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爱过你是我的错小说(已完结) 叶初夏秦赫目录阅读

爱过你是我的错小说目前已完结,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叶初夏秦赫,讲述的是叶初夏觉得自己是被骗婚的,老公不喜欢女人,她结婚后才知道,为此,她只能去酒吧借酒浇愁。也是在酒吧,她认识了秦三爷秦赫,一场危险游戏,让秦三爷对她另眼相看,甚至许诺答应她的任何要求,然而叶初夏提出的要求,让所有人震惊,她要让秦赫和她睡一晚。

爱过你是我的错小说叶初夏秦赫精彩章节导读

从这次相聚后,郑老来这里的次数比以往勤快多了,有时候来的时候,还会亲自熬药,可谓是煞费心思。

一直被郑老叨唠的秦爷爷,吹胡子瞪眼道:“天天来,你干脆住这里得了。”

郑老立马上杆子往上爬:“这个主意不错。”

“你老不要脸的。”

“这是秦赫的别墅,你说了不算。”

两人又在日常斗嘴。

一开始我还想劝着,后来听秦赫说:“这样反而挺好。”

我有些不解,便听秦赫说:“因为你奶奶的事情,郑老跟我爷爷断绝来往几十年了。”

“那郑老还……”

说到这,我有些奇怪,见到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两人有隔阂啊?

“虽说没有成仇人,但关系也淡了,我奶奶去世前,郑老从来没登过家门,平时跟我爷爷也不怎么说话,而在出事之前,他跟爷爷还有林爷爷,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自称铁三角。”

听到秦赫的话,我恍然明白,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友谊。

之前隔阂了几十年,现在炸一下和好,可不就成了日常怼人的见面方式。

“我看舅老爷跟秦爷爷关系还挺好的。”我随口说道。

秦赫沉默了下:“当初为了弥补林家,我太爷爷帮了林爷爷不少。”

听到这,我才恍然的点点头。

不过,这其中可能也有郑老孑然一身的原因,在那个年代,他失去的亲人太多,所以过不去心里的坎。

而且看他到后来都不曾娶妻生子,可见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这也不是说,舅老爷就不好,而是两人立场跟经历各不相同。

况且,秦家当初只是毁了婚约而已,林家的落败跟秦家没关系,后面帮助那么多,也算是还回来了。

因着郑老用了十二分的心,我奶奶咳嗽的症状几乎没有了。

去医院检查,虽然肺部还有阴影,但病情控制的很好,癌细胞也没见扩散。

这已经是最好的效果了。

而随着关系的加深,小宝也受到了最好的待遇。

身体比那些移植完骨髓的人恢复的好多了。

虽然还是要吃排异的药,但郑老给他开了强身健体提高免疫力的方子,如果说,没有什么意外的话。

小宝撑过这三年,差不多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了。

当然,排异药不能停,但是感染几率肯定要比其他病患小的多。

对于这样的变化,我真的是从内心里感激他。

谢了几次后,郑老看到我后,还虎着脸道:“我也是你舅老爷,都是一家人,那么客气做什么?”

听到这话,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但心里却想着,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回报他们。

而秦赫跟秦老爷子的关系,因为他对我们俩婚事的松口,还有我奶奶的调节,两人关系也有所改善。

不过秦爷爷想让大家一起回海市的心愿没达成。

郑老退休后本来就一直呆在这里,自然是不乐意离开,我奶奶老家就在这里,她还想着死了后就葬在那座衣冠冢那里呢!自然是不想去。

而秦赫,则已经把业务都转了过来,而秦家的公司他也没心思去接手,就专心打理自己跟人合伙创业的公司。

最后,秦爷爷没找到同盟。

反而做了个惊人的决定,在吃饭的时候,直接朝我们宣布:“反正我也退休了,海市那边也没我什么事了,我也住这里好了。”

说到这,他停顿了下后,问我奶奶:“你说,他们的婚事定在什么时候?”

我奶奶头也不抬的回道:“腊月16的日子不错。”

“这还有半年啊!”秦爷爷感叹道。

“要准备的东西多着呢!更何况,我还想多留孙女几年呢!”

