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温情霍庭深大结局(更新) 温情霍庭深倾城时光共相依精彩阅读

温情霍庭深大结局已更新,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叫做倾城时光共相依,又名霍先生你老婆不想公开,主要讲述的是交往多年的男友和同窗闺蜜同时背叛了温情,还被她亲眼看见滚了床单。温情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去酒吧买醉遇到了帝徽总裁霍庭深,还不小心失身于他,外界都说霍庭深手段残忍不好惹,温情这下可惨了,得想办法逃离霍庭深才好。

温情霍庭深倾城时光共相依精彩章节导读

来到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是一度烫伤,有些水肿。

幸亏她这衣服肥,水泼过来的时候缓冲了一下,她又及时揪着用凉水泼了伤口,不然一定会很严重。

医生给她上了点药,又用纱布将伤口缠了一下。

嘱咐过她一些注意事项后,她交完费,就离开了医院。

从急诊外科要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霍庭深急诊大厅的门口跑了进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温情,来到她身边:“你怎么样?”

温情惊讶:“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问你话呢,伤的怎么样?”

温情将手中的缴费单在他眼前晃了晃:“没什么大事儿,医生都给我处理好了。”

“哪个医生给你处理的。”

“急诊外科啊。”

霍庭深走过去,找医生询问了一下温情的情况,确定是一度烫伤,而且确实已经处理好了,这才安心了几分。

他松了口气,走到温情身边,有些不高兴的道:“出事儿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温情努嘴看他:“你又不是医生。”

“可我是你老板。”

她笑:“那敢问老板,我这临时工在工作时间受的伤,能不能算是工伤?报不报销?”

霍庭深看着她,无奈的叹口气,还有心情开玩笑。

刚刚来的时候,吓坏她了。

两人一起出了医院,上了车,她刚要系安全带,就痛呼了一声。

霍庭深看向她:“怎么了?”

“系安全带压的很痛。”

“去后面坐。”

温情下车来到后排,他坐在驾驶座,担心的看了她一眼,恨恨的道:“哪个员工这么不长眼,连个杯子都端不稳,还干什么工作,真是废物。”

“是个老员工,叫苏佩,她已经跟我道歉了,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从后视镜里看向她:“所以呢?你就很大气的说了一声没关系?”

温情看着他的背影想,迟疑了片刻,这才道:“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霍庭深回头看向她,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她是故意的?”

温情笑道:“你是老板,我跟你说这些,会不会像是在打小报告?”

“废话少说,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我们两个人在茶水间倒水,后来同时转身要往外走,我们之间的距离,根本就不可能碰到一起,可是她的咖啡已经泼到我身上来了,我觉得,这不该是不小心造成的。”

霍庭深气愤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喇叭:“被人欺负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给你打电话干嘛?像个小学生告状一样,让家长来帮我把对方吊打一顿吗?再说,你要是不下来,那我多没面子。你要是下来了,那我走后门入职的事情不就都知道了吗,我可不想在这里工作的一个月间,一直被人指指点点。”

“所以,你就打算白白的受了这份委屈?”

温情想了想:“我会弄清楚她针对我的原因,再反击她的。”

“呵,说的倒是好听。”

温情撇嘴:“不信拉倒,反正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霍庭深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温情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你怎么会来到医院的。”

“我给你打电话,是你们科里一个叫杨青的女人接的,她说你手机丢在茶水间了,你人烫伤了,去了医院。”

“可是,我没告诉她我在哪家医院啊?”

“正常人不都是就近就医吗?”

她笑了笑,也是。

霍庭深没有送她回公司,而是将她带回了霍家。

来到霍家大门口,温情死活都不下车,冷着一张脸。

在霍庭深第三次让她下车的时候,她一脸倔强的道:“要么送我去公司,要么送我回家,总之,我是绝对不会住在这里的。”

“你的亲人也在这儿,你能去哪儿。”

温情白他一记:“你以后打算一直抓着这个把柄嘲笑我吗?”

