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来袭甜妻快逃跑小说(虐文) 陆致远苏希微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总裁来袭甜妻快逃跑小说主角是陆致远苏希微,这本虐恋言情小说讲述的是情人节那天,苏希微想要给男友陈飞扬一个惊喜,提前下班去找他,谁知惊喜变成了惊吓,居然看到男友和别的女人在咖啡馆卿卿我我。不服输的苏希微当即决定在咖啡馆找个男人假扮新男友,而坐在窗户边的陆致远就是她的最佳选择。

总裁来袭甜妻快逃跑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陆苑占地面积广阔,分为东西南北面,最中央是一个假山似的喷泉,南面修建了一个巨型游泳池,游泳池边还布了海滩的精致,站在游泳池边就有一种在海边度假的感觉。

北面有健身房,休闲区……

整圈下来,苏希微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刚所看到的一切:壕!

回到主宅,她觉得自己双腿逛得发麻。

“先生应该在楼上书房,您要去见他吗?”张嫂问。

“不不不。”她连连摆手,随后问:“阿姨,有什么事需要安排我做的吗?比如煮饭打扫?”

周围的环境已经熟悉得差不多了,该找些活儿来做,不然等下陆致远见她闲着,肯定会凶她。

“小姐,不用不用,您坐着休息吧。”张嫂瞅了一眼墙上的壁钟,说道:“我得去准备午饭了。”

又是休息……

她来做佣,不是来做客,还是一起去厨房搭把手。

“小姐,你会做饭吗?”张嫂以为苏希微是想做饭给陆致远吃,也不再阻拦她。

“会一些简单的。”她心里底气有些不足。

毕竟陆致远吃的是山珍海味,她只会做一些家常菜。

“那午饭您来做吧。”张嫂面带微笑地夸道:“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子不多呢。”

“好。”苏希微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担心自己做的菜不合陆致远胃口。

她把食材拿出来,考虑好要做哪些菜后,开始认真做菜。

张嫂在旁边观望,见她认真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普通虽然普通了点,好在贤惠,要是被太太问起来,她也有汇报的啊。

“哇,小姐,你真的好能干啊!”张嫂走到琉璃台前,看着几道冒着热气的小菜,赞叹连连,“先生一定会喜欢!”

张嫂觉得,这些菜虽说和平时的菜式不同,不过做菜的人对陆致远很重要,品尝的心情自然是愉悦的,一点也不担心这些菜不合他的口味。

“先生,这几道菜全是小姐做的。”张嫂一副献宝的欢快语气。

陆致远看了眼桌上的菜,眉头皱了皱,“这是你做的?”

苏希微心提到了嗓子眼,底气不足地答应道:“对。”

看他那样子,一定是不喜欢了。

“看起来就没胃口。”他冷言冷语的说。

张嫂脸上的笑意散去,疑惑地在俩人之间看来看去。

照理说,自己喜欢的人做的东西再难吃也会给面子的吃下去,何况这还没吃呢……

“怎么没胃口了?你都没尝过呢!”他陆致远是有钱人没错,不过这也是她的劳动成果啊,连尝都没尝就否认她的成果,简直过分。

“你不高兴了?”他眯眼打量她。

“我哪敢啊。”她双手攥着,埋下头来。

张嫂在旁边笑着解围道:“先生,小姐做得可认真了,您先尝尝,要真不合您胃口,我重新做去。”

陆致远拧着的眉头没有舒展过,看了耷拉着脑袋的苏希微一眼,竟然有种不忍心拒绝她心意的感觉,一声不吭地拿起筷子,试着去品尝她做的几道家常菜。

他夹了一块鱼肉浅尝,原本没抱有期待,入口后,竟然觉得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反而鱼肉嫩滑,味道鲜美。

苏希微见他品尝了她炒的菜,眼睛巴巴地看着他,期待他的评价。

“先生,味道如何?”张嫂在旁边小心问。

陆致远沉下脸来,声音淡漠:“和她的长相一样,普通。”

“……”张嫂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为难地皱起了眉头。

苏希微也没期待他给多高的评价,耷拉着眼皮子,等待他下一句吩咐。

谁让她主动招惹了这个男人,还欠了他的钱,他再刁难,她也得受着。

“张嫂,让她把整个别墅打扫干净。”陆致远吩咐之后就出了门。

张嫂满脸诧愕,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找苏希微确认,“小姐,刚才先生交代什么?”