我奶奶这话一出,我清晰的看到我身边坐着的秦赫身子一僵,目光可怜兮兮的看向我奶奶的方向。

却见我奶奶勾唇道:“不过,可以先订婚。”

听到这话,秦爷爷连忙说:“这个主意不错,对先订婚,我这就让人准备,看一下黄道吉日,越早越好。”

说完后,他又絮絮叨叨道:“还得把秦冉叫回来。”

“秦冉?”我看向秦赫。

秦赫小声在我耳边说:“我姑姑。”

我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秦赫还有姑姑,不过随即我想到,秦赫很少跟我讲秦家的事情,我没听过也正常。

“还有我小姨那边也要请。”秦赫连忙提醒道。

秦爷爷点点头,然后想了想,朝我们说:“亲戚朋友,你们俩想请谁自己决定,有遗忘的,大家再一起补充,我让人订好请帖。”

这一算,订婚也是挺麻烦的。

哪像乡下,只要关系亲近的亲戚朋友吃一桌饭就成了。

剩下的事情基本上轮不到我跟秦赫插话,基本上都让我奶奶跟秦爷爷商量搞定了。

对于这种豪门订婚的过程我还真不懂,便也由着他们安排。

不过想到要跟秦赫订婚,我这心里升起一股甜蜜。

之前我与秦赫之间最大的隔阂就是家世上的不匹配,并且因着不想沾染麻烦牵连上小宝的原因,哪怕我爱着他,也只得压制着自己的感情。

但现在,从秦爷爷亲口承认我后,这种顾虑便消失了,隐藏在心底的爱意因为少了顾虑,便呼之欲出。

秦赫上班后,我便开始整理订婚邀请的名单。

除了亲戚外,就是文老师还有韩楚,还有陆薇微,陆晨光陆医生……

算下来人数倒是不多。

下午的时候,我奶奶过来问我:“你说,要不要跟你舅老爷相认?”

我还没说话,便听我奶奶说:“这两天跟你秦爷爷还有我表哥相处,我这才明白,当年我的死讯传来,让他们内疚了半辈子,你舅老爷怕也是这么想的,我要是不跟他见面,恐怕他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心结。”

我点点头:“是该见见。”

说着,我握住她的手,给与她支持跟勇气。

她看着我,伸手撩起我耳边的碎发,叹口气道:“就是怕相认后,你跟林雨晴见面尴尬。”

“奶奶,没什么的,一码事归一码事。”

要说林家的人,我的感情很复杂,对林爷爷我倒是没什么恨意,可对林雨晴跟秦赫的后妈,我是没半点好印象的。

不过就算相认,也不过是一表三千里的亲戚关系,还是没半点血缘的,对我影响不大。

听到我的话,我奶奶叹口气道:“你不喜欢林雨晴,以后你们就少来往就成了。”

我点点头,给我奶奶撒娇:“放心吧!你看,我那些表姐表妹的,这么多年没来往,不照样过日子嘛!”

亲戚本来就是,关系好就多走动,关系不好,也就个面子上的情面而已,比街坊邻居都不如。

“再等等,奶奶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再跟你舅老爷相认的。”停顿了一会后,我奶奶跟我解释:“至少先等你们订完婚,事情成定局后再说吧!”

听到我奶奶的话,我才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她首先考虑的也是我。

不管是与秦爷爷的相认也好,还是跟舅老爷相认也好,这其中也少不了我的因素。

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为我考虑的亲人,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秦赫的动作很快,第三天,请帖便制作好了,打开请帖后,我跟秦赫牵手的照片也会随之立起来。

上面空白处,我跟秦赫亲自写上邀请者的名字。

然后附赠一些小礼物,做完这些后,还要制作一些电子的邀请卡。

国内的就送请帖,国外的朋友就直接发邮件。

忙完这些后,就开始挑选礼服。

礼服首饰,挑选下来后,我才知道这一场订婚宴有多奢侈,在我们这些平民看来,简直跟烧钱差不多。

我看着肉疼,而我奶奶全程表现的反而很淡定。

我奶奶还跟我说:“这算什么,当初我娘嫁给我爹的时候,十里红妆,光嫁妆就不少。”

说到这,她叹口气道:“可惜啊!那些东西都没能留下来,要是留着的话,怎么也给你当成嫁妆。”

“这已经很好了。”我哭笑不得道。

要知道,我奶奶留给我的一对玉镯,还有那枚戒指都要不少钱,这要是被我那些长辈知道的话,恐怕早就因为这些东西打起来了。

我奶奶却是撇撇嘴道:“这才多少东西啊!”

