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战王的嚣张医妃(甜宠)单云溪司马靖小说全文阅读

战王的嚣张医妃》是一本穿越类型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单云溪司马靖,又名《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作者是余音。单云溪是现代一个小有名气的医生,因为连续做手术30个小时,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结果被一盆水泼醒了。醒来后,单云溪发现自己成了架空古代的庶女!

战王的嚣张医妃章节阅读

魏军一路毫无阻碍地进入到了可姜的百花峰中,单云溪在百花峰寨子后的圣殿中见到了这位司州前圣女,可姜。

她身着一件白色的裙裳,如瀑的黑发被一根木簪简简单单地束起来。清冷的面色下,有着一双古井无波的眸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不似人间的气息,恍如是个谪仙一般的人物。

“这便是那可姜了?还真是个美人儿啊……”单云溪不由叹道,她被芸香搀扶着进了屋子,只看了可姜一眼,便知道这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

不仅是单云溪,屋子内的所有人在见到可姜之后,都有着一模一样的想法。

唯独司马靖,不过是看了她一眼,眼神便不在她身上停留。

见司马靖不语,戚孝义便上前抱拳道。“可姜圣女,久仰大名啊!”

“我已不是圣女,将军称呼我为可姜便是,几位请坐。”可姜依旧是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既不在乎别人看她的眼光,也不接受谁人的恭维和好话。

戚孝义咳嗽了一声,颇有些不自在地跟着众人坐了下来。

单云溪倒是看着觉得有意思,她还从没见过有人这样不领戚孝义的情的,换做平常,就是司马靖,也会给他几分面子。

司州的前圣女,还真有些不一样。

“可姜,这是你方归降的投降书。”司马靖一挥手,卫子虞便将投降书呈给了可姜。

她接过来,直接翻到最后,用笔蘸墨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可姜大人,你连看也不看一眼就签字了?”戚孝义颇有些不解和惊讶。

单云溪朝司马靖看了过去,见他眉头微皱。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而是率领二十万大军投降的头等大事!这可姜之前抵抗得那么顽强,现在居然连降书写的什么都不看就签字了?

这也太过奇怪了些。

旁边有人不屑道:“我们可姜大人能预知,这里面的东西她早就知道了,天神保佑司州,你等魏人又算什么?”

“那你们不还是投降了。”单云溪撇了撇嘴道,众人都纷纷看向她,那司州兵士看她的眼神更是快要喷出火来。

这时,司马靖开口了。

“可姜,既然你已知内容,便将东西交出来吧。”

单云溪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不错,今日之事我确实早就预见,投降是天神给我的指示,大魏镇南王虽然是杀伐果决之人,但也绝对不会滥杀无辜。投降书中第一条便是善待俘虏,多谢镇南王。”可姜朝司马靖微微颔首道。

卫子虞心头一惊,第一条确实就跟可姜说的那样,是善待俘虏!

他看向司马靖,只见司马靖皱了皱眉头。

“投降不杀,本王既然承诺过,便不会食言。”

“如此便好。”可姜解下了挂在腰间的风司命使令牌,卫子虞接过来递给司马靖,“这是我答应你们的,以后我也不再是风司命使了。”

“可姜大人!”司州兵士似乎是被她的话给震惊到了,大家都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投降,虽然屈辱,但是可姜的话他们向来奉为圭臬。

却没想到,可姜居然还要辞任!

“大人,你不能丢下我们啊!”屋中的司州兵士刷拉拉地全都跪了下来,然而可姜的神色却没有一点波动。

“你起来吧,这是天神的指示,新的圣女马上就要来了,我要去做新圣女的指路人。至于你们,新圣女会有安排的。”

可姜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然而她的话却叫这些人兴奋起来。

“时隔多年,我们终于要有圣女了!”

“新圣女来了!我们终于有圣女护佑了!”

