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夏栀霍怀琛正版小说 闪婚鲜妻霍少宠妻36计精彩阅读

夏栀霍怀琛正版小说名字是闪婚鲜妻霍少宠妻36计,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夏栀的继母为了送自己的女儿出国,竟然不惜把夏栀送给老男人享乐,剩下一丝理智的夏栀拼劲全力跑出了老男人的圈套,却又误入霍怀琛的房间。第二天醒来,夏栀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直到医生告知她怀孕了,她才心慌起来。

夏栀霍怀琛正版小说闪婚鲜妻霍少宠妻36计精彩章节导读

转眼间,夏栀在霍氏已经安稳的度过了头一个月。

期间,她与霍怀琛的绯闻,也由最初的火热到冷却,再没有新的八卦出现,也就没人愿意去关注这些了。

上午很忙,夏栀正和田梦准备去拜访某品牌商,办公室外有人叫她,“夏栀,有人找!”

“来了。”

夏栀来到门口,看到来人时,有些意外,“唐硕?”

总算见到了想见的人,唐硕立即绽出一脸暖人心的笑,“夏栀,好久不见。”

再平常不过的开场白,殊不知,他在来的路上,已经练了很多遍。

夏栀笑了,“你怎么来了呢?”

她对唐硕的印象不错,能再见到他,除了意外,还是挺高兴的。

“我替顾经理来总部开会。”

他说得自然,天知道他为了这个,求了顾云多久,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过来这边!

夏栀点头,“那你准备在这边待多久?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呀!”

“好啊。”唐硕没作多想,马上就答应了。

夏栀看看时间,“我待会要出去那就中午好吗?”

唐硕求之不得,笑得眉眼都弯了,“我等你。”

夏栀又与他聊了几句,然后就回了办公室。

唐硕一直站在原地,还没有从喜悦激动的心情里平复下来,?走廊的另一端,霍怀琛站在那儿,峻颜紧绷。

连衡站他身后,朝那边瞥几眼,见来人是唐硕,他微蹙眉。

唐硕对夏栀的意思昭然若揭,只是……这夏栀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女人。

她可是咱们霍总的挂名妻子啊!

这唐硕,胆子也是够大,谁的女人,都看招惹!

霍怀琛一言不发,眯起了眸子看向唐硕驻足的地方。

再转身,他朝电梯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告诉人事部,这次的实习员工转正名单,有些小改动!”

——

?总裁办公室。

“你不能进去”

“我要见霍总!”

不顾秘书的阻拦,夏栀径直推开办公室的门,素净的面容被一层淡淡的薄怒覆着,一双宛若黑珍珠的眸,亮得透彻人心。

霍怀琛抬头,淡定自若的目光扫过夏栀。

“霍总,她……”

“你出去吧。”

秘书应声离开。

待门关上后,夏栀随即上前,站在他对面,低声问:“为什么不同意我转正?”

霍怀琛放下签字笔,慢慢靠向椅背,周身涌动着的冷漠气息,不怒自威。

“我为什么一定要同意?”

他的反问,让夏栀一滞。

她抿了抿唇,半晌才说,“我以为霍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霍怀琛嗤笑一声,缓缓回道:“如果我不是,你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

“那为什么不给我转正?”

“利用工作时间,和男人打情骂俏。”他一笑,“这个理由够吗?”

“……”

夏栀怔了怔。

这算是栽赃吗?

“霍怀琛,如果你就是不想让我成为霍氏的正式员工,你可以直说!不必找这种莫须有的借口。”

“莫须有?”霍怀琛盯着她,忽而笑了,然后问:“那么,唐硕呢?”

“……”

夏栀黛眉轻轻拧紧,“他不过就是顺道过来看看我,这又触犯了公司哪条规定?”

霍怀琛起身,踱步到她跟前,唇边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眼底却是毫无温度的冰冷。

“我不喜欢手底下的人搞办公室恋情,你也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霍、太、太!”

他道出她的身份,一字一句。

说起来,这还是霍怀琛第一次“承认”夏栀的身份,却是在这种一种情况下。

本是提醒,可霍怀琛的话,听在夏栀的耳中,竟成了讽刺。

“你放心,我既然说过,会在霍家待上一年,我自然会守信,我也不会做出让霍家为难、难堪的事情。”

“呵……”霍怀琛轻笑,“这样最好。”

夏栀悄然攥紧双手,漂亮的眸子盯住他:“霍怀琛,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在吃醋。”

“……”

霍怀琛表情明显滞了一下,随即,他毫不客气的笑出声:“夏栀,你当自己是谁?我居然会吃你的醋?”