“好了,我知道您心疼我,是怕我没有嫁妆被人小看。”

我知道我奶奶言外之意的担忧。

虽然秦老爷子认同了我,可秦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我上面还有正经的公公跟婆婆,还有秦赫的姑姑。

这些人,可不见得会给我奶奶面子,到时候少不了被看轻。

这些道理,作为过来人的奶奶,比谁都清楚。

我奶奶叹口气道:“要不是你们已经有了小宝的话,我倒不是很赞同你们在一起。”

“我知道你怕我受气。”说到这,我语气哽咽了起来。

然后安抚她:“你放心吧!我是您亲手带大的,肯定不会吃亏的。”

我奶奶听到我的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而另外,我设计出来的一套首饰也被韩楚看重,而他答应我,会尽快先把我需要的那一套让人制作出来。

而我的订婚的请帖也顺便送到了他的手上。

看到这张请帖,他沉默了许久,最后,声音微沉的说:“好,祝你幸福。”

最后,他又说:“请帖我会交给我妈,我的礼物也会托她转交,但那天我正好要出差,所以,抱歉!”

说完,他便匆匆离开。

看他这样,我心里也有些内疚,但想着,能让他早点断了念头也好。

他人太好,不该被我耽搁。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懂。

在订婚前一天,我托韩楚做的一套首饰做了出来,送到后,我便亲自交到了我奶奶的手中。

“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虽然现在上面镶嵌的珠宝并不名贵,但这里面包含了我对你最深的尊重跟爱意。”

我奶奶拿在手中,打开首饰盒,一下子便湿了眼角。

“我帮您戴上。”

我拿起项链,自告奋勇的帮我奶奶戴在了脖子上。

玫瑰金的首饰,花式看起来很古典,但是却很趁我奶奶的气质。

别看我奶奶年纪大了,但背依旧挺得直直的,气质淡雅如菊,让人觉得很舒服。

“喜欢,奶奶很喜欢你的礼物。”

我从后面搂着她的脖子,撒娇道:“小时候我就说过,以后,会给你亲自设计一套首饰。”

说到这,我又朝她道歉:“抱歉,让您等了这么久。”

“不久。”

接下来,我又给她戴了耳环,还有戒指。

这一套首饰,还有我奶奶身上早就焕然一新的衣服,看起来让她年轻了好几岁。

那个辛劳了半辈子的老人,终于散发了新的光彩。

就像是浴火重生了一样,现在看着,谁还能想到,不久前,她还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村老太太。

“明天就是你们订婚的日子了,你早点休息。”

“您也记得注意身体,明天还要您主持大局呢!”

订婚的事情我虽然通知了我爸妈,并且还给亲戚都邮寄了请帖,但我妈那边确是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明天主持订婚宴的事情,最后商量了下,便确定成了我奶奶跟秦爷爷。

而秦赫那里进展也不算顺利。

不过所幸,秦赫的爸爸还有秦赫的小姨都来参加明天的订婚宴,而他们今天已经被秦赫安排在了酒店内。

这一晚上,虽然前半夜有些失眠,但后半夜在秦赫的安抚下,最后还是睡了过去。

一早醒来的时候,便有化妆师已经在外等候了。

化妆,换礼服,事情忙碌又顺利。

但我这颗心,却一直紧张的放不下来。

秦赫看出我的紧张,在我耳边轻声道:“放心吧!今天没有请不相干的人,都是一些亲人好友,不会出乱子的。”

