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金玉良缘之萧王妃顾锦钰墨言寒章节阅读

金玉良缘之萧王妃》是一本重生类型的古言小说,主人公是顾锦钰墨言寒。顾锦钰曾经踩着亲人的尸体,将心爱的墨梓轩送上皇位。可却等到废后的昭告,打入冷宫十一载。重生,顾锦钰还是那个顾府嫡女,前世错爱,今世再也不信爱情!守护该守护的,报复改报复的!

金玉良缘之萧王妃章节阅读

顾锦钰扭过脸去:“你想我不会白天过来吗,大晚上的男女授受不亲,传出去我名声还要不要了。”

墨言寒笑意加深:“现在谁人不知你是我的王妃,我看有谁敢和我抢人!”

“哼,反正我说不过你。”

顾锦钰觉得墨言寒就是个无赖,人无赖说话更无赖,她懒得和他辩论。

墨言寒却只以为她是默认了,心中像是打翻了蜜坛。

“阿锦,我刚回来便听说你被欺负了。”

顾锦钰这才看向他:“无碍,只是些小事,若非她们先让我抓到把柄,那几个铺子也不会收的这般顺利。”

墨言寒眉一挑:“我给你的聘礼中也有很多铺子,阿锦若是要用从里面选一个就是,保准比你收回来的那几个好。”

顾锦钰摇摇头:“这不一样,那几个铺子是苏青蓉用我母亲的嫁妆换来的,纵使我自己用不到,也不会便宜给她。”

墨言寒点点头:“这倒是真的,是否需要我帮阿锦把其他的嫁妆都要回来了?”

他记得,顾宏深只是给了个借条,实物还没给。

顾锦钰不甚在意的说道:“九皇子适合上阵杀敌,杀鸡焉用牛刀,这等小事放着我来就好。”

墨言寒一脸赞同:“阿锦说的是,我主外,阿锦主内,当真是天作之合。”

顾锦钰一个白眼翻过去,他可真是会曲解她的意思!

“这几日闷坏了吧?明日带你出去逛逛如何?”墨言寒问。

“好啊!”

顾锦钰爽快同意了,她还真有点怀念热闹的街市了。

尽管墨言寒很想留下来,可顾锦钰还是毫不留情的把人赶走了。

第二日顾锦钰先去看了母亲,见她身子康复很快脸色已经红润起来,便朝着阿薰道:“你留在府中照顾好母亲,若是有事立刻让九皇子的侍卫去通知我。”

阿薰一脸坚定的保证道:“小姐尽管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夫人的,您尽管安心的和九皇子玩耍去吧!”

苏卿颜一旁宠溺的笑,顾锦钰都快要不好意思了。

墨言寒光明正大的来相府接人,众人出来行了礼,便见到顾锦钰在墨言寒的搀扶下上了马车,身后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眼神被顾锦钰自动忽略了。

顾锦钰时不时撩开车帘朝外面看去,即便是很普通的小商贩,看在她眼中也无限感慨。

幽闭十一年,再出来看什么都觉新鲜。

回过头,却对上一脸委屈模样的墨言寒。

“你,你怎么了?”顾锦钰问道。

实在是这眼神来的太诡异,仿佛顾锦钰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般。

“阿锦你看窗外的商贩都不看我,难道我那么丑吗?”

说着墨言寒还摸了摸脸,顾锦钰一阵汗颜。

“你最美了。”顾锦钰违心的夸着。

“阿锦,男人是不能用美来形容的。”

墨言寒板着脸认真的看着顾锦钰道,却成功把顾锦钰给逗笑了。

此时马车却是突然停下,顾锦钰一时没控制住身子,直接朝着一旁栽去,被墨言寒眼疾手快的接住。

“怎么回事。”墨言寒朝着外面驾驶马车的石头问去。

“启禀王爷,有人倒在地上了。”

“下去看看吧。”顾锦钰朝着墨言寒说道,随即便率先下了马车。

墨言寒看着顾锦钰灵活的身手,心中感叹真是一点都不给他搀扶的机会啊。

等墨言寒一脸哀怨的下了马车,看到顾锦钰正凑在一个白衣女子身边细细打量着的时候,脸色一黑。

这种戏码他真的见太过了,若不是碍于阿锦在这里,早让石头一棍子打飞了。

“阿寒,你过来看看。”

一声“阿寒”让墨言寒心中的阴霾顿时全消。

“她应该是被人追杀的过程中了毒。”顾锦钰指着女子发紫的嘴唇说道。

墨言寒挑眉:“阿锦可能看出来是什么毒?”

