,但因为她有事情,而且如果在家里却不送邵母肯定说不过去,所以她很早就出门。

到工作室的时候上一组的封面拍摄还没有结束,她就只能等着。

这一等,倒是让她见到了意料外的人。

如果说上官明磊是她的异性朋友的话,那么这个现在正在拍摄的女子,就是她难得的女性朋友。

高中的同学,林倩。

上官明磊对她跟邵沉亦恋爱一开始倒并没有什么太反对,只是渐渐疏远,然后她在后期越来越“泼辣”,越来越不把自己的形象当一回事之后,他们两人才会自然而然分道扬镳。

但是林倩,在高中知道她暗恋邵沉亦开始就是反对的。林倩跟她,两人算是臭味相投,林倩反对的理由让江绵绵暗自琢磨了很久。

两人还吵过几次,不过那时候江绵绵都只是暗恋而已所以没什么,直到大学她开始变本加厉,林倩骂她贱,两人打了一架就撕逼分开了。

现在突然看到她,前尘往事各种恍惚。

林倩更漂亮了,这次拍摄的主题“xing感少女”,林倩身上几乎没穿什么,当然,如果江绵绵不是Joy最新拍摄“中意人”,她估计也不可能被放进来,但被放进来了也只是远远看着,林倩并没有发现她。

“羊羊羊。”Joy的声音。

Joy是一个来自意大利的美大叔,拍摄的照片得过很多奖,他特别喜欢拍少女……

是的,少女!

“Joy,我的名字是‘江绵绵’!”

“好啦,羊羊羊。”

“……”

江绵绵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父母会给自己取这样一个又没力量又没啥含义和美感的名字,不过,名字顺口也就好了。

如果少遇到喜欢乱用她的名字调侃自己的人就更好了!

“Joy,她是不是叫林倩?”

“Yes,你认识?哦,听说她最近正火,怪不得你认识。”

“……”她能说不是这个原因吗?

“好了,这边已经快要收尾,你去准备一下,马上轮到你。”

江绵绵点点头,离开之前又看了一眼,那个变身尤物一般的女孩,都让她不敢认了。

……

拍摄过程相当顺利,Joy也说她有天分,镜头感和镜头表现出来的画面都非常完美,甚至建议她往演艺圈闯,说他可以帮她介绍。

当然,她拒接了。

自己的能力她还是清楚的,而且,她也不喜欢当演员。

收拾好东西出来,想着到家里距离还有点远就先去了一趟洗手间,没想又遇到了林倩。

而且,还是被围堵了的林倩。

“不好意思啊,洗手间坏了,到楼下那个用吧。”一个人阻止了她。

“你们到底要干嘛?”是林倩的声音。

江绵绵正要回头走人的时候就听到了。

她停住脚步,回头看去。

拦着她的人瞪她,“看什么看?”

“林倩?你在里面?”江绵绵提声问。

里面的人顿了顿,然后喊了她,“绵绵?……我没事。”

听着就不像没事。但是人家都说了,她也没道理继续,她点点头,走开去。

里面的林倩叹口气,然后面对堵她的人,“做到这个地步?有意思?”

“哼,见过不要脸,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林倩,你最近抢别人的角色上yin了是吧?挺难耐啊!现在连拍杂志也抢,怎么了?跟Joy睡了?我跟你说,Joy最喜欢破chu了,破完他可不管你是不是还有潜力!”

林倩面不改色,“嗯,我也没想让别人觉得我有潜力,能拍到什么地步就到什么地步呗!”

“好啊,不错!够贱!”来人说完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林倩被打得偏了头,她擦了擦嘴角之后抬手就去抓对方的头发。

对方不防,扯到头皮喊痛,就又来了二三个人冲过来打林倩。

几人扭打成在一起,然后……

外面突然起了躁动。

“喂,里面维修……怎么回事!”

外面的人挡不住,因为往洗手间冲进去的人不止一个二个人,估摸着也有二三十人。

江绵绵就在这些人之中。

随着人群挤进了洗手间。

那边扭打在一起的人听到动静互相扯着头发看过来,然后纷纷往后避开,不明所以。

不等她们回神,很快演变成了人挤人。

江绵绵拉住林倩,林倩要挣扎,她凑过去,“是我,走吧,我刚刚看到有记者,等会儿估计会被拍!”

林倩愣了愣,然后点点头。

两人在人群中挤出来逃出大厦,别说头发,衣服都各种歪歪扭扭。

就好像两人之间打了一架一样。

两人看向彼此,然后不知道谁先笑了起来,两人都跟失心疯一样在笑着。

林倩笑得岔气,站直身子整理衣服,然后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呢?”

