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宠妻请克制温情霍庭深(连载中) 温情霍庭深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宠妻请克制的主角是温情霍庭深,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又名霍先生你老婆不想公开,讲述的是温情是学校公认的校花,是男同学心中的女神,人人都说她男友高默然好运,竟然能打动女神的芳心。温情也以为高默然是个好男友,直到她亲眼看到男友和闺蜜滚在一起,才发现男友早就背叛了她,伤心失望的她只能选择买醉,却不小心招惹上霍庭深。

宠妻请克制温情霍庭深精彩章节导读

杨青刚走到温情身边,苏佩就追了回来。

她来到温情的办公桌前,伸手将桌上的所有文件全都扫到了地上。

温情站起身,一脸怒目的望向苏佩:“你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杨青挡在了温情身前,望向苏佩:“你最好立刻停止胡闹。”

“我胡闹?杨青,你真以为你自己升了个职位,就有资格管我了是吗?我告诉你,这培训部,还不是你说了算,我这就找于总回来。”

她说完,就掏出手机,拨打了于成伟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就哭了起来:“于总,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今天被杨青和临时工联手给欺负了,你这领导,到底管不管啊。好,我就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苏佩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她看向杨青:“做为培训部的主管,你都不问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拉偏架,你摆明了就是看我不顺眼。想赶我走是吧,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今天,我一定要让于总治你一个以公谋私的罪,我倒要看看,这培训部主管的位置,你还坐不坐得住。”

杨青冷眼:“今天,就算于总来了也帮不了你,我不会让你好受的。”

苏佩抱怀,冷笑:“就凭你?那好呀,我就拭目以待,看你能有什么本事,让我不好受。”

杨青走回到自己的桌前,拿起手机走了出去,拨了一个号码:“你好,我是培训部杨青,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领导汇报。”

杨青刚打完电话,于成伟就从外面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他看向杨青,不悦道:“让你做个主管,你一天到晚拉偏架,我看你是一点儿也找不到你自己的位置了是吧,苏佩好好的工作,你总针对她做什么?”

“于总,苏佩有没有好好工作,不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是整个科室的人都知道的,以她的工作能力,您真的以为,她有资格做现在的组长?”

“行了,你又想说什么?就你废话多。”他说完,就走进了办公室。

见到他,苏佩忙来到他身边,哭的梨花带雨。

“于总,我今天中午去食堂吃饭,亲耳听到温情和那个陈梓诺在边吃饭,边说我的坏话,我就上去质问了她们几句,结果,裴乐仁因为喜欢温情,就帮着温情说话,还有这个杨青,她更因为自己是个主管,就欺压我,受欺负的人是我,凭什么她们还要帮恶人欺负我。”

于成伟不悦的看向温情:“怎么又是你。”

温情一脸坦然:“于总,这你可就说委屈我了,刚刚苏佩说的很清楚,食堂里,跟我一起吃饭的,还有陈梓诺。”

于成伟看向陈梓诺:“你说苏佩坏话了?”

陈梓诺忙站起身,摇了摇头:“我没有,是温情发了几句牢骚,我只是在一旁听了听而已。”

温情不屑一笑:“清者自清,陈梓诺到底有没有说什么,苏佩不是也很清楚吗?”

“我不管别的,我就知道,你说我坏话了。”

温情握拳,当时没有人证,没有物证,她还真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于成伟不悦道:“行了,都别说了,温情,自从你来到公司,光惹事儿了,我看你呀,也别干了,一会儿我会给财务部打电话,你去把你的工资结了,从明天开始,不要再来了。”

温情抬眼看向他。

如果就这样被赶走,那她得多丢霍庭深的脸啊。

毕竟,霍庭深是第一次给人开后门。

“我不服气,凭什么是我走?”

杨青也道:“温情又没有做错什么,于总,你不能偏心吧。”

“这个培训部,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于成伟刚说完,门口就想起一道冷魅的声音:“我倒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这公司,是由各个分部门的领导说了算了?”

这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了门口。

霍庭深出现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里一片静悄悄的。

温情看了霍庭深一眼后,迅速将视线移开,又看向杨青。

她猜到杨青是去找霍庭深求助了。

可是没想到,霍庭深会亲自下来。

如果一会儿,他跟自己有任何互动,那以后……是不是全公司里的人都会知道,她是霍庭深送进来的关系户了?

那样,她在这里被指指点点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霍庭深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

也没有错过温情那一脸的慌。

于总见到他,忙走上前:“三爷,您怎么亲自下来了。”

“你说呢?”

见众人都围在温情的桌边。

霍庭深就近走了过去,随手拉过她的椅子坐下。

温情忙后退了几步,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心里也微微有些防备。

于成伟看向苏佩,挤了个眼色:“去,给三爷泡杯茶过来。”

苏佩正要动,霍庭深清冷道:“不必,我可不是来喝茶的。”

他说着,指了指杨青:“就刚刚你跟我汇报的的情况,说说你的看法吧。”

于成伟愣了一下,杨青跟三爷汇报情况?

她这么一个小小的组长,凭什么能跟三爷汇报?难道,他们认识?