顾锦钰摇摇头:“不能,送她去就近的医馆吧。”

“阿锦就是善良。”

墨言寒立刻夸赞道。

顾锦钰:……

她只是觉得这个女的有些熟悉,对她的身份有所猜测好么。

百草堂。

“大夫,她可还有的救?”顾锦钰问向皱眉的大夫。

“能救,只是……”

“大夫尽管说。”

“需要的药材十分珍贵,其中更是要百年人参……”

不等大夫说完,顾锦钰指向墨言寒,一脸的豪气:“钱不是问题,找他要,他有的是钱。”

一旁面无表情的墨言寒:……

顾锦钰一边看着大夫施针,一边回忆着之前韩生和她说的那些,认真学习着。

“好了,毒老夫已经清理干净了,这几日需要好好照顾着,另外还有几副药要开给你们。”

石头认命的跟着大夫去取药,墨言寒趁机凑到顾锦钰身边:“阿锦,这个女儿什么来头?”

顾锦钰挑眉“我就不能单纯的好心救个人?”

墨言寒摇摇头:“若是普通女子阿锦救人说的过去,不过这女子么……”

被顾锦钰一瞪,墨言寒也不敢拿腔,接着道:“布料、朱钗、均非普通人,而这解读所用材料便要百两,普通人又值得下如此成本?”

顾锦钰眼中带了分赞赏:“看来九皇子还是很聪明的嘛。”

不等墨言寒自夸,顾锦钰便道:“那就回府吧。”

等两人的马车从医馆离去后,一侧的巷子又有一辆马车跟出来。

顾星河问身边的丫鬟:“我怎么看着刚才那顾锦钰是带了个女的进去了?”

丫鬟点点头:“奴婢看着也是个女的。”

“她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都不怕是来勾引九皇子的?”

顾星河皱眉思索,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不简单。

暖玉阁。

白衣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入眼便是一色淡紫装饰,她眉头皱起:“这是什么地方。”

一旁看医书的顾锦钰头都没抬:“你醒了啊。”

“是你救了我?”白衣女子问。

顾锦钰这才看向她,摇了摇手中的医书:“玉蝎毒,西边的,看来对你出手的人,很恨你嘛。”

白衣女子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既知是玉蝎毒,为何还要救我,你有什么目的!”

“我说,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这么凶,真的合适吗?”顾锦钰一脸不满的看向她。

白衣女子一脸警惕的和顾锦钰对视着,却见顾锦钰十分坦然,她不由得怀疑起来,莫非这人真的只是好心救自己?

“别猜了,我救你的原因很简单,你会武,我身边需要有人保护,把你救活,便算是对你有救命之恩,我也不会要求你护我一世,只是这阵子,还要劳烦你。”

顾锦钰看向白衣女子道。

“你叫什么?”

不等白衣女子说些什么,顾锦钰又问。

“白若瑄。”

顾锦钰点点头:“我是顾锦钰,相府三小姐,当然,不受爹爹宠爱,还有个随时想弄死我们母女的二姨娘和四妹妹。”

“如今我母亲还在病床上躺着,身边离不开人,若非九皇子安排了一些侍卫护着,还不定会遭遇什么。”

见顾锦钰噼里啪啦和她说了这么多,白若瑄疑惑道:“你就这么信得过我?连我的身份都不问问就把你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顾锦钰笑看向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看你面向就知道你是个值得信任的。”

白若瑄觉得她在胡扯,却没有证据,偏她话还说的让她无法反驳。

“好啦,那现在你愿意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吗?”

顾锦钰一副好姐妹交换秘密的模样看着她。

白若瑄嘴角微抽,这相府三小姐怎么如此自来熟。

她说要告诉她了吗!

