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姬珑玥独孤晟大结局(已完结) 姬珑玥独孤晟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本站提供姬珑玥独孤晟大结局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古代言情穿越小说鬼医袅后主要讲述的是在现代,姬珑玥是一个孤儿,虽然自己能力超群,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医生,可夜深人静还是会感到孤独。命运的安排,让她穿越到了古代的姬珑玥身上,习惯独居的她终于拥有了亲人,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她决定,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一切。

姬珑玥独孤晟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廷院中,姬珑玥刚吃完早膳,王府总管小跑着进来,说:“禀亲王,太后传来懿旨。”

说罢,他双手呈上一卷明黄色的卷轴,厉铖接过走进寝殿中。

独孤晟看过太后懿旨,看向厉铖,说:“告诉姬珑玥去准备一下,随本王一同进宫去。”

“是。”厉铖应声走出去。

“晟,太后宣你们二人进宫,所为何事?”戚子娴说,美眸中却泛着一丝怨毒。

独孤晟看着懿旨,说:“太后让姬珑玥进宫去瞧病。”

“叫她去瞧病?”戚子娴不解的问。

“哦,上次她入宫,曾为太后医头疯症,效果不错,今天可能是旧疾又犯了。”独孤晟说。

“那,只宣她一人去便是了,为何让你跟着。”戚子娴嘟着嘴,一脸的不悦。

“太后上次便怪责本王没有常去看她老人家,许是借这理由让本王前去。子娴,在家乖乖的,不可多想。”独孤晟笑对戚子娴说。

“哦,我不会多想的,我会乖乖在家等你回来。”戚子娴说。

一个时辰后,戚子娴目送着二人乘华丽的辎车离开晟亲王府,她的美眸愈渐凛冽。

二人入得太后的未央宫,双双对坐于凤位上的太后行礼:“参见太后。”

“免礼,免礼,呵呵……,快坐下来,珑玥啊,你过来哀家身边坐。”

雍容华贵慈眉善目的太后一脸慈祥的笑看着二人,向珑玥招手。

珑玥走到太后身边坐下来,嫣然一笑,说:“太后,看您老人家这气色好得很,哪里是有病的样子啊。”

“呵呵……,就知瞒不过你这位神医的,你们这两个小没良心的,说好的多来宫中陪哀家的,你们到好,光顾着自己乐了,恐怕都把哀家忘到脑后勺去了,若等你们想起哀家来,还不知猴年马月呢,哀家只能巴巴的下了懿旨,招你们前来。”太后拉着姬珑玥的手笑说。

“太后您这话说的,可怜见儿的,您是宫中的老祖宗,想必有太多的人讨好亲近着您呢。”姬珑玥笑说。

太后叹息一声,说:“宫中的人是多,可却是没一个对哀家心思的,哀家就喜欢你,就想让你常来陪伴哀家。若不是想着你已为人妇,哀家定要将你招进宫来,长陪着哀家才好。”

“那好啊,那我便与晟亲王和离,给您做义女,太后觉得如何。”姬珑玥眸光闪亮的说。

太后嗔怪的轻打了下她,说:“你这丫头,竟说些混话,依你的说法,哀家岂不成了棒打鸳鸯的老糊涂了。”

她说着看向垂头不语的独孤晟,语气微有严厉,说:“晟儿啊,珑玥是你的正妃,她是个好女子,你绝不可欺负她,不然哀家可是不饶你的。”

独孤晟正低头盯着几案上一盘芙蓉糕,他本不吃甜食的,可被姬珑玥限制饮食后,他看什么都感觉馋。

听得太后的话,他苦笑,说:“母后,您真是多虑了,就她的性子,被欺负的可是儿臣。”

“夫君这话说的我好惶恐啊,就您那暴脾气,我哪里敢招惹半分,不想活了不成。”姬珑玥瞪了眼独孤晟说。

“你还惶恐,就你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天王老子你也不会畏惧……”

“哎哟喂,您晟亲王可比天王老子还厉害着呢……”

太后看着小夫妻颇有趣的斗嘴,特别是独孤晟眼中那丝宠溺,她会心一笑。

她拍着姬珑玥的手,说:“你们来之前,哀家还在担心着呢,现在看你们这般恩爱,哀家很是欣慰。”

姬珑玥看着满脸和煦笑容的太后,嘴角抽了抽。

太后,您老人家这眼神真是不好使了,您是从哪里看出我与独孤晟恩爱的。

几人有说有笑,这期间,姬珑玥为太后检查了身体,说了几个滋补的药膳,独孤晟便提笔记下,两人到是配合的很是默契。

“你们即入了宫,那便在宫中多陪哀家几天,哀家早就叫人为你们准备好了寝殿,不许拒绝!”太后沉下脸看着独孤晟说。

独孤晟微微颔首,说:“全听母后安排。”

