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甜宠]季应时言荏苒小说阅读作者躲猫猫

温暖的阳光自窗外洒落进来。

暖暖的打在身上,令人不自觉的身心感到愉悦。

言荏苒在床上坐了会儿,迷茫的望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房间,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这里是东湖的别墅,季应时的家。

不对,应该说,这只是他名下房产中的其中一个。

而她已经登堂入室一个星期了,郁闷的是,一个星期,那人都没有回来过!

言荏苒也只是在刚搬进来的头两天暴躁过,后来也想明白了。

不出现也好,在她搬来别墅的第二日,排卵期就已经结束,现在她处于安全期。

所以季应时回不回来,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她一个人住的更自在,更心安理得些,不用费脑细胞的去琢磨应付他。

没错,就是心安理得。

对于不在排卵期和季应时做,言荏苒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没有那么强大。

季应时器大活好,长得也是她爱的那款,从脚趾头到头发丝,没有一样可挑剔的,说是行走的荷尔蒙也不为过。

正是因为他太完美,她才会害怕!

害怕自己和五年前一样,赔了身,赔了一颗心。

而且,她时时刻刻的记着,自己回来是干什么的。

片刻不忘!

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会儿,言荏苒拍拍脸才下了床,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了个盒子去了浴室。

按照习芷佳这个妇科医学博士告诉她的,一般在同房后的7——10天就可自行进行检测是否怀孕。

虽然她的身体出了状况,但在内心深处,仍是抱了一丝的希冀。

而今天,正好是她和季应时同房后的第八天。

十分钟后。

言荏苒红着眼睛白着小脸从浴室里出来。

老天爷果然没有站在她这边。

叮咚!

床上的手机响起,是习芷佳的微信。

——今天正好服药一周,抽个时间过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后面附上了她今天坐班的时间表。

打了个好,刚要点击发送,手机又震了下,还是同一个对话框。

——别担心,你要对我的能力有信心!

看完这条消息,言荏苒莞尔,头顶的阴暗驱散了些。

不错,她要对习芷佳有信心。

当年她生小乖时,不就是全靠着她的医术,在那般艰难中,顺利顺产生下了小乖,不曾在肚子上留下疤痕。

要不然,回国后又怎会这般的顺利?

……

言荏苒做了两个三明治带去医院给习芷佳。

今天要做两项检查,其中的内分泌六项检查需要空腹。

检查的过程并不漫长,好歹也是帝都的第一私立医院,而且内部有人!

只是结果却要到明天才能拿到。

回到办公室,习芷佳看出言荏苒的担心,也不知该怎么安慰。

她这人本就不善于表达,更不用说安慰人了。

只是握着言荏苒的手,郑重其事的说:“荏苒,相信我!”

一本正经的严肃,有种反差萌。

抿着唇,言荏苒点头。

“当然。”

中午的时候,两人在医院就近的餐厅吃了午饭。

和习芷佳相处很舒服,她不会好奇,更不会问一些让你不想回答,不愿提及的问题。

下午习芷佳还要坐班,约好明天上午在医院见后,便分开了。

时间还早,言荏苒回去也没什么事做,就打算随便走走,等走累了再打车会东湖。

对于这座自小生活的城市,言荏苒还是充满了感情。

只是这份感情很复杂。

这座城市给予了她无忧无虑的童年,同时,也给予了她无尽的屈辱和黑暗。

五年后重新回到这里,这座城市却给了她希望和期盼。

五年,繁华的都市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车水马龙,依旧充满了雾霾,依旧,那么的堵塞!

一路漫步,看到路边上有共享单车,一时手痒。

扫了码,牵了一辆出来。

根据手机导航的方向,骑着单车往东湖的方向骑去。

微风拂面,舒服的一塌糊涂,将心头的沉重和阴霾驱散了许多。

心情正好间,一股撞击突然从身后撞来。

完全没有防备的言荏苒和单车摔在了地上。

言荏苒有些懵,先看了看撞她的跑车,又看了看周围,很确定自己所走的是非机动通行道。

那么问题来了,这辆车有机动通行道不走,为毛要走非机动通行道?!

在言荏苒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车主时,什么都明白了。

哪是不遵守交通规则,分明是故意的!

“好巧啊,荏苒。”

叶纤立在车前,眸中难掩得意的看着摔在地上的言荏苒。

一身秋季新款米色香奈儿套装,配上精致得体的妆容,手扶在红色跑车门上,一系列的硬性配备设施,将叶纤映衬的骄傲自信。

与摔在地上,衣服脏了的言荏苒比较,高低立显。

言荏苒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将单车扶起来,拿出手机拨了报警电话。

“你好,维安大道第二个路口非机动车道出了车祸……”

叶纤得意的脸瞬变,扑过来就要抢言荏苒的手机。

言荏苒早有准备,怎么会让她得逞,侧身躲到一边,将电话打完,当着叶纤的面点了挂断。

叶纤被气得脸蛋扭曲,“叶荏苒你什么意思?”

“再解释一遍,我姓言,不姓叶。”

“我管你姓言姓叶,我问你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眼瞎还是耳背?出了车祸,自然是要报警,叶小姐,用不用我帮你在医院挂个耳鼻喉科或者眼科?”

“你……”

“纤纤!”

副驾驶门打开,一道优雅的嗓音响起,打断了叶纤的暴躁。

言荏苒眯了眯眼,呵了一声。

“看来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

“苒苒,你回国了啊。”

说话间,一位气质出众的贵妇人走了过来,好似没有听到言荏苒的话一般,含笑凝望。

四十多岁的年纪,岁月好像没怎么在她脸上留下刻痕。

言荏苒恶意的腹诽,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才拉成今天效果的。

“叶夫人冤家路窄啊。”

言荏苒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恶。

叶夫人,谭红菲,言荏苒叫了十八年的妈,也被她疼了十八年。

一朝翻脸,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体会到什么叫做翻脸无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