他的表现,活像她讲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夏栀的声音则更沉了,“那就不要干涉我与别人的正常交往!”

霍怀琛收起笑,哼哼的冷笑了两声,“从你自愿成为霍太太的那一天起,这就由不得你了。”

“你……”

霍怀琛转身回到座位里,双手搭在桌上,十指优雅的交握在一起,目光颇淡,有种生疏的味道。

“你的要求我听到了,我会考虑的,回去工作吧。”

夏栀气得胸口又闷又胀,深知她是说什么都没用了,紧紧咬着牙转身就走。

兴许是动了气,走了几步,小腹居然隐隐有些不对劲儿。

她立即站住,一手抚着那里,另一只手则撑在办公桌边缘,眉头皱着,心里发慌得厉害。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霍怀琛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可是,在看出她的异样时,他脸上的得意骤然收敛,然后果断起身,“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肚子有点痛”

霍怀琛听罢,立即蹲下身,眉头一点点拢紧。

接着,他二话不说就将她拦腰抱起。

“……”

夏栀身子突然腾空,吓了她一跳。

“霍怀琛!”

见他要带自己往门口走,夏栀赶紧扯住他的衣襟,“你要带我去哪儿?”

“医院。”

他简短两字,声音沉如暮鼓。

“不用去!”夏栀挣扎着想要下来,不过就是一点不舒服而已,还不至于去医院那么夸张。

霍怀琛皱眉:“你能老实一点儿吗?”

“那你放我下来。”夏栀刻意回避他的视线,“我真的没事。”

霍怀琛站在原地,有些不确信的盯住她:“真的?”

“嗯。”夏栀用力点头,生怕他不信,还特意将脸凑了过去,“你看,我的脸色很红润吧!”

她凑得近,姣好的皮肤,细腻白皙,甚至,连皮肤下的纹理都能看得清楚。

一双乌黑的眸子水润润的,睫毛很长,忽闪着就像两排扇子。

她身上是好闻的牛奶沐浴露的清香,一阵一阵的,钻进他的鼻腔。

目光移下,落在她微微张启的红唇上。

他的眸光一紧,脑海里骤然浮现出那晚的零星片段。

突然,他放她下来。

夏栀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一时没站稳,霍怀琛反应很快,又将她扶了住。

待夏栀站稳后,他才松手。

“那就回去工作,有事儿的话,随时叫我。”

他说完就坐回到办公桌前。

夏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片刻才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她又不明白了,前一秒还有种押也要押她去医院架式的男人,可下一秒就突然松了手,一眼都不会多看的离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难道,她又哪句话说错惹到他了?

她不禁疑惑的想,霍二少这么情绪化,其他人都知道吗?

待夏栀离开,霍怀琛抬起头,喉咙上下滑动,拢着的眉似在竭力压抑着什么,眸色正在逐渐加深。

这一批公布的正式员工名单中,果然没有夏栀的名字。

她郁闷得不行,整个上午都皱着眉,任凭田梦怎样逗她笑,她都没那个心情。

还说什么他公私分明,结果呢?他根本就是公报私仇!

这时,田梦朝她一个劲儿的递眼色,“那个帅哥又来了!”

夏栀看向门口,唐硕正在那里朝她招手。

她突然想起什么,立即站起来朝他走过去,“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工作的事,我忘记了中午的约会,真的对不起!”

她一个劲儿的道歉,唐硕却很大方的一笑,“没事,错过了昨天,今天也可以啊!”

“没问题!”

唐硕犹豫了下,问:“是不是因为实习的事儿?”

夏栀一听,便有些泄气,“你也知道了?”

唐硕点点头:“我也是刚刚看到的,所以也猜到你昨天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忘了一起吃午饭的事情。”

夏栀笑笑,这事而没再多提。

因为夏栀下午还要和田梦出去,午休时间非常短,唐硕便体贴的建议,去员工餐厅吃饭就好。

夏栀和唐硕正在等电梯,一旦退却羞涩,唐硕其实很会制造话题,与夏栀聊得十分投机。

这时,电梯门开启,看到站在里面的人,夏栀的脚步滞了一下,很想立即转身离开。

唐硕立即收起调笑,正色问好,“霍总。”

霍怀琛阖了阖眸,仅是微微颔首。

见唐硕都进去了,夏栀硬着头皮也走了进去,神色不自然的站在里面。

连衡站在门口,眉头微皱,然后问:“你们到哪层?”

“5层。”唐硕回他。

连衡按下数字键,问道:“是去员工餐厅吃饭吗?”

