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沈从嘉顾青莲结局(已完结) 沈从嘉顾青莲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本站提供沈从嘉顾青莲结局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潇洒嫡妻讲述的是顾青莲作为少将军明媒正娶的妻子,本应该是荣华富贵享不尽的,可惜她性子烈不受宠,得知将军要纳妾还气得自缢了。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顾青莲穿越到了她身上,古代的装扮,现代的思想,重活新生的她引起了相公沈从嘉的注意。

沈从嘉顾青莲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少奶奶,晚膳送过来了,您且用些罢!”芳馨听着窗外放烟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再看看寡淡的菜色和如豆的油灯,真的觉得太凄惨了。

可顾青莲心情似乎还不错。她看了看盘子里的菜,脸上甚至绽开一个笑容:“咦,有我爱吃的茭白”

前世,她就一直想吃素,但实在戒不掉肉。现在好了,每天都是素菜,想吃肉也没得吃。

顾青莲发现自己的皮肤竟然变得更好了,以前虽然白,但不通透,现在白得都透明了,让她自己照着镜子都觉得惊艳。

唉,如果能穿回现代该多好,凭这副容貌和身材,绝对能混进娱乐圈,说不定还能和吴彦祖一起拍拍电影,演演床戏什么的

顾青莲很遗憾的吃了一大碗饭。

她就是有这个本事,无论环境多恶劣,她都可以保持一个相对的好心情。

沈从嘉?滚一边去吧!她现在对他的感觉,已经淡得不能再淡了。

想起前尘往事,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外面月色真好,月亮大如银盘,直接挂在了桂花树梢,闻着桂花真真清香,顾青莲动了赏月的雅兴。

“芳馨,你带件披风,我们去赏月如何?”别人冷落她不要紧,她不冷落自己就行了。

走进桂花林,顾青莲深深的吸了口气。

金黄的桂花,在皎洁的月色下也看得清楚。这片林子安宁静谧,一点都不阴森。

顾青莲拿了盒子放在桂花林中间的石桌子上,朝最大最茂盛的一棵树走去,准备摘点桂花。

手刚触到花枝,胳膊被人用力的钳住,一只热烘烘的大手,狠狠捂住了她的嘴巴!

“唔”顾青莲一边死命挣扎,一边说服自己,这只手有温度,这不是什么恶鬼索命,这分明就是个毛贼!

一片冷冷的钢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别说话,不然sha了你!”

年轻男子的声音,温润好听,只可惜带着浓浓的sha气。

顾青莲惜命的很,马上很乖的停止了挣扎,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你是府里的丫鬟?”男人背对着她,他的手反剪着她的胳膊,冷冷的逼问。

顾青莲愣了一下,慌忙点头。

“知道沈府的药房在哪里吗?”

药房?顾青莲稳住呼吸,仔细的嗅了嗅。桂花的香气中,似乎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这男人受伤了!顾青莲心中一喜,一个受伤的男人,也许她搏一搏,还有逃生的机会。

沈府确实有药房,大户人家,都会有存放药材的库房。顾青莲很诚实的朝药房方向指了指:“唔唔”

男人稍稍松开她的嘴,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说具体点!”

“你能松开么?我保证不逃”顾青莲努力的表达自己。

男人松开了手,匕首却还抵在她的脖子上:“说!”

顾青莲也不耽搁,马上利索的开始指路:“从这片树林穿过去,就是沈府的后花园,你朝花园南角的大湖走,沿着湖边石子路朝西,穿过两个月门,有一个被竹林围着的二进宅子,那里,就是沈家的药房。”

她声音虽压的很低,但干脆利落,说起路线来不慌不忙,清楚明白。

月饼?黑衣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丫鬟竟然关心他饿不饿,还要请他吃月饼?

她刚才指路思维敏捷的模样,不像是痴傻之人。

那她就是别有用心?男子手中刀刃一紧,顾青莲只感到脖子上一阵寒意,便听见男子喝道:“别耍花招!”

