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夏锦萱宋子宸农门悍妇撩夫忙阅读

“嘘!”小高氏偷偷来到后院,胡三趁着月光看清她的侧脸,他连忙做了静音的姿势。

“三哥,这丫头就在里面,你动手吧,我给你放哨。”小高氏低声说着,悄悄走到一旁隐藏起来。

锦萱的卧室门已经被门杠杠上,胡三想从正门进去根本不可能,他只能翻窗进去,这天热,锦萱并没有把窗子锁死。

外面的人以为锦萱睡着了,其实锦萱只是躺在床上想事情,自从她重生后,她的听力异于常人,哪怕方圆几里之外的狗吠声,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刚才胡三和小高氏对话时,她早就知道有贼人潜入她的后院。

她虽然不知道说话的男人就是胡三,但她觉得那声音很耳熟,为了不让自己受伤,她悄悄从床上爬起来,去梳妆台拿起桌上的剪刀做防身用。

屋内黑灯瞎火,胡三根本看不清楚床上到底有没有人,他轻轻走到床边:“这丫头真是得宠,老秀才死了还为她留后招。”胡三以为锦萱已经熟睡,他放心大胆地抓被子。

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在锦萱的脑海里闪现,胡三,这声音的主人是胡三,锦萱终于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她的渣渣继母和胡三勾搭在一起,是想置她于死地。

这胡三是有名的老光棍,她真没想到他和小高氏是老相好,如果不是老相好,他怎么敢来她家里做坏事。

想到这儿,锦萱整个人都变得警惕起来。

“没人,这丫头死哪里去了。”胡三拉开被子,床上空无一人,他气得破口大骂。

胡三,这是你自找的,锦萱决定先下手为强,她趁胡三还没有转身,她握住剪刀,快狠准地用扎进胡三的后脑勺,这后脑勺有个致命的穴道,别说用剪刀砸了,就是用手敲,胡三也会晕。

随着胡三倒下,锦萱配合地发出一声尖叫,好引起小高氏的注意。

“啊,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三哥得逞了吗?”门外的小高氏听见锦萱说话,她立马返回锦萱的卧室门口。

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此刻,锦萱已经移到门后,她猛地拉开卧室的门,这时,趴在门边偷窥的小高氏身子往前倾,栽在门槛上。

“啊!”锦萱拿起手里的剪刀毫不客气地刺在小高氏的背上,那刺骨的疼痛让小高氏忍不住大声尖叫,她这声尖叫震耳欲聋,把院中的人都惊动了。

“爹,奶奶,家里遭贼了,你们快来啊!”锦萱拿起带血的剪刀,边跑边喊,不一会儿,夏礼军和高氏便来了。

他们手里拿起门杠,警惕问锦萱:“萱萱,贼在哪里?”

“爹,我刚才正要睡觉,屋内忽然来了一个男人,接着又来了一个女人,我,我惊恐之余,只好拿起剪刀把他们刺伤了,他们在屋内……”

夜色中,锦萱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小高氏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小高氏强行忍住背部带来的疼痛,冲门外的人大喊:“我不是贼,我是来抓贼的。”

“姨娘,你怎么和贼一起进我的房间,我还以为你是贼,把你也刺伤了。”锦萱不给小高氏辩驳的机会,一语击中她的要害。

这丫头太邪乎了,她明明确认过她已经睡着了,这片刻的功夫,她怎么把胡三打晕了。

“儿啊,这贼人是胡三。”高氏进屋,点燃灯一看,看清那躺在床前的人是胡三,看到胡三。

“胡三,你好大的胆子,还敢进萱萱的闺房。”胡三追过小高氏,高氏和夏礼军,乃至整个夏家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这胡三为什么会出现在锦萱的屋子里,目的很显而易见。

“相公,你们听我解释,我真不知道贼人就是胡三。”小高氏被丈夫犀利的眼神吓到了,她引贼人进锦萱的闺房,其心可诛。

珍珍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高氏也冷眼瞧着小高氏,她对小高氏太失望了。

“珍珍,这次我帮不了你,你自己承受吧。”高氏对小高氏也很失望,她虽然贪财,但她也有她的底线。

“娘,你和萱萱去通知族长大伯,让他带几个人过来把这两个贱人抓起来,浸猪笼。”夏礼军想到自己可能被戴绿.帽子,他就恨不得杀了小高氏。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小高氏后悔死了,她非常后悔去找胡三。

“爹,后天就是我出嫁的日子,今天却发生这样的事儿,我也很难过,不如这样吧,我们就把胡三交给官府,至于姨娘,就让她自请下堂。”锦萱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渣爹和小高氏,她是为了她爷爷的名声着想。

“儿啊,还是萱萱考虑周到,我们不能为了这些贱胚子,坏了老夏家的名声。”此时此刻,高氏是感激锦萱的,她知道锦萱已经和以往不同了,只要是关于锦萱的事儿,锦萱都不会任由他们拿捏。

“娘,我是冤枉的。”小高氏顾不了那么多,她双膝跪地,苦苦哀求夏礼军饶她一次。

“娘,您太让我失望了,您怎么可以这样做。”这时,夏锦芸来了,她一进门就数落她母亲,她知道这个时候只有站在她父亲这一边,她才有活路。

“芸儿,你快帮我求求情。”小高氏从地上爬起来,拉着女儿的手,让女儿帮她求情。

“娘,您太丢我们的脸了,那胡三是什么人,你竟然让他羞辱我姐。”

人心难测,小高氏大概没料想到她的女儿会背叛她。

“哈哈,我真是报应,我辛辛苦苦带大的女儿竟然为了自保,背叛我。”小高氏忽然放声狂笑,她前半辈子太顺了,才会出这样的纰漏。

她一心只想报复锦萱,却把自己赔进去,如果真把胡三送官府,胡三指不定还会把她供出来。

“萱萱,你们看着贼人,我去喊人来抓他们。”夏礼军没打算放过小高氏,他为了摆脱高家那些穷亲戚,他决定狠一点儿。

“爹,胡三和我姨娘勾结在一起,一旦传开,您的名声就毁了。”锦萱想再次试探渣爹,她根本不介意渣爹是否戴绿.帽子,渣爹都不怕,她怕什么。

“萱萱,你还小,很多事儿你不懂,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今日放了她,他日,她并不一定会放过你。”

锦萱心中冷笑:渣爹的回答倒是干脆利落,看来他早就想收拾小高氏了,而她只不过是给渣爹提供一个好机会。

“爹,还是我去喊人吧。”锦萱说着,立马隔壁喊金氏一家过来帮忙,不一会儿,金氏夫妻以及金氏的二儿子夏满仓跟着来到耳房,他们看到胡三倒在地上,血淋淋的,他们吓得不轻。

夏满仓以为夏礼军是开玩笑,他肃然地问道:“礼军哥,你真确定把珍珍嫂子送到官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