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傅御笙江清洛大结局(已完结)傅御笙江清洛在线阅读

傅御笙江清洛小说大结局了,这本小说是《霸少赖上合约妻》,由作者叁月惊蛰精心编写,又名《傅少独宠契约妻》,一本现代言情甜宠文。三年前,江清洛不得不嫁给傅御笙。三年期限已到,江清洛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三年后,江清洛再次回来。傅御笙步步逼近,小包子:叔叔,追我妈妈请排队!

霸少赖上合约妻章节阅读

之后一天,江清洛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够看到一些不怀好意的视线,还有背后的窃窃私语。

尽管心里面是不舒服,但现在她却没什么办法,若是这个时候请假,别人只会觉得她是心虚了。她也不想让那背后捣鬼的的人得手。

快下班的时候,洛呈回到办公室,径自走到江清洛桌边道:“刚才开会,医院的决定是想要取消你这次的考核。”

江清洛听着洛呈的话,不着痕迹的看了李棉和另一个人一眼,预料之中的答案而已。

“不过我拒绝了这个提议,助手是我的,应该由我自己来选择,我不管你们在医院之外是什么样的人,但你们穿上这白大褂就要对得起自己的宣誓和承诺,不要玷污了这白大褂。”顿了顿,洛呈又继续道。

江清洛一听洛呈的话,有些愕然。

她中午的时候都把话说的那么决绝了,想不到洛呈还会帮她。

“这次的事情,不管是真的还是造谣的,发布消息的人医院一定不会放过的,一旦找出来了立马辞退,届时你若是想要告人毁坏名誉还是怎样,这都随你。”洛呈看着江清洛有些诧异的眼神,心中止不住叹气。

他到底还是心软了,不管中午江清洛说的是真话还是气话,但江清洛确实是个医学方面的人才,这样的人才若是放弃了以后就不可能遇到了。

再者他自己也有点私心。

“洛医师,谢谢你。”江清洛起身,看着洛呈轻声开口。

洛呈摇摇头,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江清洛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前面的两个人,心中已然有了一些头绪。

刚才她可没有放过观察眼前两人的机会,哪怕是洛呈的一句话都能引起两人情绪上的波动,而且刚才洛呈的话也是故意说给她们听的。

想来洛呈的想法和她差不多,在距离考核没几天的情况下,她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医院自然会采取行动,而她在这医院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仇敌,现在这种时候对她不利的人选确实屈指可数。# $&

“清洛,恭喜你。”似乎是察觉了江清洛的眼神,李棉转身看着江清洛说道。

江清洛微微颔首,“是啊,还能够一起共事几天。”

“江清洛,恭喜你。”另一个,也是和江清洛几乎没什么交集的竞争对手陈静,转头看着江清洛认真说道。

江清洛同样注视着陈静,这个人她们的交流少之又少,几乎在学术上会有一点点交流,其他时候就算在医院的其他地方见到了,也只是点点头而已。

陈静在医院的风评也很好,几乎和她没有闹出来这事情之前一样,更没有说拉帮结伙这种事情了,所以很难把陷害她的人和陈静联想在一起。%&(&

毕竟和她更加争锋相对好像是李棉,而陈静在她们三人中成绩也是最落后的。

“谢谢。”江清洛看着陈静,缓声开口。

下班之后,李棉和陈静先走了,江清洛还在整理剩下的一部分资料。

洛呈刚出来看到江清洛还在忙,有些欲言又止。

“清洛,刚才技术部的已经给我打电话了,他们说这帖子是人在网吧发的,应该是向南公园那附近的网吧,但至于是哪一家医院的技术人员没有办法查到。”洛呈看着江清洛缓声开口。

江清洛一听洛呈的话,里面搜了向南公园附件的网吧,这一搜才发现竟然有将近二十家网吧。

“我们部门那些人是住在那边的?”江清洛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一家家网吧,眉头微褶。

“这个我需要找人事那边的要一份资料。”洛呈霆江清洛问,看着她一直看着电脑屏幕,不用猜也知道她在做什么。

“这样啊……那我明天请假一天吧,洛医师。”江清洛思忖了一会儿这才做下决定。

洛呈一听江清洛的话,疑惑道:“你难道要去一家一家的查看?”

