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林如影隋珩最新章节无弹窗目录阅读

本站提供林如影隋珩最新章节无弹窗目录阅读。现代言情小说总裁回首妈咪跑掉了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发生了一件大事,林如影蓄意害死自己的亲妹妹,最后被自己的老公隋珩亲手告发,等待她的,是三年的牢狱之灾。三年后,受尽磨难的林如影从狱里出来,本以为能获得新生的她,却又被隋珩遇到,两人开始了新一轮的互相折磨。

林如影隋珩最新章节无弹窗精彩章节导读

半个小时后。

云姨刚走,当隋冬冬第N遍喊饿之后,林如影无奈,只能带着他下楼觅食。

小区不远的地方,是个不太大的夜市,有各种小吃,一些简单的饰品和甩卖的服装。

隋冬冬从小出门多是坐车,再加上本人胖,不爱运动。在走了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时,终于把小肥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彻底耍赖。

“小影,还有多远啊?”

“大约再走五分钟就到了。”

“五分钟?不行不行,太远了。我脚疼得厉害,走不动,不能打车吗?”小家伙苦着脸,怨声载道。

林如影向不远处望了望,其实也没多长的距离。

她不是不舍得花钱,不过,要不就早打车,要不就一直步行,走到一多半儿再坐出租车,起车费都一样,太不划算。

林如影长舒一口气,蹲下了身子,“冬冬,你上来,小影背你!”

“啊?不好吧!”隋冬冬很有自知之明,果断拒绝,“云奶奶说我太重,她背不动了。”

“没关系,小影年轻!”

就这样,在林如影的再三要求下,拗不过的小家伙还是“腾”地跳上她的后背。

下一秒,林如影险些趴在地上,不得不说,云姨没说假话,这些年老人家看着小家伙,没少挨辛苦。

“小影,你没事吧!”隋冬冬满眼心疼。

“没事。”林如影咬牙死撑。

隋冬冬搂着女人的脖子,将小脑袋贴在她的脖颈上,学着电视剧里的男主,气吞山河地发誓,“小影,放心。待朕重整这大好河山,便与你同看这花开花落……”

沉重而坚定的步子微微一顿,一瞬间,林如影笑靥如花,她的心仿佛被一万点暴击,虽惊讶却也温暖。

“冬冬,你这话都是在哪儿学的呀?”

话说,小家伙也太能撩了!

真想看看那位身残志坚的父亲,他一定非常优秀,居然能教育出这么出众的儿子。

“秘密秘密,嘿嘿!”小家伙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他能说每天晚上,闲来无聊,自己都会陪云姨看各种清宫宫斗剧吗?

什么榜、什么传、什么攻略,都如数家珍地看过十来遍呢!

五分钟后,两人终于到达夜市。

隋冬冬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兴奋地瞪大葡萄眼,看什么都好奇。

“小影,这是什么?”

“小影,我要吃那个!”

“小影,我要买买买!”

……

相比小家伙,林如影便淡定得多。搬来这里之后,有时候她晚上不爱做饭,就会到夜市逛一逛,只一圈就能吃饱喝足,回家睡觉。

没走出几百米,隋冬冬嘴里塞满食物,他见什么都新奇,看什么都便宜,已经控制不住,开始大规模扫货。

身后,林如影手里拿着,后背扛着,已经买了不少东西,累得快要抬不动腿。

“冬冬,不可以这么吃的,小孩子暴饮暴食,对脾胃不好。”林如影扶额,她要是知道小家伙这么胡吃海塞,绝对不会带他来。

本来,夜市的食物就卫生条件堪忧,不宜多食。她不过是想领冬冬逛一逛,凑个热闹。

“那行,我听小影的话。”隋冬冬嘴上讨喜地说话,但还是撸下最后一个羊肉串,将杯子里的果汁喝得见底,才打了个响嗝,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作罢。

说穿了,小家伙根本吃不下了!

林如影和隋冬冬从头走到尾,好吃的基本尝个遍。两人买了气球、灯笼等等,还刮了彩票。

尤其是那对夜光兔耳朵,戴在她们头上别提多拉风了。

倏而,林如影被一个卖情侣装和亲子装的店铺吸引了目光。只见一套套图案鲜艳的衣服摆在货架上,十分惹眼。

店铺门前,围了不少顾客。所有人都盯着一块塑料展板,议论着什么。

林如影走进一看,上面有一排LED数字和一个圆形的硕大按钮。

“按中10.00秒,就可以花10元钱买一套衣服。”一个女孩说道。

“那咱们去玩吧!”旁边的男孩跃跃欲试。

就这样,先后有几对情侣都参加了活动,结果显而易见:折戬铩羽,惨败而归。

“我能试试吗?”林如影从小便擅长各种游戏,当即玩心大起,想要碰碰运气。

“没问题。”店主喊道,“准备,开始!”

林如影素手落下,现场一片安静,

半晌,旁边有人惊呼,“天呐,居然真有人能拍中了10:00秒,太幸运了!”