那群跪着的司州兵士脸上愁云惨雾顿时散尽,取之而来的是单云溪完全不能理解的狂喜。

“这新圣女有这么厉害么,怎么一个个高兴成这样?”单云溪小声嘟囔着,被司马靖一个冷眼看了过来,她也毫不示弱地看了回去,却还是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什么。

“墨戎。”可姜转头看向坐在桌尾的墨戎道,“天神示意,那莎一事,或有转机。”

“你说什么!”墨戎猛然站了起来,他的椅子倒在地上,这是单云溪头一次看见墨戎出现这般激动的神色。

“天神指示,新圣女将会救出那莎,你二人终可团聚。”

墨戎激动得双手发颤,一时间脸上都不知要摆出什么神色才好。过了好半晌,他才右手握拳放在坐胸,朝可姜行了一个司州的大礼。

“多谢可姜大人,若有机会,墨戎定当报答次日相告之恩!”墨戎深深地鞠了一躬。

单云溪不由看向可姜,这个女人真是可怕。她所说的话好像是能控制人一样,短短几句话,屋中好些人的情绪就转了好几个转。

单云溪从来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不过看可姜这模样,实在是不像骗人的,还有这呼啦啦跪了一地的人,说不定这可姜还真有些本事?

她顿时就起了意,朝可姜看了过去。

“哎哎,可姜圣女,哦不,可姜前圣女,你也给我预言一下呗,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发财?”单云溪两眼亮晶晶的,司马靖沉着脸,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屋中人顿时都噤了声,纷纷看向单云溪。

司州兵士最为恼火:“放肆,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冒犯可姜大人!把她抓起来!”说着他们就朝单云溪冲了上来。

那群人还没摸到单云溪,就被卫子虞几招打得兵器尽数掉落,个个捂着手腕在屋子里呻嚎。

司马靖冷冷地看了可姜一眼:“可姜,管好你手下的人。”

可姜看着司马靖的冷眼,没有半分畏惧,反而在看向单云溪的时候,她破天荒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圣女有命,岂敢不从。”

众目睽睽之下,就见可姜从主位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单云溪的身边,然后在她惊愕的眼神中福身下跪。

“前风司命使可姜,谨听圣女教诲。”

那群在地上哀嚎乱叫的司州兵士见状,也尽数朝单云溪跪了下来。

“谨听圣女教诲!”

单云溪看着这跪了一地的人,还有直直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如谪仙般的可姜圣女,眨巴眨巴了眼睛,指了指自己。

“你这……不会是在说我吧?”

这都是个什么事啊!

她不过是跟着司马靖来混混战场,在战场上救病治人就已经够累的了,现在还说她是什么司州圣女?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不可能是你们那个什么圣女。”单云溪摇着手,满脸都写着不相信。

开什么玩笑,她压根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是什么圣女?而且还是司州的圣女,这绝对不可能。

司马靖皱着眉,看向可姜的眼神中有些不喜与不耐。

“可姜大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大魏的王妃居然是你司州的圣女,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啊。”戚孝义同样的脸色难看,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说,那很有可能就是通敌叛国!

可姜看了一眼单云溪脸上颇有些为难的表情,恭敬地点头告罪,站了起来。

“天神对这一切早有预示,您手中的铜镜便是圣女的最好象征。那是天神之物,只有圣女才能拥有。”

铜镜?

单云溪看了司马靖一眼,两人都想起了当时在九窟洞掉下密道的时候,单云溪确实在圣殿中拿出了一块铜镜。

她当时还以为这东西能卖多少钱呢,后来一看只是面旧铜镜而已。镜面擦了许多遍也照不清楚,看起来也没什么用,单云溪就随手把它丢在一边没管了。

要是这真是什么天神之物的话,那不是贼值钱么!

仿佛是看出了单云溪的心思,司马靖在她开口之前便按下了她的话说道:“照你所言,铜镜便是圣女的象征。”

可姜的视线终于从单云溪的身上离开了,她走回了位置上,点了点头。

司马靖回头看了单云溪一眼:“铜镜只是我们偶然所得,若是司州圣女之物,我们自当归还。”

“哎,司马靖……”单云溪一听就急了,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怎么能白白还回去!想当初他们还吃了那么大的苦头,她的脚都崴了,拼死拿出的也就这一面铜镜而已!