顾青莲很想摸摸自己的脖子看看被割破没有,可是又不敢。只好讪讪道:“壮士,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啊!我只是怜你受伤,才想送点月饼你吃的。真的没有其他意思!你若不信,我先吃一个给你瞧瞧!”

她一脸的委屈不平,看得黑衣男子嘴角一抽。

这小丫鬟,倒真有些意思。自己脖子上架着利刃,还联系劫匪,关心劫匪的肚子饿不饿

心念一动,起了捉弄她的心思:“那好。你吃一个我瞧瞧。若真的无毒,我就放你走。”

“真的?”顾青莲大喜:“别说话不算话啊!我们拉钩!”

顾青莲毕竟是现代人,心里没什么男女大防的意识,此刻翘起一根葱白如玉的兰花指,倒叫黑衣男子的心漏跳了半拍:这小丫鬟,是不是太不见外了?

顾青莲生怕黑衣男子反悔,主动伸出手去gou他的手指:“来来来,拉钩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就是王八蛋!”

纤细的小指找到男子的小指,牢牢gou住,用力的一扯,顾青莲总算放下半颗心。古代人都比较守信誉,但愿这劫匪也读过几本四书五经,懂点君子之道。

在顾青莲的小指gou住他手指的那一瞬间,男子本能的想抬臂甩开她。可月光太好,她脸上的笑容太明媚,竟叫他恍惚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顾青莲已经完成了神圣的拉钩仪式。

“月饼就在那边的桌子上,你放开我,我过去拿过来吃给你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跑的!”顾青莲狗腿的朝他一笑:“再说,你不是已经答应放我走了吗?我干嘛要逃跑啊,对不对?”

黑衣男子无语望天,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女子。这脸皮厚的,城墙都要自惭形秽啊!

要是有尾巴,她此刻肯定已经摇起来了!

这个月饼,竟然是火腿馅的!

啊啊,火腿啊!顾青莲满足的闭上眼,细细的体会鲜香的火腿给唇舌间带来的美妙滋味。

她本以为吃惯了素的,她已经不想念肉了呢,现在才知道,原来久违的火腿,滋味是这般妙不可言!

黑衣人看着顾青莲,看着她闭上眼,用品尝玉液琼浆的陶醉表情细细咀嚼一枚黑乎乎的月饼,满腔的无语竟变成了一丝淡淡的心酸。

曾几何时,他也像这位小丫鬟一样,路人扔掉的半个包子,也被饥肠辘辘的他吃得如此香甜。

幼年的记忆,让他一颗冷硬的心瞬间柔软了一下。

“你走吧。”他朝树林外摆摆头:“今天,你在树林里什么都没看见。”

真的放她走?顾青莲连连点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今天根本就没来过这片林子。谢壮士不sha之恩,我回去为你竖个长生牌位,日日祭拜!”

“快走!”黑衣男子被她的饶舌弄得哭笑不得:“再不走,我不保证自己不会反悔!”

顾青莲火速走了。手里紧紧攥着月饼盒子。里面还有一个月饼,她衷心希望还是火腿馅的。

第二天起床,顾青莲叫芳馨打听一下,看看昨夜府里有没有什么失窃事件。

奇怪的是,打听来的消息竟是风平浪静,府里昨夜阖家赏月,其乐融融。

若不是脖子上一道细细的伤痕,顾青莲真要怀疑黑衣男子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

这个男子既然不是普通毛贼,那他潜入沈府究竟有何目的呢?

顾青莲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也懒得替沈家操这个心,奇怪一阵子,也就把黑衣男人抛到脑后。

下了几场秋雨,天气越发寒凉了。

顾青莲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眼光中愉快的住到庄子上去了。

芳妍等几个得脸的奴婢都不愿去,只有芳馨和几个年老的婆子愿意跟她走,顾青莲也乐得清静,人越少,其他人安插在她屋里的眼线就越少。日子就过的越舒心。

沈从嘉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顾青莲临上马车的时候还听见丁姨娘的大丫鬟跑到刘妈妈面前诉苦:“爷若回来了,劳烦妈妈跟姨娘报个信,姨娘已经小半月没见到少爷了,肚里的哥儿想爹爹想的慌呢!”

