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顾青莲沈从嘉小说名字 重生之潇洒嫡妻全文在线阅读

顾青莲沈从嘉小说名字是重生之潇洒嫡妻,这本古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顾青莲最大的愿望,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用努力奋斗也有人养,可惜她没好命,在现代只能做个记者,每天累死累活还赚不了几个钱。机缘巧合之下,她穿越到古代,成了将军沈从嘉的嫡妻,终于能实现在现代的梦想了,躺着也有人伺候,真是太棒了。

顾青莲沈从嘉小说名字重生之潇洒嫡妻精彩章节导读

当初,丁姨娘自己要的这个院子,离外院近,估计也是想借机多亲近沈从嘉。

如意见顾青莲不理解,摇摇头道:“不是怕丁姨娘吵,是怕来往的孟浪男子碰见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顾青莲笑道:“她整日里派嬷嬷盯沈从嘉,哪儿有心思花在其他男子身上?”

她是现代人,压根不在意这些男女大防,而且大齐的民风也比较开化,青年男女虽不能私下相约,但在公开场合遇见了,互相行个礼也不算逾越。

顾青莲不在意,如意也不好多说。铺了床,便准备伺候顾青莲上床歇息。

准备放帐子时,见窗边小几子上放着杨妈妈送的药丸,便问顾青莲:“少奶奶,这药丸是做什么用的?可要放到库里去?”

库里收的都是珍贵药材,放媚药算怎么回事?顾青莲摆摆手:“就放妆台上吧,明天我还要好好研究研究。”

第二日,沈从嘉总算回来了。

傍晚,顾青莲正躺在贵妃榻上翻话本,沈夫人房里的二等丫鬟坠儿过来传话了:“少奶奶,少爷回来了,夫人叫您去上房一起用晚膳呢!”

沈从嘉回来了!顾青莲一下子从贵妃榻上坐了起来,愣了愣,才命秋痕赏了两个银角子给坠儿。

坠儿走了,如意笑道:“少奶奶,您刚才怎么了?听见少爷要回来,竟像吓了一跳似的!”

顾青莲低头苦笑。可不是吓了一跳么!昨晚的春梦主角,马上就要当面相见,这实在太难为情了!

因下午就在自己院子里歇着,顾青莲只挽了个留仙髻,插了根东珠冻玉簪子,身上也只家常半旧的月白纱褙子,下身是条石榴红的挑线裙子,素净的很。

如意和秋痕一向致力于促进顾青莲和沈从嘉同房,见顾青莲如此打扮,二人便叽叽咕咕的商量起来。

“少奶奶皮肤白,若上面穿件石榴红,下面穿月白色,肯定更好看些。”

“是呀!再梳个望月髻,插几支挂珠钗,腕子上拢几串东珠的手串,既素雅又贵气。”

顾青莲一听她们嘴里的挂珠钗,手串就累得慌,大热天的,喘口气都嫌热,何况还要换衣服、戴首饰!

辩论了一会儿,三人最终达成了妥协:换上茜红流霞的薄丝褙子,月白的素缎裙子,首饰和头发不动了。

最后打扮出来,没想到效果出乎意外。那东珠冻玉簪子竟然很配茜红的丝褙子,把顾青莲显得明艳照人。

顾青莲带着如意和秋痕往上房走时,竟在月门处碰见丁姨娘。

见了顾青莲,丁姨娘先是拿眼在她身上一扫,又死盯了几眼她身上茜红流霞的丝褙子,这才笑着行礼:“婢妾见过少奶奶。少奶奶也是去上房用晚膳罢?”

原来沈夫人也喊了丁姨娘了。顾青莲心里暗暗好笑,沈夫人只怕做梦都想让儿子赶快在府里的女人身上,快快生几个儿子出来!

坐了一阵子,喝了两盏冰梅茶,顾青莲身上的汗刚消下去,便听刘妈妈在竹帘外笑着道:“夫人,少奶奶,少爷来了!”

顾青莲身上又开始冒汗了。

沈从嘉一身月白素锦袍子,一头乌发用白玉冠簪起,腰间白色玉带,身体挺拔修长,容颜俊美,神采飞扬。

切装什么白马王子!顾青莲很想在心里讥讽几句,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厮确实玉树临风,一副世家贵公子的模样。偏偏他身上又有沙场磨砺出的杀气,俊美中带几分凌厉,简直是帅翻天!

