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顾心衣霍越泽小说名 豪门戏婚99天小说完本阅读

顾心衣霍越泽小说名是什么?这本小说名为《豪门戏婚99天》,是一本豪门总裁言情小说。顾家企业面临重大危机,顾心衣实在没办法,只能找上霍越泽。本来是一场交易,可两人都当了真。顾心衣是带刺的玫瑰,霍越泽是纵横情场的高手,两人的爱情轰动全市!

豪门戏婚99天章节阅读

顾心衣对陈诗诗,视既心疼又头大,这丫真的是太脆弱了,在明星这个堪比宫廷斗争的大圈子里,脆弱和懦弱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也没有办法,陈诗诗是他们公司唯一能够拿出来手的一个艺人。

不过虽然现在负面新闻很多,但她毕竟已经在娱乐圈里面站稳了脚,只要是假以时日,它会慢慢的朝着超一线明星的方向发展。

凭着陈诗诗的情商……难是难了点,但是顾心衣依然有信心把她给推上去。

坐在出租车的后座,顾心衣微闭双目,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手里的电话响起的时候,她反射性的差一点弹起来。

电话是何导打过来的,何导可是国内知名的大导演。

顾心衣把电话放到耳旁的时候,脸上已经笑得灿烂了,这个电话从始至终她都保持这种笑容。

“何导,您放心好了,一定会让你满意的,诗诗怎么说也不是新人了,像那种低级错误无论如何不会再犯第二次,您给我们这么一个机会,我们还给你一个灿烂的票房。”

顾心衣好话说了一箩筐,何导总算是收回想要把陈诗诗给换掉的想法,决定再给他们公司一个机会。

放了电话,顾心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如果这个机会失掉了,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呢。

出于职业习惯,她随后浏览了一下娱乐版块儿。

关于她和顾晗雪还有霍越泽的新闻余温还在,但是又爆出来一条新的消息,顾晗雪接下来一部戏,是和先进在国际上获了大奖的张楚导演合作。

顾心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张楚这么快就出新片了,她怎么什么消息也没有听到啊?

顾晗雪居然已经签了合同,是那部戏里面的女一号,再加上她去年才演了一部叫座片,在国内娱乐界前途一片光明了。

新闻的旁边还配了一张照片,是顾晗雪和张楚站在一起拍的,两个人挺亲密的,张楚是新晋的年轻导演,也就是30多岁,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顾晗雪顾盼生辉,美丽动人。

顾晗雪在娱乐圈里的地位日渐上升,眼见就是超一线了。

顾心衣回到公寓,拿着手机给霍越泽发条微信,“总裁大人,生气了?”

霍越泽半天都没有回。

顾心衣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好像还真的生气了耶。

不过这就是她想要的,那么容易得到的,谁会珍惜呀,更何况霍越泽这种人他想得到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啊,更何况在他的心里此时还有对顾心衣的怀疑,觉得他只不过是一个风月场的女子,现在有些稀罕,过一段时间呢,或许像对其他女人一样,玩够了拂袖而去吧。

欲擒故纵,若即若离是最好的状态。

大概过了20分钟,霍越泽回了一句。

“是呀,我是生气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顾心衣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没想到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拐弯抹角的想要别人哄他,今天在办公室没有得逞,极其不爽对不对啊?

“你这么说,我心里都有点害怕了,我可得罪不起你啊。”顾心衣在自己声音里面那种嗲嗲的腔调,自己都恶心,但是这又有什么呢,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不重要。

霍越泽此时就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里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拿着电话,两只脚放在办公桌上。

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来,虽然明白这个女人是跟他耍伎俩,什么欲擒故纵啊?他见的多了,但是他却很想玩一玩。

从来都是他玩别人,别人怎么可能玩得了他。

这个女人自认为自己很聪明,但是也只不过是他可以操纵的一个工具罢了,虽然她比其他女人有趣的多,但是霍越泽绝对不是轻易可以动心的人,他要的就是这种好玩的感觉。

“既然害怕我,还不快点讨好我啊。”