秦赫的话,让我放下心来。

这一次订婚,为了不出乱子,秦老爷子也就请了林爷爷过来,林雨晴那里却是没有请的。

想来应该不会有变故。

到了时间,我爸妈跟我哥那边还没来,我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通。

我不免有些失落。

但随即,想到今天的特殊日子,我便重新打起了精神,然后与秦赫一起招待宾客。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在关键时刻,毁掉我订婚典礼的人竟然是我亲生父母。

正在我与秦赫交换订婚戒指的时候,我爸妈才姗姗来迟。

可来到后,我妈就径直走到我跟秦赫跟前,然后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便挨了她一巴掌。

周围一片哗然,我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妈。

就听我妈气急败坏的朝我喊:“叶初夏,这次订婚,妈不同意,你给我回去。”

说着,她就上前要来拉我。

秦赫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声音森冷:“这是我的订婚宴,你要是闹事的话,就给我出去。”

我爸看到秦赫后,就想过来帮忙。

场面一度混乱。

关键时刻,我奶奶站了出来,她眸光沉冷的盯着我妈:“我还真没见过有一个当妈的人会在自己女儿订婚宴上做出这种事,你以前对初夏看不顺眼,我也只当你重男轻女,可我现在看着,你到底是不是初夏亲妈?”

这话一出,我就见我妈脸色一白。

然后她连忙反驳道:“我怎么不是她亲妈了?医院都有出生证明,她就是我生出来的。”

最后,她又看向我说:“正因为我是她亲妈,我才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向歪路。”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的交谈声。

我眼泪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妈,有您这样动不动就往自己女儿身上泼脏水的亲妈吗?”我看着她质问道。

我浑身气的发抖,眼泪也跟着一颗颗的滚落了下来。

现在我无比后悔,为什么要告诉他们我要订婚的消息。

“这个秦赫,是林家的未婚夫,前不久才举行了订婚宴,你这不就是当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吗?是妈没教好你,让你嫌贫爱富,不惜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

我妈的话,还没说完,秦赫就沉着脸呵斥道:“够了!”

我妈的话顿时止住,有些害怕的看向秦赫,又哆哆嗦嗦道:“这是我女儿,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秦赫却是看着她说:“我跟林雨晴已经解除了婚约,而且叶初夏也没有插足我们之间的感情。”

他这句话,更是向所有人解释。

“谁信啊!”

我妈嗤笑一声,而后扭头看向我说:“你要是不跟我们走的话,以后,就别认我们了。”

而我奶奶回道:“你们这对做父母的,有尽到做父母的义务吗?”

我妈还想继续逼迫,秦赫已经使了个眼色,让保安把我爸妈给拖了下去。

周围传来异样的目光,我心里难过的不得了。

而在这时候,秦赫牵着我的手,朝众人道:“在场的人,都是我们的亲朋好友,甚至不少人都参加过我之前的订婚宴。”

秦赫的朋友亲人都知情,唯有我这边亲人不太知情,我知道,秦赫此时重申一遍,就是为了洗白我的名声。

“我在这里重申一次,跟林雨晴悔婚的原因,她自己清楚,我们私下也都和平解决了,但这件事跟初夏无关,希望你们别妄自揣测。”

而秦爷爷也跟着站了出来,说:“以后,叶初夏就是秦家的孙媳妇了,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她就是我秦家的人了。”

秦爷爷这话一出来,便哗然一片。

毕竟,在秦家,秦爷爷的话,就相当于秦家认可了我,而其他人,也不会再对我存有任何的异议。

等这件事过去后,我只觉得满心的疲惫。

给亲戚挨着敬酒的时候,也一直心不在焉。

而我那些以前不怎么来往的表姐表妹,更是围着我问:“初夏,你是怎么认识秦先生的?”

“什么秦先生,那是你姐夫。”我姑嗔怪的看了眼我表妹说。

我表妹白了一眼后,又朝我问:“表姐,姐夫身边还有未婚的男性没?给我介绍介绍呗!”