林如影莫名开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遇见隋冬冬的缘故,自己不但心情变好,连带运气都有了起色。

“这位小姐,您选套情侣装?”店主热情招呼。

“我没男朋友。”林如影想起隋冬冬的微信头像,又盯着印有粉色小猪佩奇图案的白色T恤,不觉莞尔。

不用说,小家伙似乎很喜欢这部动画片,穿上肯定萌翻所有人。

“还是要那套亲子装吧!”就这样,她花10块钱买了三件衣服,喜滋滋地出了店铺。

不远处,一路喊累的隋冬冬坐在一个饰品摊位前,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眼睛亮晶晶的。

他想买一只发卡送给林如影,却不知道选什么款式。

思来想去,隋冬冬难得和亲爹聊起语音。

你是我的影:爹地,帮我看看哪个好看?

之后,小家伙拍了好几张图片发过去。

与此同时,丽景别苑,餐厅。一男一女正看着时钟,似乎在等什么人。

隋珩的手机响了一声,点开微信,嘴角不由牵起。他没发语音,而是打下一行字。

冬至魅影:送给谁的?

你是我的影:最爱的女人。

冬至魅影:具体点。

你是我的影:呃……爹地,能保密吗?

冬至魅影:可以,那你自己选吧!

你是我的影:爹地,你这样真的好吗?算了,我就选那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吧!

冬至魅影:你现在在哪儿?

你是我的影:外面。

冬至魅影:具体点。

你是我的影:呃……爹地,能保密吗?

父子俩车轱辘一样的聊天,从头到尾就那么两句,翻来覆去。

隋珩刚将手机放下,一旁的苏丽娜便抢了过来。

“珩哥,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她像侦探似得将微信记录逐个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最后,便将目标锁定在某个联系人上。

“你是我的影?”苏丽娜口中喃喃,头像是小猪佩奇,难道这个人是……

秉着呼吸点开聊天记录,可是,当她听到隋冬冬甜腻的童声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是冬冬吗?粉红色蝴蝶结是送给我的吗?”苏丽娜用恳求的语气说着,“珩哥,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见见儿子?他毕竟是我亲生的。”

这个年纪的男孩,最爱的女人大多是母亲,故而,苏丽娜自作多情地想歪了。

“时候到了自然让你见。”隋珩根本没搭理她的意思,只是冷冷将手机夺了回来,“不许动我的东西,最有一次……”

另一边,林如影与隋冬冬逛得太累,早就打车回家。

“冬冬,小影有东西送你。”刚进屋,林如影走到小家伙身边,背着手。

“天呐,小影,咱们真是心有灵犀,我也给你买了礼物。”隋冬冬抿着嘴,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那数三个数,一起拿出来?”

“好呀!”

“一二三!”两人异口同声。

下一瞬,林如影和隋冬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幸福和甜蜜盈满胸口。

“来,我帮你戴上。”隋冬冬用笨笨的小手,弄了好半天,才将那枚粉红色的蝴蝶结发卡戴在林如影头上,“小影,你真美。”

“谢谢。”林如影投桃报李,“那小影也帮冬冬把衣服换上。”

“这是……亲子装?”隋冬冬一蹦三尺高,“好开心,我现在就去告诉爹地!”

“呃……”不要!那是做游戏10块钱买的好么,没什么可炫耀的。

林如影试图制止,但为时已晚。

就这样,隋冬冬拿着手机,直接给亲爹挂了过去,“爹地,我和女票刚刚逛街回来,她不但给我买了衣服,还送你一件。”

与此同时,接到电话的隋珩目光一凛,面色微变,说道:“冬冬,把电话给人家,我想跟她聊几句……”

新城小区。

闻言,隋冬冬立刻拧着小眉头,警惕地问道:“爹地,你,你找她干嘛?”

该不会是因为自己早恋,家里的老头子想学电视里的恶婆婆,棒打鸳鸯吧!

小家伙的心思,当爹怎能不明白?隋珩不禁低笑出声。

“当然是谢谢人家了。”

隋冬冬从小在美国长大,西方人对这方面的教育比较宽松开放,小家伙幼儿园同班许多金发碧眼的伙伴,早都有女朋友了。

当然,这些所谓的“男女朋友”,在大人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类的闹着玩,等他们将来长大了,想想儿时的往事都是笑话。

因此,隋珩只以为,隋冬冬的女票是和儿子年纪相仿的女孩,根本没放在心上,对云姨的娇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今天,对方竟然给自己买了东西,出于礼貌他应该跟人家打声招呼。

“哦,这样啊!”隋冬冬高悬的小心脏缓缓放下,他捂着听筒,转头喊道,“小影,我爹地想跟你说话!”

几步之遥,林如影当即脑袋大了一圈,紧张兮兮地问了句,“什,什么事?”

莫名其妙与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通电话,想想都别扭。

然而,隋冬冬却会错了意,他主动向林如影伸出手,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小影,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你长得这么好看,我爹地一定喜欢你!”