“让我打扫卫生呢。”不知道为什么,见陆致远离开,她浑身就跟松了绑一样轻松。

张嫂蹙起了眉头,觉得这多有不妥,“先生怎么能因为生气就给您安排这么重的活儿呢?”

“阿姨,这本就该我做,没什么的。”说完,她去置物间拿来清洁用具。

张嫂看着苏希微打扫的身影,摇了摇头,看来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这话是有道理的。

对待前任和现任,差别也太大了吧。

“小姐,您喝口水,坐下来歇会儿先,剩下的我来做。”其实别墅每天都有打扫,根本就不脏,张嫂觉得陆致远只是那么随口一说,根本没有要苏希微打扫的意思。

“没事阿姨,我很快就好了。”单单一个客厅就累得她满头大汗,不过她一点也不觉得累,一门心思要把清洁做完,这样她很快就能还清那笔债务了。

“小姐,您别跟我客气,我是这儿的佣人,这些事本来该我做,您别因为先生的一句气话就和他憋气。”张嫂还在旁边劝说。

她擦拭扶梯的手顿了顿,觉得张嫂肯定误会了什么,特意向她解释道:“阿姨,您叫我希微就好啦,我不是这儿的客人,我也是这儿的佣人。”

“你说什么?”张嫂心疼的表情立马换成震惊脸,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你是这儿的佣人?”

“对。”

张嫂一脸不可思议的打量了她一番,觉得她这穿着打扮土里土气,的确像佣人,只不过自家主子并不喜欢热闹,之前太太给他多安排几个佣人他都不同意,怎么忽然间招了一个佣人来?

难不成是对她不满意?

“那你……继续打扫吧。”张嫂收起脸上礼貌的笑容,表情变得冷淡起来。

苏希微压根没去留意她的表情变化,继续打扫卫生。

做完别墅的卫生已经是下午了。

苏希微想到晚上还要去打工,她得先给陈玉琼送饭过去,可是这会儿陆致远又不在家,她怎么跟他说呢。

“阿姨,您有陆先生的电话吗?”苏希微找到张嫂。

自打张嫂得知她是招来的佣人起,对她的态度就很冷淡,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不知道。”

她没好气地回答她。

“呃……”苏希微这才察觉张嫂脸色不好,她以为自己哪儿做得不周到,小心地问:“阿姨,这里太大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疏漏,要是有的话,麻烦您提醒我一下。”

刚开始听她说这些话,她觉得是贤惠,这会儿听她说这些,只觉得她是在力求表现,好抢了她的饭碗。

“厨房和卫生间你打扫了吗?”张嫂一副质问的语气。

被她的表情骇到,苏希微摇了摇头,连忙答应,“好,我这就去。”

张嫂冲着她的背影一声轻哼,心里打着算盘,觉得这事必须得给太太汇报,要不然接下来她就要被炒鱿鱼了。

苏希微打扫到中途,手机响了起来,她脱掉戴在手上的塑胶手套,接起电话,“希澈,对不起啊,我这边临时出了一点状况,所以没来医院看妈,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妈好些了,她不放心你,让我打个电话问问你。”

“那就好。”乌云压顶了一天,总算有一个好消息了,她微微一笑,道:“你好好照顾妈,等我下班后,再到医院来陪妈。”

“姐,妈说你凌晨的工作就别干了,那地方本来就乱,她不放心你。”

“没事,还有个好姐妹陪我一起呢,先不说了啊,我得收拾一下出门了。”关心的话总会让她内心一阵热流淌过,但鼻头会忍不住一阵泛酸,生怕触动脆弱的神经,急急忙忙地挂掉了电话。

她戴上塑胶手套,卖力地刷着马桶。

陆家宅院。

“太太,这些照片中,没有一张是您中意的?”白枫目光盯着沈茵手中的照片问。

“唉,每一个家世背景都不错,长相也不赖,可没有一个合我眼缘的。”沈茵叹了叹气,把照片搁在茶几上。

“那我再去找一些来。”

“白管家费心了。”

“太太客气了,这是我分内之事。”

“对了,你去给致远打个电话,让他今晚务必回家一趟。”

“好的。”

苏希微打扫结束后,见张嫂人没见,找了几圈儿也不见人,她着急去上班,想着不知道陆致远的号码,干脆偷溜走吧。

她担心给陆致远打过招呼后,他还是不肯让她走。

先溜之大吉,有什么事,等赚了钱再说吧。

走到大门口她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大门口是电子锁,她不知道密码,根本出不去。

正垂头丧气的时候,张嫂从她身后追赶上来,嘴里喊着,“你要去哪儿?”