她拉着司马靖的衣袖,使劲地朝他使眼色,可他却偏偏这个时候看也没看单云溪一眼。

可姜看他二人的小动作,不由低头一笑。

这一笑,整个屋子都顿时为之一新,仿佛偶然间因这笑容平白生出花儿来,点缀了一室的美与柔和。

“圣女大人,镇南王,你们先别着急。这铜镜与圣女的来历有关,日后必将是你二人重要之物,一定要好好保管才行,切不可遗失。”

单云溪一愣,与她的来历有关!

她脸上的嬉闹神色一扫而尽,取之而来的全是认真:“你说的是真的?它可以帮我回去?”

场间众人都不明白单云溪的意思,唯独可姜,点了点头道:“或有可能。”

单云溪深吸了口气,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还没有去寻,这回去的方法便直接送到了她的手上!

只是这铜镜究竟如何使用,如何送她回去,这还需要好好研究。

司马靖看着单云溪沉思专注的样子,不由皱了皱眉头。

之后可姜没有再继续将这个话深入下去,单云溪也没有再多问下去。大魏与百花峰两方商量好了投降细节,还有一些后续事情,已经是近午时。

可姜让人安排众人在百花峰寨中住下,单云溪被安排在了寨中最好的地方,自从可姜在屋中说过单云溪是圣女之后,司州的兵士对她都十分恭敬。

晚上,单云溪推开了屋子里的窗,看向空中的一轮明月。

弯月如钩,银辉皎洁,也不知道在单云溪的那个世界,今夜的月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明亮。

“你在做什么?”冷不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单云溪一跳。

她回头看去,是司马靖。

“你怎么走路都没声的啊,吓死我了。”单云溪拍了拍胸口,看了眼他身后的门,语气颇有些责怪“你进来怎么没敲门啊。”

“敲了,你没听见。”

他抬头去看窗外,看见那一轮明月的时候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原来她是在看这个。

“你真敲了?”单云溪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去将门关上,“说吧,来找我做什么?”

司马靖略微顿了顿,点墨的眸子看着单云溪,许久没有说话。

“做什么?别这样看着我,有什么赶紧说。”她上上下下打量着司马靖,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他向来也不是个支支吾吾的人啊,今天这突然是怎么了。

难不成他压根没事?那他过来找她做什么?

单云溪认真地思考着,她最近好像也没做过什么会惹他生气的事吧……

“你白日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啊?”单云溪回过神来,“你说铜镜那个?”

司马靖没说话,但他的眼神却说明了就是这件事,为何她会说铜镜能帮她回去?她要回哪儿去?回到单家去还是什么其他的地方?

他心头的疑问确实很深,但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用一双深沉的眸子看着单云溪。

“那个啊……”单云溪叹了口气,手扶在窗栏上抠了抠,“我之前跟你说,我不是单云溪,你还记得么?”

司马靖点了点头,他记得很清楚,她是指她所患之病。

单云溪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这件事说出来,司马靖到底会不会相信她。可她也知道,这世界上若说还有个人能相信她这胡言乱语一般的话,那便只有司马靖了。

不知为何,她心中对司马靖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或许是他多次出手相救,或许是他从不过问她的来历,也或许是她看见司马靖的眼神时就明白,他不会害她。

也许跟司马靖说了之后他就相信了呢?即使他真的不明白单云溪的话,也不相信她所说的,她也知道司马靖不会将她所说的告诉其他人,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司马靖,我跟你说实话吧。”单云溪下定决心,看向司马靖,“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只是占用了单云溪的身体。”

司马靖的眼神紧了紧:“你这是何意?”

单云溪无力地叹了口气,在屋中走来走去,“哎呀,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是我真的不是单家的二小姐,你应该也见过她了呀?我们交换性格过后,那个温柔的大家闺秀才是真正的单家二小姐你懂么?”

她站在司马靖面前,却觉得他的神情陌生得紧。

“你是说,本王娶错了人?”司马靖逼近单云溪,他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冷,直至将单云溪逼到角落,“单云溪,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