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你是我余生的痛江楚和宫胤的小说全本阅读

江楚宫胤的小说名字是你是我余生的痛,这本虐恋言情小说讲述的是江季两家联姻,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然而在婚礼当天,新娘江楚却意外昏倒,去医院查出原因是怀孕。这一消息让季凡无比震惊,他和江楚相恋一年,从来没有逾越半分,江楚怀的绝不可能是他的孩子,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气愤地要和江楚分手。

你是我余生的痛江楚和宫胤的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也不知风声是怎么走漏的,过后,门口停了一辆车,看着车的牌子,江楚松了口气。宫胤走进来,冷着一张脸,瞪着江楚,像是她做了什么好事让他惦记。

“你竟然公然和白家人杠上了,胆子这么大。”

江楚收拾东西,“所以现在我在逃命,麻烦宫爷让一下。”

宫胤拽住她的手臂,“这个时候你怎么不来求我了,以前你不是一有事就求我的吗?”

“我现在能求你吗?破坏了你的婚礼,分开了你和白素素,你现在恨我都来不及,只要你不把我捉回去,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了,如果你要把我捉回去,我也只能认命。”江楚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有时候,他很想咬她一口,咬到她求饶为止。

“既然知道这个后果,你就应该怕事一点,真希望你能长点记性,别什么事情都这么冲动。”宫胤也无可奈何,对她是又爱又恨。

看样子他是不会追究她破坏婚礼,“那你让开,我要走了,免得被抓住。”

“你还能去哪里?”宫胤拦住她的去路,“除了我能庇护你之外,还有谁能护全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白应雄想抓你,都是易如反掌。”

她干嘛要和白应雄作对,为什么不认错,偏偏为了尊严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糕,江楚的行李全部掉了,一脸无望的看着宫胤,此刻,她就是惹到了一个大麻烦,要是白应雄再去调查她的身世,估计她直接被灭口了。

“和我走。”宫胤见她这迷茫的样子,心又软了。

江楚说道,“你不怪我破坏你的婚礼了?”

“你不也说我和白素素结婚不快乐,看在你成全我的份上,帮你一会。”宫胤别扭的道。

“那你干嘛还和她结婚,是为了气我呢?”

“想得真美。”宫胤冷嘲,“我就是不想被你扰乱了心思才会结婚,谁愿意和你这样的女人纠缠下去。”

思来想去,江楚又说道,“这还不是因为我吗?”

“聒噪!”

她最终去了蓝水湾,是真的看不懂宫胤,他那么急切的要和白素素结婚,而她把宫胤的名声败坏,毁了他的婚礼,还在庇护着她。这不应该,或者说宫胤有受虐体质,就希望别人对他不好。

江楚是真的看不懂,有时候很温柔,绝情起来也并不是人承受的。

宫胤接了个电话,嘲讽道,“你还真厉害了,竟然挟持白素素从白家逃出来,我真不能小看你,你的爪子锋利起来,容易刺伤别人。”

“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要是狠起来就是同归于尽。”江楚自嘲。

“既然如此,把你的爪子都剪掉,我看你服不服。”宫胤说得有模有样的。

不知道白家怎么样了,她从白家逃出来费了那么大的劲,又闹得不可开交,外面负面新闻满天飞,她又没有地方可去,很难当做没有发生过。

“现在知道紧张呢?”

“我没钱没地位,还惹了麻烦,能不紧张吗?”

“你该庆幸,还有我在给你收拾烂摊子。”宫胤说道。

江楚回头看向宫胤,刚好宫胤也凝视着她,好像有某种因子在空中窜动。

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她了,她不想再沦陷,再也不想被宫胤的情绪左右了思维。

“你脸上的疤淡了。”宫胤突然说道,摸着她脸颊上的红色印记,“幸好不深,不然你这么丑的脸增添一道疤痕,以后只怕都嫁不出去了。”

这话一出就让江楚来气了,她反驳道,“我怎么就嫁不出去了,还没有人嫌弃过我,除了你之外。”

宫胤脸一黑,“你想说还有男人说着要娶你。”

“那是有的,就不劳你操心。”江楚陈一时之气。

“该死的。”

想到她身边还有个司白,宫胤心情就爽快了。

……

接到消息,白应雄赶到医院,看着白素素完好无损松了口气。可白素素咽不下这口气,立马就开始告江楚的罪状,母女两个添油加醋,只希望能够把江楚给赶走。

不过,白应雄再怎么不满,也认定江楚是他女儿,骨子里的血缘无法改变,“我不是让人把江楚关起来了,怎么还会逃跑?”

这下,鸦雀无声,白素素心虚的低头。

看出端倪的白应雄沉着脸,“趁我不在,你去找江楚麻烦了,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省心,要是你不去招惹她,她能跑吗?你们都是不争气的东西。”

“爸……”

“别叫我爸,坏我的好事!”

