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契约]霸少赖上合约妻江清洛傅御笙大结局阅读

霸少赖上合约妻江清洛傅御笙小说已经大结局,本书是一本豪门总裁言情小说,又名《傅少独宠契约妻》,作者是叁月惊蛰。江清洛不过就是在路边捡了一个可怜的老太太,没想到居然是傅家的老佛爷,关键是老佛爷还钦点了她成为孙媳妇!软的不成,直接将养父公司整垮,逼得江清洛不得不就范。

霸少赖上合约妻章节阅读

“可是、夫人……”小香一听江清洛的话,有些为难。

这么幸苦做的饭菜,她自己也没有吃一点,现在就这么到了就真的太可惜了,可是看着江清洛神色淡淡的模样,小香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好了。

就在小香正要安排人去把饭菜都收起来的时候,大宅外面每天傅御笙回来时的提醒声响起,李管家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

“夫人,先生回来了。”

原本准备上楼的江清洛一听李管家的话,人也不自觉的愣了愣,现在她如果还上楼的话,只怕也不好看,想了想江清洛便折身跟着李管家向大门走去。

罢了,反正她也想好了,这一场交易中她本来就处于劣势,也没有妄想过傅御笙会先低头,所以只能她主动,关系才能够破冰。

这边傅御笙听着杜珩的汇报,今天的跨国会议时间太久,到现在才结束,回来在车上还有几个小型的视频会议,等结束的时候车子也已经到大宅门口了。

“总裁,刚才李管家有打电话过来,当时我没接。”杜珩看着准备下车的傅御笙说道。

傅御笙点点头,也没多去想,无非就是太晚了询问他回不回来罢了。

“对了,总裁请稍等。”看傅御笙下车,杜珩似是想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很快也跟着下车。

傅御笙有些疑惑看着杜珩去了另一辆车子,不多时提着一个纸袋走过来。

“这是今天夫人遗漏在车上的。”

傅御笙看着杜珩手中的纸袋,一眼就看出来是她昨天在那家店的衣服,想到洛呈对她的态度,傅御笙心中就一阵老大不爽,但不可否认,穿着这裙子的她确实很美。

“嗯。”

接过纸袋,傅御笙缓步向着门口而去。

杜珩看着傅御笙的背影微微吐了一口气,就怕他又耍大爷脾气不拿,到时候还要他亲自去送。他可是一心想让两人和好啊,想想也是,当事人都不着急,就他们这些旁观者干瞪眼。

这么想着,杜珩也很快驱车离开。

今晚他还有约,只希望这位大少不要临时给他安排事情了,免得把他逼急了他就关机!

傅御笙拎着江清洛的衣服很快回到大宅,却没想到今天迎接他的人中竟然会有江清洛,这放在平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女人躲他跟老鼠躲猫一样,事出反常必有妖。

“先生,您可算回来了,今天晚上夫人亲自下厨为您准备晚餐,等到您现在呢。我这就安排人去把饭菜再热一热,先生换个衣服下来就可以吃了。”李管家很是殷勤的迎了上去,结果傅御笙手中的袋子。

而傅御笙眸光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江清洛。

江清洛没傅御笙这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便扯了扯嘴角,虽然这笑意还是十分牵强的。

“您回来了,我先给您去放水洗澡吧。”江清洛看着傅御笙,缓声开口。

她可不觉得傅御笙是真的在公司这么晚,已经见过他和不同的女人一起了,这男人相比女人很多才是。

傅御笙唇角半弯,虽然是短短的一瞬间但还是被李管家给捕捉到了。

“不用,先吃饭。”说罢,傅御笙便径自向楼上而去,边走边伸手扯了扯领结。

今天开会,虽然他平时话很简洁,但今天开了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在说话,声音已经沙哑的不成形了。

“先生,这是您给夫人买的衣服吗?”李管家那异常激动的声音响起,让江清洛也是愣了愣。

“不是,她自己买的。”傅御笙脚步一顿,随即快步上楼。

江清洛看向李管家那边,这才想起来自己这裙子竟然在这里,她还以为是在陆汀莞那边呢。

李管家笑眯眯的把裙子交给江清洛,缓声道:“夫人,您也饿了,我这吩咐人去把饭菜热一热,先生那边还得给他煮个冰糖雪梨才行。”

江清洛一听李管家的话,疑惑道:“傅先生他怎么了?”

