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姬珑玥独孤晟小说(穿越) 鬼医袅后全文在线阅读

姬珑玥独孤晟是古代言情穿越小说鬼医袅后里的人物,全文讲述的是姬珑玥在二十一世纪是一名医学高手,可惜年纪轻轻便因为车祸去世了。老天待她不薄,让她重生在了古代的学士庶女姬珑玥身上,原主被妹妹推下莲花池而死,挺惨的,姬珑玥决定代替原主照顾好她的母亲,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无法得逞。

姬珑玥独孤晟小说鬼医袅后精彩章节导读

厉铖端着药走进来,看向独孤晟说:“王爷,该喝药了。”

独孤晟看了看药碗,想到姬珑玥。

他已经好些天没有看到她了,之前她都会天天来给他施针的,自那天从逍遥城回来,她便一直没有来过。

起初,他以为许是自己对她下手重,伤了她,可这些天过去,她依然没有来,他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伤得她太重了。

他端起药碗,喝下,他微微凝眉,说:“这药比之前的苦了许多,是换药了吗?”

“药还是之前的药,就是,少了甜叶。之前,姬小姐见王爷嫌药苦,药熬好后,都会放一片甜叶的,这几天,她都没在放了。”厉铖说。

独孤晟淡淡一笑,说:“她是在与本王记仇呢。”

厉铖看了看独孤晟,眸间现一丝伤感。

现在的她,每天除了要给王爷戚小姐熬药,还要照顾黑妞,香凝周雨竹她们,她哪里还有心思给您放甜叶。

“她的伤,好些了吗?”独孤晟问。

“王爷若是担心,那便去冷月阁看看吧。”厉铖说。

独孤晟抬眸看了看沉着脸的厉铖,说:“不过一个医师,也配本王亲自去探望。”

厉铖心中怨怼翻涌,他说:“王爷,若是姬小姐要死了,你可会关心?”

“哼,不过是受了点小伤,就要死要活的,她这是又来要挟本王吗?这就是她一贯的伎俩。”独孤晟冷声说。

“王爷!”

“闭嘴,滚出去。”

厉铖极力隐忍着,拿起药碗,转身走出去。

独孤晟看着离去的厉铖,想到他的话“若姬小姐要死了”,他心头莫名的烦躁。

最近,他真的很反常,总是心烦意乱,容易发怒,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无法驾驭感觉。

他拿起毛笔在宣纸上书写着,心思烦乱的他看着自己的字写得很是潦草,他气愤的扔掉笔,站起走向内寝躺在床榻上睡觉。

鬼青子来到麒麟殿,悄悄摸进厉铖的房间。

这几日,他一直在冷月阁外转悠,自上次他下毒,厉铖给冷月阁调了几个侍卫,不分昼夜的守护着,他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他便把主意打在厉铖的身上,从姬珑玥进了晟亲王府,他便感觉厉铖对姬珑玥过于关心,那他便就此做些文章。

他很快从厉铖的房间里出来,然后隐向于假山后观望着。

没一会儿,厉铖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会儿王爷正在小憩,他也回自己的房间眯一会儿。

他脱去外衣躺下来,闭上眼睛。困意袭来,他却感觉有些头疼,他翻了身继续睡,可是头越来越疼,疼得他有心烦意乱,无法入眠,他起身抚着头去拿药,却发现没有止痛的药。

他穿上外袍,走出房间,头疼得越来越厉害,他便向冷月阁走去,想着去跟姬珑玥拿些药。

他刚走出廷院,鬼青子从假山后出来,邪佞一笑,转身从另一则离开。

他急急回到玉芙殿,等得正焦急的戚子娴见他回来,说:“怎么样,可得手了?”

“嗯,你快去请亲王吧。”鬼青子说。

“好,我这就去。”戚子娴欣喜的笑着,快步向殿外走去。

她来到麒麟殿,直接走进寝殿中,看到独孤晟躺在床榻上。

“晟,你睡了吗?”戚子娴柔声叫着。

正闭着眼睛胡思乱想的独孤晟听到声音,他睁开眼睛看到戚子娴,他淡淡一笑,说:“子娴,你不是有睡午觉的习惯吗?怎么跑到本王这来了。”

戚子娴娇羞一笑,说:“晟,连有几天我们就大婚了,我,我这些在兴奋的睡不着呢?”

