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已完结) 医妃倾城全文在线阅读

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已完结,这本古代言情穿越小说名字是医妃倾城,全文讲述的是慕容久久在现代是一名医生,因为祖上是医学世家,所以医术高超,前途一片光明。也许是命运的指引,她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成了相府大小姐,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只是身世凄惨,在府过的并不好,既然这具身体被她占用了,那么她就不会再让自己活得那么窝囊了。

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医妃倾城精彩章节导读

吃晚饭的时候,宁儿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现在都吃完饭了,宁儿依旧一副低着头盯着脚尖,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开口的样子。

慕容久久缓缓放下手中的热茶,开门见山的就道:“你是不是要问我跟百里煜华的关系?”

如果说第一次偶遇只是不幸的偶遇,那之后牡丹会前,小姐如此熟络的登上煜郡王的马车,宁儿便隐隐察觉小姐跟煜郡王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直到今日下午,她明知小姐是未出阁的清白女子,可居然还和一个异性男子窝在卧房整整一下午,若是让旁人知道了,小姐的清誉还要不要了。

“小姐,奴婢。”

慕容久久叹了口气,轻轻拉过宁儿逐渐精致的皓腕,道:“你我也算姐妹,我知道你定是心疼我,但我做事自有我的分寸,你若信我,就好好的留在我身边,若不信我……”

“奴婢信小姐。”

宁儿抢先着就道,“奴婢只是希望,无论何时,小姐都不要委屈了自己,大不了……我们在过回以前的日子,宁儿受得起苦。”

看着宁儿坚定的神色。

慕容久久失笑,“傻丫头。”

就是在苦,难道还苦的过京城繁花似锦,砒霜美酒,苦的过脚下十丈红绸,荆棘满布吗?这既然是她自己选择的路。

纵粉身碎骨,也要走上一走。

“你放心,不管我跟他什么关系,都只是暂时的,各取所需罢了,待一切结束,我跟他不在有什么关系的时候,咱们的苦日子可就真的结束了。”

她许他一场如花美眷,似水缠绵。

他许她一场登天长梯,锦绣繁华。

如此而已。

但宁儿却听的似懂非懂,她只知道,小姐在博一场荣华,她自当鞍前马后,倾尽所有的帮助小姐。

一夜好眠。

就算在难解的问题,慕容久久都有养足精神在思考的习惯。

转眼天明。

刚吃过早饭,慕容久久正想着昨日百里煜华说过,会专门派人来协助她,就听院外,梅姨娘来了。

“她来做什么?”

自从上次苏氏失势,老夫人依旧无意掌家。

家中掌家大权难免旁落,却不想那平日不声不响的梅姨娘,也不知耍了什么手段,竟就将那掌家之权,揽到了自己的手中。

想必若是禁足中的苏氏知道了,定是气炸了肺。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慕容久久对梅姨娘多大反感。

“说是来给小姐您送月钱的,”宁儿如实的道。

送月钱?

慕容久久挑眉,各房各院的月钱,从来都是自己派人取的,这梅姨娘如此殷切的主动上门,怕是醉温之意绝不在酒,

“请进来吧。”

说完。

院外,梅姨娘一席鲜亮的玫色衣衫,踩着碎步已经进来了,这原就生的艳丽的妇人,在一精心打扮下,只会越发显的容光焕发,风韵犹存。

怪不得苏氏禁足后,她还能得宠。

“贱妾见过大小姐。”

“姨娘何须多礼,领月钱这种事,吩咐一句便是了,怎还劳姨娘亲自送过来,”慕容久久不动声色的淡淡一语。

梅姨娘示意身后的丫鬟,将一整袋三十两的月钱,跟这个月府里公中新发下来的布料,跟丝线珠花等物,都放倒桌上后。

方才笑着道:“今日贱妾闲来也无事,想着与大小姐好些日子也没走动了,便过来看看,大小姐如今有什么短的缺的,直接跟贱妾说便是。”

闻言,慕容久久了然的扬了扬唇角。

“那就辛劳姨娘了。”

梅姨娘赶忙摆手,“这算不得辛劳,若说辛劳,再过几日才叫辛劳呢。”

再过几日?

慕容久久抬眸看了她一眼,“姨娘这话何意?”

“哎,瞧我,”梅姨娘似是失言般,自罚的连连摆手,道:“这消息才刚传回来,大小姐如何知道。”

“是这样的,一直在陵城老家办差的大老爷跟三老爷,最近也不知怎的,连办成了好几道皇差,承蒙陛下垂爱,已经下了调入京中为官的折子,估计两三日就能入京,而入京后,自然都是要住在咱们相府的。”

闻言,慕容久久方才了然的点了点头,只是她微眯的眼眸深处,却是迅速的闪过了什么,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那以后相府岂不是更热闹了?”