沈从嘉跟沈夫人问了安,一双眼睛就扫到顾青莲身上了。眼神在她微微露出的月白绣鞋上打了个转。

顾青莲的绣鞋是月白底,绣粉红重瓣芙蓉,鞋头缀一颗龙眼大的珍珠。在她的裙摆下闪着幽微的光芒。

顾青莲的脚本能的往裙子里缩了缩,沈从嘉的目光太露骨了,她局促的想起了前几日校场上那些片段。

自打沈从嘉进来,丁姨娘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的脸。沈从嘉和顾青莲的目光交流,自然没躲过丁姨娘的眼睛。

她捏紧手中的帕子,拼命压抑着心中的妒忌和恨意,笑着对沈从嘉行了个礼:“婢妾见过夫君。”

她今天特意穿了粉紫绣杏黄牡丹的烟云纱衫子,裙子也特意挑了最显身段的一步罩,挑了最精致的璎珞戴了,甚至连露出的脖子和手背,都细细上了一层香粉。

论美貌,她不输顾青莲,论新鲜,她才刚进门,沈从嘉还没shui熟她的身子。她就不信,没办法把沈从嘉gou到自己屋里!

沈从嘉看着娇滴滴行礼的丁颦儿,心里倒有几分歉意。圆房之后,他就没进过她的门,确实有些太冷落她了。丁副将当年也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人。这样对人家妹子,实在是有些亏心。

刘妈妈招呼大家入座,沈从嘉见丁姨娘跟丫鬟们站在桌边,便温言对她道:“颦儿,你也坐吧,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拘礼。”

丁姨娘闻言大喜,杏眼斜睨沈从嘉一眼,轻声道:“婢妾不敢。”目光随即又转向顾青莲。

丁颦儿的意思很明显了,顾青莲心中冷笑,除了沈从嘉,沈夫人才是这屋里的老大,丁颦儿不看沈夫人,偏偏来看她!简直是不知所谓!

顾青莲才不是什么善人,她端正的坐着,眼皮都不抬一下,就像没听见丁姨娘的话一样。

顾青莲有意想狠狠踩回去,又觉得这举动太幼稚,实在是无聊的很,便将身子往丁姨娘旁边侧了些,将腿往后缩了缩,缩到一个安全的距离。

偏偏沈从嘉还不知趣,消停了一会儿,又抬脚轻轻碰她的膝盖!

是可忍孰不可忍!顾青莲恼了,狠狠抬腿往上一踢!

狠狠踢出去的同时,她面有得色的看向沈从嘉。叫你丫调戏我!真当我是吃素的么!

奇怪!为什么沈从嘉毫无反应,旁边的丁姨娘却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

顾青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扭头看丁姨娘。

丁姨娘满面通红,一双妩媚的杏眼含着两泡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沈从嘉。

“姨娘这是怎么了?”顾青莲替沈从嘉和沈夫人问出了他们想问的话。

顾青莲欣赏着丁姨娘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惊叹。刚才调xi她,gou引她,来踩她的香足,来蹭她的香膝的,不是沈从嘉!是丁姨娘!

她想gou引沈从嘉,结果误判了距离,伸错了腿!原来古代女人也这么会gou引人啊!简直比现代人还大胆!!顾青莲在心里回味无穷,摇头叹息:这世界,不会好了!

丁姨娘含着委屈的热泪,低声道:“婢妾刚才不小心咬到舌头,惊扰大家了。”

丁姨娘现在满心屈辱。本来是想gou引男人,结果却被男人踢了一脚,这扇她的脸有什么区别!

沈从嘉哪儿知道顾青莲和丁颦儿的官司,见丁颦儿说无事,便低了头吃饭,问都没问一句。

丁颦儿看在眼里,一颗火热的心慢慢就冷了,热情一点点烧成了灰烬。

这个男人眼里根本没有她。尽管他以贵妾之礼娶了她回来。尽管她年轻貌美,性格温顺。他的眼里,就是没有她。

瞧他刚进门便直gougou盯着顾青莲的样子,他真正上心的,只怕正是这个据说“毫不得宠”的顾青莲!

丁颦儿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顾青莲,越看越觉得那张脸可恨,可厌!

如果这张脸不再美丽,不知道沈从嘉会不会把目光转到自己的身上?丁颦儿想着,嘴角缓缓浮上一个浅淡的笑容。

无妨,时间还长着,谁能笑到最后,还不好说呢!

