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主角叫秦北从黑狱出来的小说

听到他这话,在场几人都是微微动容。

谁人不知。

当下天神威名?

一人之力,独占八大神境,而且将这些外来者,全部斩杀于国门之外。

守护华夏之太平。

北境之主的威名,已经传扬四海!

“你既然从北境归来?想必……”

老者目光闪动,猛然之间想到了某种可能,看向秦北的目光中也多出一抹光亮。

秦北是何等人物?

老者虽然没有开口,但秦北已经知道,对方多半是认为,自己负伤是因为在北境之中跟随天神作战。

站在秦北身边的赵如霜,目光中带着点点笑意。

她是天神的追随者,她深知天神之威。

眼下在北境之外,能够遇到对天神如此赞赏的人,自然高兴。

连带着看向秦北的目光中,已然带着几分光亮。

秦北也只是微微一笑。

对于老者的猜测,他没有继续引导下去。

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

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的他已经从北境离开,也不是什么北境之主。

曾经的荣耀,随着自己离开,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老先生,既然你曾经也是军中人,不如我将最新版的拳法,教授给你?”

秦北目光闪动,眼眸中笑意更浓。

眼前这位老先生,既然是曾经有过无上功勋的存在。

是为了国家的建立,做出了巨大牺牲的人,便值得敬重。

这套拳法,随着最近这些年的不断演化,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甚至是将其中哪些弊端,一一去掉,现在这个版本,对于老者来说再好不过。

“什么?”

那老者顿时愣住,眸子中满是欣喜之色。

他自然知道,这拳法早就经过改良。

虽然她自身也有一些关系可以动用,却从来没有向着要去学习。

这一代老人。

将自身的荣耀,看的极为重要。

将自身的责任,更是看的重要无比。

这般情况下,自然不会去做违规的事情。

“你说的,是真的?这样不会违规吗?”

老者目光顿时明亮起来,那眼眸中虽然带着期待,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忌惮,全部下了下去,沉声问道。

违规?

秦北目光闪动,面容上的笑意,却不曾有丝毫变化。

“不违规。”

秦北的声音不大,但是这话却说的铿锵有力,没有丝毫犹豫。

“那便好了。”

老者目光一闪,眸子中笑意更浓。

秦北目光中笑意多了几分深沉,这套拳法,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机密,寻常人若是想要传说,那必然需要些一分材料。

经过漫长的时间更待,等到有些确切的回复之后,才能继续教授。

但秦北却不用。

他原本就是北境之主,虽然从位置上退下来,但实际上现在则是天神。

明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权利,但确实位高权重。

他这样的地位,想要将这套拳法传下去,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反对,毕竟他本身,便是这套拳法的改良者。

在北境这些年之中,秦北在战场上杀伐果断,自然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学习。

他所掌握的东西,庞大而且精深,甚至是本身在武学上面的造诣,也是极高,作为创立者,他想要教授拳法,自然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既然这样,那先谢谢校友,老头子我本来是个粗人。”

“就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杨振天,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老者笑了笑,连带着精神和之前相比,都好了不少。

这些年他虽说是在颐养天年,但实际上每天也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空闲时间,才有空传传授孙女拳法,说白了,这也是无奈之举。

他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因为练习拳法,认识这样一位存在。

“秦北。”

“赵如霜。”

秦北率先开口,赵如霜虽然有些犹豫,但察觉到秦北已经开口,她也有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直接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杨老,您先耐心等我几天,我忙完手边的事情,过几天咱们开始学习拳法。”

秦北笑着点点头。

经过一番攀谈之后,对于这老者的印象,在瞬间也好了不少。

杨振天微微一愣。

原本认为秦北只是随口说说,却不曾想对方已经当真。

当下看向秦北的目光中,更多出几分满意来。

“年轻人做事,果然是有军中风范。”

“雷厉风行,我老家伙,闲下来的这段时间,看来是已经落伍了啊!”杨振天显然极为开心,虽然表面上是在自嘲,但是那面容上的笑意。

比起之前反倒是浓郁了几分。

“这事其实也不着急,你现在年纪轻轻,自然是需要奔忙的时候,老朽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所以只要你有空,我随时可以恭候。”老者哈哈一笑,眸子中带着一抹光亮。

秦北只是轻轻点头,感受到老者的热情,站在秦北身边的赵如霜,心情也是极好,当下也笑了起来,双方没有其他交流,老者目送秦北回到别墅。

但站在老者身边的少女,却不由皱眉。

眸子中带着淡淡的玩味。

“爷爷,那家伙肯定是来胡言乱语,若是北境出来的,怎么可能是这样一副样子?”

“您难道看不出来?这两个人一点都不真诚。”少女皱眉,眸子中满是无奈,爷爷前几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这两年是怎么了?

随便遇到一个人攀谈两句,对方说什么他都信?

“行了,别说了。”

杨振天微微皱眉,听到这话,面色顿时冰冷下来。

那眼眸中却透着不可名状的敬畏。

“你懂什么?这两个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以后若是遇到,尽量客气一些。”杨振天再次皱眉,面容上多出一抹凝重。

“爷爷,为什么?”

年轻女孩再次皱眉,眸子中满是怨气。

她是爷爷最为宠爱的孙女,寻常时候,绝对不会用这样的一种口气说话。

自从那个臭小子出现之后,这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接连被爷爷呵斥。

哼!

都是因为那个臭小子。

若是下次遇不到就算了,若是遇到,一定要让她好看!

“小雅,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没注意到那女子不简单?她身上的气息,即便是我当年,也远远不能比。”杨振天微微摇头,眸子中却带着一抹凝重。

“这……”杨晓雅顿时愣住,俏丽的面容上出现细微的变化。

“而且你肯定没有注意到,秦北身边的赵如霜,实际上都是以秦北为尊,他身边的一个随从,身上都有这样的气势,那我问你,这样的一个人,岂会简单?”杨振天眯起了双眼,眸子中精芒不断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