顾心衣心头升起一股恶寒,但是骂了一句禽兽之后,依然是满脸堆笑的,说着好话。

“咱们回头见个面吧,我公司有一个小艺人,很有潜质的,对待演戏也很认真,我希望你能给她找个机会。”

嗯,这才是女人打电话来的真正目的吧,霍越泽淡淡的一笑。

“好处都还没让我得到呢,就想跟我提条件呀,时间地点你来安排。”

话音刚落,卡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顾心衣看看手机屏一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把电话给放下来,不见兔子不撒鹰,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好,她来安排时间来安排地点,那就酒店吧,酒店还方便一些。

顾心衣定了离她工作室最近的一家酒店,并不是五星级的,但是环境还算是可以。

霍越泽收到地址和时间的时候,眉头微微的皱着,这种酒店他从来都没有去过,也不知道里面环境怎么样。

“不如定紫荆酒店,钱我来出。”霍越泽给顾心衣发过去一条信息。

“三少,怎么能让您来破费呢?这家酒店虽然比不上紫荆酒店,但是环境还是可以的。”

“哦,你好像对那里挺熟悉啊。”霍越泽分明就是话里有话,什么叫他对那里挺熟悉啊?难道他是一个经常去酒店开房的女人吗?

顾心衣发过去一张笑脸,她自己都觉得那张笑脸笑的谄媚。

“三少,您放心好了,这里真的挺好的,主要是离我的工作室很近,你就当体恤体恤我吧,因为这几天的状况实在是太多了,我真的没有力气跑远路。”

霍越泽总算是答应下来了。

顾心衣豁出去了,反正有了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个唯一可以让她依靠的大树,她一定要物尽其用。

提前来到了酒店,顾心衣把自己泡在一大盆的温水里面,慢慢的舒缓。

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顾心衣心里一惊,难道霍越泽提前来了吗?要不要这么心急啊?

果然,霍越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嘲讽,“你还挺心急的嘛,提前就到了。”

顾心衣坐在浴缸里面,用嗲嗲的声音说,“三少有约,我哪里敢怠慢呀?”

顾心衣到外面有瓶的塞子被打开的声音,她提前叫了酒,心里面竟然想着霍越泽要是能够多喝一点,半醉半醒的或许也就不折腾她了。

等顾心衣就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从卫生间里面出来的时候,霍越泽翘着二郎腿,一只手端着一个酒杯,正喝的津津有味。

看着顾心衣,他两眼一亮……

顾心衣就像是一朵出水芙蓉,头发湿淋淋的,随意披散在肩头,乌黑的头发缠绕在雪白的肌肤上,有一种视觉的冲突。

她的脸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娇羞。

这个女人确实与众不同,最起码她足够漂亮,就算是她的那些娇羞都是装出来的,还是挺有意思的。

霍越泽把手里的酒杯放在桌子上,几步走到顾心衣在面前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旁边就是大床。

顾心衣被霍越泽直接扔到了绵软的大床上,而他此时也欲火焚身,想也不想的就扑了上去。

顾心衣身上特有一股香味,那是属于女人的体香,并不是任何香水可以比拟的,香味儿直往霍越泽的鼻子里面钻,他喉头发紧,轻轻的含住顾心衣的唇……

这一吻差一点让顾心衣直接窒息过去,因为实在是太绵长了。

在办公室里没有得到,霍越泽的激情还在。

“难道你不想先喝点儿酒吗?我刚才叫了……”顾心衣趁着霍越泽松开它的那一瞬间迅速的说了一句,可是话只说了一半就又被堵住了。

顾心衣就朝着那边看了看,酒虽然已经被打开了,但是只倒了一杯。

霍越泽应该没有喝多少啊。

霍越泽这个时候突然松开了顾心衣,她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霍越泽,什么意思呀?

