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薄情夜少狠囚爱夏小落夜西空最新章节阅读

薄情夜少狠囚爱夏小落夜西空的小说已经更新好了,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作者是静静,又名《总裁的禁锢情人》。夏小落为了拍到当红女星的八卦,好不容易翻身到阳台上,却被视频当中的男人发现了。邪魅的男人为了追回证据,竟然做了一件大胆的事!

薄情夜少狠囚爱章节阅读

“臭丫头!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一走进杂志社,便看到陈楚峰气得直跺脚的模样。

夏小落吐吐舌头,讨好地冲他笑,“社长!您不要生气嘛!”

陈楚峰当然毫不买账,“今天旷工处理,这个月工资减半!”

“舅舅!”夏小落有些不服气地瘪着嘴,“怎么就工资减半了呢!”

“昨天人家柳小姐的助理可都打电话来告诉我了啊,”陈楚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怎么能放人家的鸽子呢!我可是求了半天情人家才答应下次再约的。”

夏小落暗自翻了个白眼。

在夜西空面前表现得大度,扭头又来找舅舅的麻烦,这位柳小姐真不愧是影后。

“好啦好啦,”夏小落讨好地拽着舅舅的衣袖,“下次采访我绝对好好表现!”

见夏小落这样,陈楚峰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着她的额头叹了口气。

“丫头,你告诉舅舅,柳小姐的新戏《吻殇》你是怎么搞到报道权的?”

“这个呀”夏小落摸摸额头,思忖着措辞,“就是偶然跟她结识,还挺聊得来的,就同意让我们采访啦”

然而实际上那位柳清清小姐一看到她夏小落,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

陈楚峰显然相信了她的措辞,欣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干得不错啊!”

方才的愤怒已经被他抛到脑后,想着夏小落也算是立了大功,陈楚峰干脆给她放了一天的假,“小落啊,今天也没什么工作,又是探监日,下午去看看你爸爸吧。”

夏小落这才想起,今天是父亲的探监日。

她点点头,做了点工作便匆匆驱车赶往监狱。

走下车,看着被高高竖起的铁门,夏小落有些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上一次来到这里时,大概是半年前了。

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探监日,她却总会找各种理由没有去,只是托人给父亲带了些生活用品。

不是她不想见父亲,而是她不敢。她害怕看到父亲越来越憔悴的面容,也害怕父亲得知她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尤其是现在,她还出卖了自己的身体,沦为别人的情人。

一向自恃清高的父亲,得知女儿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不知又会怎么想。

夏小落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探监室里。

厚厚的玻璃后面,出现了父亲日益衰老的面庞。

“小落,最近过得怎么样?”

夏嘉深看着女儿熟悉的脸庞,露出许久未在脸上绽放的笑容。

“爸,我挺好的,您呢?”

“挺好挺好。”

他嘴上虽这样说,但脸上的憔悴却出卖了他。

“小落,最近学业还忙吗?”

夏小落抿嘴低头应着,“嗯”

她不敢看父亲那充满期许的眼神。

一直以来,她都在骗父亲,说她仍在学习,现在是S大珠宝设计专业的大学生。

然而她口中的夏小落只不过是她希望的夏小落而已。

现实是她高中都没有读完,就辍学到舅舅的杂志社里帮忙。

夏嘉深的脸上仍带着期许的笑容,“以后我们小落就是大设计师了。”

夏小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绞着手指。

她余光瞥见桌面上放置的报纸,有些惊诧地盯着上面的标题。

报纸的标题上写着“祁氏集团新任总裁订婚”几个大字。

怎么哪里都是这种新闻

注意到夏小落的视线,夏嘉深有些不快地将报纸拿起,“哼,他们家现在还真是风生水起。”

夏小落沉默着没有说话。父亲一直对当年祁家袖手旁观的事耿耿于怀。

“以后你可不要去他们公司当设计师。”

“好啦,”夏小落连忙笑着转移话题,“离我毕业还有段时间呢,最近学业有点繁忙,所以不能经常来看爸爸了。”

夏嘉深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你这孩子,做什么都那么要强,要多注意身体啊。”

夏小落抬眼看着他的笑,有些愧疚地咬紧嘴唇。在父亲眼中,她始终都是七年前那个无忧无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主。

可是七年来的磨砺太多了,现实让她沦为了别人的情人,利用这见不得光的关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倘若以后父亲出狱,这样的她又该如何去面对他呢?

她抬起头,努力露出明媚的笑容,“我不努力一些,以后怎么照顾爸爸呀~”

夏嘉深笑着摇摇头,眼角浮现出几条深深的皱纹,“你这孩子”

他又唠叨了几句,依旧和原来每次的话语一样,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叮嘱着夏小落要好好照顾身体。

探监时间很快就结束了,夏小落有些不舍地走出监狱,站在耸立的高墙外,一股强烈的无力感袭来。

已经七年了,她从一开始掐着手指头算父亲出狱的时间,但如今对现实已经麻木。

害怕谎言被戳穿,她甚至有些抗拒父亲的出狱。

“夏小姐。”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夏小落的沉思。

夏小落有些狐疑地回过头,看到一袭黑色西装的男人正站在身后。

男人熟络地掏出名片,“您好,我叫陈黎,是夜总给您安排的司机。”

“司机?”

夏小落翻了翻白眼,什么司机,分明就是要监视她。

这家伙,都已经出差了怎么还阴魂不散的。

陈黎表情严肃地朝她伸出手,,“今后请多多指教。”

语气里竟带着和夜西空有几分相似的不容拒绝。

夏小落紧锁眉头,看着他眼中闪烁着难以明言的光芒,咬咬牙回握住他的手。

接下来连接着几天里,除了回到夜西空的家中,夏小落无论走到哪里,这位不苟言笑的司机都会无时无刻紧跟着

好不容易得来一周时间的自由,却被眼前的男人给破坏掉了。

夏小落气得咬牙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在她第N次企图摆脱掉他却无果后,夏小落终于忍无可忍地回头瞪着这位如影随形的男人。

“喂,你再跟着我小心我报警说你骚扰我!”

男人推推冰冷的眼镜,“小姐,以夜总的势力,警察不会拿我怎样的。”

“……”

夏小落翻翻眼,无法反驳,他说的还的确是实话。

她刚扭头准备走,不远处的人群却传来一阵骚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