“先生今天一整天都在开会,刚才杜先生通知说从下午四点多就开到现在了,回来的路上也是会议不断,喉咙应该非常不适。”李管家看向傅御笙上楼的身影,有些心疼的说道。

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能够成为这么独当一面的人,一个人撑起这么庞大的一个家族,被背后付出了多少只有他们知道。

江清洛一听李管家的话,有些愕然,这么长时间的开会,应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吧,想到他房间中的一些胃药,也难怪了,饮食这么不规律……

“我去给他熬吧,你让他们给他熬一点粥吧,这么晚了还吃饭对胃不好,现在还是喝一些粥比较好。”江清洛皱眉道。

李管家一听江清洛的话也是才反应过来,一心想着这是江清洛亲自下厨,却忘记了这重要。

“好,那麻烦夫人您了。”李管家点点头很快去安排。

江清洛拿着几个雪梨很快去准备,她倒是没太饿,本来晚上她吃的也少,刚才做饭的时候自己也吃了一些,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认真的等到现在。

等江清洛端着熬好的雪梨汤出来的时候,诺大的餐厅中几个佣人分别站在两边,傅御笙就坐在主座上,大理石桌上摆放着的赫然是她今晚做的饭菜。

“咦,怎么……”

“夫人,先生说不想喝粥,更想吃饭……”李管家很是无奈的看着江清洛说道。

江清洛一听李管家的话,看向傅御笙,依旧是那副表情,从那天之后他面对她,一直都是这么冷若冰霜的模样,除了有些时候那双墨黑的眸子会流露出其他的情绪,这张脸好似永远只有这个表情。

“现在这么晚了,你吃饭对你的胃不好。”江清洛把雪梨汤放在桌上,看着傅御笙轻声说道。

傅御笙睨了江清洛一眼,缓声道:“不吃,浪费。”

四个字,停顿了一个标点符号,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江清洛都震惊了,这种话是从傅御笙口中说出来的??

不吃,浪费?!哇,他可从来没有浪费这种觉悟啊。

特别是李管家,那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去形容了,完全是惊骇了。

他可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人,可从来没有听过他有节约的美德,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东西,他前一秒喜欢,后一秒觉得碍了他的眼,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毁掉或者丢弃的人。

现在竟然说这方才不吃浪费?他能不能觉得,这其实是变相的,他们家先生只是想吃夫人做的饭?!

有这么一个想法,李管家又兴奋了,要不是现在不能走开,他一定要去跟老夫人报道这感人的一幕!

“可这是我的工资买的,浪费也是我的事情。”江清洛觉得不能由着他这么乱来,浪费固然可耻,但身体更重要!

傅御笙睨了江清洛一眼,明明是寡淡的视线,却让江清洛有些松动了。

“这样吧,今天就先别吃了,先冰起来等明天还可以加热你带去公司吃,晚上就喝一点粥好了,李管家有熬了粥吧?”江清洛想了想最终还是退步了……

李管家一听江清洛的话,本想说他们家先生是从来不吃隔夜食物的,但想到刚才的举动后还是立刻忍住了。

他觉得现在他们家先生任何惊骇世俗的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

“有有有!粥已经熬好了,是按照夫人您说的小米粥!”李管家给旁边的佣人使了个眼色,佣人很快奔向厨房去取粥了。

傅御笙没说话,但也没有继续动筷子了,佣人速度很快,不多时两碗还冒着热气的粥就已经上桌了。

“夫人,您也赶紧吃一点吧,今晚您本来也没吃什么东西。”李管家看还站在一旁的江清洛说道。

李管家的话落,江清洛就察觉到了傅御笙的视线,冷冽又寡淡的从她身上掠过,如果她现在说不,只怕这男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这么想着,江清洛也坐到了旁边,拿起自己的勺子小心翼翼的开始喝粥。

一时间诺大的餐厅,除了她有时候勺子会碰到瓷碗发出的声响,几乎就没有任何声音了,江清洛不自觉的偷偷看了傅御笙一眼,这么一眼还真的让她有些回转不了视线。

这男人不说话就这个样子的时候,真的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真真像极了王者。

即便是喝粥也是高傲又优雅,那种优雅高贵好似刻在骨子里的,一举一动都可以透露出来,这不是人刻意为之,而是本身就该是这个样子。

真的可以说吃个东西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江清洛心中感叹的同时,也默默泪目了,她喝个粥勺子还和碗发出清脆的响声,看看人家,那优雅的范儿简直就是夺目十足。