这话一出,我大姑跟小姑的眼睛纷纷一亮。

“你表哥也还没对象呢!也可以让秦赫给帮忙介绍个,不求条件有这么好,但求有车有房的家庭独女就好了……”

听着我姑的要求,我嘴角抽抽。

我那表哥都三十了,还在家啃老,相亲都找不到对象,还妄想着找个富家女。

这白日梦做的。

我正想着怎么回话,我奶奶就过来给我解围。

“你们别老缠着初夏,她还要去给其他人敬酒呢!”

等我转身后,我听到我奶奶小声警告他们:“这里来的达官显贵不少,别说错话给自己招祸。”

这话一出,后面叽叽喳喳的声音立马截止了。

我在心中给我奶奶竖了个大拇指。

虽然没有靠谱的娘家人,但好歹还有个一直维护我的奶奶。

这一场订婚宴下来,到底是因为我爸妈的闹场,遗憾收场。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父母态度会转变的这么大,要知道,之前我爸妈对于秦赫还是满意的。

难道就因为秦赫跟林雨晴订过婚的原因,我爸妈才这么强烈的反对吗?

这个问题,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晚上的时候,我换下礼服后,跟我奶奶说了这么疑问。

我奶奶叹口气道:“也许是他们一时半会的转过不过来吧!初夏,别恨他们,他们只是不了解你想要什么。”

我闷闷的嗯了一声,然后靠在我奶奶肩膀上。

“以前我爸妈对我虽然不算多好,但也还过得去,可这段时间以来,我觉得他们简直就像是着了魔一样。”

我蹙眉说道。

最后我想了想,朝我奶奶说:“他们在我跟秦赫的事情上尤其反对,你说奇怪不奇怪?”

说到这,我苦笑道:“奶奶,不瞒您说,我甚至刚才还在想,莫不是我爸妈跟秦家有仇?所以死活不想我们在一起?”

我奶奶听到我的话,用手指点了下我的脑袋,哭笑不得道:“你这真是想象力丰富啊!你爸妈跟秦家怎么看都搭不上关系。”

而后,我又小心翼翼的看向我奶奶说:“今天舅老爷没来参加订婚宴。”

本来想的是,若是舅老爷来的话,顺便两人相认。

“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现在你舅老爷不一定怎么恼你秦爷爷呢!”我奶奶拍拍我的手道。

“都是我的错。”我有些内疚的道歉。

我奶奶一下子笑了出来:“别什么错都往自己身上揽。”

而后,她停顿了一秒后说:“秦家三代三次悔婚,你舅老爷跟你秦爷爷肯定要结下梁子了。”

听到这话,我有些紧张了起来:“那怎么办?”

“罢了,我让你秦爷爷给他透个消息,让他过来一趟。”

最后,我奶奶幽幽的开口道:“你舅老爷入了魔障了,他怎么不懂,没有感情的婚姻才是最害人。”

“当初我跟你秦爷爷好歹是两情相悦才定下的婚约,可后面不管是林雪,还是林雨晴,都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这种结合,到最后,只能是悲剧收场。”

有些道理,所有人都明白,谁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可有时候我们偏偏陷在了迷障里,以为自己的真情总有一天能够打动对方。

接下来我不知道我秦爷爷是怎么跟林爷爷说的。,

第二天一早,我便看到客厅内坐着的林爷爷。

看到我后,他脸上的神色不太好。

而后,他冲秦爷爷说:“你这次要是框我,以后咱们两家就彻底断绝来往。”

秦爷爷摸摸鼻子道:“我这也是有苦衷的,再说,秦赫那小子也不听我的话啊!”

听到这,林爷爷嗤笑道:“儿子孙子,都不听你的话,可见你做人多失败。”

秦爷爷脸色有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这次的事情我可没框你,你等会,人马上出来。”

林爷爷坐卧不安的等待着,没一会,就见我奶奶的房间门被打开了。

而我奶奶则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林爷爷后,眼中含泪的喊了声:“大哥。”

这一声大哥,让林爷爷的身子一震,而后,不可置信的问:“你是清婉?”