说完之后,白应雄气冲冲的离开了。

白素素还在抱怨,“这能怪我吗?还不是怪你太偏心,只向着她。”

梁一倩安慰道,“好了,这事告一段落了。”

“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一定要让江楚生不如死。”白素素捂着脸,虽然出了点血,不会有毁容的风险,可还是让她气不过。

“这事从长计议,我们已经把他们的关系离间了,只差最后一步了。”梁一倩意味深长的笑道。

宫胤没有怪她,反而帮了她,令她很意外,她以为宫胤至少会见死不救,毕竟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

晚上,江楚路过书房,看到书房里的灯还是亮的,缝隙里宫胤不知道在看什么,很投入,江楚想了又想,还是进去了。

“你不应该帮我,帮了我,我们之间的关系又牵扯不清了。”

“那就牵扯不清吧。”宫胤风轻云淡。

这令江楚很意外,好像有什么在发生质变,“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你就不怕我纠缠着你不放,反正我的名声已经毁了,也不差这一点。”

宫胤嘲笑道,“和我相处这么久,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要是真在乎那么多,当初你就入不了我的眼。”

无话可说了,可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竟然对她没有任何企图,也能原谅她弄乱的婚礼。

罢了罢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而是要怎么逃过白家人的追捕。

要是再入白家之手,估计只有死路一条,此刻,她只能依附于宫胤了。

她实在是太累,趴在床上就不想起来,也管不了这是谁的床,只知道上次她就睡在这张床上,滚了几圈就沉沉的睡去,澡也没洗。

宫胤进来见江楚合衣而睡在他床上,嫌弃的把她拉起来,“起来!”

“别拉我,我想睡。”江楚使劲的挣扎。

“你睡我的床,竟然还不洗澡,你几天没洗澡了,一股怪味,赶紧给我起来。”宫胤快炸了。

她有好几天没洗澡,关在白家几天,马不停蹄回家又赶到蓝水岸,根本就没有时间,江楚连忙睁开眼,宫胤那气得快炸掉的脸在眼前,这是他家,为了避免被赶出去,她还是照做比较好。

谁知,宫胤又说道,“先去给我做饭,我饿了。”

“你家里不是有厨师……”

“废什么话,赶紧去。”宫胤只差踹她屁股了。

最终,江楚还是照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去厨房做了他最喜欢吃的菜,自己的肚子也饿得呱呱在叫,等她熟练的切好菜,一回头,宫胤就依着门框盯着她看,她吓得一大跳,差点盆子摔地上。

“你走路没声音啊,干嘛站在我身后。”

“我是怕你在我的饭里下药。”宫胤理直气壮的道。

“那我给你做了那么多次,也没见你被du死。”江楚很想翻白眼。

宫胤走过来,“我喜欢吃你做的菜,谁知道你是不是放了上瘾的东西。”

“……”江楚无语了。

可是不对劲啊,她做菜水平一般般,也比不上他的那些大厨,怎么会喜欢吃她做的菜。

江楚讪笑,“你可别开玩笑了,我还觉得你刁难我。”

宫胤十分认真的看着她,“我说的是实话,你做的菜很合我的胃口,和我之前吃过的一模一样。”

“你说是什么意思?”江楚不明白。

宫胤却止住了嘴,目光复杂,“没什么。”

说完,又走出厨房。

阴晴多变,江楚是猜不透他心底想什么,不过,望着那条刚宰好的鲫鱼,好像明白了。

清河镇,鲫鱼,她的做菜……

他又把她当做乔玥桑了。

其实从未说过,也没有刻意提起,但她一直在做乔玥桑的影子,宫胤对她的仁慈也仅仅为此。

晚饭,宫胤吃得津津有味,十分有耐心的挑着鱼刺,江楚坐在他对面,狼吞虎咽起来,正在埋头吃饭的时候,一块鱼肉放在她碗里,江楚停止了咀嚼,一脸震惊的凝视着宫胤。

宫胤咳了一声,“吃吧,刺我挑没了。”

既然这样,江楚也不客气了,讪笑道,“我想喝鱼汤,嘿嘿。”

这就是变相的得寸进尺,宫胤瞪了她一眼,可动作没有停下,弄了一碗递在她面前。

江楚说了声“谢谢”,美滋滋的喝鱼汤,可刚到嘴里,原本美味的汤却让她想要呕吐,江楚脸色一变,放下碗直接去了洗手间。

她趴在马桶上,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脸色刷白,这一情况来得太快,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你怎么样了?”宫胤也跟过来。

“没事。”江楚全然没有了食欲,“我最近肠胃不太好,可能刚才吃太快了。”

宫胤把她扯起来,一顿数落,“这么大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你才三岁了。”

从宫胤嘴里出来的肯定没有什么好话,江楚也就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打破了,江楚连忙接过,司白急切的说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回来才看到新闻,我怎么一出差你就出事情,没有受到伤害吧,还好你的电话能打通,不然我都快急死了。”

已经好久没司白联系,江楚也不敢打扰他,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关心她,也算知足了,江楚带笑,“我……”

话未说出口,手机就被宫胤抢去,宫胤冷漠的道,“不劳你费心,江楚我会照顾好,要是等你关心,估计她骨头都不剩了,没有什么大事我就挂了。”

不等说话,宫胤狠狠的摁了挂断键。

“以后少和这个男人来往。”宫胤一本正经的说道,却发现江楚隐约带着笑意凝视着他。

“你笑什么?”