抛开她和傅御笙之间的各种问题和偏见,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无法让人挑剔的优秀男人,当然性格除外。

她也了解过傅御笙的家庭情况,这大宅中只有他和老太太,听说爷爷是在澳洲,至于父母当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车祸意外死亡了。

这是傅家的禁忌,也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提起的话题,每一个提起这话题的人就是和傅家作对,而傅御笙的父母更像是这个傅家不可触碰的秘密。

谁都不能提,特别是在傅御笙的身边,更是不可以说。

当初她才来到傅家的时候,小香就有意无意的提醒了她……

傅家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去过问更不会去跨那不该跨的坎的,这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她从来都只把自己当作过客,可没有想过要成为局中人。

她当然也不会傻到去老虎头上拔毛了。

江清洛还在若有所思,却没有发现那双墨黑淬了流光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熠熠夺目又隐有其他的含义。

等江清洛回神的时候,那双眼眸早已调转视线。

傅御笙把粥喝完的时候,江清洛才解决了一半,看傅御笙起身,江清洛连忙道:“那个、你的雪梨汁。”

听江清洛这么说,李管家赶紧把雪梨汁端到傅御笙面前。

“先生,这可是夫人亲自为您熬得。”李管家很是谄媚的说道。

傅御笙看着李管家这张老脸笑的跟朵菊花一样,微微褶眉,这么刻意的提醒也太明显了吧……

这么想着,在李管家和江清洛期待的目光中,傅御笙还是把那雪梨汁给喝了。

把瓷碗交给李管家后,傅御笙这才离开了餐厅。没有傅御笙在,江清洛也放松了一些,包括餐厅里的佣人也跟她一样,可以说这傅家大宅,没有谁不畏惧傅御笙的。

哪怕是从小看着傅御笙长大的李管家,对傅御笙也是又慈爱又畏惧。

李管家以前还总是替傅御笙辩解,说他们先生以前不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特别是小时候可活泼开朗了,但自从七岁之后就成了这样。

江清洛喝完粥,想到自己医学上的一些资料需要查询,自己的书这些都没有带过来,只能用电脑,但电脑……

“李管家,我能不能用一下电脑?”江清洛看向身边的李管家询问道。

李管家一听江清洛的话,点点头道:“夫人这大宅中的任何东西您都可以用的,除了我一开始和您说的三楼左面最里面的屋子不要去,其他都可以。”

江清洛自然记得李管家的话,但当时她只是当他的客套话而已。

“那麻烦您带我去一下吧,我不太清楚位置。”江清洛点点头道。

李管家带着江清洛上了二楼,江清洛又跑回自己房间去拿了笔记本。

“夫人,您是需要什么资料吗?一楼的后厅有一个非常大的藏书库,您以后要是有需要找的资料可以去那里。”李管家看江清洛拿着本子,便缓声说道。

江清洛一听李管家的话,有些惊讶道:“真的吗?那明天我下班回来您带我去看看吧,如果有我需要的书籍就再好不过了。”

她平时闲暇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了,这下子也非常期待李管家说的藏书库。

“好啊!反正那藏书库已经好多年没有人进去过了,但书的涉及范围非常广,我敢打包票,夫人就算看一辈子也看不完的。”李管家点点头,笑着说道。

但笑容之中还是有无法掩盖的伤感存在。

江清洛自然不会去探究不该探究的,只当没有听懂李管家的话。

等李管家带着江清洛来到书房的时候,李管家指了指前面的巨大办公桌道:“夫人,您自便吧,我去给您泡茶。”

江清洛点点头,轻声道:“谢谢你啊,李管家。”

李管家摇摇头,转身离开。

马上就要考核了,她虽然有自信,但李棉却真的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主,所以她也不敢大意,该查询的东西还是需要查询一下。

电脑竟然没有关闭,江清洛一点就进去了,没想到还有很多资料,都是一些金融的和各种业绩什么的,江清洛看懂了一些,应该是傅氏的东西,江清洛这下子反应过来了,这可是傅御笙的电脑啊!

