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说女主言荏苒男主季应时 美味甜妻娶一送二目录阅读

女主言荏苒男主季应时的小说是哪本?这本小说名为《美味甜妻娶一送二》,这一本现代言情宝宝文小说。二十岁的时候,言荏苒才知道自己并非亲生,自从正牌明珠回来后,父母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气之下,言荏苒找上了季应时,撩了就跑,生下一对双宝!

美味甜妻娶一送二章节阅读

言荏苒顿了顿,沉默了。

方律师在业界小有名气,律师最会察言观色,看她这反应,就知很为难,“没关系,我只是随口一问,言小姐别介意。”

然后聪明的转移了话题,“习医生与我说过,言小姐不会在国内停留太久,不知你方便待到什么时候,我好提前找着人。”

“这么说,我可以来上班了?”

“是随时都可以,不瞒你说,我之前的那个助理辞职的太突然,完全没有准备,说走就走了,留下一大摊子的活,律所里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这两天我忙的都要焦头烂额了,言小姐有工作经验,虽从事的行业与律师并不挂钩,但我觉得,一个享有名气的大导演,从事一个小小的助理,想来是轻而易举的。”

方律师喝了口咖啡,接着说:“只是薪水不高,不知言小姐有没有意见?”

“没有,我只是想找份工作,让自己忙起来,薪水方面过得去就好,我大约会在国内停留几个月的时间,方律师不如就按照三个月来怎么样?”

“这个没问题……”

方律师又说了些工作上的注意事项,然后让人打印了一份短期的合同,两人当场就签下了三个月的劳动合同。

从谏言出来的时候,天色阴沉沉一片,看起来像是要下雨。

正准备打车回去之际,突然一声闷雷,接着,便是倾盆大雨。

言荏苒无法,只好退回了写字楼前。

这一场雨来得很急,空气中雾蒙蒙的,看不清前路。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言荏苒只好拿出手机约车,可等了十分钟,也没有车辆接单,没办法,只要继续等。

雨越下越大,天渐渐黑了下来。

这么等着不是办法,拿出手机给习芷佳拨去了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看来她还在忙。

看了看雨幕,计算了下从这里到最近公交站点的路程,觉得应该没问题,咬了咬牙,举起包包顶在头顶上,冲进了雨幕。

就在她冲进雨幕之际,有人在在马路对面的商务车中看得清清楚楚。

昏暗中,季应时的脸更显晦暗莫名。

颜清道:“季少,要不要把车开过去?这么大的雨,言小姐她……”

季应时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未说完的话,立时咽了回去。

车里安静了下来。

季应时拿出了私人手机,拨通了通话记录里最上面的那个号码,那边响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接。

季应时挂了又拨了一遍,再次响了很久,快要自动挂断时,那边终于接了。

“应时。”手机里传出言荏苒气喘吁吁的声音。

季应时抿着唇,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冷漠响起:“你在哪儿?”

“啊,在外面,你到家了?”

“没……”

“哦,我待会就回去了,我这边还有事,不和你说了,先挂了。”几乎是随着她的话音落,手机里传出滴滴手机挂断的声音。

季应时捏着手机的手很用力,指节泛白,一张俊脸紧绷,如那腊月寒霜无甚区别。

副驾驶里的颜清透过反光镜看到这一幕,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第二眼。

这种时候的季总,就如同那刚被人吵醒的猎豹,谁靠近谁危险。

不过说起来,这言小姐就是有本事。

“开车!回公司!”

过了一会,后面响起冰冷的声音。

司机连忙发动车子。

在商务车路过公交站牌的时候,颜清心里还在想着,季少这次真能狠心吗?

事实证明,季少对谁都能狠心,对那位做不到!

言荏苒正在站牌等公交车,站牌里很拥挤,这场雨来得太突然,很多路人没有防备,打不到车,这小小的站点就被挤满了。

这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下。

言荏苒看了眼,就移开了,心里想着刚才季应时的那通电话,虽然当时她正在雨中,但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对劲。

不知道又哪里惹得他大爷不高兴了。

胡思乱想着,面前突然停了一个人,“言小姐。”

言荏苒抬头,“颜秘书?你怎么在这?”

“出去谈了点事,正准备回公司,这把伞是季少让我给你的。”说着,将手上提着的伞递过去。

言荏苒眯了眯眼,看向不远处的商务车,“他在车上,然后让你给我伞,没了?”

颜清为难的点头。

虽然不敢相信,但的确,季少就是这么吩咐的。

他也不知道季少这是在闹哪一出。

言荏苒愣愣的接过伞,呐呐的问了句:“谁惹他大少爷了?”

颜清古怪的看她,难道不是你吗?

“我还有事,先走了,言小姐注意安全。”

然后,言荏苒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黑色商务车呼啸而过,旁边人看过来的古怪目光,被她选择性的屏蔽。

回到东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大雨依旧在下,好似没有尽头似的。

别墅里很黑,没有亮灯,言荏苒以为季应时还没有回来,打开灯,在看到沙发上直挺挺坐着的季应时时,吓了她一大跳。

“你……”

季应时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我饿了,去做饭!”

理直气壮的语气。

言荏苒听着,气不打一处来,想到之前在公交站牌,再听到他用如此理直气壮的语气让她去做饭,言荏苒立炸了。

“我不是你的保姆季少!”给他做了两顿饭,真把她当保姆了?

季应时双手抱前,“那你是谁?”

言荏苒皱了皱眉,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

“你什么意思?”

“回答我,你是谁!”

言荏苒抿唇,“我是言荏苒,不对吗?”

“呵!我是谁?”