“可不是。”

梅姨娘微僵扯了扯嘴角,明显笑的并不真心,“大老爷三老爷都是托家子带口子来的,上上下下连着婆子丫鬟不少人呢,正所谓人多嘴杂……”

梅姨娘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却是用来试探慕容久久。

慕容久久如何看不出她的心思,只管无所谓的打着太极,道:“在杂再乱,不是都有姨娘搭理照外嘛,以后久久还需仰仗姨娘照拂呢。”

闻言,梅姨娘悬在嘴角的笑,一时更僵了。

“据说大老爷二老爷家的堂小姐们,自小就颇得老夫人的心,您就不怕……”梅姨娘有些不甘心的继续道。

怕失宠吗?

在外人看来,她是得了老夫人的脸,才得到今时今日的一切,和相府的地位,但她自己知道,她真正要攀附的人是谁。

老夫人虽说给过她滴水之恩,但还不至于让她涌泉相报,不过逢场作戏,各取所需罢了,尽管她还没摸清楚,老夫人需的是什么。

“其实姨娘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今后相府风高浪急,姨娘是想与我联手保住自己如今的地位吗?”

索性也懒得跟她打哑谜,慕容久久直言便道。

虽说就是这个意思,但被如此直接的道破,梅姨娘的面上,还是有点不自然,“难道大小姐,希望今日的一切,如霜雪般转眼化为乌有吗?”

谁是霜雪还不一定呢。

慕容久久笑了笑,“自是不想,不过今日姨娘既然来此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久久便送你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姨娘懂得。”

梅姨娘面色一变。

腹中就窜起了一股火气,心道,你也不过是个运气好,刚得几天脸的,今后的日子还不知怎样,就敢在此说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到遭枉了她今日放低身段的投诚之心,慕容久久,他日待你朝不保夕的时候,可千万别来求她。

纵满心这么想着,但梅姨娘到底身份卑微,脸上丝毫没有表露,只是有些面色不佳的起身道。

“那贱妾就告退了。”

送走了梅姨娘,慕容久久直接话锋一转的问道:“徐嬷嬷,你可知府里的大老爷跟三老爷是怎么回事?”

徐嬷嬷虽然不是相府的人,但来之前,自然看过一些关于人事上的资料,答道:“大小姐有所不知,慕容相爷其实并非老夫人的亲生,只是庶子,而陵城老家的大老爷跟三老爷,才是正儿八经老夫人的嫡出。”

却是嫡子窝囊,让庶子出息了。

刚才梅姨娘虽殷切的上门,但言语间只对她透露了其一,却并没有透露这其二,想必定是等她为此吃亏受难后,再去求她吧。

但经徐嬷嬷这一点拨,慕容久久也算彻底的恍然大悟,她终于知道老夫人需的是什么了。

怪不得她多年身居相府,却从不掌家……怪不得多年沉寂不动,却又忽然迅雷而起发难。

恐怕从第一次抬举她这个嫡长孙女的时候,这老夫人已经算计上了苏氏,存心的想要借她的手打压苏氏,而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就是挪自己两个亲生儿子入京。

大老爷跟三老爷在陵城老家,多年都无所建树,如今却突然有了入京的机会,想必这其中定也是有慕容正的首肯。

“有趣,此刻方知,这院子里,祖母才是那个最深不可测的。”

徐嬷嬷点头,“其实小姐也无需沉溺在这闺中宅斗,只要有主子在,这点子东西您又何须看在眼里。”

“怕只怕你不招惹人家,人家还见你不顺眼呢,”慕容久久讽刺一笑。

“属下阿星,见过小姐。”

这时一个幽幽的声音,仿佛直接穿透慕容久久的耳膜,轻缓的送进了她的脑海,透着一种冰凉的严肃。

慕容久久一愣,她知道,百里煜华说派来协助她的人,应该已经到了。

内鬼之事,是百里煜华给她的一个机会,亦是对她的一次考验,她必须尽快了解情况,速战速决,给他一份漂亮的答卷。

这样她的荣华富贵,才会握的更稳。

“备车,我想先见见舞倾城。”

这次出门,慕容久久没有带宁儿,也没有带更为老道的徐嬷嬷,而是孤身坐上了马车,而她上马车不久,一名身法矫健的年轻男子,已经潜入了他的车厢。

此人便是之前传音给慕容久久的护卫阿星,也是派来协助她的人。

而阿星上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好好的打量了一遍,这个传说中得了主子眼的女人。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至今想起,阿星都难以抑制心中的骚动,多年从未近过女色的主子,居然有女人了!