“对,嘲笑你一辈子。”

一辈子……

她看向他,他知道一辈子有多漫长吗?

在她未来的计划中,并没有他。

“我要回公司,不然就送我回家。”

霍庭深回头盯着她。

两个人对峙了足有十分钟,他这才倒车,重新离开了霍家,将她送回了大城家园。

“已经快四点了,今天你就不必再去公司了,好好休息吧。”

“好。”

他把她送回了楼上。

温情进了房间,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听说这衣服很贵?”

“我买的衣服,有地摊货吗?”

“吭,那这衣服我是没法儿还你了,已经被咖啡染的没法儿洗了,如果要索赔,你就去找那个苏佩吧,我没钱。”

霍庭深宠溺的揉了她的头一下,望着她:“好了,别贫嘴了,换了衣服,好好休息吧,我晚上再过来看你。”

他说完就往外走去。

温情忙道:“晚上你不用来看我,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可是霍庭深才不搭理她。

他走后,她才忽然想起来,又把该问的重要事情给忘记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子,温情呀温情,在霍庭深面前,你是不是都不带脑子的?

霍庭深回到办公室后,把林少康叫了进来。

“找个借口,让培训部的杨青来一趟我的办公室,不用声张。”

“好的。”林少康纳闷,这两天,三爷怎么对培训部这么上心。

十分钟后,杨青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里,恭敬道:“霍总,您好,我是杨青。”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上来吗?”

杨青很是紧张,她当然不知道,她实在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能直接见到总裁。

“对不起霍总,我……不太清楚。”

“今天在你们部门发生的临时工被泼咖啡事件,你知道全过程?”

杨青纳闷,霍总怎么会知道这事儿的。

“是。”

“说来听听。”

杨青呼口气,将全过程说了一遍。

霍庭深扬眉道:“所以,你确定,是苏佩泼了温情?”

“我没有亲眼看到,当时茶水间,只有她们两个人。”

“哦?那你觉得,苏佩为什么会泼人咖啡?”

杨青犹豫了片刻:“霍总,我……不太确定。”

“说一下你的分析也可以,我要知道,温情为什么会被欺负。”

听他这么说,杨青一下子就明白了,霍总跟温情是认识的。

杨青道:“这几天,办公室里有人说,于总把自己刚找到的小情人安排进了公司,做临时培训讲师,大家一直都在猜测,这个人是谁。

今天,有人因为温情穿了一件曼丽顿当季新款的裙子,而推测她应该就是于总的情人,苏佩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儿,所以才针对温情的。”

霍庭深挑眉,原来是他买的那件衣服惹的祸:“苏佩为什么要因为这个针对她?”

杨青呼口气:“霍总,其实,苏佩也是于总的情人之一,这件事儿,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办公室里的人都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今天温情受了欺负,大家才会站在苏佩这边,帮助她说温情,大家其实都只是害怕苏佩在背后给自己穿小鞋。”

霍庭深冷声一笑,这于成伟倒是很逍遥吗。

“那你为什么选择帮助温情?”

“因为我知道,温情不是于总的情人。”

“哦?你如何知道的?”

“这次的四个临时培训讲师一来办公室,我就知道谁是于总的情人了,因为上次我逛街的时候,无意间见到过于总给那个姑娘买包,所以我知道,今天温情是无辜躺枪的被欺负了。”

“那你又为什么敢单枪匹马的帮助温情?”

“因为我很不喜欢苏佩。”

“理由。”

“苏佩比我来公司晚,本来我是她的师傅,后来,就因为她作风不好,结果反倒比我爬的快,她借着于总的帮助,处处在办公室里挤兑我,我很不服气。”

霍庭深看着她,看来,这个女人的确可以用,他声音玄寒的道:“好,以后这段时间,温情被任何人欺负,都直接上来跟我汇报,这是换取你成为主管的条件。”

杨青愣了一下,成为主管?