言荏苒被他搞糊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换个问题问你,我是你的谁!”季应时眼睛不眨地看着她,对她步步紧逼,无路可退。

言荏苒被他看得不耐烦了,本来就淋了雨,又赶公交车,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心情就不太好,现在被他扯着说些有的没的,怎么可能还忍得下去。

“你说你是我的谁就是我的谁,让开,我要上去换衣服。”

季应时不让。

言荏苒出了口气,一把推开他,头也不回地上了楼,不一会,关门声传来。

季应时恨恨地一拳头锤向沙发,那种无奈又莫可奈何的感觉,让他挫败,她为什么这么好强,为什么就不能跟他示弱,为什么就不能,依赖他一点点……

哪怕只是一点点,让他知道,她是有他的!

可没有,从始至终,都没有!

只有那天晚上,在酒店的那天晚上,她的声声祈求……

那天晚上,他要了她很多次,因为那是第一次,第一次在她那里,感受到了她真的需要他!

可是,也就只有那一次,而那一次,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这几天,他们之间很和谐,很平静,是那种岁月沉淀的平静,他喜欢这样的平静。

可今天……

在那种情况下,她宁愿淋雨,宁愿去赶公交车,也不跟他求助。

甚至,他特地给她打电话,让她跟自己求助,哪怕只有一次。

可她没有,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他不明白,明明有的时候,他能感受得到,她是需要他的,可是有的时候,却感觉她离他那么的远。

他也知道,在这段和她的孽缘中,自己已经不像自己,可对方是她,他就觉得欢喜。

言荏苒,到底,到底怎么办?

你明明就在身边,可一直感觉,她好像随时就会离他而去似的。

……

言荏苒洗完澡从房间里出来,楼下空无一人。

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去厨房简单弄了点吃的,强逼着自己吃了下去。

现在的她,身体是最大的本钱。

亏了什么,也不能亏了自己的身子。

这一晚,季应时意料中的没有回来。

第二天,言荏苒早早起床,做了早饭吃饭,换上白衬黑裤,长发竖起在后,踩着高跟鞋,脸上画了个淡妆,摇身一变,也是精英职业女人的打扮。

在更衣室照了会镜子,差不多了,拎着包包出门。

打车去了谏言律所。

昨天从律所离开的时候,方律师就跟她说过,今天上午一早她要出庭,所以,会交代其他人帮助她安排入职。

方律师安排的人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年轻律师,叫陆恒,长得白白净净的,比较腼腆,尤其爱脸红,不过半个小时,他就脸红了好几次。

“这里就是你以后工作的办公桌,那边的办公室是方律师的……”然后他带着她熟悉了一下楼层。

律所占办公楼三层楼,方律师办公的地点,就在第三层上,身为她的助理,言荏苒自然也是。

三层是专门打离婚官司的……

而方律师,就是业界内,打离婚官司闻明。

言荏苒突然有些八卦了起来,想知道一个打离婚官司那么厉害的方律师,婚姻生活如何?

仿佛看出她在想什么,陆恒说:“你别看方律师打的是离婚案的官司,她的感情生活和婚姻生活,很和美,现在正准备要二胎。”

言荏苒:“……”

所以说,打离婚官司的律师,不一定婚姻生活不和谐或是离过婚的,也有可能婚姻生活很幸福,就比如方律师。

“那个,我就在你隔壁,你有什么事尽管叫我……”在三层转了一圈,了解了些基本情况后,陆恒就将言荏苒送回了她的办公区域,离开前,脸蛋又红了,这次甚至说话都有些结巴。

言荏苒笑笑点头。

办公桌的电脑上贴了一张便笺,上面标注着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字迹很工整,一笔一划,很严肃。

昨天和方律师签合同的是会,她见过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样,自然一眼就认出,这是方律师留给她的。

按照便笺上的提示,一上午的时间,言荏苒都在熟悉资料和过往的案卷,大概也了解了些流程。

言荏苒第一次接触律师这个行业,处处充满了新奇感,一个上午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不错。”

言荏苒正看过往的案卷看得入神,头顶突然响起方律师熟悉的声音。

抬头一看,果然是方律师回来了。

笑笑,站起来,“您回来了。”

“回来接你吃饭。”

“啊?”

方律师笑笑:“你第一天上班,给你办个简单的欢迎午饭,这几天晚上我都没时间,只好赶在中午了。”

欢迎午饭在律所附近,一家挺高档的餐厅。

方律师很大方,将三层楼中午没有出外勤的,都叫了一起。

三层楼很大,但是,人并不多,加上言荏苒总共就六个人,还有两个出外勤没回来的。

言荏苒和方律师坐在一面,对面是陆恒和同层资历比方律师还高的齐律师,齐律师是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靠谱。

齐律师:“小言看起来很年轻啊,今年多大了?”

言荏苒:“二十四了。”

“呦,二十四啊,正是好时候啊。”齐律师说得很是意味深长,“有男朋友了吗?没有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齐律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瞥了旁边的陆恒一眼,后者刷一下脸红了。

方律师看到这一幕,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看看面露为难的言荏苒,连忙打圆场:“老齐,你含蓄点,小女孩脸皮薄,你别吓着人家。”

被方律师这么一玩笑打岔,这个话题暂时掀了过去,陆恒有些失落,低着头,蔫嗒嗒的。

这一幕,被刚进门的程光晋看了个正着。

他眯着眼打量着言荏苒这一桌的组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梁戚从楼上下楼。

“干嘛啊你,神秘兮兮的打电话叫我下来,不上去杵这干嘛?”

“嘘!”程光晋把他扯过来,指着言荏苒这一桌给他看。

“这女的有点眼熟,在哪儿见过来着?”梁戚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结果来,浑不在意道:“应该是我哪个相亲对象吧。”

啪!

程光晋没好气的打了他后脑勺一下,“你给我看清楚,她是言荏苒!”

“什么,言荏苒?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这就有点尴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