“我的身份,你最好还是不知道的好,省得给你带来麻烦。”白若瑄沉吟道。

“好吧,那就不说,你武功是不是很高,以后教教我吧。”

现在她才十二岁,虽说学武有些晚了,但总比不会的强,她可不想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更何况,她还有很多重要的人需要守护。

白若瑄带着审视的目光在顾锦钰身上来回打量,顾锦钰被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试探性问道:“怎么了,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白若瑄没回答她,直接伸手摸了上来,顾锦钰浑身一僵,随后才放松下来。

前世的经历让她对陌生人的触碰十分警惕,可想到对方的身份,顾锦钰觉得自己当真是太谨慎小心了。

“嗯,根基倒是还可以,就是太瘦了点。”

顾锦钰顿时有种猪肉摊被挑捡的感觉,而她就是那案板上的猪肉……

“好,我以后多吃点。”

顾锦钰面上硬挤出一抹笑。

“小姐!小姐!您快去看看吧,二姨娘带着四小姐朝着要去看夫人,身边还跟着一群小丫鬟。”

阿薰急切的声音还未开门便传了过来。

顾锦钰浑身气势一冷,白若瑄有些诧异的看她一眼,却也没多说什么。

“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看看。”

顾锦钰叮嘱了她一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刚打开们,就见到阿薰一张放大的脸,差点就要撞到顾锦钰身上,还好被她拉住。

“走吧,我倒要看看这母女俩这是要唱什么戏。”

顾锦钰嘴角勾着冷笑,率先走去,阿薰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苏卿颜门外,两个侍卫把刀一叉,苏青蓉和顾星河被拦在外面,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这是我亲姐姐,她生病了我去看看她怎么了,这可是相府!”

苏青蓉摆出气势朝着侍卫吼道,侍卫一脸冷漠,话都不回一句。

顾星河见到娘亲被无视了个彻底,哪里能忍:“就算你们是九皇子的人,可也没有阻止我们看主母的权力!”

“我娘亲手上有重要的账簿给母亲看,若是耽误了相府的大事,你们担得起吗!”

眼看着侍卫们依旧不为所动,顾星河还打算接着威胁,就听到一道让她极其讨厌的声音响起:“上次跟你说的话看来你是没记住了,堂堂相府四小姐当真是一点礼仪都不懂,二姨娘便是二姨娘,有什么资格称娘亲?”

见顾锦钰来了,两个侍卫立刻放下刀行礼:“见过三小姐。”

“嗯,你们做的很好。”

顾锦钰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却成功的让苏青蓉和顾星河黑了脸。

刚才她们俩在这里说了一堆,这俩侍卫连个屁都没放一下,现在对顾锦钰却这么客气,俨然一副她是他们主子的样子,这让二人觉得十分没面子,尤其是在她顾锦钰面前。

“三姐姐真是好大的谱,现在爹爹可还活着呢,这相府可还轮不到三姐姐说了算呢。”

顾星河努力按捺住自己脾气,尽量看起来温和的嘲讽道。

“相府这么大,我哪儿管得了,不过这暖玉阁,我还是能做得了主的。”

“二姨娘和四妹妹不请自来,还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怎么,当我这嫡女是摆设啊?”

顾锦钰知道她们最在意嫡庶,偏抓着这点反复强调,果然就见到那顾星河脸色更加不好了。

“姐姐身子不好,身边怎么缺的了伺候的人,这些都是今年新入府的丫鬟,我挑了些机灵心细的特意给姐姐送来了。”

苏青蓉朝着顾锦钰说道,面上还作出一副很为苏卿颜担心的样子。

“二姨娘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这暖玉阁还不至于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顾锦钰一口回绝。

苏青蓉似是料到顾锦钰会拒绝,接着说道:“送人来照顾姐姐,也是你父亲的意思,我也不过是听你父亲的话来送人的,若是三小姐不同意,还是自己去同你父亲说吧。”

“我也只是二姨娘罢了,若是就这样带着人回去,老爷定是要责罚的。”

顾锦钰也看向她:“既是父亲的主意,那便让父亲亲自来吧。”

闻言苏青蓉愣了,她虽惊讶于顾锦钰对她二人态度的转变,可事后想想也能明白,定是她那阵子的表现让她看出来了。

可顾宏深到底是她的父亲,她怎么也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以前的顾锦钰可是最在乎她父亲看法的。

“这么点事三姐姐就要劳烦父亲,未免也太不懂事了吧,父亲身居要位,每天都很忙,作为父亲的女儿合该多为父亲解忧才是。”

顾星河一脸大义凛然的看着顾锦钰。

顾锦钰眼中带着浓浓的嘲讽,顾星河还真是喜欢来这一套啊。

说什么做什么都要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仿佛凡是违背她的人都是异类,是十恶不做的坏人。

前世就是凭借着这特质,让多少男人为她所用啊。

“内宅安定,才为解忧,可宠妾灭妻,最易导致家宅不宁,若是四妹妹和二姨娘真是为父亲着想,还是从这方面下功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