她……升职了?

“是,霍总。”

“找到苏佩在公事上犯错的证据,整她一下,合理的开除她,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联系到温情的身上。”

杨青惊喜,即便知道霍总是要利用她保护温情,她也觉得能开除苏佩,很爽:“是。”

“行了,你下去把温情的手机送上来,这里没你的事儿了。”

杨青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回头问道:“霍总,今天下午,给温情打电话的人是您吗?”

“怎么,下午接电话的时候,你没有看到来电显示?”

杨青尴尬了一下:“来电显示的不是您的名字。”

“显示的什么?”

“地主家的三少爷。”

霍庭深愣了一下,地主家的三少爷?

杨青离开后,霍庭深勾唇轻笑。

想起了之前,在她手机里看到的,‘校长家的傻儿子’这个称呼。

他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女人……

没多会儿,林少康敲门进来,将温情的手机交给了他。

“三爷,这是刚刚那位杨青送上来的,说是您要的。”

他将手机接过,对林少康道:“从今天开始,调查一下于成伟,我要拿他的把柄处理他。”

“好的,三爷。”

他将手机装进口袋里,起身:“我先走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吧。”

“好的。”

霍庭深下楼,开车去温情家。

此刻的温情,正提着菜从菜市场回来。

走到楼门口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了白南诚。

见到她,白南诚快步走了过来,“小情,我对不起你。”

“哥,你看你又来了,我说过了,别说对不起这种话。”

“可是昨天……”

她打断他:“又不是你把他们带去见我的,再说,他们是他们,你是你。”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温情努嘴:“我在忙啊。”

“你这丫头,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我真的以为你生我的气了呢。来,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平复一下我这受伤的心。”

他说着,上前将她拥进了怀里。

她吃痛,喊了一声:“好痛。”

白南诚忙松开她:“怎么了?”

她后退了两步,将菜放下,手轻轻的捂着自己的小腹。

“哥,你太野蛮了,我现在可是病号。”

白南诚心里一紧:“怎么回事?快给我看看。”

温情无语:“好了哥,你别太激动,我就是今天不小心被热水烫了一下,擦过药,用纱布包起来了,不碰的时候没有那么疼。”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是去医院处理的,还是自己胡乱处理的?”

“去医院处理的。”

两人推推扯扯之间,霍庭深的车已经开了进来。

他下车,走向两人。

看到他的那一瞬,白南诚脸色瞬间冷了。

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难道……他之前已经来过了?

霍庭深走到温情身前,像是没看到旁人般对温情道:“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温情点了点头:“嗯。”

白南诚侧身,将温情拉到了自己身后,望向霍庭深。

他竟然知道温情受伤了。

看来,温情并没有听自己的话,还是在跟他往来。

两个男人对视,火光似箭。

温情别提多尴尬了。

她知道,她哥很忌讳霍庭深。

“哥……”

“你先上楼去,”白南诚的声音有些冷。

可是温情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霍庭深勾唇:“白总,你这样命令温老师,不合适吧。”

白南诚冷声一笑:“我怎么跟她说话,是我的事情,与霍三爷无关。”

“她是我看上的女人,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白南诚咬牙,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敌意:“那霍先生只怕要失望了,温情她,不嫁霍家人。”

“这个,恐怕就不是你一个白家人说了算的吧。”

霍庭深邪魅一笑:“她,一定会嫁给我。”

“霍三爷未免太自负了,我虽然是白家人,但温情她一定会听我的,至于原因,霍三爷不是也很清楚吗?”

霍庭深冷笑:“就凭你是他名不正言不顺的哥哥?白南诚,我看自负的人,是你吧。”

“是不是名不正言不顺,可不是霍三爷说了算的。”

霍庭深眼神一凌:“你们白家人锦衣玉食、幸福和乐的时候,她永远都只有一个人。她需要家人的时候,白家人是她的敌人。现在,她不需要家人了,你反倒跳出来,冒充什么好哥哥了是吗?