我奶奶点点头,然后,又挥手把我叫到了跟前。

而后,朝我吩咐道:“先把奶奶送你的那些东西拿过来。”

我点点头,连忙上楼去拿那两样东西。

一对玉镯,一枚祖母绿的戒指。

看到这两样东西后,林爷爷顿时激动了起来,手有些颤抖。

“这是咱娘当年的嫁妆,被带走的时候,她把这对镯子跟这戒指摘下来塞给了我,我把这两样东西藏了起来,才没被他们给搜走。”

我奶奶神色复杂的摸着手中的镯子,语气藏着浓浓的思念。

听到我奶奶的话,林爷爷一下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哭着朝我奶奶问:“这些年,你都去哪儿?大哥怎么找不到你啊!”

我奶奶也跟着哭了出来。

这样的场景,看着人有些难受,我的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而秦爷爷早已经背过了身子。

等哭完了,我奶奶才断断续续的讲起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

最后,又招手把我叫了过来,朝林爷爷介绍道:“这就是我养大的孙女。”

林爷爷看到我后,神色有些尴尬。

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把身上翻了一个遍,最后拿出一个怀表给我:“这是舅老爷给你的见面礼。”

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

我奶奶则是惊讶的看着这怀表说:“大哥,我记得这怀表还是咱爹留给你的。”

“咱爷爷留给了咱爹,咱爹留给了我,传了几代了。”林爷爷感慨道。

听到这话,我连忙拒绝:“不行,太贵重了,我不要。”

我奶奶也有些犹豫,最后朝他说:“这东西你留着吧!留在林家吧!”

“林家现在这一代,只剩下个雨晴了,她也不喜欢这个。”

说着,他饱含感情的摸着这怀表。

显然,这块怀表对他的意义重大。

“我不用见面礼,真的。”

只要不怨我跟秦赫在一起,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我奶奶跟他说:“雨晴的事情我知道,但我想跟你说一句,强扭的瓜不甜,孩子的感情,就由着他们去吧!”

听到奶奶的话,林爷爷叹口气道:“这事我明白,可我狠不下心,也拗不过孩子。”

最后,又说:“这孩子可怜,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我们老两口为了弥补她缺失的父母爱,便对她纵容了一些。”

最后,他看看我摆摆手道:“算了,一切都是缘分,我就不强求了。”

随即,他又看向我奶奶说:“我把你接回去住吧!”

“我想留在青市。”

林爷爷听到后,想了下后说:“我让人把老宅子推倒重新翻盖一下,那套宅子以后就留给你住。”

顿了下,又接着说:“当年的东西丢失了一大半,咱娘的首饰都没了,就留下一些不动产,还有当初咱们家当初在国外留的存款,企业的股份我也分给你点。”

“我不要。”

“这是你该得的。”

“我真不要。”我奶奶态度很坚决。

“我这也活不了几年了,要那些钱跟股份还有什么用。”

“那老宅子划给你。”

最后在林爷爷的坚持下,老宅子归属了我奶奶。

但那别墅是住不了了,不过值钱的是那一块地皮,因为地段好,面积也不小,也值不少钱。

不过这宅子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自然是不可能拿去卖的。

最后还是商量着要翻盖一下。

两人之间的相处很温馨,追忆着当初的似水年华。

说完这些后,林爷爷又看向我奶奶说:“我这就打电话给林雪还有雨晴过来,让她们跟你见见面。”

我奶奶沉默了一会后点点头:“也好,不过我们去外面找家饭店一起聚聚就好。”

林爷爷看了我一眼,而后点点头:“也行,从海市到这里也没多久,现在就出发还能赶上吃午饭。”

说完,他就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他的声音很大,语气很高兴:“小雪啊!你现在来青市一趟。”

“对马上,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姑姑,亲姑姑……”

“雨晴吗?你来青市一趟,我给你介绍下你姑奶奶……”

中午的时候,秦爷爷在外面定了一个包间,包了一桌子的菜,因着我跟林雨晴还有林雪以前的过节,我不太想去,便借口说要在家照顾小宝躲了过去。

这样也省的到时候大家尴尬。

我奶奶跟秦爷爷到晚饭前才回来,一到家,就跟我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见到雨晴那孩子的第一眼,我就觉得面熟。”

我尴尬的笑笑:“可能是血缘关系吧!”