顾青莲放下马车帘子,不由得噗嗤一笑。

肚里的哥儿想爹爹?哥儿只怕还没个黄豆大呢!再说了,丁姨娘肚子里的,就一定是个儿子?搞不好是个猴子呢!

芳馨见她笑,还不明所以:“少奶奶,您还笑,庄子上的日子,可无聊着呢。出门就是农田,也没什么消遣的。”

沈家的庄子,有的是比这个庄子体面阔气的。可沈夫人偏偏挑了这个偏远的庄子,芳馨十分担心,下辈子就要在这庄子里自生自灭了。

见顾青莲浑不在意,芳馨心里苦闷至极。

到了庄子,顾青莲发现屋舍倒没有想象中那么破败,周围大片的山林农田,山上还有不知名的花树,一树红艳艳的花繁花似锦,看得她的心都亮堂起来。

吩咐下人把屋子打扫了,放上自己的几个嫁妆箱笼,顾青莲开始准备在这庄子好好过日子了。

在庄子里住了几天,顾青莲真心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这处田庄,是沈家的私产,周围的农户全都是沈家签了死契的奴仆,安全问题无需操心。而且,最叫她满意的是,离这里最近的农户也在四五里地之外,她在这里可以不用带帷帽,随便出门。

住了几日,顾青莲就兴致勃勃的上山了。

前几天下过雨,现在去采点蘑菇松茸之类的,叫厨子做个汤,那定然是极好的。

芳馨和顾青莲都面面相觑。

“少奶奶!大少爷来了!”芳馨很快反应过来,喜不自胜,大雨把大少爷赶到这庄子上来,这可不就是少奶奶翻盘的机会么!

顾青莲皱起了眉。这庄子上,数她住的这间屋子最坚固,摆设最舒适,沈从嘉大雨天投宿到农庄,莫非是要住她这间屋?

容不得她多想,外面的婆子已经一叠声催问了。芳馨也不敢造次,慌忙过去把屋门打开了。

门外,站着淋得透湿的沈从嘉。一袭石青的锦袍,全贴在身上了,脸上还在滴水。手里提着剑,看着倒有三分煞气。

顾青莲的衣衫还没披好,她慌忙扯过前襟。

婆子倒没注意到顾青莲的尴尬,殷勤的和芳馨一起伺候沈从嘉道:“大少爷,老奴去帮您找一套干爽衣衫,您且先在少奶奶屋里歇着。”

婆子走了,芳馨去厨房给沈从嘉煮姜汤了。屋里就剩下顾青莲和沈从嘉两个人。

顾青莲不想理沈从嘉,装都装不出来。她也不叫下人帮忙,自顾自收拾铺盖,隔壁还有一间干净厢房,既然沈从嘉来了,庄子里最好的屋子要让给他住,那她住厢房里去好了。

沈从嘉看着顾青莲,她已经卸了晚妆,一头乌黑的秀发用一枚银钗胡乱挽着,月白的纱衫,里面桃粉色的抹胸若隐若现,随着她的动作,一节粉白的雪臂露在外面,手腕上一串红麝手串,更衬得肌肤胜雪。

顾青莲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待顾青莲抱了铺盖往门边走,沈从嘉才冷声道:“去哪里?”

顾青莲停住脚步,身子都没转过来,背对着他道:“去隔壁睡。”她的声音,比他的还要冷。

一股无名火一窜,沈从嘉想也不想,直接走过去扭住她的双臂:“你就这样伺候你的夫君?”

顾青莲手里的铺盖掉到地上

“你要干什么?”顾青莲拼命的想推开沈从嘉。

沈从嘉眼里,怒气夹杂着欲火,让她心惊胆战。

沈从嘉压根没回答她的问题,他直接钳住她的手臂将她横抱起来!

“救命啊!”顾青莲大喊起来,沈从嘉竟然抱着她往床边走!她惊骇得声音都劈了:“芳馨!快来人啊!救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