江清洛点点头道:“发帖子的时间已经有了,那么我去这些网吧,看一看这个时间段的监控,总能够找到是谁吧,总不过二十家网吧,一天的时间还是够的。”

“但你觉得网吧的人会轻易给你看监控吗?”洛呈听着江清洛的话,只觉得她有点异想天开。

江清洛摇摇头道:“这点我已经考虑好了,洛医师不用担心。如果洛医师明天能够找人事的要到我们部门的家庭资料的话,麻烦洛医师发给我微信上。”

洛呈原本是想说他可以帮忙的,但从始至终江清洛连提都没有提一下,最终也把到嘴边的话给忍住了。

“好,那你明天自己注意一点。”

“多谢了,洛医师。”江清洛点点头轻声开口。

洛呈离开后江清洛就给栗绫叶打了电话,她也是没有办法了,才能用这样的方法。

通话结束后,栗绫叶便回了傅家大宅,傅御笙还没有回来,听李管家的话好像最近都非常忙,应该是要晚回来了,江清洛照常吃了饭后就上楼去傅御笙的书房搜集资料,连去书库的时间都没有。

傅御笙回来的时候江清洛还在整理笔记。

等傅御笙来到书房,江清洛也没发现,依旧和昨天一样,傅御笙也没打扰她,随便抽了一本书看着。

江清洛把笔记整理好一抬头就看到了傅御笙,依旧是坐在昨晚的位置,手中拿着的书这次更加高级了,一连串应该是法文的名字,反正她是看不懂。

她有种感觉,这人好像是故意看这种书,故意让她看不懂的。

“好了。”

“嗯,已经整理好了。”江清洛很自觉的起来给傅御笙让出位置。

“我现在先去给你泡杯茶吧。”毕竟用人家的手短,她得好好讨好这人才行,他这电脑也太好了,她用了他的电脑都不想用其他的电脑了。

傅御笙没应声,江清洛只当是默认了。

把笔记本随手放在桌子上就出去给傅御笙泡茶了,傅御笙走到电脑桌边,看着江清洛放着的笔记本,本事不屑一顾的,结果却见鬼一样拿起来随手翻开看了看。

这一翻还恰巧翻到了江清洛看的刚才摘抄的一些向南公园附件网吧的地址,傅御笙定睛看了一下这上面的地址,有些疑惑这女人记这些做什么,还有一些时间。

不动声色的把笔记本合起放回原来的位置,傅御笙点开邮箱开始查看一些需要他亲自审核的邮件。

江清洛端着茶进来的时候傅御笙已经在工作了,江清洛没敢影响傅御笙,小心翼翼的把茶放下后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很快退了出去。

等江清洛离开书房后,傅御笙径自恢复了网页,如果江清洛现在看到的话一定会吃惊,这些都是她刚才用到的网页。

傅御笙把向南公园的附件网吧的所有地址全部给杜珩发了过去,这才关掉了网页。

这女人一看就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脸上有些阴郁,亏得他一回来李管家就在那指桑骂槐的说着。

不多时杜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明天安排人整天跟着她,看她要做什么。”傅御笙的声音异常冷静,那种帷幄运筹的气势很冷然。

“好。要不我先给医院打电话问一下吧。”杜珩也知道傅御笙的意思。

傅御笙听杜珩这么说,想了想道:“暂时不需要,跟着她就好,必要时候保护她。”

翌日一早,江清洛吃过早餐出发后没有去医院,而是吩咐司机在向南公园把她放下,司机离开后,江清洛却没有发现她身后不远处一亮SUV悄然跟着她。

等栗绫叶穿着一身警服开着车来到的时候,江清洛已经等了快是十分钟了。

“究竟怎么回事?让我今天陪你一天?前面堵车来晚了。”栗绫叶从车上下来,看着江清洛疑惑道。

昨天江清洛打电话来也只是很严肃的说有事情要暴拜托她,吓得她还以为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考核的事情你也知道,反正就是有人觉得我是巨大的威胁,就陷害我了呗,人在医院的网站上发了个帖子,但人是在网吧里面发的,至于是哪家网吧医院那边也查不出来,所以我打算来网吧调查监控,但人家又不会给我看,所以我就想到你了啊。”江清洛看着栗绫叶,很是狗腿的开口。

栗绫叶一听江清洛的话,看着她云淡风轻的模样,微微叹气道:“你就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都是这种云淡风轻的模样,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你也不会找我了,走吧,要感谢我的话,过两天来我家给我煮火锅。”

这事情绝对是她一个人无法轻易搞定了,所以她才会开口让她帮忙,若是不然以往江清洛这么要强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让她知道这种事情。

江清洛霆栗绫叶这么说,点头道:“考核之后我立马来给你当保姆!”