李管家是想要害死她吗?!没有经过傅御笙的同意动他的东西,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的,她还这么年轻没想死的……

“你在做什么。”

就在江清洛还在心中不断腹诽的时候,那略带冰凉的魅惑嗓音响起,江清洛只差没在心里把李管家问候一遍了。

“傅、傅先生……抱歉,我就是需要查询一些资料,需要用到电脑,我没有看您电脑里面的东西。”江清洛蹭的一下站起来,看着倚门斜身靠着的傅御笙,已经洗过澡了,头发还有些湿气,裹着浴衣胸口的位置很肆意不羁,精致又性感的锁骨更是不吝啬的全露出来了。

墨黑的眸子注视着她,冷凝又专注,许是因为洗澡气温的原因面颊还有些绯红,简直出奇的诱惑人……

江清洛不敢再看,赶紧低下头。

傅御笙察觉江清洛的动作,唇角半勾。

“你的智商也看不懂。”

江清洛还在忐忑他会说什么的时候,结果这么凉凉的一句话,简直就是欺负人!

她怎么说也是个高材生啊!竟然被小看了,太可恶了。

“我、我有打扰到您吗?我现在就离开。”江清洛收起自己的本子,准备离开。

傅御笙凝了江清洛一眼,缓步走到旁边的书柜上抽出一本书道:“你自便。”

三个字,让江清洛有些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人多这么说了,她的资料也还没搞定,明天是肯定要用到的,明天查的话可能会来不及……

“那、谢谢了。”江清洛放下本子坐下,这椅子真的舒服啊,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什么都是最好的。

傅御笙没说话,缓步走到落地窗便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打开落地灯开始看书。

江清洛有些好奇他在看什么书,偷瞄了一眼《月亮和六便士》。

这本书念大学的时候她看过,不过当时因为要实习了一直没看完,唯独那句话她一直都记得。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本书,江清洛有好奇有疑惑,但最终都没有问出口,低下头开始记录资料。

傅御笙自然也察觉了江清洛的视线,不过却没有抬头,直到她低下头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傅御笙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很专注也很认真。

想到第一次在车上,她祈求他,说很需要这份工作的模样,这是真正热爱着自己工作的人才会有的模样吧。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顺心的去从事自己的喜欢的一切。

李管家端着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岁月静好的场景,如果现在手中拿着的不是茶而是相机的话,李管家一定会把这画面给拍下来。

这两人从认识到现在,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平静的相处过吧。

傅御笙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李管家一眼,让他把茶端过来,别过去影响江清洛。

李管家轻轻把茶放下后就离开了书房,或许他们都只看到了表象没有看到本质,或许这真的是一段可以开始也能够成功的感情?

等江清洛把一部分资料都整理好的时候,手边恰好放下一杯热茶。

“李管家刚才端上来的。”冰寒魅惑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她竟然没有发现李管家来过,也没有发现傅御笙是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的。

“啊!哦,谢谢啊。我还有一点资料就好了。”江清洛接过茶道谢。

傅御笙没说话,江清洛不自觉昂起头看他,有点想要泪流满面,网上不是说如果你昂起头从下而上看一个人的模样,一定很丑来着,可是这男人为什么这么看这脸也精致的不得了。

有时候想想,老天还真是不公平,给了他最好的容颜,也给了他不可比拟的家世和身份。

“这些资料有什么用?”傅御笙没看江清洛,看向电脑上的各种资料。

江清洛听傅御笙问也不在纠结,转头看向电脑道:“我过两天会有一个考核,我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和洛呈医生进行一个比较困难的手术,这手术关乎到我们考核的结果,在这场手术中洛呈医生会选择一人作为他的助理,手术必须的资料,所以要重新整理一下。”

傅御笙听江清洛这么说,几不可查的皱眉。

又是洛呈?

“你没有信心?”傅御笙看江清洛白皙的面容在电脑屏幕的光下更加透明,眸光暗了一些。

“有啊!只是如果一件事情我可以做到一百分,那我为什么要做九十九分。”江清洛自信满满的开口。

傅御笙听着江清洛的话,难得的出神,这模样这一句话还真是和她的性格一样。为人清冷却又坚韧强硬,也不会轻易认输。

“你继续。”傅御笙看了一眼她的本子缓声开口。

还有幼稚,这么大的人本子竟然贴满了各种卡通动物,这幼稚一如曾经。

江清洛似是察觉傅御笙的视线,低头一看自己的本子,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她真的对国宝大熊猫没有免疫力啊,上次去动物园她可是看了一整天的国宝啊……

等江清洛把所有资料都整理好伸懒腰抬头,看向傅御笙的位置,人已经不在了。

江清洛把东西都整理好,没敢关他的电脑,原本打算离开,看他刚才看的书就放在旁边的小桌上,江清洛缓步走过去打开扉页——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却磨得很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