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虐文]季沫单熙辰情深不自知小说by君曦完整版阅读

情深不自知》的小说主角是季沫单熙辰,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又名《以爱为名伴你终老》,由作者君曦精心原创。结婚三年,老公单熙辰的绯闻女友日日换,而季沫还是存在幻想,为了保住自己单太太的位置,她所有的背叛都可以视而不见。可当她看到那个酷似寒微微的女人时,季沫终于知道,自己的坚持不过是一场笑话。

情深不自知章节阅读

季沫很快被保安半推半拉地请出了单氏集团。

集团外的阳光似乎分外刺眼,晃得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结婚三年都没有出来工作,一工作就遇到这么棘手的事,季沫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倒霉体质,怎么诸事都不顺呢?

刚走下台阶,季沫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她颇感意外。

汽车车窗正好在此时摇下,车里的人微笑地朝她招手。

“顾总,你怎么过来了?”

季沫有些局促地问,不知道刚刚被单氏集团扫地出门的事是不是全被顾子钧看到了。

“刚好过来有点事,就顺便来接你,上车。”顾子钧下车体贴地为季沫拉开车门。

季沫回头看了单氏集团一眼,有些犹豫。

“就算是你想蹲点,也应该在车里,这样比较不容易被发现。”顾子钧笑道。

季沫没想到顾子钧这么轻易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她没有再多话,顺从顾子钧的意思上了车。

“给你的,趁热吃。”顾子钧从前座递过来一盒盒饭。

季沫接过盒饭,却迟迟没有开吃,她心里觉得愧对顾子钧的好意,公司对她委以重任,她却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你要是不吃饭等下没有力气追人,耽误了工作我可要批评你。”

顾子钧见季沫迟迟不动筷子,玩笑道。

季沫这才正式开吃。

两人在楼下整整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郭采涵的身影,她怀里抱着一沓文件,似乎正要出门办事。

季沫正准备开门追出去,就看到郭采涵已经走向地下停车场。

顾子钧颇为自信地笑道,“今天你有福了,可以看到我神乎其神的车技。”

季沫想起曾经坐他的车一起去吃饭,脸上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郭采涵的车很快从停车场出来,顾子钧一踩油门,稳稳地跟了上去。

刚开始走的都是大路,顾子钧跟的十分轻松,时不时还能和季沫闲聊两句,但当车转向小路时,顾子钧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的车性能虽好,却少有走曲折小道的机会,而且道路七拐八弯的,导航也没有那么准确。

季沫似乎也预感到事情可能不太顺利,她的目光紧紧跟随着郭采涵的车。

饶是他们如此小心,拜道路曲折所致,与郭采涵的距离还是渐渐拉开了,直到他们再也找不到郭采涵的踪迹。

顾子钧挫败地锤了一把方向盘,懊恼道,“今天牛吹大了。”

季沫本以为他要说几句责怪的话,没想到他竟以这种玩笑的方式化解了彼此的尴尬。

“顾总,其实你的开车技术已经很好了。”季沫安慰道。

“我就当你这句话是在夸我。”顾子钧笑道,“今天你也累了,下午给你放假,现在送你回家休息。”

季沫直觉自己不该休息,但是郭采涵已经跟丢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也就没有反对。

回到家的时候,林珊正在整理房间,季沫留意到客厅里有很多全新的奢侈品,涵盖了包包、丝巾、香水、化妆品

“妈,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季沫疑惑地问,怪不得之前林珊让她从卡中转二十万出来,她还好奇林珊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原来是为了买奢侈品,可是买这么多,用的完吗?

“我的事你别管。”大概是奢侈品的到来让林珊心情大好,今天说话难得的多了几分温柔。

季沫在客厅站了一会儿,试探道,“妈,我来帮你。”

“我不是都说了不用你管,听不懂吗?回你自己的房间去,没事别出来。”林珊不耐烦地说道。

季沫早料到是这种结果,想要养母谅解她,大概要很久很久

下午,季沫照旧去学校接季浩泽。

季浩泽见到她的时候十分高兴,把她的手拉着紧紧的,半刻也不肯松开。

“姐姐,你好久没有带我出去玩了,妈妈说是因为你在工作,你工作很忙吗?”季浩泽睁着澄澈的大眼睛,好奇地问。

“恩,比浩浩上学稍微忙一点。”

季沫笑着倾身揉了揉季浩泽的头,说道,“等姐姐发工资了,就给浩浩买很多好玩的玩具好不好?”