据说昨天下午,主子还跟这个女人窝在闺房里,还做了很多很多……完全可以想象的事。

而这个女人也不知使了什么失传千年的妖媚手段,居然哄的主子对她倾城相赠。

虽说如今主子在冬月京城的生意,多年未曾理会,以至蛀虫满布,但是倒带也是一片产业,旁人几辈子也攒不过来的。

“看够了?”

慕容久久侧头,好笑的看着跟前的这个小护卫,然后俏皮的眨了眨眼,问:“要不要我摘下面看,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狐狸精转世?”

阿星面上一愕,赶忙摇头。

但是慕容久久却毫不避讳的轻轻摘下了面上的轻纱,她很美,她从不否认她其实是个实打实的美人胚子,只是从小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皮肤也没什么光泽,才遮掩住了她的美貌。

但如今的慕容久久。

精致的五官,绝对可以称得上眉目如画这四个字。

而这如画的五官,偏在长在这副天生雪肌玉颜上,才被徐嬷嬷温养了几日,就露出了肌肤的庐山真面目。

白里透红,朱唇皓齿。

甚至面上没有丝毫粉装的雕饰,真真是美人如玉,活色生香。

“好看吗?”

阿星呆呆的点头,“好看。”

“那看完了,咱们就先说说正事吧,”慕容久久轻轻拉上了面纱,思考着道:“就先说说,那内鬼是从何而起的吧。”

阿星回过神来,暗道,还真是个狐狸精转世。

不过想归想,面上已经快速恢复了平静,公事公办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张册子,递了上去,道:“其实主子在京中的各大产业,除了赚钱外,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收集情报,但从两年前开始,他们收集来的情报,开始逐渐虚假或是一味的粉饰太平,而账面上所赚来的银钱,也锐减了大半。”

慕容久久接过折子,快速的扫过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用朱笔圈出来的,大概都是各大产业中的可疑之人。

“我们这次的目的,是找出,那些锐减的银子,都进了谁的口袋吗?”

阿星一笑,“主子说了,进了谁的口袋不要紧,反正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我们这次主要的目的,是斩下幕后操作之人的手,让其以后在不敢染指。”

慕容久久闻言挑眉。

因为这可不符合百里煜华有仇必报的性格。

平白黑了他这么多银子,他居然不急着抓住幕后之人,反倒只想斩下他的手,威慑一下。

要么他已经猜出那个人是谁,但又不想得罪死,所以故意放水,只是,试问,冬月京城,能让百里煜华不想得罪死的人,呵呵,有点意思。

“那这些朱笔圈出来的人,现在如何了?”慕容久久又问了一句。

阿星回答道:“从查出的那日起,就都扣押起来了,主子之前的意思是,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慕容久久瞬间头大,“若全都杀了,这京城还不一夜瘫痪?”

如果说百里煜华是整个商业集团的最高裁决人,那么这些大大小小的掌柜管事,则就是支撑起整个商业帝国的零件,都杀了还了得。

但阿星却丝毫不以为然,“反正冬月京城的生意主子也没多大功夫管理,瘫就瘫了,瘫了在建就是了。”

果然,人家彪悍的人生,压根不需要解释。

但阿星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主子既然将一城的产业,如今都许给了小姐,这些人的生死,自然也都交给了小姐。”

“停车。”

慕容久久一声令下。

身下的马车立刻稳稳了停了下来。

“怎么了?”阿星眼神询问了一下。

慕容久久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不见舞倾城了,你在帮我找个马车,然后帮我找个掩护,我要先见这些掌柜的。”

“没问题。”

半个时辰后,相府的马车停在了一家京城最大的一间酒楼前,但是慕容久久此刻已经重新换上了一身,更便于行动的黑衣,坐着阿星给找来的另一个马车,缓缓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一处百里煜华的私宅。

这里表面上只是一处私宅,但根据阿星介绍,这其实是百里煜华专门用来惩罚人的炼狱,刑场。

头顶的石门,轰隆隆的重新闭合。

慕容久久一席尊华的沉云缎,长发披肩,头戴一直小瞧的斗笠,沉沉的黑纱,垂落胸前,隐约可见她沦落分明的侧脸。

她一步步,踏着脚下的血污,走了下来。

似乎之前早有吩咐,地牢内的所有守卫,此刻齐声一礼,“见过小姐。”

慕容久久轻点了点头,就被阿星一路小心翼翼的引入了,较为干净的一处看台,上面放着一把金丝楠木的太师椅,旁上同样材质的茶几上,三彩薄瓷的茶壶,已经斟上了热茶。

慕容久久猜,这定是每次百里煜华来时的专坐,也不矫情,她稳稳的就坐了上来。

“人呢?”

她坐定后,轻声问阿星。

阿星拍了拍手。

前方黑漆漆的地方,立刻亮起一盏盏火把,然后一群,足有三四十人的队伍,就如狗一般的驱赶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