“你若睡不好,心疾会发作的,你要好好休息才是。”独孤晟温柔的说。

“若是以前,我一晚睡不好,第二天准会犯心疾。

可这些天虽然没有睡好,心疾却没有犯,这可都是姬医师的功劳,她帮我把身子调整的很好,不光没有犯心疾,我还吃得香,睡得好呢。”戚子娴笑说。

“是吗,那可极好的。”独孤晟说,他脸上的笑容有些黯然。

“对了,这些天姬医师都没有来给我施针,我问厉铖,厉铖说她病了,我想着,去看看她,你陪我一同去,好吗?”戚子娴说。

独孤晟眸色一闪,有一丝激动,他嘴上却说:“只是一点小病而已,没什么大事。”

“哎哟,晟,姬医师不光医术高明,她也是我见过最有责任心的医师,我很是钦佩,现在她病了,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我想去看看她,你就陪我一同去吧,好不好,好不好嘛?”戚子娴嘟着嘴,一脸娇俏可人的模样。

“好,好,本王这就是陪你去,行了吧。”独孤晟说着下了床。

“晟,你真好,我侍候你更衣……”

独孤晟看着跑去为他拿衣袍的戚子娴,他轻轻一叹梦幻的重瞳闪过一丝愉悦。

厉铖来到冷月阁,一头载倒在地上。

“香凝吗?”姬珑玥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厉铖趴在地上。

“厉铖!”她惊讶的唤了声,忙上前去扶他。

“你这是怎么了。”

她说着,见厉铖神情痛苦,脸色暴红。

她感觉有些他有些不对颈,同时,一股异香钻进她的鼻子,她立时感觉有些头昏脑涨,神志有些飘乎。

姬珑玥定了定心神,闻着那香味是从厉铖的身上传来的。

而那异香……,熟知草药的她辨识出,那是以蔓陀罗精练而成的香精,只要滴一点在衣服上,闻者都会失去理智。

“呃……”

厉铖一声痛苦的低吼声,双手抓住姬珑玥。

“厉铖,你清醒些,厉铖,不要……啊……”

厉铖将姬珑玥推向地上,姬珑玥惶然的推拒着他,厉铖的力气太大,根本使不上力气。

“厉铖……你醒醒……”

这时,院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随之传来话语声。

“晟,你走快些啊,你怎么站下了……”

戚子娴看向停下脚步的独孤晟,她嫣然巧笑,走过去牵住他的手,说:“说好陪我的,你不许反悔啊。”

独孤晟瞟了眼戚子娴,说:“只是一点小病,何需要你我二人亲来看望她。”

戚子娴挽着他的手臂,柔声说:“晟,别这么说,姬医师为我二人医病,她可说是我二人的救命恩人呢。

她病了,许就是因我们累病的,我们怎可无动于衷呢。”

独孤晟抬眸看了看冷月阁,这些天不见她,他是很担心她的,可是,来到冷月阁他又不想进去了,突然感觉有些怕面对她。

“好了,你就别拿你的王爷架子了,都到这了,你笑笑嘛,我们进去看看姬医师。”

戚子娴说着,拉着他走进冷月阁。

“咦,这冷月阁好清静啊,是没人吗?姬医师,……,我与晟来看你了……”

戚子娴看着安静清冷的院子,轻唤了几声。

她看着紧闭的房门,眸色晶亮,快步走上前。

“啊啊,嗯,……啊……”

听到里面的声音,她的嘴角扬起得意的笑靥。

她却是装成一脸懵然的回头看向独孤晟,说:“这,这……房间里,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独孤晟闻言几步走过去,果然听到由房间里传出男人的声音

他一脚踹开房门冲进去,看到姬珑玥正抱着一个男人。

“姬珑玥,你这个贱人……”

他冲过去,一把抓住那男人一拳打过去,然后扯住姬珑玥扬手狠狠一巴掌打向她。

“啪”

