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二婚]虞路傅时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虞路傅时声小说名为《再见亲爱的傅先生》,这是一本二婚妻总裁言情小说,内容十分的虐心。女主虞路三年前因为意外子宫受伤,三年来没怀上孩子。刚检测出自己肚子里多了个小生命,就被丈夫陈俊峰背叛,小三一脚踢在虞路的肚子上害她流了产。婆家的冷漠丈夫的残忍,让虞路心死。她找到陈俊峰的顶头上司傅时声索要身体上的疼爱,而醉酒的傅时声也无法抵抗。报复的痛快让虞路暂时忘了伤痛,但惹上了傅时声,谁知道还有什么磨难要等着她。

虞路傅时声小说章节导读

走出餐厅的时候,我脚步沉重,和来时候的心态完全不一样。

傅时声提出送我回家,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扯出笑脸:“还是别麻烦了,我们只是契约关系啊,你不用这样。”

他有点惊讶,面色微沉,不由分说拽我上了车。

我坐在车里觉得无所适从,胸口憋闷的紧,脸上却故作轻松的调侃说:“你太客气了吧,那我先谢谢你咯。”

说完我紧绷着脸,僵硬的目视前方。

傅时声看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直接让司机开车送我回家。

车厢内气氛十分尴尬。

我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可看他低头敲打手里的笔记本,我想想还是算了,强忍着不自在,终于到了家门口。

车一停,我立刻匆忙的说了再见之后,开门就跑。

等我回到家,从窗前朝楼下看的时候,傅时声的车早就不在楼下了。

我莫名松了口气,可又觉得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胸口闷闷的。

连着过了大半个月,我都没有接到傅时声的电话,也没有见到他人。

但我也能理解,毕竟我和他只不过是契约关系的那种男女朋友,并非是真正的,所以自然不需要像真正男女朋友那样相处。

中午吃完饭,我趴在办公桌上昏昏欲睡。

突然,耳边响起同事交谈的声音。

“睡着了啊,上班时间还有脸睡觉,不就是傍上傅总了吗,领导都开始巴结她,看到都不敢多说,凭什么啊?”

“嘘,你小声点,别说了,把她吵醒了咋办,听说她那个前夫最近春风得意,混的不错。”

“呵呵,这就叫做老天有眼,但凡有点能力的人都看不上她,没住过几天傅总腻味了,就会把她甩了。”

“……”

我瞬间清醒,下意识攥紧拳头,这几个同事的声音我都可以分辨出来,是和我关系不好的那一拨。

以前就有些小矛盾,再加上这段时间公司领导对我格外照顾,估计引得她们怨恨。

我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假装睡着。

哪想到那个同事竟然走到我面前,拿起我的杯子,倒在我刚整理好的文件上。

我立马起身抓住她的手腕:“周雪莹,你想干嘛?”

周雪莹吓了一跳,面色一白,声音尖锐道:“你抓我干嘛?我又不是故意把你的水杯弄倒的,你干嘛这么瞪着我!”

我气的不行,直接说:“你说我抓你干嘛,你自己干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扫了一眼资料,抓住资料狠狠摔在桌子上:“这是我加了两天班熬出来的,你赔给我!”

公司的人听到动静,纷纷朝着这边看。

“虞路!”周雪莹尖声道:“你至于吗?不就仗着有人给你撑腰,你就这么不依不饶,我又不是故意的!”

王经理从人群中走过来,见状拉开周雪莹:“你再不要闹了行不行,赶紧给虞路道个歉!”然后又对我说:“小周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她吧。”

他的态度有些古怪,虽好像是在帮着我,可我总感觉,他更像是护着周雪莹,只是不敢得罪我而已。

他之所以这样,肯定和傅时声有关系。

我并不是的得理不饶人的人,我拿起桌子上弄湿的资料,平静的说:“我对小周没什么意见,也不需要道歉,我只希望她把我的资料重新做一份之后还给我。”

“没问题没问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王经理讪笑。

拿起资料递给周雪莹,用上级的腔调嘱咐道:“快去给小虞重做一份,速度要快点,知道了吗?”

周雪莹眼底浮起一丝怨愤,不悦道:“凭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语气带着几分骄纵蛮横,好像在耍脾气。

“这个小周,你……算了算了。”王经理语气有些无奈。

我突然觉得,他们两个关系是不是不对?再看他两眉宇的小神态,越是看越觉得有这么回事。

王经理把我拉到办公室,语重心长的说:“你能力比小周强,年纪也比她大,你就让让她吧。”

让她?那有那么大的孩子,凭什么所有人都要让她?果然这个王经理跟周雪莹是有一腿的么?

要知道这个王经理家里可是有老婆孩子的,这个人前几天还在我面前煞有介事的,要因我的私人作风开除我,谁知道他竟暗中玩办公室出轨恋情。

似乎看出了我不悦,王经理笑脸堆得更加浓烈了,他咳嗽了下:“是这样子的,那个我们公司呢,有个新的项目,想问问傅总那边有没有兴趣。”

果然有所图谋!

我顿时很不屑,硬着声音说:“王经理要是感兴趣可以亲自约下傅总,我恐怕没办法帮你。”

王经理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我说的这句话,无异于当面打他的脸。

“小虞,在你危机的时候公司没因为你私人作风抛弃你,现在是你报答公司的时刻了。”王经理语气笑呵呵道,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合同递给我,眼底笑意收敛,面上浮起寒冰:“你这几天,可以不用来上班,专心弄这个合同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的。”

合同摔在我面前,王经理向后靠了靠,面上浮起一丝阴沉。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没完成,就可以不用过来上班了。

我翻看了下合同,是关于开发区那块地皮的绿化工程。

做绿化工程按照流程的话,都需要参加竞标,而王经理的意思则是让我通过傅时声,直接中标。

这份工程价值千万,对傅时声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大工程,但这份工程毕竟涉及到公司利益,他凭什么看我的面子,不经过筛选,就选我们公司的标?若是中间出了什么差池,我怎么解决?

我抬头看了一眼王经理,他满脸冷色,那双小眼写满精密的算计。我根本没法拒绝,毕竟我还需要工作,还需要一份收入继续生活下去。

我回到座位上,翻开手机通讯录,看到傅时声的电话号码,手指颤抖着点了通话,没等拨通,我立刻点了挂断想,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这么多天没联系,一开口要求他帮忙。

傅时声和我只不过是契约关系而已,平白无故,凭什么帮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