“你在吃醋?”江楚得意洋洋。

“笑话,我吃醋?”宫胤把手机丢给她,“省省吧,我不喜欢吃酸的。”

然后离开江楚的视线。

可他对司白的敌意不就是因为她吗?

还不敢承认。

江楚还是一如既往的上下班,白家的人也没来找麻烦,好像一切都平息了,宫胤和她说,只要有他在,白家的人不会拿她怎样,江楚从未怀疑过宫胤的能力,也十分相信和依赖,可是没想到这种依赖会变成摸不清的噩梦。

她一进去,叶柔就揪着她不放,看看她有没有受到伤害,江楚一脸懵圈,“你在看什么。”

“我这不是怕你被打吗?你同时惹到了宫总和白家,还来上班,你胆子也忒大了吧。”

“虽然中间出了小插曲,可我没事,你放心,我命大着。”江楚安慰道。

叶柔说道,“现在整个公司都知道你和宫总之间的关系了,我觉得你最好避一避,不然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吐死你。”

“让他们说吧,我无所谓,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活了这么久,被人唾弃的时间还少吗?

行得正,她也就免疫了。

宫胤刚和珠宝商谈完事,又去珠宝行走访了一圈,进入一个柜台,突然看到了一副小巧不失精致的耳环,他想了想江楚好像有耳洞,又命令道,“把这副耳环包起来。”

“宫总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店最新推出来的,宫总是送女朋友吧,很合适。”导购员夸赞。

宫胤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站在一旁的宋城看在眼底,也忍不住带着笑意,看来他们宫总是开窍了,从来不会在这方面费心思的宫胤总算是有点小浪漫。

“宫爷,你这是送江小姐的?”

宫胤脸一黑,“有这么明显?聒噪。”

“那当我没说。”宋城识趣闭嘴。

现在江楚在他家住着,他不送点东西显得他太抠,再说跟了他这么久,就算是情人也得送点礼物作为回报,这一副耳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宫胤就是这么想的,又询问宋城道,“定个好一点的餐厅。”

“是。”

江楚手机收到宫胤的一条短信,约她在一家高级餐厅吃饭。

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不过这个短信令她心情大好,美滋滋的,抱着手机一个劲的傻笑。

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约她吃饭。

下班之前,江楚刻意的补了一下妆,看上去体面才走出公司,门口停了一辆很普通的现代,司白在这里等了她许久了,江楚朝着他招了招手,“你怎么来了。”

“昨天话还没说完就挂了,我想知道你是否安全,所以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司白笑道。“有没有空吃个饭。”

江楚看了看时间,“我约了人,下次吧。”

司白有些失落,不过脸上的笑容未变,也从来不给江楚施加压力,“那下次吧,对了,我给你带了礼物。”

他连忙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礼盒袋子放在江楚面前,江楚打开包装,里面是一副很漂亮的耳环,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江楚说道,“这也太贵重了吧,我不能收。”

“我本来是买来送你的,就当做是朋友的礼物,再说,你给我,我也只能扔掉,耳环配美人刚好,你不是约了人,戴上也体面一点。”司白一脸我不会收回,要么扔掉要么戴上的表情。

“那我就收下了,下次我会回礼的。”江楚也没推辞,笑道,“我先走了,等下迟到了。”

看着江楚那高兴的模样,司白也明白她要去见谁,只不过是出差几天,江楚仿佛对那个人越来越有好感,也令他多了一份忧愁,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不管怎么努力,怎么重新开始,都无法有合适的契机两情相悦。

司白叹了口气,最终开车离去。

餐厅被包场了,江楚坐在里面着急的等待,额不知道宫胤什么时候来,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人影,她给宫胤发了消息也没回,打了电话也没人接,等这么久,江楚的热情也就渐渐散去。

马路人来人往到寥寥无几,江楚也不抱有期望,估计是宫胤故意放她鸽子,这个男人的报复心理还真的强,江楚想把宫胤骂个几十百把遍,又去了趟洗手间,用水把脸上的口红洗掉,看上去更清爽一点。

她就说,宫胤怎么可能不计较她破坏婚礼,一看就是她太天真了。

就在她洗脸的时候,听到有一阵脚步声,等她抬头,一道黑影在她身后,她想尖叫,却被人捂住口鼻,一步步的拖出了洗手间,江楚使劲挣扎,可抵不过男人的力气,看着不远处的服务员推着餐车离开她的视线。

丢进了一辆面包车,江楚立马询问,“你们是谁!”

“江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天刚破坏了我们小姐和宫爷的婚礼,今天就装无辜了,你得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眼前的男人高大威猛,嘴角带着一抹讥诮的笑,锋利的dao子拍了拍江楚的脸蛋,“你还敢划伤小姐的脸,我看你是不想活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