顾青莲跟在沈从嘉的身后回到海棠苑。

见沈从嘉面色不善,奴婢们都忐忑的很,顾青莲却面有得色,反正她已经有对策了。不怕沈从嘉又闹什么幺蛾子。

结果,她的得意还没持续多久,伺候沈从嘉沐浴的大丫鬟碧香从净室走了出来,讪讪对顾青莲道:“少奶奶,少爷说让您亲自服侍他沐浴。”

what?让她给男人洗澡?顾青莲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

这个沈从嘉,还真会折腾人啊!

“少奶奶,少爷说,如果请不动您,马上把奴婢发卖出去!”碧香也搞不清两位主子在闹什么,一门心思担心着自己的身家性命。

见她可怜兮兮的模样,顾青莲有苦难言。

在现代,女人不想跟自己的老公洗澡,大可以一个巴掌扇过去:“滚!”

可这是古代!是女人三从四德,老公是苍天是上帝的年代。

算了,洗就洗吧,万一沈从嘉想那啥,她就祭出催吐大法!

顾青莲走进净房时,发现光线特别明亮,因为不习惯被人伺候,她平时洗澡都只点一盏羊角灯。沈从嘉倒好,四个角落明晃晃的落地大灯照着,也不怕晃瞎他的眼!

房间正中的花梨木大浴桶里雾气氤氲,沈从嘉的头发已洗好,散开在肩上,俊眼修眉,竟有一种妖孽般的美。

顾青莲盯着沈从嘉的脸,又开始脑补起来。前世她可是个大腐女。

“过来。”沈从嘉惬意的靠着木桶边缘,很悠闲的对顾青莲发号施令。

过来就过来嘛!谁怕谁。

顾青莲很淡定的走过去,很淡定的拿起浴桶旁的玉盘子里装的澡豆:“夫君,把背转过来,我帮你擦背。”

她老神在在,动作安静娴雅。

沈从嘉倒被她闪了一下。他玩味的盯着她的脸,一字一顿道:“不用搓背,帮我洗洗前面。”

见顾青莲红了脸,沈从嘉顿时有扳回一局的痛快。他大喇喇往后一靠,似笑非笑的欣赏着顾青莲的窘态:“来吧,我准备好了。”

顾青莲垂下眼,迅速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小沈从嘉一眼,水雾缭绕,她只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没看到小从嘉的真面目。

犹豫再三,顾青莲还是决定再观望观望,毕竟还没到最危险的时候,先静观其变吧。

她两眼看着浴桶后面的博古架,手再往下探一点,胡乱的搓洗。

他突然凑到她耳边,恶意的调侃她:“顾青莲,你脸红什么?”

顾青莲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离他远一点:“你洗这么久,这里面热的要死,当然会脸红!”

反正她不承认她是有点窘。

“是么?那你洗快点,就能早点出去了。”沈从嘉shuo。

顾青莲明白他是想让她的手继续往下,她终于受不了了,冷下脸把手里的布巾往桶里一扔:“沈从嘉,我是沈家堂堂正正的少奶奶,可不是什么低三下四伺候人的奴婢!你嫌我不会洗,我叫碧香进来!”

“终于装不下去了?你不是温柔贞静吗?怎么不叫夫君,直呼我的名讳了?”沈从嘉的心情一点都没受影响,他很享受这种追猎的过程。

顾青莲,真的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因为你的名字好听!”顾青莲气得口不择言了。真是倒霉,本来穿越到钟鸣鼎食的富豪之家,做了少奶奶,她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奢侈生活啊,为什么会遇见这么个难缠的男人啊!

“你叫从嘉试试?更好听。”

什么?顾青莲瞠目结舌的看着沈从嘉,这厮已经完全不要脸了,开始逗她了!

“从嘉!”她咬牙切齿,用最阴森最仇恨的语气喊他的名字。

“不对”沈从嘉靠在浴桶上,眼中闪着光芒:“你的语气太糟糕了,你跟我学,这样”

顾青莲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她前世的名字,也有个莲字,可从来没有人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叫过她。

她扭头看向沈从嘉,正好沈从嘉也在看她。四目相对,顾青莲慌得打翻了手边的净盆。

她拔腿就往外走:“我叫碧香进来伺候你!”

她的手腕被沈从嘉从背后扯住:“不许走。你帮我洗。”

“se即是空,空即是se”顾青莲一边在口中念着箴言,一边弯腰准备帮沈从嘉擦洗。

“咦,你这是什么?”沈从嘉突然指着她的衣衫问道。

顾青莲低头一看,脸顿时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