一声极为响亮的耳光打在姬珑玥的脸上,姬珑玥被打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晟,不要打,不要……”戚子娴慌乱的叫着,美眸中却带着阴鸷的笑意。

“姬珑玥,你竟敢当着本王的面偷人,本王定将你们这对狗男女,千刀万剐。”

独孤晟暴怒狂吼着,冲向地上痛苦呻-吟的男人,抬脚就要踹下去。

“独孤晟,你最好看清他是谁……”

姬珑玥艰难爬起,高声大喊。

此时,独孤晟看清了蜷缩着身体的男子,竟是厉铖。

他一把拎起厉铖,旋即看到他的身上被扎满了银针。

“厉铖?你们……,在干什么?”

独孤晟瞪向姬珑玥,他恢复了些许理智。

可是,他刚听到的男人的声音,让他心中还在怀疑着,自己最信任的手下与姬珑玥,他们做了背叛他的事。

戚子娴见厉铖在犹豫,她说:“姬医师,你,与厉铖,你们……,这样光天化日紧闭着房门,共处一室,这很是不妥啊。

我们进门看你们抱在一起……,你们……,莫不是你们有情,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晟是会成全你们的,你们不必这样……”

戚子娴的话果然让独孤晟心中的疑惑在疯长,他恶狠狠的瞪向姬珑玥。

“王爷,您,怎么来了?”

香凝端着药篓,从内室中走出来,惊讶的看着独孤晟。

当她见到瘫坐在地上的姬珑玥,她立刻跑过去扶起姬珑玥,说:“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香凝,你一直都在房间里?”独孤晟瞪着香凝部。

“是啊,我一直在啊,哦,刚厉将军来到冷月阁,说不舒服让小姐给看看,小姐说厉将军犯了头疯,便给厉将军施针,让我去备药……,我才备了药回来,这怎么,小姐,你怎么吐血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香凝说着,用衣袖给姬珑玥擦着嘴边的血,惶然的眸子里滴落颗颗泪珠。

戚子娴狠狠瞪着香凝,这么好可除掉姬珑玥的机会,却是被香凝的出现全毁了,她的心中气愤之极,真想冲上去杀了香凝。

“厉铖,犯头疯,他怎么会有头疯病,莫不是你们联合欺骗本王……”

刚他踹开房门,看到她与厉铖紧紧抱在一起,那画面对他的刺激太大,强烈的怒火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可是,他看着闭着双眸,脸色苍白,神情痛苦的姬珑玥,他的心紧紧的揪痛着。

自己真的错怪了她,也错怪了最为忠心的厉铖吗?

脑子一片混乱,头疼欲裂,他发现自己竟没了判断是非的能力,更不知如何面对姬珑玥。

“晟,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很难受啊……”

戚子娴扶着独孤晟,说:“晟,你何必追究呢,厉铖是你最忠心的部下,他也是有感情的,若厉铖与姬医师真心真相爱,那你便成全他们吧,反正,一年后,姬医师便是要离开的。”

独孤晟看向姬珑玥,怒火中烧的眸中泛着忧伤,说:“姬珑玥,你不是与李猛有意吗?现在又来招惹厉铖,你到底是有多贱。”

姬珑玥睁开双眸,看向独孤晟冷然一笑。

她紧握香凝的手,说:“香凝,扶我起来。”

“是,小姐。”香凝用娇小的身子撑着姬珑玥。

独孤晟看着她,被香凝扶着慢慢走向厉铖。

她刚刚看他那一眼,让他犹如落入冰窟般的冰冷,似乎,还有一丝绝望,让他有些恐惶。

姬珑玥蹲下来,看了看已口吐白沫的厉铖,与香凝说:“把他的身体扶正。”

“是。”香凝应声,很是艰难的将厉铖的身子摆正。

姬珑玥伸出颤抖的手拔去厉铖身上的银针,再重新一针针的刺在他的身上,最后,以一银金针刺进厉铖的百会穴上,她似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坐在地上。

“香凝,将药粉调好,喂给他。”

“是,小姐。”香凝点头,先是扶着姬珑玥起来,坐在椅子上,然后便去调试药粉,将药一点点的喂给厉铖。

独孤晟看着垂眸不语的姬珑玥,她的冰冷,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姬珑玥,你敢无视本王……”

“滚!”

