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沈青芜曲南城小说(已完结) 你是我最美的相遇全文在线阅读

沈青芜曲南城小说已完结,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名字是你是我最美的相遇,全文讲述的是沈青芜不明不白地跟了曲南城三年,这三年里,所有人都默认了她和曲南城的关系,可曲南城就是不肯给她一个名分。沈青芜知道,迟早有一天,她会被曲南城一脚踢开,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曲南城就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沈青芜曲南城小说你是我最美的相遇精彩章节导读

酒店的火灾波及面不大,还好沈青芜入住的房间无恙,里面的行李毫发无损。

沈青芜还是在第二天带着沈念初去看父亲。

父亲的墓地在茵茵绿草之间,当初是沈青芜亲自选的地方,希望父亲能够在他爱的家乡山水中场面。

本以为她五年未曾来扫墓,墓地旁边早已杂草丛生,但出乎沈青芜意料的,墓地像是有人来定期打理一般,很是整洁和干净。

沈念初捧着一束黄菊郑重地放在墓碑前,仰起小脸看到墓碑上贴着的和蔼老人的相片。

“外公,你好啊。”沈念初奶声奶气地打招呼,似乎觉得另一头的外公必定也能感受得到一般,慢慢蹲在了墓碑旁,像个小大人似的絮絮叨叨地说道,“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过我觉得我们已经很熟啦,妈咪和我都很好,外公不要挂念我们,我会很快长大等我长大了就能保护妈咪了。外公在那一边也要好好的。”

沈青芜看着沈念初小小的脑袋,抿唇一笑。

她原本有些伤感的心情,因为孩子的一番话而平复下来许多。

孩子真的很懂事,她从来不后悔忍受那么多辛苦生下他。

可是她的母亲呢,是否后悔生下了她。

“我这辈子最大的后悔就是嫁给你爸,生下了你这么个赔钱货!”——记忆里母亲的嘶吼突然又回荡在身边,沈青芜闭上眼,身体微微颤了颤。

她不明白,曾经那么疼爱她的母亲为何会变得那般冷酷无情。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沈青芜回过头去,视线里撞见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这张脸和记忆里的那张脸完完全全地重合了起来。

又或者说,这张脸比从前的那张脸更添风霜与沧桑。

沈青芜直直地站立着,竟有些说不出话来,那一声“妈”始终哽在咽喉,叫不出口。

她已有多年未曾和她联系,未曾叫过她妈妈,而如今她却突然站在她面前,站在她父亲的墓碑前。

“回来了?”张梅英凝视着沈青芜沉默了许久才吐出这三个字。

要不是凑近看,她几乎认不出这是她从前的那个女儿。

变得漂亮了许多,似乎生活也过得不错。

“嗯。”沈青芜缓慢地点了点头。

她曾经想过无数种和母亲重逢的场景,都没有一个是像今天这样的窒息与尴尬。

他们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相对无言。

张梅英的视线移至沈青芜身边的沈念初身上,问道,“你结婚了?”

沈青芜抿了抿唇,回答道,“没有。”

张梅英的眉头一皱,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做未婚妈妈。

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最终叹了一口气,缄默不言。

曾经他们母女闹得那么难看,她是想过和她断绝母女关系的,如今假惺惺地再以母亲的身份对她指手画脚似乎她自己都看不过去。

对于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张梅英是后悔万分的,只是再后悔也没有用了,这世上没有回头路。

张梅英约过沈青芜,往墓碑前放上一束花,拿出手绢擦了擦墓碑的照片,慢慢地停顿了下来,轻声问道,“你这次回来多久?长住还是短行?”

