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带着系统做皇帝叶君重生小说全集阅读

静。

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刻。

世界安静了。

上首位置。

太子,魏王,叶翎玉三人脸都绿了。

叶君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作诗,来,开始你们的表演!”

张口就是三首诗,无一不是千古绝句。

在场众人回味无穷,皆是自愧不如。

大才。

诗文造诣,堪比天下文坛巨匠。

谁还敢在他面前作诗?

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这时。

太子率先回过神来,心下骇然无比,眼前叶君给他的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不敢相信,这是曾经的三皇子?

魏王,叶翎玉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叶君独领风骚,诗文无人能敌。

本想让他名声扫地,反而弄巧成拙。

他们心下深知,今日之后,这三首诗将传遍天下。

叶君,火了。

废物之名,将不复存在。

他要是废物,那天下众才子又是什么。

须臾。

叶翎玉朝着宫行看去,递给他一个眼神,可宫行却纹丝未动,端坐在木案前。

灵山智者?

宫行乃雍王客卿,本临金陵,是要和叶翎玉一起返回雍州。

故而。

他也答应叶翎玉,要在筵席上羞辱叶君。

可现在他却无言以对。

并不是他不想站起来,而是三首千古绝句,他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也做不出能够与叶君三首诗能媲美的。

这三首诗,飘逸豪放,鬼斧神工,出神入化。

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见众人沉默不语,叶君笑道:“本王说过,莫要让本王作诗,否则,尔等会自惭形秽。”

“还有人作诗?”

说着,他转身朝着妲己走了过去,继续道:“爱妃,回府。”

妲己黛眉微蹙,瞥了眼李白,“王爷,太白醉酒,恐无法离去。”

叶君看了眼李白,无奈摇了摇头,真是喝酒误事啊。

这一刻。

魏王沉声道:“三弟才华横溢,当真令为兄震撼,今日三弟可要和为兄多喝两杯。”

叶君道:“皇兄抬爱,喝酒好啊,独乐乐,与人乐乐。”

魏王点头,“好一句独乐乐,与人乐乐,大家不必拘束,可以互相熟络下,逍遥王文采斐然,尔等可要向他多请教。”

声音落下。

众才子纷纷起身,朝着叶君走了过去,显然他们是想请教叶君。

叶君扬了扬杯中酒,见大家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接着。

他侧目朝着上首叶翎玉看去,后者面如白蜡,冷若冰霜,看到她如此模样,叶君心里非常非常的爽。

就在这时。

一名女子来到叶君面前。

此女眼泛秋波,面带桃花,声音娇嗲,“民女仰慕殿下已久,今日一见,殿下果然才思敏捷。”

叶君抬头,看了眼女子,“姑娘,能捋直舌头,好好说话?”

说着。

他倏地起身,捏着酒杯来到女子身边,一侧,妲己脸色瞬间改变,见到美女就这样。

登徒浪子,无耻,无耻。

叶君来到女子身边,低头在她耳畔低语,“你的想法很危险,但是你长得很安全啊。”

“对不起,本王和你不合适!”

女子香腮嫣红,看着叶君离开的背影,“怎么不合适,人家百搭!”

接下来。

一道又一道倩影出现在叶君身边。

一一拒绝之后,叶君无奈摇了摇头,魅力太大,也烦啊。

叶君没想到这些深闺女子,看着矜持羞涩,内心竟如此火热,主动起来很害怕。

真是表面青春,内心风骚啊。

对亏哥不是坏人。

否则,多少女子要跪倒在他两腿间?

……

这一刻。

上首。

魏王放下手中酒杯,冲着太子道:“贪杯了,身体有些不适,下去休息会。”

说着,他朝着一旁女子招了招手,继续道:“好生照顾太子殿下。”

太子道:“去吧,这宴会马上结束了,孤也要离开。”

魏王起身离去,临行之际,递给叶翎玉一个眼神,后者点了点头。

然而。

这一切未能逃过太子的眼睛。

太子嘴角上扬,掀起一抹神秘的笑意。

下方。

柳一白和两名女子相谈甚欢,叶君突然出现,“小姑娘,他想泡你,”

柳一白看了眼叶君,眼中尽是崇拜之色,躬身一揖,拜道:“三殿下,这个泡字何意?”

叶君怔了下,这厮装清纯?

眸子微微抬了下,“就是你想和她睡觉,明白了?”

柳一白:“…………”

叶君轻笑一声,朝着案牍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

皇宫中。

御书房外。

高德疾步行风,朝着殿内走去。

这一刻。

殿内。

灯火通明,照耀的好似白昼。

夏皇坐在案牍前,正在批阅奏折。

高德上前,躬身拜道:“陛下,魏王府有消息传来。”

夏皇昂首,放下手中奏折,“说。”

高德笑道:“陛下,三殿下在魏王府,杯酒吟三诗,皆是千古绝句。”

夏皇眸子一亮,脸上泛起意外之色,“拿来让朕悄悄,这臭小子还会作诗。”

高德连忙上前,将手中抄录的诗文递给夏皇。

一阵浏览之后。

夏皇剑眉一挑,脸上大变,“吾儿,绝世之才啊!”

说着。

他顿了下,继续道:“高德,你觉得君儿这三首诗如何?”

高德道:“陛下,老奴读书少,殿下大作,不敢妄自品评。”

夏皇看了眼高德,笑呵呵道:“老狐狸!”

“君儿这三首诗各有意境,这首写秋之作,情韵悠扬,余味无穷。”

“这第二首此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何尝不是描述他当前的心境?”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句绝妙,妙不可言啊。”

声音落下。

夏皇一脸正色,又道:“人生在世,不可能总在顺境中,在无力改变所处环境的情况下,尽量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在心中保住那一份美好。”

“君儿看似放荡不羁,荒唐纨绔,可何人年轻时不是如此?”

高德道:“陛下,三殿下智计,文采,见识,格局都很不错,以前世人对他有误解,此番过后三殿下应名扬海内。”

夏皇点头,“君儿的确让朕很意外,要是稍加雕刻,必将成为一块璞玉。”

就在这时。

殿外一名内侍出现,“陛下,御史台萧大人来了,在殿外求见。”

闻声。

夏皇脸色一变,喃喃自语道:“御史台萧云辅,他前来可没有什么好事啊!”

高德道:“陛下,那宣?”。

沉默一瞬。

夏皇点头,“让他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