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枫南宫倾城楚菲儿一东方禹小说章节阅读

噬天王者回都市》的主要人物有江枫南宫倾城楚菲儿一东方禹,这是一本都市热血小说,又名《龙王殿》,由作者青帝原创。当年,江枫因为南宫家上门女婿的身份,惹来杀身之祸。就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被游历宇宙的噬天魔帝发现,成为了修真界的地下王者。

噬天王者回都市章节阅读

司徒嫣离开审讯室,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克制自己想暴起打人的冲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让人把王朝的监控录像都调取了过来,她要看看录像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廊里,柳诗妍、张琴瑶等人还坐在那里等待审讯,其中一个纨绔已经被叫进别的审讯室了,而暂时还没轮到她们。

看到司徒嫣走过来,柳诗妍第一时间走了上来,急切的喊道:“长官!江大哥是好人!是他把我从简钰的魔掌中解救了出来,你千万不要冤枉他啊!”

“坐下!”后面一个负责看管的行动队员,立刻对着柳诗妍呵斥道。

司徒嫣皱了皱眉,但她脚步没停,也没说什么,监控录像会告诉她想知道的一切。

来到录像室里,司徒嫣利用仅存不多的耐心,打开“京华春梦”包厢的监控,全程浏览里面发生的一切。

当看到简钰威逼利诱不成,要把柳诗妍按在沙发上强暴的时候,司徒嫣的拳头紧紧捏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简钰作为市里名声最为狼藉的花花大少之一,欺男霸女的事情多不胜数,光是那种最卑劣的行为都罄竹难书,单凭监控里这个画面,判他个强奸未遂都绰绰有余。

司徒嫣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当时在场,也会按捺不住怒火去暴打简钰一顿,她又不是没踢爆过别人的卵蛋,对这种色胆包天的行为最是深恶痛绝。

不过,司徒嫣细心的发现,江枫这个人跟她掌握的资料上确实不一样了!

资料上的江枫,是个卑微颓废的南宫家女婿,可监控中江枫,简直换了一个人一样!

那出脚的凌厉程度,用狠、稳、准都不足以形容,司徒嫣把监控调慢了三倍,都看不清江枫的出脚速度。

再加上强子一开始对着江枫的头顶爆砸一个酒瓶,而江枫却毫发无伤,这就更让司徒嫣惊异了,在她看来,江枫如果没有过硬的横练功夫,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难道,这家伙以前都是隐藏实力,故意以弱示人?”

“他颓废窝囊的外表下,居然是个恐怖的存在???”

脑海中估测着这种可能性,司徒嫣越发觉得江枫这个人不简单了,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差点连她都骗了!

“这混蛋,难道就是社会上的‘那类人’?要不是监控拍了下来,我还真不知道他擅长扮猪吃虎!”司徒嫣气呼呼的想着!

身为行动长官的司徒嫣,知道社会上有一类人是武功高手,惯于隐藏,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爆发出来,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但她本人,还从没跟这样的人交过手,她自问接受过特殊训练,更获得过市里的搏击冠军,每天更是不间断的磨练自己,如果跟这样的人交手,会有多少胜算呢?

一时间,她萌生了强烈的想跟江枫过过招的冲动!

……

离开审讯室的时候,司徒嫣脑海中还在胡思乱想着。

“那个混蛋,难怪有恃无恐,他是心里有底气,外加隐藏了身手,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现在看完监控了解了真相,司徒嫣心中已经有数了。

江枫的问题说大也不大,看似是暴力伤人,其实都是有原因的,强子打他在先,而且出手极重,所以可以看作他是正当防卫。

至于简钰,也有威吓江枫的成分,并且强奸未遂,真要是给江枫定一个见义勇为,那也讲得通,而这样一来,江枫不光无罪,还有功!

“敢吃我豆腐是么?你等着,这事儿没完,姑奶奶今晚就要试试你的深浅!”司徒嫣越想越不忿,恼怒的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对面突然又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同事走了过来,直接对着司徒嫣笑道:“嫣儿,刚才头儿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接手你现在手里的案子,你今天明明都下班了,头儿还把你喊回来,太折腾你了,现在你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

“嗯?”司徒嫣始料未及,这同事轻描淡写,就要把江枫的事情揽过去?