周围的人,也都将目光投递到杨青身上。

大家都不知道,原来杨青还有这样的后台。

此刻苏佩也是惊讶不已。

杨青斜了苏佩一眼道:“霍总,温情有没有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我没有听到,毕竟当时我不在场,可是要论起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这事儿,苏佩可是鼻祖级的人物,这个办公室里,谁没有被她当面或者在背后骂过的?”

她看向周围围观的人:“来,在场,没有被苏佩骂过的,举手。”

整个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举手。

苏佩急了:“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们了,你们别以为霍总来了,就可以随便污蔑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认。”

一旁,看热闹的裴乐仁道:“佩姐,你压迫过我们的事儿,不是你不承认就没有发生的,远的不说,就说半个月前,我跟浩哥一起去基地讲课,本来公司给我们派的车送我们过去,结果就因为你说要去西城陪于总吃饭,我们的外派车就被你给霸占了。”

“裴乐仁,你胡说什么呢,”于成伟不悦道:“我什么时候跟苏佩一起去吃饭了。”

“于总,我们是不知道佩姐跟谁吃饭去了,反正当时,她是这样说的。”

于成伟这才没有说什么。

一旁的浩哥也是应声:“没错,我们来回打车四百多块,都没地儿诉苦去。”

倒是苏佩,指着裴乐仁呵斥道:“裴乐仁,你少落井下石,你当这里的人都不知道吗,你是看上了这个临时工,所以才会处处帮她。”

裴乐仁撇嘴:“佩姐,我喜欢谁,是我的事儿,你不能因为我实事求是,就在这里乱戳人吧。”

霍庭深眉心微扬,斜眼看向人群中的裴乐仁。

杨青这时候偷偷的看了霍庭深一眼。

霍庭深收回视线,没有去看他背后心虚的温情。

“你是说,这个女人因私挪用公司的公有资源?”

裴乐仁点头:“是的。

杨青想到什么似的,回到自己的办工作前,打开抽屉,找出一份文件回来交给霍庭深。

“霍总,这是我收集到的,关于苏佩在工作中挪用、占用公司资源的证据。”

霍庭深将文件接过,翻看。

苏佩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求救似的看向于成伟。

可于成伟只是斜了她一眼,对她摇了摇头。

霍庭深冷声一笑,将文件扔给了于成伟:“看看,你手底下的员工干的好事儿,说说吧,这事儿怎么处理。”

于成伟恭敬的接过文件,边看边一阵恼火。

这个杨青,竟然在背后搞了这么多小动作,让他毫无防备。

“霍总,这次的事件,性质的确很恶劣,苏佩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违反了公司的规定,所以,您看,扣她三个月的工资行不行?”

霍庭深眼神一冷,“于成伟,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吧。”

于成伟忙道:“对不起三爷,这事儿是我考虑不周,我立刻给人资资源打电话,让他们给苏佩下解聘通知。”

苏佩脚一软,往后踉跄了一步:“于总……”

于成伟瞪向她:“闭嘴,你给公司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公司,立刻,给我收拾你的铺盖卷,滚出公司。”

苏佩哽咽了两声,瞪了杨青一眼,转身回到座位上,收拾自己的东西。

霍庭深起身,双手抄进口袋里,“苏佩被开除了,至于你于成伟,扣掉三个月的工资,如果你不服气,可以辞职。”

接着,他看向杨青:“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好的,霍总。”

霍庭深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温情一眼。

温情心里松了口气,觉得很踏实。

杨青侧头看向温情,跟她笑了笑,这才跟着霍庭深离开。

他们一走,整个办公室里谣言四起。

大家都说,苏佩得罪了杨青,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而温情好像也忽然间明白,霍庭深为什么会提拔杨青了。

毕竟,这样一来,他不光替自己出了气,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认识的事情。

霍庭深是真精呀。

于成伟气愤的跺了跺脚,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苏佩将东西收拾完,进了于成伟办公室。

没多会儿,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于成伟骂苏佩是个‘丧门星’,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半分钟后,苏佩哭着出来,回到自己座位上,搬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办公室。

温情迟疑了片刻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她来到电梯门口的时候,苏佩刚进电梯。

她快步跑进电梯。

苏佩倔强的擦了擦眼泪,瞪向她:“你又想干什么?”

电梯门关上,温情按下了1楼。

“我就说两点,第一,你针对错人了,于成伟的另一个情人不是我,是陈梓诺。第二,今天在餐厅里,我的确连一个你的不字都没有说过,你仔细回忆一下,今天中午你听到的所有的话,有哪一句是我说的。”

苏佩侧头看向她:“你……你说,那个贱人是陈梓诺?”

温情没有做声。

苏佩急了:“那你之前为什么一直没有说?”

“首先,你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你针对我,是因为误以为我是谁的小三儿,你只是以各种理由找了我的茬儿。其次,我只在这里工作一个月,我不想惹太多的事情,但我不惹事,不代表我怕事。”

从12层到1层很快。

电梯门打开,苏佩并没有打算要出去。

温情问道:“不走吗?”