“好诶,我最喜欢姐姐了。”季浩泽飞扑进季沫怀里,给了她一个甜甜的吻。

由于季浩泽不想那么早回家,季沫就带着他去商场闲逛,顺便也驱散一下自己心中的烦闷。

“姐姐,我要吃冰淇淋。”

季浩泽脚步停在一个装修高档的冰淇淋店对面,季沫本来觉得小孩子吃太多凉的不好,但是拗不过季浩泽,还是带着他穿过马路走向对面。

买完冰淇淋,季沫刚要带着季浩泽回家,目光一转,就落在了不远处的透明咖啡厅里。

那里坐着一个她很熟悉的人……单熙辰。

在点点碎光的印衬下,他显得更加的英气逼人,此刻他眉眼含笑,笑容清俊,不禁让她想到了大学时那个阳光而帅气的他。

大学时的他们仿佛两个极端,他就是白天,整个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带着晨起初生的太阳,氤氲着一圈温暖的光辉。

而她就是黑夜,也正如她的名字那般寂寞苍廖的只配躲在黑暗的角落舔舐着伤口。

白天和黑夜永远只是在交替却无法重合,就像他俩结婚三年也无法相爱一样。

“姐姐,你怎么了?”

季浩泽的声音将季沫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她再次留恋地看了一眼单熙辰,这回却发现了一丝异样,因为她终于看清了坐在他对面的人。

那个人是昌悦集团的总裁秦长华。

原来今天单熙辰之所以拒绝让她和郭采涵对质,是因为他早有打算,季沫做梦也没有想到单熙辰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击垮竞争对手。

是她看错他了!

“姐姐,我要去洗手间。”

季沫的思绪再一次终止在季浩泽的话语间,她举目四望,发现咖啡厅是最有可能自带洗手间的,尽管有可能会因此遇到单熙辰,但季沫头一次不感到紧张,因为这一次,无耻的是他。

季沫亲自带着季浩泽走到男士洗手间门口,拍拍他的肩交代道。

“男士洗手间女士禁入,你自己进去好吗?”

季浩泽乖巧地点点头,季沫正感欣慰间,一抹熟悉的味道突然侵入鼻端,她一抬眼,就看到单熙辰正笔直地立在她眼前。

季沫刚刚还微笑着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她像没看到单熙辰一般,故意别开头。

这种刻意无视的态度让单熙辰的火气直往上窜,忍不住就想要发火,只可惜咖啡厅并不是好地方,他可不想明天和季沫一起登上娱乐版的头条。

“你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单熙辰逼近季沫,声音暗哑低沉。

“不敢当。”季沫直视着单熙辰充满怒火的眼睛,冷笑道,“我哪比得上单总对付竞争对手的手段。”

“你……”单熙辰眉头一皱,听出了季沫的言外之意。

他想起和秦长华的见面,笃定道,“你都看到了。”

季沫冰冷地看他一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很好!”单熙辰阴鸷地笑道。

“你既然看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想不想知道这件事的详细经过?”

单熙辰的话尾带了一丝引诱。

季沫的眼神瞬间亮起来,随即又很快暗淡下去,单熙辰绝对不会那么好心。

“不想!”季沫别开头,不甘地回道。

单熙辰从怀中掏出一物轻轻压在季沫手心。

“今晚我在这里等你,想解决昌悦的事就过来找我。”

季沫低头一看,发现手心里放着的是丽兹酒店的房卡,而且还是她和远光集团总裁何宏明谈合作时定过的1206房。

单熙辰这是什么意思?季沫正想问他,一抬头,发现他的身影已经走远了。

有那么一瞬间,季沫想直接将房卡丢进垃圾桶,可是想起眼前的困难,她又退缩了,顾氏集团的工作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她现在要养家,根本承受不起失去工作的风险!

而且,她也不能辜负了顾子钧的信任!

季沫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房卡,或许去见单熙辰一面,也没有那么糟。

将季浩泽送回家,又和家人一起吃过晚饭,季沫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赶往丽兹酒店。

一路上,她十分忐忑不安,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她不停地问自己,直到到了1206门前,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在门口犹豫纠结了一会,季沫这才掏出房卡准备开门,不想房门这时突然从内打开,单熙辰身穿白色浴袍头发犹在滴水的性感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季沫大感不妙,抬腿就要逃跑……

“想走?”单熙辰挑了挑眉,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她拉进房内,甩在床上压了上去。

季沫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她慌乱地挣扎着。

“单熙辰,你无耻。”

“你说好今天只是来谈昌悦集团的。”

单熙辰轻轻松松地制住季沫的挣扎,平静道,“我确实说了今天要和你谈昌悦集团,可我没说只谈昌悦集团。”

“你这个混蛋,你这么做对得起寒微微吗?”