“我过几天就走。”沈青芜瑟瑟地开口。

张梅英点了点头,说道,“你最近可以回老宅子住,几年前我把宅子重新买回来了。”

她站起身来,快速地从手提包里拿出钥匙,塞给沈青芜,似乎怕她会拒绝一般地局促。

但是她在尽力掩饰自己的局促。

沈青芜看着手里的那串钥匙,呆了呆。

她记得母亲是极讨厌她的,甚至在父亲死后就将老宅卖了出去,并且和她断绝了关系,如今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气氛有些局促,张梅英移开视线时瞥见旁边的沈念初,不自觉柔了眉眼,问道:“孩子多大了?”

“婆婆,我四岁半啦。沈念初礼貌回答道。

他对于年龄较大的女人都唤一声“婆婆”,可这一声“婆婆”在张梅英听来却湿了眼眶。

“一个人带孩子辛苦吗?”

“还好,念初很懂事。”沈青芜一言带过这些年独自带着孩子的辛酸。

其实天下哪有一个母亲不辛苦,只不过都是以爱来支撑罢了。

年少的时候虽然她曾经因为母亲的绝情离开而恨过她,但如今已为人母的她已经释然,更多地念起母亲的好来。

“父亲的墓都是你定期在打理吗?”沈青芜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父亲病重之后,和母亲的感情已经完全破裂,两个人经常吵架,到最后甚至到了分居的地步。

张梅英点了点头,眼里染上了一丝愧疚的神色,“就当是我欠他的,这几年我看清了很多东西,当初是我对不起你们父女。”

她这些年一直自赎罪,定期来打扫沈腾飞的墓也算是一种心理安慰。

但是她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沈青芜,一时间心情复杂,当年的那些龌龊事,沈青芜都是不知情的,她也不能告诉她……

张梅英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她匆忙接起电话。

“喂。”

“你又上哪里去了?老子没钱喝酒了给我送点钱来,迟了老子打断你的腿!”电话里油腻粗犷的男音音量极大,就连站在一边的沈青芜都听到了。

张梅英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沈青芜,脸上多了分不安与尴尬。

沈青芜牵着沈念初默默地走开了,她能够猜到电话里那个男人大概就是母亲新找的丈夫,只是她没想到那个人对她那么坏。

沈青芜偷偷打量着张梅英卑微地回着电话的样子,心里酸涩万分。

张梅英穿着廉价布料的裙子,背已经微微有些驼了,原本漂亮的脸蛋爬满了皱纹。

她这些年过得很差。

可是她明明听说母亲当时改嫁给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张梅英接完电话和沈青芜匆匆告别后便离开了。

沈青芜注视着张梅英离开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她总觉得母亲有事情瞒着她,而她之所以这么些年有这么大的转变,也定是和瞒着她的事情有关。

沈青芜紧锁着眉头牵着沈念初下了山,山脚下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尤为醒目。

这样的乡下,这种车实在少见。

沈青芜牵着沈念初本想绕开车辆离开,却只见后座的车门被打开,一个身长玉立的男人走了下来。

下一秒沈青芜的手腕突然被快速疾走而来的男人握住了。

有力的手掌还带着温暖的温度,这样的感觉沈青芜再熟悉不过。

“你怎么在这?”沈青芜再对上来人的目光时,两人同时发问。

曲南城已经来沈青芜的家乡药山镇许多天了,他是为了调查母亲的死亡真相而来。

他这几天一直在跟踪张梅英,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沈青芜,她不应该现在在瑞典吗?

沈青芜此时也是震惊的,她想过回国可能会遇到曲南城,所以并没有在广陵市中心停留太久,却没想到会在家乡遇到他。

“气球叔叔。”沈念初站在沈青芜旁边朝曲南城小声地打了声招呼,复又小心地去看母亲的神色怕热母亲不开心,但那双眼眸里的兴奋与开心是难以掩饰的。

曲南城被沈念初这样的小模样打动,微微俯身,一把抱起了沈念初。

“念初最近有没有想我?”