“姬珑玥,你在说什么,你竟敢让本王……”

“给我滚出去!”

姬珑玥睁开眼瞪着独孤晟,美眸充满极致愤怒,豪不畏惧的看着他。

戚子娴上前,一脸娇怒的看着姬珑玥说:“姬医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晟说话,今天之事,你与厉铖不清不楚的,不管怎么说你已是晟亲王妃,你若与别的男子有染,这损的是晟的脸面,你若真的与厉铖有情,尽可直说,我们可成全你,何必做出这见不得人的羞耻之事。”

啪!

姬珑玥扬手,一记耳朵打在戚子娴的脸上。

戚子娴双眸瞪得大大的,捂着脸惊讶的看着她,:“你,你敢打我……”

“姬珑玥!”

独孤晟一把抓住姬珑玥的衣襟,抬起大手。

姬珑玥昂头迎视着他,眸中的冰冷让独孤晟有些心颤。

“打啊,或者是,杀了我,随你……”

“姬珑玥!”他叫着她的名字,看着她眼中的绝决,他的心更为惶恐。

“独孤晟,这是你第二次,不分青红皂白以你龌龊的想法,侮辱我的人格。

你,马上离开,从此,冷月阁再不许你踏进一步,我,也再不想看到你。”

独孤晟松了手,踉跄的退了两步,梦幻重瞳中盈满忧伤的看着她。

自己真的错了,刚刚,他都对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姬珑玥,你太狂妄了,我与晟好心来看你,你做出不耻之事,却还……”

姬珑玥遽然瞪向戚子娴,那凌厉似刀锋的目光,戚子娴被吓得闭了嘴。

“戚子娴,你记住了,人在做,天在看,所有的一切……终是要还的。”

“你,你说什么,姬珑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戚子娴被戳中心事,激动的冲姬珑玥大喊。

独孤晟倏然转身,快步走出房间。

“哎,晟,晟,你干嘛去,晟……”

戚子娴狠瞪一眼姬珑玥,紧忙追向独孤晟。

众人都随之离开,姬珑玥再也撑不住,瘫倒向地上。

“小姐。”香凝扶住姬珑玥,哭着说:“小姐,您还好吧。”

姬珑玥抬手向自己的后颈,用力拔出一根银针,痛得她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

“快把药给我。”

“是,小姐。”香凝立刻跑开,拿了药汤来递到姬珑玥的嘴边。

姬珑玥捧着药碗,几大口喝下,香凝为她擦着嘴角,哭丧着小脸,心疼不已。

“这个戚小姐,好歹毒的心啊,女子的清白比命还重要,她怎么可以……,还好,我回来的及时,不然,小姐与厉铖将要被当成偷的男女,给活活打死的。”

“不要再说了,扶我进屋去,我好累。”姬珑玥说。

香凝扶她起来,姬珑玥看了看地上的厉铖,说:“一会儿,让侍卫们将他送回麒麟殿去吧。”

“是,小姐。”香凝应声,艰难的扶着她走进里屋。

“哗啦……”

戚子娴手中拿着藤条,发了疯的打砸着,多宝阁中名贵的瓷器与玉件无一幸免,落地成了一片碎片。

鬼青子看着发泄怒火的妹妹,一脸的愧然与无奈。

“这么好的机会,却没能除了姬珑玥,啊啊啊,气死我了……”

她将藤条指向鬼青子,说:“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那个香凝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说这一次一定能除了姬珑玥吗?现在她还好好的在冷月阁中呢。

晟亲眼看到她与厉铖抱在一起,最后却还是放过她了,他终是心软,他终是对她下不去手,他,真的爱上她了,啊呜……,我要怎么办……”

