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的禁锢情人夜西空夏小落by静静目录阅读

总裁的禁锢情人》主人公分别是夜西空夏小落,本书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作者是静静,又名《薄情夜少狠囚爱》。十年前,夜西空恨透了夏小落的不辞而别。十年后,夏小落因为拍摄女明星的绯闻,好巧不巧遇见了夜西空。多年未见,夜西空势必要毁了她所有!

总裁的禁锢情人章节阅读

男人刚踏上车,面包车便“吱呀”摇晃了一下。

夏小落握紧方向盘,语气嘲讽,“您可别把我的小车给压坏了。”

坐在副驾驶座的夜西空却伸出不安分的手,露出得逞的笑容,“你这车这么不结实,等会能承受得住么?”

夏小落这才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袭来,有些后怕地推着他的手,“你你想做什么?”

夜西空取下墨镜,毫不客气地翻身压在了夏小落的身上,“做你现在脑子里想的事。”

狭小的车内,夏小落看着面前男人眼里闪着邪魅的光芒,微微紧了紧喉咙。

夜西空微低下头,在她唇边微微碰了碰,“感觉这次回来你火气很大啊?”

“我”

夏小落扭头闪躲着他落下的吻,却被人扳回了头,被迫承受着熟悉气息的侵入。

还不是因为想到清闲的日子结束了,心里不舒坦么

在被吻得七荤八素之前,夏小落有些恨恨地想着。

腰间传来一股凉意,衣服已经被人掀到了腰间。

夏小落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等等!”

夜西空有些不满地抬眸。

夏小落难得羞得满脸通红,伸手用力推搡着他,“回回去再这是我舅舅的车”

夜西空看着她这幅模样,更是不肯放过她,轻咬着她红透的耳尖,“不行。”

他已经忍了一个星期,现在一分一刻都忍不了了。

“吱呀——”

车子发出了更大的声音。

……

夜西空手握紧方向盘,趁着红灯的间隙看了一眼身旁裹着薄毯熟睡的人。

她轻阖着双眸,翘起的睫毛在脸上落下阴影,微肿的红唇半张着,让人忍不住想一口亲上去。

夜西空压抑着心里的冲动,轻轻握住了她从薄毯肿落下的手。

几日未见,他仿佛着了魔一般,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的身影。

她盛怒时微鼓的脸颊,她挑衅时讥笑的嘴角,还有她失落时落寞的神情。

他都想念。

所以再次见面就算她依旧如往常那样出言不讳,他也觉得满心欢喜。

他究竟是怎么了?

夜西空有些烦躁摇摇头,开着摇摇晃晃的面包车缓缓往别墅驶去。

得知先生马上就要回来的夏嫂早早就在家门口候着了,看到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驶来,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在看到车窗落下,露出先生那张冷峻的脸,更是一下子没站稳,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夜西空倒是一副镇定自如的模样,弓着腰从车下走出来,伸出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抱着怀中仍熟睡中的夏小落径直往房间内走去。

夏嫂看着先生那挺拔的背影,又打量了一番停在庭院里的那辆破旧小车,无奈地苦笑着。

夏小落窝在夜西空的怀中,微眯起眼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下巴。

她其实早就已经醒来,只是一想起昏睡前的场景,她就懊恼地想要找个地方钻进去。

居然就那样在叔叔的车上

一想到车上还充斥着欢爱的味道,夏小落就想永远这样昏睡过去。

“还要装睡多久?”

冷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夏小落思想挣扎了一会,感觉到房间内的空气凝结了好一会,才装作刚睡醒的模样,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嗯?”

夜西空冷笑着松开手,“演技不错。”

夏小落整个人瞬间落入了柔软的沙发上,她挣扎坐起,皱眉看向一旁似笑非笑看着她的夜西空。

电视不知何时被人打开,里面播报着最近闹得满城皆知的新闻。

“祁涵先生和苏雨铃小姐今晚将在国际大酒店举办两人的订婚宴”

夏小落盯着电视里订婚宴豪华大气的模样,有些恍惚。

原来他们是今天订婚啊,七夕节,还真是浪漫

“羡慕?”

夜西空看着夏小落紧盯着电视的模样,幽凉的眸子里折射出一丝寒意。

夏小落忙摇着头,举起遥控关掉了电视。

夜西空突然走上前,手撑在沙发两侧,将她圈在面前,“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

他那幽深的瞳孔里印出夏小落疑惑的表情。

“我不需要,”夏小落面无表情地推开他,“只不过是一些空有其表的东西而已。”

这是他教给她的。

夜西空嗤笑了一声,他分明就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丝钦羡。

“夏嫂,带夏小姐上楼收拾一下。”

夏小落疑惑地扭头,“干嘛?”

夜西空歪头,双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今天可是你的节日啊,得带着你好好庆祝才行。”

七夕‘情人’节?

夏小落自嘲地扯了扯嘴角,看来夜西空的确是为了过这个节日特地赶回来,只不过他与她对这个节日的理解有些不太一样。

“哎呀夏小姐,打扮起来可真是一点不输给那些女明星啊。”

夏嫂颇为满意地打量着镜中一袭青色长裙的夏小落。

镜中的她长发被盘成精致的发髻,露出美好的肩线和锁骨,精致小巧的脸庞化了点淡妆,本就白皙的肌肤显得愈发动人。

听到夏嫂的夸奖,夏小落脸颊上浮现出两抹殷红。

“就是脖子前有些单调了。”

夏嫂再三打量着,总觉得她脖颈前少了些什么。

夏小落看着镜中的自己,也产生了和夏嫂一样的想法。

“啊对了。”

她快步走到桌前,从抽屉里翻找出那条曾经被她折断的项链。

事后她后悔地找到那家店的售后,花了她几乎半年的积蓄才将项链修好。

都怪她当时太冲动,明明是在和夜西空置气,干嘛要拿这条项链发火呢?

夏小落有些愧疚地摸了摸项链,晶莹的钻石在灯光下闪烁着。

“夏嫂,你帮我把这条项链戴上吧。”

“哎!”夏嫂接过项链,眯眼打量了一番,“这条项链可真是精致呢,小姐眼光真好。”

夏小落没有言语,看着镜中的自己因着这条项链而愈发光彩夺目起来。

一瞬间好像回到了七年前,她也像现在这般精心打扮着自己,挑选着最爱的小裙子和装饰品,去参加在家中举办的大大小小的宴会。

而现在呢,她难得精心打扮一次,却是为了和那个男人过“情人”节。

真是讽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