“李克,你还是叫我全名比较好,另外这案子现在是我管,为什么要移交给你?”司徒嫣皱眉道。

“可能上面有别的考虑吧?我也不清楚,头儿这么给我打了电话,我就来了,就这么简单。”李克耸了耸肩。

“别的考虑?据我所知,你今晚才应该有别的任务才对,头儿临时给你叫停了,把你转接到我这边来,是因为简鸿升给头儿打了电话吗?”司徒嫣毫不客气的说道。

“司徒嫣,你怎么能这么说!”李克摆出一脸愤慨的表情:“你把我和头儿想成什么人了,估计头儿是怕你累着,不想占用你太多休息的时间才会这样安排,头儿是统筹兼顾,我们当属下的听命而为就是了,你怎么敢质疑头儿的命令?”

“李克,我不是三岁小孩,从我进入南城行动部门开始,简鸿升进入头儿办公室的次数不下十次,不,准确的说,光我看到的就不下十次!是不是因为这案子牵扯到他的儿子简钰,所以简鸿升打招呼重点照顾,然后派你来了?”司徒嫣不忿道。

“哎,你要这么说我就没办法了,如果你对头儿的命令有异议,那你就去跟头儿说,跟我说没用,我只是奉命行事。”李克一看司徒嫣软硬不吃,只好把烫手的山芋丢给了上司。

“我自然会去找他,但我提醒你李克,你是行动部门的一员,你应该清楚自己的职责,我们是为了保护人民、给人民办事,维护社会安定,而不是给某个人办事,更不能容许某些人有干涉我们的特权,我想你清楚我的意思!”

司徒嫣说完,错过李克,径直往前走了。

李克一个人站在原地,脸上表情难看的变幻,却又无可奈何。

……

走廊尽头,司徒嫣拨通了上司的电话:“头儿,我想知道今晚我负责的王朝KTV事件,为什么突然移交给李克了?”

“小嫣啊,我这不是考虑到你最近忙,一直冲在第一线十分辛苦,所以想给你更多休息的时间嘛!像这种小小不然的事情,交给李克完全可以了,你多休息休息,甚至我考虑给你几天的假期,让你好好的养精蓄锐一下。”电话那头笑道。

“小小不然的事情?头儿,你硬要说这么严重的暴力事件是小小不然,我也无话可说,但我想说的是,我会向更高的部门反应这件事,我会理解为你对我的办案方式和办案能力的不相信和不认可!”司徒嫣不卑不亢道。

“司徒嫣,你什么意思?你对我的安排有异议,尽管去反映,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那头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上司挂完电话后,虽然依旧很生气,但也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毕竟,这司徒嫣是行动部门里公然的小辣椒,带刺的玫瑰,身上的刺谁都敢扎,做起事情来很有主见,甚至可以说碰到有违反原则的,那就会六亲不认,把天都捅个窟窿!

思考了良久,这位上司用另外一部手机,拨通了简鸿升的电话:“简总,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派小李去办这件事了,小钰那边怎么样?”

电话那头吵哄哄的,显然简鸿升正在医院里,周遭还有女人的叱责声怒骂声,一片混乱。

事实上,简鸿升今晚在“荣光大酒店”的答谢宴还没举行完,就接到了楚炎的电话,告诉了他儿子简钰出事的消息。

简鸿升听完后我,宛如晴天霹雳!

他第一时间喊上自己的妻子,来到了简钰所在的城南医院,得知儿子因为伤势过重,以后很可能成为废人,再也不能做传宗接代的事情后,他当即暴跳如雷,恨不能提刀杀人!

然后,当他从楚炎口中得知,对他儿子下狠手的竟然是南宫家的那个区区废物女婿时,更是气的肺都要炸了!

但残存的理智,让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听说了江枫被带走的消息,便第一时间给城南行动部门分部的负责人王猛打了电话,告诉他必须严惩伤害儿子的凶手!

“简总,你跟我说的情况都属实吧?真是那个江枫以前跟小钰有过冲突,这次失踪了一个月归来后,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对小钰携隙报复?”