苏希微像是看到了救星,激动地说:“张嫂,能不能先放我出去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你出去干嘛?”张嫂看她的眼神跟打量小偷没区别。

“我妈住院了,我得去医院看看她。”她只好找一个听起来合理的理由。

“那你去吧,先生问起,可别说是我放你出去的!”张嫂抱着她偷跑被陆致远惩罚的想法,顺便撇清与自己的关系。

“好,谢谢阿姨。”苏希微心头一阵开心。

从陆苑出来,苏希微生怕自己会被重新逮回去,撒腿就跑。

跑了大概十分钟后,看到路边的出租车,急急忙忙拦下来。

赶到店里的时候,刚好到五点,她系上围裙,开始工作。

十点下班以后,马不停蹄地赶到G城最大的娱乐会所——后宫。

光听名字就知道这里面有多热闹,有多复杂。

也因为生意火爆而好赚钱。

苏希微主要在里面给客人推销酒,平时一晚上赚个一两百,运气好的时候,阔绰的客人会给小费。

总之这份工作是她打工以来赚钱最多的一份,所以不管再乱,她也得为了养家,还有给苏希澈赚学费而坚持下去。

“希微,路上有点儿塞车,我差点就迟到了!”朱敏尔一边喘气,一边平复自己狂跳不止的心口。

“我也刚到一会儿。”苏希微弯下身,把价格不同的各类酒放进篮子里。

“咦?曼丽没来么?”朱敏尔好奇的问。

听见这个名字,苏希微的手颤了颤,冷淡地说:“她来不来,跟我没关系。”

“希微,你这是怎么了?”朱敏尔见她脸色和以往不同,奇怪地问:“你们姐妹不是住在一起么?闹别扭了?”

苏希微不想这会儿说这个,她担心自己情绪受影响后就不能好好上班,笑着说,“敏尔,我晚点再和你说。”

“好吧,走,咱们工作去!”朱敏尔照常一声吆喝。

振兴士气后,姐妹俩开始各自行动。

苏希微挨个包厢去推销酒。

被拒绝已经是家常便饭,也有刚喝完酒懒得叫服务员,顺便买下她的酒。

去了几个包厢,卖了两瓶酒出去。

看了篮子里生下来的酒,她一个深呼吸,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苏希微,等赚到钱,就能给妈妈看病了。

想到陈玉琼,她一下子能量满满,打起精神继续去别的包厢推销酒。

苏希微推开一间高级包厢,站在门口问:“先生,请问您们需要酒吗?”

其他包厢都是嘈杂劲爆的音乐,唯独这一间乐声轻柔浪漫,两对男女正相拥着跳舞,沙发上有三个男人正把酒言欢。

当她目光无意中扫到陆致远身上时,她心愕然了一下,随后准备转身走人。

“站住。”一道清冷的男声穿透浪漫的音乐声传来。

糟糕,被他发现了。

音乐声随着戛然而止。

“过来!”又一声冷呵。

苏希微吓得脸色发白,提着酒篮子的手微微发抖。

“喂,你耳朵聋了?我们老大让你过来!”一个瘦高的男生走到苏希微面前来,打量她一番后,笑着说:“卖酒妹,我们陆少让你过去那是看得起你,还不反应快点!”

苏希微咬住下唇,揣着紧张走上前去,颔着首问:“请问先生要买酒么?“

呵,竟然装作不认识他。

“买酒有什么福利?”他故意捉弄她。

“……买的多的话,我可以给你打九五折。”她一脸认真的回答他。

“我们老大才不是要你的折扣呢!”瘦高男子走到她旁边,附在她耳边悄声道:“我们老大是让你坐过去陪他喝一杯!”

苏希微狠狠地剜了瘦高男子一眼,沉着脸说:“我只卖酒。”

瘦高男子脸色一下子变了,警告道:“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么?得罪他的后果很严重!”

“陆家少爷,谁人不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饶是淡定的回答。

“既然知道,你还无动于衷?”瘦高男子觉得这个女人很蠢,要知道在G城,不少女人排着长队追陆致远,哪怕是被他看一眼也行,可这个女人却愣在原地没有反应,真是见了鬼。

苏希微心里的确害怕,不过靠近陆致远会更危险。

见她愣着,他冷不丁地问:“我说的话你当耳边风了?”