霍越泽伸出来胳膊,把酒瓶拿过来,也不用杯子,咕咚咕咚仰头就灌,一下子就喝下去大半瓶。

顾心衣心头窃喜,这个酒的度数可是有点高啊,虽然是洋酒,但是两杯下肚怎么也有些微醺吧。

但是他再次低估了霍越泽,她想让他喝醉,没有力气折腾他,可是霍越泽想的是用酒来助助兴。

他随手把酒瓶往地上一扔,然后重新压了上来。

顾心衣那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盘算错了。

霍越泽带着一股酒精的味道,参杂着欲望的味道,气氛好像在一瞬间被点燃了一样,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虽然他并不能反抗,但是她心里面还是想反抗的。

霍越泽是能够感觉出来,这个女人似乎还和第一次一样,有些僵硬,僵硬就可以体现出来,她从内心是抵抗的,怎么搞的啊?这个女人……

但是情欲占了上风……

霍越泽从来都是征服性的,他不喜欢任何人对他有抵抗情绪,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他越战越猛,比第一次还要猛烈,两个人持续了大概有三个多小时。

顾心衣直接就昏厥过去了,毫无悬念。

身上的新伤加旧伤他醒来的时候胸口都是疼的,稍微一动,她却发现最疼的地方是下身,霍越泽真是名副其实的禽兽。

洗手间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霍越泽算是结束了吧,如果他再持久一些,顾心衣那就要死在这家酒店的大床上了。

顾心衣努力的支起身子四处看了看,房间里一片狼藉,好像是彰显着刚才一场大战的激烈。

她忍着身上的疼从地上捞起来那瓶酒,放到嘴边喝了一口。

酒还是有一定的度数的,火辣辣的感觉,让她的喉头更加难受。

她只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能倒下。

霍越泽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居然什么也没有穿,就连一条浴巾也没有,结实的肌肉犹如罗马美男的雕像。

顾心衣挪开了目光,虽然已经在一起好几次了,她依旧无法直视。

霍越泽看看顾心衣手里面的酒瓶,然后就拿了过来。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能喝的。”说着,一仰脖子,把酒瓶里面仅剩的酒喝得一干二净。

顾心衣挤了一个笑在脸上,“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喝呀?”

说起来奇怪,霍越泽我知道他是交际场上的老手,喝酒应该不在话下,怎么看出来她不能喝呢。

霍越泽并不解释很多,而是坐在旁边点燃了一根烟,微眯着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顾心衣觉得现在是时机了,就把陈诗诗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霍越泽对陈诗诗没有任何的印象,虽然她曾经演过几部电影,也拍过电视剧,但是始终都是配角,最多也就是个女2号。

“她的条件挺好的,对工作态度也认真,说实话,就是有些情商不上路。”顾心衣出来手机里面,陈诗诗的照片放到了霍越泽的面前。

霍越泽皱着眉头看了看,但是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给挪开了,这种样子在娱乐圈里面一抓一大把,“她长什么样子或者是情商够不够都无所谓,关键有你这个老板提携她,前途应该一片光明。”

顾心衣的心总算是一松,有这句话就够了,霍越泽应该可以帮她搞定吧。

顾心衣跑到洗手间里面狠狠的洗了一把,似乎要把身上所有的痕迹洗掉一般。

等他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外面空空如也,霍越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只给她的手机发过来一条信息,“记得想我哟。”

顾心衣把那条信息给删除了。

当然想你,还没有利用完呢。

她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依旧是那么肮脏,霍越泽的恐怕把她看得就像是酒店里面的应召女郎一样。

而她看霍越泽,依旧是一个只知道玩女人的禽兽。

但是霍越泽的办事效率还是值得肯定的,在第二天就给她发过来的信息,替她约见了一个导演。

导演不是别人,正是张楚。

张楚是导演界的新贵,派头很足,对顾心衣有些爱搭不理的,毕竟刚在国际上获过一个奖,其他的导演和他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顾心衣推荐了陈诗诗。

陈诗诗虽然不太会讲话,但是自从从医院出来之后,也知道自己的毛病所在,面对着这样的导演,她谨小慎微,表现的还可以。

张楚看看名片,觉得郁风工作室名不见经传,对于他们的实力保持怀疑,但是看在三少的面子上最后决定可以给陈诗诗一个试镜的机会,但是能不能上戏,那就另说了。

“谢谢张导。”顾心衣满脸是笑的道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