一提起寒微微,单熙辰尚存温度的眼眸瞬间冷了下来,他狠狠地钳制住季沫的双腕,声音仿佛地狱来的恶魔,“别在我面前提寒微微,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何宏明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如果你不想你的家人也变成这副样子,最好乖乖听话,不要试图激怒我。”

单熙辰凉凉地提醒,此刻他的眼神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堪比高山上的寒冰。

这样冷酷的单熙辰让季沫感到害怕,他如果要把她怎样也就罢了,可是他若是要动她的家人……

“你已经害死了我爸还不够吗?你还想怎样?更何况,你答应过我,不再找季家的麻烦。”

季沫气怒地问道,一想到死去的父亲,季沫的眼泪就像断闸的洪水一般,流个不停。

“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会怎样。”

单熙辰话音刚落,便压着季沫的头凶狠地吻了下来。

季沫本能地要躲开,碍于他刚刚的威胁,她又顿住了,忍着没有动,任由他撬开她的牙关,在她嘴里攻城略地。

他这次的吻带着前所未有的凶狠,季沫几乎招架不住,就在她快要窒息的当口,他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何宏明上次对你做了什么,他有没有像我这样吻你?”

单熙辰紧皱着眉头,阴鸷地问。

季沫不妨他竟旧事重提,怪不得他要定同样的酒店,同样的房间,原来他对何宏明的事仍旧无法释怀,弄瞎了别人的眼睛还不够?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单熙辰竟这样狠辣。

季沫不想激怒单熙辰,但她同样不想再提及那段恶心的往事,她别开头,当做没有听到单熙辰的话。

“不回答?”单熙辰挑眉,脸色变得愈加阴沉,“难道你还在怀念那个老色鬼,他的技术比我好?”

季沫为了家人,本着能忍则忍的态度,但单熙辰这样侮辱她,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啪……”趁单熙辰此刻放松对她的钳制,她狠狠地甩了单熙辰一巴掌,响声在套房内回荡,这一巴掌她用尽全力,单熙辰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五指印记。

单熙辰摸了一把掌印滑过的地方,危险地扬了扬嘴角。

季沫有感大祸临头,正要逃离,不想身子刚刚一动,就被单熙辰重新抓回紧紧压住。

“我本来想对你温柔些的,既然你自己不想,那就不要怪我。”

单熙辰的声音多了几分嗜血的味道。

季沫的眼神中浮现恐惧,她刚要伸手推他,就感到下半身一凉,随即一阵尖锐的刺痛传来,她倒吸一口凉气。

接下来疼痛一波比一波强烈,季沫像一个在水中漂泊无依的浮木,被湖水疯狂无情地冲刷,她的双手胡乱挥舞着,最终紧紧地攀住单熙辰的双肩,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鲜红的抓痕……

“阿姨,这家的法式鹅肝很不错,要不要来一份?”寒微微温柔地问着对面打扮时髦的妇人。

“好,你推荐的一定不会错。”林珊笑着答道。

“这次真是感谢阿姨,帮我挑了那么多好看又实用的东西,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寒微微边铺好餐巾边道谢。

“这都是小事,我还要感谢你呢,其实你给我五十万有些多了,那些都是小物件,用不了那么多钱。”

林珊脸上露出一副受之有愧的表情。

“阿姨千万别这么说,当初季沫在我离开家时毫不犹豫就给了我二十万,这几年我一直记得她的恩情,现在您家里遇到困难,我多给您一些也是想还季沫的恩情,您知道季沫的性格,我要是直接给她,她肯定不会收的。”

“她的性格确实是。”

林珊提起季沫,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寒微微早就打听过季沫的情况,她的养母因为养父的死记恨她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此刻看到林珊脸上的不自然,寒微微一点意外都没有。

“阿姨,这次的事我希望您不要告诉季沫,要是告诉她,她一定会把钱退给我,到时候我的一番心意就白费了。”

“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你放心。”

两人愉快地用完餐便一起出了西餐厅,寒微微刚准备送林珊回家,就见林珊一脸惊讶地看着对面,她顺着林珊的目光看去,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