白南诚,做人不能太卑鄙,我不妨把话给你撂在这里,温情的事情,你这个白家人,说了还真不算。”

白南诚握拳:“不管有没有公布这件事,她身上都是流着白家的血,这一点,毋庸置疑。”

“够了。”温情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她呼口气:“你们两个有完没完?”

她走到霍庭深身前:“霍庭深,我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帮助,但是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初衷不会改变,我的确不会嫁给你。”

她一说完,白南诚挑战似的看着霍庭深勾起讽刺的笑意。

温情愧疚的看了霍庭深一眼,又回身看向白南诚。

“还有你,哥,我承认你是我哥,但这不代表,你的所有话我都会听,你只是我承认的哥哥,可我不会让你改变我的人生。

我恨白家人,所以你再也不要说什么,我身上流着白家人的血这种话了,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我身上流着的白家人的血放干净,哪怕痛死也无所谓。”

她说完,走过去将袋子拎起:“两位,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奉陪了,你们慢慢吵,再见。”

温情直接进了楼栋,上楼去了。

回了家,她将菜扔在了门边,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伸手捂着额头。

怎么偏偏这两个人碰到一起了呢。

刚刚的画面,实在是太吓人了。

真怕他们会打起来啊。

过了五分钟,门口忽然传来了门铃声。

她正晃神,听到这门铃神,莫名的紧张了一下。

她走过去,从猫眼里向外看去。

是霍庭深。

她将门打开,左右看去。

霍庭深走了进来:“别看了,只有我一个人。”

她纳闷:“我哥走了?”

“不然你还希望他跟我一起上来?”

“那你怎么没走。”

霍庭深回身,斜向他:“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温情咬唇:“我……”

霍庭深将她的手机掏出来,递给她:“以后不许再当着外人的面儿拒绝我,尤其对方还是白家人。”

“你要是怕没面子,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刚刚我的话,是真心的。”

他望着温情,一脸淡定的道:“我说过了,咱们来日方长,有些话你说的越多,未来就会越打脸,我怕你到时候会因为丢脸,而想要找老鼠洞。”

她脸微红,这个男人怕不是又要嘲笑她昨晚的事儿了吧。

正想着呢,他却一脸认真的问道:“白南诚在你手机里叫什么?”

温情愣了一下:“啊?”

“我问你,在你的手机里,给白南诚存的什么名字?”

她努嘴:“干嘛问这个。”

“好奇你是不是只给你讨厌的男人起了别称,毕竟,地主家的三少爷这名字,我不是很满意。”

温情咽了咽口水:“你怎么……你刚刚偷看我手机了?”

霍庭深没有做声,而是盯着她的脸看。

温情努了努嘴,道:“有钱的大哥哥。”

霍庭深侧头嗤笑一声。

温情凝眉“你笑什么。”

“这称呼,也没比我的好太多。”

温情尴尬了片刻:“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就早点回去吧。”

“就因为没什么事儿,我才没打算早点回去,毕竟,你现在是病号,我得照顾你。”

“我不需要人照顾。”

“这你可就说了不算了,”他说着,指了指门口地上的菜:“你打算要做饭?”

“不然,要饿死吗?”她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说话带着情绪,听起来很像是吵架。”

“我不高兴,就不能带着情绪吗?”

“可以,”霍庭深平静的望向她:“反正现在是我看上你了,你可以任性,我不会跟你闹别扭。”

温情脸一红,他真的可以这么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话,还脸不红心不跳吗。

这的确是传说中的霍庭深没错吧。

难道,她认识的是个假的霍三爷?

温情懒的理他,走过去拎起菜袋子,往厨房走去。

霍庭深道:“不用特地加菜,我刚刚气了个七分饱,也吃不了太多了。”

她回头瞪他,是谁说的,不会跟她闹别扭的?

说一套做一套,他也当真是……无敌了。

温情去厨房里,简单的做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