她呼吸一下子紧张起来,她当然记得,让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许离开陆苑。

可她得赚钱养家啊,待在陆苑是为了还债,又没有工资拿,陈玉琼现在还住在医院,每天都需要疗养费,她怎么能没有收入。

“陆先生,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别墅的卫生打扫完了。”苏希微很认真地回答她。

俩人的对话让在场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瘦高的男子忍不住发问:“陆少,你们俩认识啊?”

“齐格,把她的酒全买了。”陆致远冷声道。

瘦高的男子有些诧异,但还是照着陆致远的意思,把苏希微手里的酒篮子拿过来,“你算一下,这些酒多少钱。”

苏希微还以为某人会大发雷霆,没想到是大发善心买了所有酒,她有些激动,用手比划了一下,“五千。”

啤酒不贵,两瓶洋酒有点儿贵,她还把零头抹了。

“给她五千。”陆致远发话。

齐格立马掏钱,“喏。”

苏希微真诚地道谢,“谢谢陆先生,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你们玩尽兴。”

这个女人,真当他是慈善家呢。

他冷眼瞥着她,“坐下来。”

苏希微诧异了一下,“干什么?”

齐格见这个女人压根不把陆致远放在眼里,在旁边不满道:“陆少让你坐下就坐下,你别磨磨蹭蹭的,说完,用手推了她一把。”

苏希微整个人不在状态,凭空的一道力过来,脚下不稳,整个人不偏不倚地倒在了陆致远怀里。

“对不起陆少,我……我只是嫌她磨磨蹭蹭。”齐格担心陆致远发火,连忙道歉。

陆致远瞥了一眼怀里的苏希微,唇角一勾,“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

苏希微反应过来,连忙从他怀里起来,羞恼道:“我才没有!”

陆致远收起脸上的笑意,冷眼瞥着她,“把这些酒给我喝了!”

“凭什么!”这些都是烈性酒,喝光怕是会要了她的命,她觉得陆致远要求有点过分,把刚收下的五千块钱还回去,特有骨气地说:“这酒我不卖了!”

陆致远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心里冷笑,倒是有点儿骨气。

“喂,你别给脸不要脸啊!”齐格看不惯她气势汹汹的样子。

苏希微瞪了齐格一眼,“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们!”

“你!”齐格气坏了,一把擒住她的手腕,指着桌面上的那些酒,再一次逼问:“你到底喝不喝?”

“我是卖酒的,不是陪酒的!”苏希微心里那点儿胆怯被火气冲走了,也不管面对的是何方神圣,心里怎么想,怎么拒绝。

“陆少,你看这?”齐格还是第一次遇到在他面前这么不听安排的女人。

陆致远脸色冷下来,沉声道:“去给这里的老板打一声招呼,把这个女人开除!”

“好。”齐格点头答应后,在苏希微面前扬了扬下巴,冷哼一声,“让你见识见识得罪我们陆少的下场!”

苏希微听了这话,立马紧张起来,“陆少,你不能这样!”

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陆致远打量着她,冷哼:“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的服务态度不满意,我当然能投诉!”

苏希微知道他不是好得罪的住,弱下势来,低声恳求,“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既然需要这份工作,那就把酒喝了!”齐格在旁边咬牙切齿的说。

“是啊,想要工作,又想装清高,真是够了!”站在一旁的一个女人双手抱怀,不满的出声,“我们陆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苏希微看着那几瓶酒,咬了咬下唇,无从选择之下,拿起一瓶酒,打开后,仰头猛喝起来。

没喝几口,她就被呛得直咳嗽,眼泪花在眼睛里如星光洒在水面上,闪动个不停。

陆致远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唇角勾起玩味的笑意。

“这就是你得罪我们陆少的下场!”齐格在旁边解气的说,“继续喝,不喝完这里的酒,别想离开这里!”

苏希微只觉得胃里一阵难受,喉咙处一片火辣辣的刺疼。

她平时滴酒不沾,酒量很浅,一瓶酒才喝了一半,整个人就有些头重脚轻了。

可是她知道,陆致远并不会因为她酒量不好而放她一马。

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她只好含泪继续喝下去。

她告诉自己,当是渴极了,每一口喝得是水好了。

可越是这样安慰自己,她越是承受不住酒精的挑衅,一瓶酒终于见底,而她也彻底醉了,一阵东倒西歪后,整个人瘫倒在了沙发上。

“喂?”齐格没想到这个女人酒量这么差,见她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为难地皱起眉头,“陆少,这下该怎么办?”

“把她带回陆苑。”陆致远随即起身。

“带回陆苑?”齐格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