我奶奶摇摇头:“不对,跟林家人不像。”

没一会,我却听到她喃喃自语道:“想起来了,怎么就跟初夏妈年轻的时候那么像呢!”

听到她的话,我仔细回想了下,实在是没找出多相似的地方。

我妈也是农村妇女,现在五十多,已经满脸皱纹,皮肤状态也不好,再回想林雨晴年轻靓丽的长相,便觉得差别大了。

我把这话当笑话一样说给我奶奶听。

谁知我奶奶说:“别看你妈现在长相不行,但年轻的时候长的很漂亮的,当初你爸就死活要娶她。”

可能是我从小跟我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原因,对她年轻时候的长相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刚把晚饭摆上餐桌,就见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我有些纠结不知道该不该接。

我奶奶看到我的疑虑,问我:“谁的电话?”

“我爸的。”

听到我的话,我奶奶垂眸说:“接吧!就算他们再不好,也还是你父母。”

听到我奶奶的话,我只好按下了接听键。

接下电话后,我就听到他在那头焦急的说:“你妈现在进了医院,你过来看看吧!”

“怎么回事?”

虽然我对他们一再失望,但可能是越是缺少父母爱,便越是渴望,曾经他们对我好的两三件事,便显得更加刻骨铭心。

“下午的时候你妈晕倒了,我刚把她送来医院,看医生的情况,似乎不太好。”

听到我爸的话,我心里顿时慌了下来。

“你们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

我爸说了医院名后,我便要出门,这时候秦赫叫住了我:“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有秦赫在,我本来慌乱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他牵着我的手一起出了家门。

没一会,管家备好了车,秦赫带着我坐了进去。

等我跟秦赫赶到医院后,我妈还在病床上躺着,我爸把我叫出病房后,只默默的给我递了一叠诊断书。

看着上面写着肾癌两个字,我就一阵头晕目眩。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妈竟然会得了癌症。

“这怎么可能?”我拿着诊断书的手都在发抖。

明明,我还在怨恨她昨天毁了我的婚礼,明明我还在怨她不顾我的反对私自给我相亲。

这一桩桩一件件,我不可能没有怨的。

可现在,在知道她得了绝症这样的事后,那些怨恨便再也提不起来了。

紧接着,我便听我爸叹口气说:“你妈早就察觉到身体不行了,她这心里最担心的就是你。”

“你别不信,都说齐大非偶,咱们家与秦家差距太大,以后你就算是受了欺负,我们也帮不了你,我们不求你大富大贵,我们只希望你后半辈子顺顺当当的。”

说着,我爸捂住了眼睛,语气有些哽咽。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抬眼看向秦赫。

就见秦赫抓住我的手,朝我爸说:“我秦赫,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叶初夏,从此以后,她跟小宝,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而我爸沉默了片刻后,朝秦赫说:“我想单独跟我闺女说两句话。”

秦赫看向我,我朝他点了下头,他便走开了。

我爸小声跟我说:“你妈这人执拗,一旦看准一件事,十头牛都拉不回,这一回,她恐怕还会求你跟秦赫分开。”

听到我爸的话,我苦笑道:“对不起,除了这件事外,其他的我都愿意答应你们。”

我爸笑道:“傻孩子,难道你就不能骗骗你妈吗?你就假装答应她就成了,等你妈走了,你以后跟秦赫怎么样,我也管不着。”

我没想到,我爸竟然让我瞒着我妈。

我张了张嘴后,有些别扭的说:“这件事瞒不下去,而且我们今年年底就准备结婚了。”

听到我的话,我爸瞳孔一缩,朝我说:“你们不能结婚。”

他的反应有些大,我愣愣的看着他。

就见他说:“你们要是结婚的话,这一刺激,你妈病情肯定要加重的,这样,你们至少在你妈活着的时候,先别结婚。”

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良久后,我朝他说:“这件事,我会跟秦赫商量的。”

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打消我妈对秦赫的偏见,也许让她看到我跟秦赫在一起能幸福的话,她就不反对了呢!

说完后,我便听到病房内传来一阵咳嗽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