“好,真好,哎哟,看着你们,哀家就好开心。唉,这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啊,才与你们说这会子话,哀家有些困倦了,珑玥啊,你陪哀家去寝殿吧。

晟儿,你去的寝殿看看,若有不满意的,便告诉刘嬷嬷,她会帮你安置的。”太后说着拉着姬珑玥站起。

“儿臣恭送母后。”独孤晟说。

太后与姬珑玥走去后殿,刘嬷嬷走到独孤晟的面前,躬身一礼,说:“晟亲王,请您随老奴去寝殿看看吧。”

“好,有劳嬷嬷带路。”独孤晟说着,便随刘嬷嬷走出正殿。

太后躺在床榻上,姬珑玥为她盖好薄被。

太后拉住她的手,说:“珑玥,你坐下来,哀家与你有话说。”

“好的。”姬珑玥应声,坐于床边上。

太后满眼慈爱的看着她,说:“珑玥啊,前些日子晟儿纳了侧妃,那日大婚上的事,哀家听说了,真是委屈你了。”

“太后,珑玥没有感觉委屈……”

太后摆了摆手,说:“你不必瞒哀家,一道圣旨将本无交集的两个人结为夫妻,这本就对你不公平。晟儿他,还有一个女子在身边,你嫁到晟亲王府去,哀家可想到你必是受了很多的委屈与苦处的。

看到你,哀家想到年轻时,哀家与你的境遇差不多,所以对你,可说感同身受。

哀家第一次见你,便很喜欢你,心中觉得你才是更适合晟儿的妻子。

哀家了解了那个戚侧妃,她虽然救过晟儿,可哀家不喜欢她。

哀家将你二人招进宫来,实是想着撮合你们的。”

“珑玥多谢太后的喜欢,这男女之事不好强求,若太后真正疼珑玥,那不如您下道懿旨,允我和独孤晟和离,从此珑玥愿陪伴在太后您左右。”姬珑玥说。

太后紧皱眉头,轻打姬珑玥的手,说:“你这孩子怎么又说这混话了,哀家是喜欢你的陪伴,可也不能牺牲你的姻缘。

女子成了婚便是一辈子的事,绝不可说离这个字的,即便是和离,那也是会招人嫌弃的。

说起来,你既然能与晟儿成婚,也是有缘份的,而且,哀家看晟儿对你,也不是全无感情的……”

“太后,珑玥崇尚一世一双人的爱情,更不想介入独孤晟与戚子娴之间,我真的很想和离。”姬珑玥说。

“唉,一世一双人,那都是戏文里唱的。”太后叹息着说。

“现实中也有啊,就如独孤晟与戚子娴啊,他们相守十几年,对彼此都不离不弃的,就是很美好的感情啊。”姬珑玥说。

太后说:“晟儿确实是个专情的,可那戚子娴不行的。

哀家生活在后宫中五十多年了,看过太多的女子,经历太多的后宫争宠。

哀家一眼便知戚子娴,她,绝不是表面那么善良温婉的,晟儿是被她迷惑了。”

姬珑玥释然一笑,说:“太后,您的眼光还真是犀利得很。”

太后得意的挑了挑眉头,笑说:“那是,哀家十五岁入宫,能有如今的凤仪天下,可说是在女子的世界中摸爬滚打中走出来的。”

“太后威武。”姬珑玥竖着大拇指说。

太后伸手掐了下姬珑玥的脸颊,幽幽一声叹息,说:“说起晟儿,他是个可怜的孩子,他的亲生母亲,是一胡姬,名叫娜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特别是她生得一双极漂亮的水晶蓝的眼睛。

当年,皇上去边关巡查,微服出巡时在街市上看到娜沙,便一见钟情,不由分说便让人绑到了行宫中,占有了她。

得到皇上的宠幸,这可说是千万女子的梦想,可娜沙却倔强的以自杀反抗皇上,原来,娜沙在自己的国度有心上人。

皇上想尽各种方法讨娜沙的欢心,她却从没有展颜一笑过,一年后,娜沙生下了晟儿,他生得一双与娜沙一样漂亮的眼睛,皇上非常高兴,以为孩子的降生能让娜沙认命。

却不想,娜沙患上了产后病痉,发病时很是恐怖,几次病发后,她美丽的面容全无,变得很是丑陋,皇上便把她送进了冷宫里,从此不管不问。

晟儿便被送去了乾坤宫中,那是皇子学习的地方,晟儿就由乳娘与宫婢们带着。

年幼的皇子没有母亲的保护,在宫中是很难生存的。

晟因生得一双蓝眸,被皇子们排挤成异类,受了很多的委屈。

有一次,他被一位宠妃打骂,哀家实在看不下去出面护着他,那宠妃向皇上告状,哀家与皇上提出将晟儿过继在哀家的名下,皇上应允。

此后,哀家便将晟儿与当今的皇上一样疼爱,对他视如已出。晟儿很出息,不仅长得英俊绝伦,还武技超群。

十三岁便入了军营,十五岁上战场,立下很多战功,被封为晟王,是皇子中第一个被封王的。

可是后来,他突然身染疾病,闭门谢客不见任何人,连哀家送去的东西都被退回来。”