“想。”沈念初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

曲南城难得爽朗地笑起来,与他平日里的清冷模样判若两人。

沈青芜在一旁见他们亲热的模样,没有阻止。

曲南城已是知道沈念初是他的孩子了,她再怎么阻止他们父子见面也没有办法。

沈念初与曲南城投缘,大概便是父子天性。

“气球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沈念初好奇地问。

“叔叔来这里办事情。”曲南城轻描淡写地回答道,目光落到一旁沉默的女人身上,她今天穿得很朴素,一件天青色的简单长裙外面罩了一件大衣,越发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

曲南城心里一动。

沈青芜有意避着他,他便问沈念初,“念初,你和妈咪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妈咪来给外公扫墓,路上还遇到了婆婆。”沈念初倒豆子似地一股脑全交代了。

曲南城略略一沉吟,他调查的资料上确实有写过沈腾飞的忌日就是在这几天,他倒是没注意沈青芜会回来。

“曲先生,我和念初赶时间要先回去了,再见。”沈青芜看了一眼时间,作势就要去抱走沈念初。

曲南城抱着沈念初避了避,“既然赶时间,那我送你回去。”

他的语气带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

“不用了”沈青芜想要拒绝,奈何曲南城已经抱着沈念初走向停在一旁的汽车。

“妈咪快点。”沈念初朝沈青芜招手。

沈青芜抿了抿唇,略略思忖了一会儿才跟了上去。

在沈念初面前,她不想和曲南城闹得太过难看。

“你们住哪家酒店?”一上车曲南城就问沈青芜。

沈青芜报出一串地址,前排的司机听了沉默地启动汽车,今天他们本来是来跟踪张梅英的,曲总为什么突然改变了计划,他也不敢多问,不过

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沈青芜摇了摇头,曲总的一切反常大概都是因为这位小姐吧。

沈青芜紧贴着另一边的车门坐着,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风景,心中惴惴不安,身边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过于强大。

沈念初就坐在曲南城腿上,和他奶声奶气地聊着他走后小猫念青的情况。

“念青老是偷吃店里客人给的东西胖得不得了,可欣阿姨说如果下次念青再偷吃就不要给它吃猫粮了,不然它会胖得走不动的。”

沈念初说着,曲南城侧耳听着,眼里带着难得的笑意。

“念初,你要不要去我家看看我的猫?就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只。”曲南城突然问。

沈青芜蓦地转过头去望向他,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带着念初去他的家?

曲南城感受到身边女人投来的不满与震惊的目光,并没有回应,而是耐心地看着沈念初。

沈念初刚想开心地点头,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犹豫了一下,看向母亲,想要征得母亲的同意。

“不好意思,曲先生,我很忙,没有空和念初去你家。”沈青芜直接拒绝道。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有空。”曲南城似乎料到沈青芜会拒绝,优哉游哉地说道。

“我没有有空的时间,还有曲先生别忘了上次在瑞典我在医院和你说的那些话。”

上次在医院,她撞见他和张恩阳的对话,知道他一直背着她偷偷和沈念初接触,她说了让他不要再来打扰她生活的话,后来他就回国了,她以为他是听进去了。

只是现在看这个样子,怕是他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沈青芜看向一边已经和沈念初玩得不亦乐乎自动忽视她说的话的曲南城,心里无奈叹息。

他这又是何必?他们这样互相伤害拉扯,实在是没有必要,更何况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如果只是喜欢沈念初,他大可以去找其他女人为他生孩子。

沈青芜想到回国那天在机场看到的报道,心中钝痛,她于他而言算什么?