苏佩沉默片刻,走了出去。

温情快速按住了开门健,看向她:“你等一下。”

苏佩回头看向她。

她道:“你被开除的事情,虽然算是因我而起,但我不会对你感到抱歉的,毕竟,我没有对不起你。”

苏佩转身,什么都没说,就这么离开了。

霍庭深办公室,他翘着二郎腿,看向杨青。

“说说吧,那个男员工跟温情是什么情况。”

“您是说,裴乐仁?”

“就是他。”

杨青心想,这下乐仁怕是要倒霉了。

“霍总,温情很漂亮,不言不语的性格,也很讨人喜欢,所以她一进办公室,就很吸引人的眼球,办公室里喜欢温情的男人,不是只有乐仁一个,只是乐仁比较懂得表达。”

“你们科室里很多人喜欢她?”

“不光是培训部,我听他们八卦说,温情去餐厅吃了几次饭,好多人都打听她是哪个部门的,还有人偷偷借着午休时间来我们科室转弯,就是为了确定温情是不是我们办公室的人。”

霍庭深不爽。

这个女人,怎么走到哪儿都这么招风。

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因为那张脸蛋,被人选为校花。

来到这里又这么招蜂引蝶。

“以后你仔细留意好温情周围的男人,时刻跟我汇报她的情况。”

“好的。”杨青有些头疼。

这可是个大工程。

幸好温情只在这里工作一个月,不然,她就真的不用做别的事情了。

杨青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议论声顿时停下。

大家都给杨青鼓掌。

“杨姐,你终于帮咱们办公室除了一大害啊。”

杨青对大家笑了笑:“好了,大家都工作吧。”

“杨姐,于总让你回来了以后,去一趟她办公室呢。”

杨青点了点头,进了于成伟的办公室。

于成伟一见她进来,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小杨你坐吧。”

杨青坐下,恭敬的看向他:“于总,您找我有事吗?”

“之前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认识三爷的这件事儿呢?”

杨青笑了笑:“于总,我是来工作的。”

“我知道,你这工作态度是好的,可是今天,真的是吓了我一跳呀,是这样啊,那个苏佩呢,的确有些不像话,既然她现在已经被我开除了,那以为,咱们上司下属之间,是不是能和睦相处?”

杨青抿唇:“于总,我跟您之间,不是一直都很和睦吗?”

“好,好,那……你除了苏佩之外,还有没有偷偷调查过别人?”

杨青看着他,片刻后,淡淡的笑了笑:“于总,您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不敢查您,您放心吧。”

于成伟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好,好,小杨,以后工作上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提啊,别跟我客气。”

杨青起身:“于总,那我先出去了。”

“好好,去吧去吧。”

晚上吃饭的时候,霍庭深道:“今天在食堂里面,你有没有吃亏?”

“没有。”

“因为那个姓裴的英雄救美了?”

“即便裴组长不出现,我也不会让苏佩打了我的,毕竟,我没有做错。”

她说着,看向他:“我说,我真的没有在背后议论苏佩,你信吗?”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信。”

“别人都不信,为什么你信?”

“因为我了解你,你根本就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温情看着他,有几分感动。

霍庭深勾唇:“是不是觉得,我很善解人意?”

温情收回自己的视线:“那是你说的。”

“嘴硬,看在我今天帮了你的份儿上,你答应我两件事。”

她看他:“什么事?”

“第一,不许看上公司里的男员工,我这个人,醋劲儿大,我怕我会不自觉的为了你,把公司里的优秀员工给开除掉。”

温情无语:“我说我不会被吸引,你就不会开除他们了?”

“当然。”

“你就这么相信我?”

霍庭深邪魅一笑。

“好,我不会跟帝徽集团里的任何一个男人谈恋爱。”

“说的太绝对了,我除外。”

“你并没有被排除在外,第二件事是什么?”

“给我一套这房子的钥匙。”

温情警惕:“为什么?”

“因为我每天来都要按门铃,太麻烦。”

“不行,这里是我的个人空间,我不会把钥匙分享给你的。”

“我只是为了方便。”

温情很坚定的摇头:“按门铃的是客人,拿了钥匙就变成主人了,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霍庭深白她一眼:“你算计的倒是清楚。”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我看你就是对我心存警戒。”

“可对我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吃过饭后,温情正在洗碗,手机响了起来。

霍庭深拿着她的手机,来到厨房门口推开门:“迟到女王来电。”

温情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将手机接过,接听放在耳边。

“喂。”

“姑娘,我明天晚上的高铁,你会来送我吗?”

“嗯……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下午你自己走。”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来送我,你个没良心的。”

温情笑道:“因为我怕你会哭啊。”

“哭还不是因为不舍得你吗。”

“我也不舍得你,所以我怕你哭了,我也会难过,就决定不去送你了,中午,我去学校找你。”

“好吧,那明天中午我提前哭给你看。”

温情不禁笑道:“你不会是已经把眼药水儿都给买好了吧。”

“哇,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知童好者,莫过温情呀。”

挂了电话,温情转头看向倚靠在门边的霍庭深。

“站在这里,听别人讲电话,挺好玩儿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