“子娴,别激动啊,小心你的心疾,若是犯了病,我……我没办法,还是得去找姬珑玥,那不是更糟糕。”鬼青子说。

“都是你,都是你,你总是自夸,自己是医术第一人,却连亲妹妹的病都治不好,还让我看尽别人的脸色,连我的男人都要被人抢走了,这都是你的错。”戚子娴大喊着。

她发丝零落,脸色暴红,青筋突起,象极了市井中撒泼的刁妇,全然没有了一丝高贵温婉。

鬼青子闻言,他也泛上怒气,说:“这怎么能全怪在我的身上,还不是你没本事,没能把亲王的心牵牵抓在手上。”

“你,你……咳咳咳……”戚子娴剧烈的咳嗽起来,有丝丝血染在她的衣裙上。

“子娴。”鬼青子慌乱跑过去扶住戚子娴,轻抚着她的背,说:“好了,好了,都怪我,都怪我成吧,你别生气了,你这么折磨自己的,万一有个好歹,岂不是便宜了姬珑玥,你快消消气,消消气啊。”

戚子娴推开他,捂着脸大哭:“晟终是对她动了情,他说过此生只有我一个女人的,他说过,我才是他的妻子的……”

“子娴,你别这样,晟亲王他没有不要你,再过几天你们就大婚了,我听人说,晟亲王广发喜帖,几乎把全朝文武都请来了,就是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可见晟亲王的心还是在你的身上的,再者,亲王不是个忘恩负久之人,即便他对姬珑玥有意,他也不会弃你不管的。”鬼青子说。

“不,我不能让他的心中有别人的存在,我不允许,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鬼青子看着妹妹的痛苦与执拗,无何奈何的摇头。

他扶起戚子娴,柔声说:“子娴,我们还有机会的,我一定会帮你除掉姬珑玥的,别再哭了,再哭下去,你真的要犯心疾了。”

他扶着戚子娴走到床边,将她轻轻的安置倒床榻上,为她盖好被子,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

看着不停抽泣的她,心疼之极:“子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人破坏你的幸福,为此我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再无不惜的。”

“哥,你是这世间,最疼我的人了。”戚子娴抓住他的手,凄然一笑,闭上双眼,苦涩的泪划下脸颊。

竖日,厉铖来到冷月阁,可是大门紧闭,他叫了几次都没有人来开门。

站在门口的侍卫,说:“厉将军,王妃真的说了,以后您再不必过来看她了,还让我们也都别守在这里了。”

厉铖叹息一声,说:“别再叫她王妃了,以后改称姬小姐。她不愿开门就随她吧,但你们不能走,记得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她,有事立刻来通报我。”

“是。”侍卫应声。

厉铖看了看紧闭的大门,转身离开。

他回到麒麟殿,王府总管正拿着婚宴帖子,说:“厉将军,这喜宴帖子已做好了,您看看,若王爷还有何不满意的,我可立刻去改修。”

“好,我拿给王爷看过,再找你。”厉铖接过总管手中的帖子。

他走进书房,独孤晟抬头看向他,问:“身子可好些了,怎么不多休息几天?”

“谢王爷记挂,已大好了,在房间里呆不住,便出来了。这是喜宴帖子,请您过目。”

厉铖说着,将手上的喜帖放在桌案上。

“婚礼一事已交你安排,怎么还拿这些小事,来烦本王?”

“我已将婚礼筹备完毕,但,有些还是要让您亲自过目的。”

“不必,你做事,本王放心。”独孤晟说。

厉铖拿起喜帖,说:“那我便让总管照此安排了。”说罢,他便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你……,刚去冷月阁了?”独孤晟问。

厉铖转过身,深深看了眼独孤晟,说:“王爷的消息还真快。”

“本王没有监督你的意思,其实,本王想……,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成了个家了,若你对姬……”

“王爷。”

厉铖唤了声,低下头沉沉一声叹息,半晌抬头看向独孤晟,说:“王爷,厉铖对姬小姐从无一丝非分之想,昨天,就是我突然头痛,疼痛难忍去找姬小姐给医治,不想被王爷误会……,王爷,恕厉铖多句嘴,如果您对姬小姐无意,她也是个无辜之人,那不如,向皇上请求和离,放她离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