当初她苦苦等待他回头,等到的却是他和其他女人结婚的消息,如今她恨不得避开他避得远远的,他却执意要缠上来。

所谓的男人,果真是越得不到越是想要吗?她是他的玩偶吗?没有心,可以任他愚弄。

车在沈青芜居住的酒店停下。

“念初,我们要走了。”沈青芜张开手抱过坐在曲南城腿上的沈念初。

“气球叔叔,下次见。”沈念初颇有些恋恋不舍地朝曲南城挥手。

“下次见。”

沈青芜抱着沈念初下车,快速地走入酒店,生怕身后的人会追上来。

曲南城坐在车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揉了揉眉心,最近的事情有些多,倒是有些累了。

“曲总,我们现在去哪儿?”前排的司机小心翼翼地问道。

曲南城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派几个人保护好她和孩子的安全。”

他说的那个她,指的便是沈青芜。

司机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安排。

曲南城的视线落在后座上的一串手链上,纯银手链上镶嵌着几颗蓝色碎钻,显得低调而又简单。

曲南城呼吸一窒。

他认得这串手链,这或许是他送过女人最寒酸的礼物,可是当初沈青芜却喜欢得很,天天都戴在手上。

那时候他陪她去香港购物,她一眼就相中这条手链,软软地求他买给她。

这条手链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独一无二的爱”,规定每个客户只能有一次机会实名制购买一条送给最爱的人,不过是商家活动的噱头罢了。

曲南城向来是不屑这些的,但沈青芜却被那导购说得十分心动,她从未主动向他要过什么东西,除了这条手链。

后来他也曾送过她许多限量版的高级珠宝,可她唯一随身带着的,只有这条手链。

而她竟然把这条手链留到了现在。

曲南城慢慢地拾起那条被主人不慎遗落在车上的手链,眼底风起云涌。

他就知道她还爱着他。

曲南城眯起眼,喃喃自语道,“青芜,这次我再也不会让你逃走了。”

酒店里,沈青芜带着沈念初上楼,却在房间门口意外遇到一个人。

多日不见,倒是神情愈加削瘦了,脸色还带着病后初愈的苍白。

“你回来了?”在酒店里等沈青芜多时的李禹皓朝着沈青芜微微一笑。

天知道他一出院就往酒店跑,就是为了早点见到她。

向来在情场里游刃有余的他,却在沈青芜这里载了跟头,次次失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彻底激起了他的兴趣。

“你怎么来了?”沈青芜没想到李禹皓这么快就出院了。

“好了就出院了,毕竟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李禹皓耸了耸肩,朝着沈念初挥了挥手。

沈念初见李禹皓顺利出院倒是很开心,“叔叔,你痊愈啦,真好。”

“谢谢念初。”李禹皓直起身子,对沈青芜道,“有没有时间谈一谈?”

沈青芜略略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念初,先去房间里洗漱。”沈青芜用房卡打开房门,嘱咐道,“妈咪和叔叔有事情谈,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沈念初比了个ok的手势,乖乖地进房间洗漱。

“你要谈什么?我们找个地方?”沈青芜看向李禹皓问道。

“不用了,这里就可以。”李禹皓凝视着沈青芜精致的小脸,说道,“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谢谢你,谢谢你送我去医院还帮我垫付了医药费,帮我请了护工。”

“不用谢,举手之劳罢了,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会帮忙的,何况我们还认识。”沈青芜礼貌回应道。

“这是你帮我垫付的钱,谢谢你。”李禹皓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沈青芜。

“其实你不必——”沈青芜正斟酌着想开口拒绝,一双大手已经代替她接过了钱。

下一秒,她就被人霸道地揽进怀里。

“我代她收下了,不必客气。”曲南城揽着沈青芜,目光直视着李禹皓。

他的目光里宣誓主权的意味太过浓重。

李禹皓眉头一挑,“青芜,这位是?”

“她的男人。”曲南城不给沈青芜和李禹皓接触的机会,抢过沈青芜手里的房卡,刷开房门,带着她进门。

“嘭——”地一声,门被曲南城关上。

“曲南城你做什么?你放开我!”沈青芜挣脱开曲南城的桎梏,恨恨地看着他。

这个男人不是几分钟前就离开了吗?怎么现在又出现了。

“那个男人对你不怀好意,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劲。”曲南城松了松领带,在房里的沙发上坐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