夏栀没答,唐硕笑着应了一声。

霍怀琛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此刻掀了掀眼皮,瞥了一眼背对着他的女人,然后不紧不慢道:“很久没有去员工餐厅吃饭了,不如,一起去那里吃吧。”

“……”

夏栀一怔,她知道霍怀琛是个特别注重生活品质和细节的人,除非是必须,否则,他是不会去员工餐厅这种地方吃饭的。

但今天,他怎么突然脑抽,冒出来这样的想法,说出来这样的提议?

“好啊好啊!”

霍怀琛淡淡的调开视线,看向受宠若惊的唐硕,见他连连点头应声说好,勾起唇角,“正好我也想了解了解云市那边的情况。”

唐硕立即点头:“好,我会做最详细的汇报!”

当霍怀琛出现在员工餐厅时,立刻吸引了在场的全部视线。

他淡定自若的拿起餐盘来到取餐口,夏栀就在他身前,感觉到他的气息逼近,她瞬间浑身不自在起来。

夏栀挑了几样素菜,便要离开,却听到身后一道不悦的声音扬起:“再给她条鱼。”

夏栀皱起眉,小声抗议:“我不喜欢吃鱼。”

“挑食会造成营养失衡。”他面无表情的说。

“……”

看着餐盘里多出来的一条鱼,夏栀闷闷的离开。

唐硕早已坐在座位那里,朝她招手,“夏栀,这边。”

夏栀点点头,就要走过去,脚下有一小滩水渍,她踩上去没有站稳,一个趔趄,手里的餐盘眼看着就要脱手。

这时,一双手臂扶住了她,才防止她摔跤,顺带扶正了她手里的餐盘。

回头一看是霍怀琛,夏栀不自然的道了声谢,“谢谢。”

霍怀琛则拧着眉,沉着声音斥责:“毛毛躁躁的。”

连衡赶忙叫来保洁,将那块有水的地方清理干净。

生怕夏栀再次摔倒一样,霍怀琛将自己的餐盘交给连衡,他则接过她的餐盘,这一路,握着她的胳膊,不曾松开过。

夏栀只觉得脸颊发烫,尤其是感觉到四周的视线都聚过来时,更是别扭得想要抽出胳膊。

但是霍怀琛不许,五指似铁钳一样,虽然不至于抓痛她,可却也不许她逃离。

夏栀无奈,就这样一路跟着他,来到座位前坐下。

唐硕马上关切的问:“刚才没摔到吧?”

夏栀尴尬的笑了笑:“没事。”

旁边,是个沉冷的男声:“这么大的人了,走路还不看路!笨死了!”

被霍怀琛这样当着外人的面儿数落,夏栀只觉得特别没有面子,她扭头扁着嘴瞅瞅他,“嫌我笨,霍总可以不用帮我,当作没看到就好!”

霍怀琛倏尔眯起危险的眸子,这女人居然还会顶嘴了?

??唐硕惊讶的看着夏栀,不管怎么对说,对面的人可是霍总啊!

目前,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就怕永远都没有转正的机会吗?

连衡将霍怀琛餐盘放在他面前,也是诧异的看着夏栀。

公司里敢这么跟霍总说话的,她绝对是头一个。

而且还是公开场合!

但是想想两个人于私的关系,夏栀这么说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霍怀琛倾身向前,勾起一侧唇角,溢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我帮的不是你。”

“……”

唐硕疑惑,不明白霍怀琛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但是夏栀和连衡,都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霍怀琛不再多说,自顾自地开始吃东西。

见他开动,唐硕和连衡也都拿起了筷子。

夏栀的反应显得慢半拍,微蹙的眉宇覆着心事儿,吃饭显得有点漫不经心。

她和霍怀琛之间无论发展成什么样子,她肚里的宝宝,是个jin忌。

因为是意外的,不被祝福的,所以,他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忽略掉。

可是,刚才,他话中有话,让她有种错觉,他也并不是不在乎这个孩子。

夏栀心里五味杂陈,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盘中的鱼。

“你不爱吃鱼?”唐硕始终都在暗暗观察夏栀,见她提不起兴趣似的,便大胆猜测。

夏栀回神,点了下头:“从小就不爱吃。”

“我也是!”唐硕因为这个共同点而感到开心,话也不禁多了起来,“但我喜欢吃虾,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夏栀一怔,随即笑了,“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也只吃虾不吃鱼的。”

“真的?”唐硕真的太高兴了,他觉得,这么多相似的地方并不是偶然,一定是早就注定的缘分!

所以,他对夏栀更加热情了,刚要开口,一个微冷的声音横插/进来。

“你们上次传真过来的报告是怎么一回事?”霍怀琛严肃的问,一贯冷漠的目光,直抵唐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