“这可是你说的。”

两人说着话很快走远,一路上跟随江清洛的两个男人也从SUV上下来,耳朵上带着耳机,江清洛不知道她自己的衣服中被装了窃听器,而窃听的内容都会由身后的人发给杜珩……

得到杜珩的指令,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跟着江清洛和栗绫叶,知道栗绫叶是警察,两个人也更加小心了,毕竟警察的警惕性比一般人来说高了很多。

这边杜珩看着还在会议室中的傅御笙,有些头疼,正如那个女人所言,如果不是很严重的事情,江清洛是不会找人帮忙的,就连他这个才认识江清洛不久的人都知道。

想了想,杜珩还是选择暂时不和傅御笙说。

因为栗绫叶有警官证的原因,江清洛这调查监控的事情也顺利了很多,但这一路上看了快十家网吧,都没有江清洛料想中的身影出现。

两人中午吃过午饭后,又继续前往下一家网吧,江清洛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了栗绫叶,以栗绫叶警官的水准来判断,也觉得江清洛的想法是对的,也鼓励江清洛把剩下的网吧都看过去。

而此刻江清洛却不知道,医院里正发生着另一件罪魁祸首被误导到她身上的事情……

“所以说你们网吧那天的监控刚好坏了?”江清洛看着网吧的网管很是不可思议的问道。

小网管看有警察,也以为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点点头道;“对啊,那天刚好是我当值,我也纳闷呢怎么监控会坏掉,后来找了人来修,人家说线本来就老化了,可能是被老鼠咬断了。不过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监控就修好了,警官要不要看看?”

这已经是向南公园最后的一家网吧了,前面那十多家的监控都是好的,却没有她要的画面出现,这是最后一家,但监控竟然是坏的……

江清洛想到洛呈,一看手机有很多消息,但都没时间去一一仔细看,只看了洛呈的,向南公园这边,李棉住的比较近,稍远一点的还有其他几个,江清洛看着这几个人中的其中一个,眸光沉了沉。

“我还是认为是她。”江清洛放下手机,很是笃定的开口。

“你带我去看一下你们的线路。”栗绫叶看向小网管缓声开口。

小网管一听栗绫叶的话就知道她要看什么,赶紧带着人去看。

栗绫叶检查了一下线路,确实是老化和老鼠咬过。# $&

江清洛把人的照片给小网管看,但小网管却因为网吧人流太多而不记得了,等江清洛和栗绫叶走出网吧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先去吃点东西吧,这么愁眉苦脸的也不是办法。”栗绫叶看向江清洛缓声开口。

江清洛点点头,两人刚离开,一直跟着他们的两个男人很快就进入她们离开的网吧,等两个男人出来的时候也得到指令不用跟着江清洛了。

杜珩已经把事情给傅御笙说了,看着他沉默的样子,杜珩心中也没谱,虽然他是很想打电话给向南公园那网吧片区的监控那边去看一下的,但是傅御笙没说话他也不能轻举妄动。

“这事情你看着处理,她要是处理不过来了,再帮她。”傅御笙缓声开口清冷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

杜珩霆傅御笙这么说,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很快打电话吩咐人去处理。

“什么样的帖子。”静谧的办公室中,傅御笙幽冷的声音响起,这么不经意也让杜珩一个哆嗦,有时候他这幽幽说话真的会让人觉得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您稍等。”杜珩很快摆弄手中的ipad,不多时消息已经到了傅御笙的电脑上。

傅御笙点开杜珩发过来的消息,一点开这帖子的名字就让他不自觉的皱眉。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杜珩自觉走远了一些,确定到了不会被东西砸到的安全位置。

“嘭!”

三天前安城市长送的水晶貔貅砸在地上,稀巴烂。

“谁发的?”幽冷的声音满含怒意。

她穿着的衣服是他的,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没想到那天的事情会变成这样。

对于傅御笙而言,江清洛是他的所有物,他可以极尽侮辱她折磨她,也可以宠她但绝对不允许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这般侮辱她!