江绵绵也缓和了因为大笑而凌乱的气息,站起来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道:“你也知道我高中时候的名声,所以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一看就知道方才那几个人在找你麻烦,所以我就去找了楼下办公室的人,每人一百,让他们帮个忙。”

“每人一百?你还真浪费,有这些钱还不如给我。”

“……”江绵绵顿了顿,林倩可不是会说这样话的人呢。

林倩知道她眼神中的意思,“我家破产了,你不知道吧?”

“……”江绵绵的表情很能说明问题。

“好了,就知道你不知情。”林倩的语气带了略微的懊恼。

并不是因为破产的事情,而是因为江绵绵完全不知情。

“对不起,我,我是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年前了。”

“为什么,不来找我。”

林倩奇怪看她。

“怎么了?”

林倩摇摇头,然后盯着她,“你是真的还是装?绵绵,现在跟我装可没意思啊。”

“什么意思?”

“我找过你的。”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找过我?”

林倩一直盯着江绵绵,她能看出江绵绵有没有撒谎,确定了江绵绵没有撒谎之后,她越发沉默。

因为那时候说会帮忙传话的人有两人,一是陶曼文,另一个是邵沉亦。

江绵绵对这两人一直是比较偏袒,所以她不确定自己说出来会不会反而有什么不对。而且当时邵沉亦也帮了她家解决了燃眉之急……

她松了松气息后道:“没事,也许是我忘记了吧?事情来的太突然,再加上家里状况百出,我以为我跟你求助了,但也许事实上我的骄傲让我没有这么做。”

这样的解释的确是说得过去,只是江绵绵总觉得古古怪怪的。

“我的公主,要请我吃顿饭吗?当做你方才看我觉得内疚的……补偿?”林倩主动提出,调皮朝她眨眼睛。

江绵绵狠狠点头,至于跟Joy约定的……嗯,Joy,对不起啦,又要放你一次鸽子。

江绵绵让林倩带路,两人到了一家还算不错的西餐厅。

“你先点餐,我去补妆,刚刚被打了一巴掌,得遮一下。”

“还是先去买个冰袋敷一敷吧?”

“没关系,我包里有。”说出之后想到一个人包里带这种东西有点古怪,她解释,“拍戏的时候会用到。”

拍戏?

江绵绵一脸茫。

林倩拿了包去洗手间,没待太久就回来了,两人坐下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不知道是江绵绵变了,还是林倩变了,现在两人都没有了那锋利的菱角,所以相处也变得融洽了很多。

“我听说,你跟邵沉亦终于在一起了。”林倩抬起咖啡杯,“我就用咖啡代酒,祝福一句,希望你不会觉得太晚。”

江绵绵尴尬一笑,然后点点头,“谢谢。”然后沉默。

林倩多眼尖啊,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表情看起来不太好啊?”

“嗯?”江绵绵勺子晃动咖啡,没回答,反而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就存在的疑问,“倩倩,当初你为什么这么反对我跟邵沉亦啊?”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不需要再去提及,对两人都没啥好处。

江绵绵问出也后悔,但后悔之后却是豁然,“没关系,你想说什么就说,我现在……很清醒,不是那个别人说不得邵沉亦一点不好的江绵绵了。”

林倩挑眉,果然首先是怀疑,但怀疑过后也明白,江绵绵这个性格,如果不是真想知道,她是连问都不会问的。

林倩手交叉认真看着她,“有两点。”

“嗯?居然还有两点?不对……两点也不多。”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各种别扭。

林倩谅解,“要我继续说?”

“嗯,当然啊。”

林倩点点头,“一开始呢,只是因为我觉得女孩子倒追男人没面子,而且邵沉亦一看就是那种清高的男人,学霸加长的好,就自以为了不起的感觉,当然,这种认知后来我知道是错误的。”

“那么,你后来为什么还?”

“嗯,就是这后来的两点了。第一,他根本很早开始就知道你暗恋她。第二,他这个人,很危险,不管是他本身还是他的背景。”

“啊?”江绵绵一头雾水,“他根本不知道吧,不对,他应该是后来才知道,因为他女朋友的事情。至于他背景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林倩喝了一口咖啡,然后一点一点跟她解释,“我会知道他清楚明白你对他的感情,是当时他对付过追你的人。”

晴天霹雳也不能形容江绵绵此时心中的震撼。

林倩告诉她,“有一次我下晚自习晚了,几个男同学来我们教室,他们塞了情书过来,一开始还以为是给我的呢,正打算扔掉没想到对方说要我帮忙转交给你,你也知道,你那时候的形象表面看起来有些生人勿进。”

“咳咳。”

林倩继续笑着说,“我觉得挺有意思就答应了,只是没等走出校园,那几个人鼻青脸肿又跑过来拦住我把情书要了回去,我当时也没有弄清楚状况,直到有一次碰到然后才问了出来,是邵沉亦那时候也正好放学看到了这一幕。”

“他,让男同学来把情书要回去的?”江绵绵觉得见鬼都比现在听到的更正常。

林倩点点头。

“啊?为什么啊?”