王猛是已经按照简鸿升的要求办了之后,才觉得简鸿升的这要说辞有些站不住脚,他已经后悔之前没核实情况就武断做出决定了。

“当然!难不成,你觉得我儿子一块璞玉,会主动去碰撞南宫家那块茅坑里的石头么?”简鸿升不耐烦的反问,只字不提儿子今晚去南宫家贺寿受辱,甚至自己事后按照儿子的要求,派出阿豪等几名得力手下去对付江枫的事。

说起来,他到现在都不明白,阿豪那几个人为什么都联系不上了,电话也打不通,跟自己玩起了消失。

更有甚者,那个南宫家的废物入赘女婿在阿豪带人亲自出手的情况下,居然还毫发无伤的去了王朝KTV包厢,把儿子踢废了,这让他更疑惑丛生。

简鸿升现在已经派出了另外的人手去全城搜找阿豪他们了,这件事,他必须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就好!我这边有数了,我会尽量按照你的意思办。”王猛挂断电话之后,从书房里站了起来,望着窗外的夜景,躁动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直觉告诉他,今晚的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可他现在已经作出安排了,撤回命令都来不及。

这都是因为王猛自打当上这个负责人以来,平时没少收简鸿升的好处,甚至这套被他用来圈养大学生小三的别墅,都是简鸿升送的。

正所谓拿人手软,对于简鸿升的要求他不好拒绝,也没想过拒绝,却疏忽了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顺利。

“老王,快过来啦,人家都洗白白啦,你不说今晚要让人家知道你的厉害嘛,还等什么,人家等着被你蹂躏呢~~”卧室里,一个娇滴滴软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充满了挑逗的诱惑。

王猛心烦意乱的抽了根烟,狠狠按灭烟头,也只有用那个小尤物来发泄自己的火气了。

“来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蓝瓶,将一颗小蓝药放进嘴里,然后直接朝着卧室走去。

……

城南行动部门分部。

司徒嫣给王猛打完电话后,又来到了审讯室,看到李克已经取代她的位置,大模大样的坐在那里开始审讯了。

司徒嫣毫不避讳李克的目光,很直接的对着江枫说道:“江枫,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来龙去脉,你都一五一十的交代,这里有监控,另外,我的同事也会做好笔录,不是你做的事情你不用认,但,是你做的事情,你一样也不要隐瞒。”

说完,司徒嫣甩门出去了,让牛涛张口结舌,李克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江枫皱了皱眉,心中也有些疑惑:这女人吃错什么药了,怎么感觉她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看到门关上之后,李克冷笑一声,继续对着江枫说道:“江枫,现在继续刚才的问题,你是不是跟简少早有过节,所以找上王朝KTV,对简钰携仇报复?”

“你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那家伙之前找人要废了我,可惜找的人不太给力,被我吓跑了,而我出于礼尚往来,把他要对我做的事情原封不动的还给他,这有什么错么?”江枫笑道。

“一派胡言!”李克冷冷道:“你说简少找人对付过你,你有什么证据?不要妄想把自己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恶人先告状,这很天真!而且你除了简少,不是把强子也打了么?”

“证据的话,回头用你询问我的这幅态度,去问问简钰,他什么都会招了。另外,至于我为什么教训那个强子,我觉得你应该先去看看包厢里的监控录像。”江枫脸色十分平静。

“狡辩是吧?你把简少踢成了废人,他现在大出血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等着动手术,你居然让我去询问简少?你咋不上天呢?”李克有些恼怒。

“看样子,在你代替那位姓司徒的美女长官询问我之前,你心里就早有定论了,那你何必还多此一举?”江枫笑了笑:“直接说吧,你想怎么样?痛快点。”

“你倒是聪明!”李克也不装了,冷笑道:“实话告诉你,简少因为你那一脚再也不能人道了,等于让简家断子绝孙,而等他动完了手术之后,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还不好说,甚至有可能想不开!基于这种情况,你除了恶性暴力伤人,还会间接的导致人命案的发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会让你牢底坐穿,甚至有可能吃枪子!”

“李长官,我不是吓大的。”面对李克的威胁,江枫微笑更浓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给谁当枪,再就是,没有人能在我这里颠倒黑白,不信你可以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