“马上就会有消息了。”杜珩清清喉咙很是认真的开口。

果然他就料想到,这阴晴不定的脾气看到这一定会生气。

“五分钟,如果查不到告诉他们后果自负。”

杜珩点头很快又打电话过去。

江清洛和栗绫叶吃过饭后,栗绫叶要送江清洛回去,江清洛哪里敢,各种推脱后这才把栗绫叶给送走,栗绫叶也说会尽快给江清洛消息。

江清洛回到傅家大宅的时候杜珩的车子刚刚离开,江清洛总觉得杜珩好像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虽然有些不解,但江清洛也只当自己是看错了。

今天一整天多在看监控,她眼睛到现在都还是花的。

“李管家,我在外面吃过了,晚饭不用叫我了。”江清洛换了鞋看不远处有些局促不安的李管家说道。

李管家看着江清洛,轻声道:“夫人,先生让您回来后去书房……”

江清洛一听李管家的话,有些疑惑但还是上楼了。

难道刚才杜珩给她的那个眼神,真的不是她眼花???

江清洛轻轻敲了敲关着的书房门,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声音,江清洛便打开门进去,外面的天还没彻底黑下来,但此刻书房里已经暗了,一点点红光,还有袅袅升起的烟。

他在抽烟,这一认知让江清洛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栗,那天晚上就是这样,他坐在暗处,犹如黑暗中的冰封王者,她窥觑着黑暗,而他却在黑暗中窥视着她。

“李管家说你找我?”江清洛小心的关上门,缓缓走过去。

这种时候不用他说话,她也知道自己要走过去。

“你在医院发生什么。”

沙哑尤带着魅惑的嗓音响起,反而让江清洛怔住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江清洛摇摇头轻声道,想来他是已经知道了。

江清洛话才说完,傅御笙手中的烟就猛地从江清洛的脸侧飞过,皮肤都能够感受到烟蒂的滚烫。身子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其实打心底里害怕他。特别是这阴晴不定的暴怒脾气或者是那种冰冷感。

“你是老子的人,老子都没这么骂过你,别人竟敢!”盛怒的声音响起,包括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生气。

从看到那帖子开始,特别是那种照片的时候,就好似自己的宝贝被人窥觑了一样,而窥觑这宝贝的人还很多,他恨不得把这些人的眼睛给全部挖出来。

杜珩自然也聊到了他会生气,所以坐在看到那帖子之后就已经将帖子从医院给删除了。只不过他这里留了一份交给傅御笙而已。

江清洛一听傅御笙的话只觉得可笑,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人难道不是他?她都没生气,他又有什么资格冲着她叫嚣发火?!

“你找我来为的就是说这个?”江清洛冷静的看着傅御笙,一开始的畏惧感已经荡然无存。

傅御笙明显被江清洛的表现弄得有些懵了,愣了一会儿。

“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出去了,我很累,想休息。”顿了顿,江清洛继续开口。

话说完,便打算转身离开。

“站住。”

明知道自己这样的态度会惹怒他,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江清洛看着傅御笙,冷声道:“还有什么事情?”

“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傅御笙有些哑然,最终开口却问了这个一个问题。

“没有,这事情我自己也有责任,是我的事情,与他人无关。”江清洛摇头,很是冷静。

傅御笙不再多言,看着江清洛离开,看着地板上的红点黯然。

不多时邮箱又有消息,傅御笙有些头疼的伸手捏了捏头没点开邮件,杜珩的电话很快响起。

“夫人她们医院又有新的事情发生了,都说是夫人做的。具体的我已经整理好资料发过来了,您看一下吧。”杜珩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傅御笙挂断电话后,还是点开了邮件扫视了杜珩整理的资料,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在这资料中了。

他倒是有些诧异,这么一个小小的助理竟然还让人想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江清洛若是愿意,他可以让江清洛去更高级的地方。

只不过想到那女人的倔脾气,傅御笙眸光沉了沉。

而这边,江清洛回到自己房间后,心里也很乱,其实她没有必要和傅御笙发脾气的,他的愤怒或许是因为他的所有物被人侮辱了,而他这个做主人的不知道,或者就好似他也被侮辱一样,所以他生气。

她只是情绪真的不太好,找不到宣泄的地方,所以才会用那种态度对他……

翌日一早,江清洛出门的时候傅御笙已经走了,虽然还没有确切消息,但栗绫叶那边昨晚也打电话给她说中午就能给她资料,江清洛的心情也算不错。

来到医院门口,江清洛遥遥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一转身就看到李棉一脸扭曲眼中满是愤怒的向着她冲了过来,手中还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贱人!你毁了我!你这个恶毒的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