林倩伸出手指头,“男人会这么做,原因很好分析,第一,他其实根本是喜欢你的。第二,他有目的。”

冷静分析,“如果喜欢你的话,一切都很正常,无非就是当时他傲娇呗,可是之后我却明白,并不是如此,他是真没有想跟你在一起的意思,那么,就只有第二点,他对你有目的。”

江绵绵鸡皮疙瘩排队起来,“那你说,他很危险的意思?”

“这就又怪我运气这么好看到了些状况。”她也想是运气好呢还是不好,“我有一次在校门口看到一辆车来接邵沉亦,车子的类型不说也罢了,但是那车牌号我却知道的,不是我知道车牌号的主人是谁,而是知道这种车牌号,不是有钱就能得到,关键是要……”

“什么?”江绵绵咽口水。

“权。”一个字概括。

邵沉亦上了一辆只有“jun队”人员才会配备的车子,而且不是一般等级的jun人配备。

还有,林倩说,那时候她看到那个司机对邵沉亦的态度非常恭敬。

“还有,我觉得前期他是故意撩拨你,然后就想到了他有目的,但又不是为了让你喜欢他然后好跟你在一起,我也就不懂了,不过后来,他的态度明显有变化,就真变成了你偷偷喜欢他,他一直没当一回事,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年纪小小心思就这么重,很危险。”

江绵绵现在无法反驳出一句话来。

“当然了,当时的我可分析不出来这么多的道理,所以也我没法给你说明白情况,只是觉得你明显不是邵沉亦这个人的对手,怕你吃亏。”

江绵绵手指一下一下扣着咖啡杯。

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有不一样的邵沉亦。

“怪我多嘴了?”林倩见她沉默后问,“就是看你被他迷得晕头了,所以想着跟你说也没有用。但邵沉亦这个人……真挺危险的。”

“嗯。”她摇摇头,“我现在知道的。

“知道?”怎么知道?

江绵绵自然是不能说自己是用生命来大彻大悟,她转移了话题,“算了,不说这个,我们现在能碰到也算是一种缘分,对了,你现在在哪所大学?”

林倩用自嘲的语气道:“我最近挺火的你不知道?年纪小小就出道,还陷入了休学,抢角色的话题中……江绵绵啊,你该把心思从某人那里抽出来了。”

江绵绵尴尬笑笑,“所以,你刚刚说拍戏,是那个拍戏?”

林倩噗嗤一笑,“对啊。”

她疑惑,“哦,不过怎么成了艺人?你以前的目标不是钢琴家吗?”

林倩不以为意道;“我家破产之后不是这么就算了的,我爸欠了很多钱,没办法啊,我这个还算长的不错的女儿总要帮忙。做演员算是来钱快也多的行业了。”

她倒不是讽刺,但事实上如此。

不过她虽然说的不以为意,但江绵绵还是看出来她眸底中闪过的伤感。

江绵绵道:“什么职业都好,能让自己过的好就成了,而且演员也不是这么好当,钱也不是这么好赚,要不然你也不用随身准备那些东西了。”

林倩一顿,然后闪了泪光,“江绵绵,不得了啊,你还会安慰了人了。”

江绵绵冲她安抚一下,嗯,她也正在为了自己重新的人生努力。

不过,也许还能帮她一把。

“对了,你知道上官明磊吧?”

“当然啊,不是你朋友吗?”

“除了这个身份。”

“winw娱乐的少东家。”林倩当然知道啊,不过现在才反应过来江绵绵的意思,“你不会是想帮我吧?”

“额……我的确是有这个意思,不过如果你觉得介意。”

“我的天使,说什么呢!你觉得我还会有什么骄傲自尊之类的吗?朋友愿意帮忙,我当然感激啊。”

她豁然的模样让江绵绵知道她是说真话。

这样,就好办多了。

这一顿饭,着实吃的相当愉悦,不但是多年累积的矛盾在一瞬间消除,也让她又回来了一位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