太后长长一声叹息,眸中黯然,泛着泪光。

突染疾病……

姬珑玥想,独孤晟这突来的疾病应该是被人下了蛊,她可想到,那时的独孤晟是意气风发,卓尔不凡的。

而他那冷傲不可一世的性情,必是得罪了不少人。

她淡淡一笑,说:“太后您两个儿子,一个成为当今的皇上,另一个是战功卓著的晟亲王,您才是这天下最厉害的人。”

闻言,太后展颜欢笑,拉着姬珑玥的手,说:“你这小嘴,真会说话。”

“独孤晟他还是蛮幸运的,因为他遇到了一生中最大的贵人,那便是太后您。”姬珑玥笑说。

“其实说起来,晟儿是哀家的贵人才对,从将他过继后,很久不来哀家宫中的皇上便会时常过来,时而也会住在哀家的宫中,皇上总会看着晟儿发呆,哀家知道,皇上是在想念娜沙了。

半年后,皇后病逝,皇上便将哀家封为继后。”

“是前皇被太后您的善良慈爱感动了,这便是好人有好报。”姬珑玥笑说。

“珑玥啊,你是个医者,必有一颗仁爱善良的心,将晟儿托付给你,哀家很是放心。”太后说。

“这个,我恐怕要让太后您失望了,我做为医者照顾他自是可以的,可是生活与感情方面,他还是应该与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姬珑玥笑说。

“有时缘分是很奇妙的,你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晟儿他,值得你去争取他。”

太后笑看着姬珑玥,她打了个哈欠,说:“今儿你来了,哀家很开心,仿佛说了一个月的话,真的乏了,你若倦了,便在偏殿歇歇,不然,便让婢女带你出去走走。”

“好的,太后您休息吧。”姬珑玥帮她拉了拉薄被,见太后闭上眼睛,她起身走出寝殿。

她想着独孤晟的身世,不自觉的走出了未央宫。

“晟亲王妃,求您救救我吧。”

姬珑玥顺声望过去,就见一衣衫脏污,发丝零乱,极为消瘦的女子被侍卫拦在大门外,满脸是泪凄凄然的望着她。

“你,你是何人,为何叫我救你?”姬珑玥看着女子问。

“晟亲王妃,我,我是……曾经的方淑缓,我,我错了,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吧……”女子苦苦哀求着说。

“你,是方淑缓?你这怎么……”

姬珑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女子脸色腊肉,消瘦的几乎脱了相,哪里还有方淑缓那傲慢无礼,与沉鱼落雁之姿。

想不到不过两月,方淑缓竟落得如此凄惨的光景。

她知金壁辉煌的皇宫背后暗藏着极为残忍的残害,今日,她真是亲眼见证了。

女子向姬珑玥磕头如捣蒜,哭得好不凄惨。

“晟亲王妃,我,我早已不是淑媛,不过是个最低等的夜香局的宫婢……,晟亲王妃,我错了,是我有眼无珠,求您原谅我吧,求您帮我向皇后娘娘说说情,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住了,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姬珑玥幽幽一叹,这女子从人人尊贵荣宠的淑媛娘娘变成了腌臜低贱的夜香奴,她不禁感到悲凉与酸楚。

那日,她也是冲动,被皇后利用……

她都可想到,方淑媛失宠后,必是被皇后各种报复,再加之宫中大多趋炎附势小人的落井下石,方淑缓必是极为悲惨的。

她动了一丝恻隐之心,如若觉得这女子可怜,出手相助,到是可让她在宫中的日子效为好过些……

突想到独孤晟说过,能生存在皇宫中的女子,柔弱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一颗狠毒的心,再想到方淑媛曾经的嚣张跋扈,这是她理应承受的因果。

还有,那位心机深沉的皇后,她虽然不惧怕,却再不想淌宫闱斗争这趟混水。

她看着乞求的女子,说:“但凡此前你善良些,也不会有如今的下场,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很抱歉,我救不了你。

我只能告诉你,生存在后宫中,除了可享受到泼天的富贵,你还要有承担一切黑暗的能力,这都得靠你自己。”