林如影:“呃……”

隋冬冬接着炫耀,“别忘了爹地有多疼我,他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林如影:“呃……”

“小影,小影,你来嘛!”

“我……那好吧!”

禁不住小屁孩的磨人神功,林如影终于鼓足勇气,接过电话,良久,窘迫地吐出一个字,“喂?”

电话另一端。

耳边响起的女声清淡却带着几分熟悉,隋珩大脑陷入迷茫,亘古不变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和冰寒。

小影?

如果自己没听错,儿子喊的确实是这个名字。

适才,他隐约听到两人的对话,究竟是何种缘分,让隋家父子同时对“小影”情有独钟?

“喂?”隋珩嗓音低沉,“你……”好……但他的话没有说完,门口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二,二叔……”女人刺耳的哭声陡然响起。

隋珩不悦皱眉,他没心思再打电话,随口说了句,“下次再说。”便直接挂断信号。

“啊?”即便只有几个字,但声音依旧耳熟。

林如影挑了挑秀眉,气愤爬上心头。

从小到大,林家教育严苛:一般来说,都是女性或者长辈先挂电话,这个男人未免缺少礼貌,没有风度。想到这些,她也没兴趣追问对方的详情,索性也撂下手机。

丽景别苑。

彼时,一个体态偏胖,个子不高,穿着中式唐装的中年男人,已经走进客厅。

苏丽娜立刻小跑过去,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哭得泣不成声,“二叔,我好想你。”

“娜娜,二叔也想你。”林振业红了眼眶,心中动容。

相较于哥哥林振伟的相貌堂堂,卓尔不群,弟弟林振业剃着平头,长相普通,甚至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们是一对亲兄弟。

隋珩瞧着两人彼此热络的场景,冷冷勾起唇角:苏丽娜、林振业,外人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一对父女呢!

哭过良久,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我不在这段时间,阿珩对你怎么样?”林振业柔声询问。

苏丽娜眼中晃过不甘与不满,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林振业当即了然,他收起脸上的慈祥与悲痛,换了一张冷脸对人。

“阿珩,当初我进去之前,是怎么说的,难道你忘了吗?”

“林二爷要是觉得所托非人,大可以另选良婿。”隋珩依旧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说出的话也丝毫不留情面。

“臭小子,你……”

“二叔,”苏丽娜急忙拉住林振业,撒娇着说道,“你不要说珩哥,他,他对我挺好的。”

“你瞧瞧他这是什么态度,”林振业显然被气的不轻,面对侄女怨声载道,“你说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天天拉着一张臭脸,这么多年,特么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二叔,别说了。”

林振业见苏丽娜这般护着隋珩,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都说女生外向,这话一点不错。

“阿珩,”林二爷终于说到正事,“我大哥什么情况?一直没消息?”

隋珩态度不阴不阳,“嗯。”

“小影呢?没回林家?”

“嗯。”男人依旧鼻子一哼。

“问了半天,你……”林振业面色愈加阴沉,他眯起三角眼,火气渐长,“你连一个字都懒得说吗?”

隋珩终于吐出一个字,“是。”

“兔崽子!”林振业气急败坏,一拍桌子。

“二叔,别发火,消消气,”苏丽娜急忙打圆场,拦在中间,“珩哥不是说话了吗?”

林振业没好气地白了苏丽娜一眼,继续说道:“既然这样,就把小影给我抓起来,宝贝女儿在我们手里,就不怕老家伙不现身。”

“不许动她。”一瞬间,隋珩眉毛倒立,浑身萦绕着阴寒的气息,他冷冷眯起眼睛,吐出的话字字如冰。

“呦,冰山也有变脸的时候?”林振业瞪着眼睛与他对视,“别告诉我,事到如今,你还喜欢小影那丫头。”

隋珩闭上眼,没有作答。

苏丽娜见场面尴尬,笑着化解气氛,“怎么能?别忘了珩哥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如果不是林振伟心狠手辣,他也不会成为孤儿……”

换句话说,林如影是隋珩杀父仇人的女儿,两人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

“你不也是?”隋珩闭目轻哼。

苏丽娜紧张地攥紧手指,“我,我不一样。我不认林振伟这个父亲,再说,在孤儿院,我妈妈曾经帮过你……”

谁知,下一秒,男人豁然睁开双目,眼中是确定无疑的坚定。

“那我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小影?她年轻、漂亮、富有、有才华、又那么爱我……是男人都没理由拒绝。”

苏丽娜双唇嗫喏,眼瞳中是惊疑不定的苦痛,“你,你终于承认了?”

“呵!”隋珩凉薄地笑了笑,用威严淡漠的声音回答,“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抑或是对你,对她,对所有人,这个问题我从来没否认过!”

林振业一张老脸被气得铁青,他一把抓住隋珩的脖领,气咻咻地吼道:“臭小子,别不识抬举!”

“放手!”隋珩却浑然不在意,用力挣脱开对方的禁锢,“林二爷,气大伤身!”

“你……”林振业捂着胸口,脸色铁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