姬珑玥说罢,便迈步要离开。

女子发了疯的扑上来,抱住姬珑玥的大腿,哭着祈求:“晟亲王妃,您是大慈大悲的神医菩萨,求您,求您救救我吧,我再不想得到圣宠,我,我只想在夜香局做个最低贱的宫婢,平安度日,再不敢有别的奢求。”

姬珑玥微凝黛眉,美眸中泛着忧色,说:“后宫之事本不是我能插手的,上一次虽是我逾越,却也是你咎由自取,我只能说,你好自为之吧。”

“晟亲王妃,您别走,别走,您幸幸好,就救救我吧……”

“大胆奴婢,竟敢搅扰晟亲王妃,还不拉下去重责。”

一声娇喝,立有两个宫婢上前,强行将女子拉离姬珑玥。

姬珑玥抬头望过去,就见十几位宫婢簇拥着一娇美华贵的女子走来。

姬珑玥看着伍素微,淡淡一笑,说:“伍淑容娘娘,别来无恙。”

伍素微优雅一笑,刚要开口说话,她身边的贴身侍女开口说:“晟亲王妃,娘娘现已位列九嫔之上的妃位,皇上亲封丽妃,您要向丽妃娘娘行大礼参见的。”

“哦,是吗?”姬珑玥冷傲一笑,她看向伍素微眸色渐寒,抬起双手欲行礼。

伍素微立上前扶住姬珑玥,说:“晟亲王妃不可,素微能有今日全赖晟亲王妃,素微怎敢受王妃大礼参拜。”

姬珑玥推开伍素微的手,温婉笑说:“丽妃娘娘得皇上圣宠,全是娘娘自己的能力,与我无关。按礼数,王妃需向皇妃行礼的。”

说罢,她恭敬一礼。

伍素微娇美的面容上泛着一丝尴尬,回眸瞪了眼身旁的贴身婢女,婢女怯怯的低下头。

姬珑玥转头看向被宫婢们压抑着,拼命挣扎的女子,她看向伍素微,说:“丽妃娘娘,此女并未对我无礼,你们放开她,让她离开吧。”

“好好。”伍素微笑着应声,转头看向宫婢们说:“你们还不放手。”

宫婢们放开女子,女子筋疲力尽的趴在地上,悲声啜泣。

姬珑玥走到她身边,蹲身扶起她,说:“我即便帮你,也只是一时,此后还要靠你自己,你身处后宫,多多珍重吧。”

她说着,将两个香囊塞在女子的手中,说:“这是些治伤的药,你拿着吧。”

女子满眼悲苦的泪,看着她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谢谢晟亲王妃赠药。”

说罢,她艰难站起,双臂环抱着瘦弱的身子,步路蹒跚的走开。

姬珑玥一声长叹,怅然摇头。

“晟亲王妃,您不必为她伤怀,她有今日,都是她自作孽……”

姬珑玥转头看向伍素微,眸光凌厉,说:“丽妃娘娘,说一句大不敬的话,你若不心存善念,那么,早晚有一天,她就是你的下场。”

宫婢指着姬珑玥,怒声说:“你大胆……”

“你给本宫闭嘴。”

伍素微怒斥身边的婢女,婢女立吓得禁声后退。

伍素微向姬珑玥盈盈一笑,说:“晟亲王妃,您别生气,都是本宫对她们疏于管教,还请您原谅,本宫得知您入宫,便特来见您,想请您去本宫的宫中一叙,可好?”

姬珑玥眸色沉沉的看着伍素微,说:“丽妃娘娘,我入宫是来为太医瞧病的,太后刚刚睡下,说不定马上就睡来要寻我,您有什么话便在这里说吧。”

“这……”伍素微俏容上泛着为难之色,看了看四周,说:“那请晟亲王妃与本宫去那亭子里坐坐吧。”

姬珑玥看了看不远外的小亭子,点头说:“好。”

她先一步向亭子走去,伍素微娇容渐沉,她看向身边的婢女小声说:“愚笨的东西,再敢多言,别怪本宫将你们打发到夜香局去。”

“娘娘,我们再不敢了。”婢女惶然说。

伍素微定了定心神,泛起迷人的笑靥,追随姬珑玥的脚步走出小亭。

姬珑玥坐在亭中,看向伍素微,说:“有何事,直说便是。”

伍素微嫣然一笑,百媚生,:“晟亲王妃是个爽快的人,那本宫便开门见山了。上次得您相助,让本宫可身有异香,以此香本宫才得皇上盛宠,而今,这异香渐渐淡了,本宫是想求您,可否让本宫长留异香,长留君王眷顾。”

闻言,姬珑玥微微凝眉,说:“丽妃娘娘应该知花无百日红的道理,这香气更是难留的,再美的花,于香的味道,看久了,闻久了,终会厌烦的,绝不会长久的。

再者,您若一直独得宠爱,会树大招风,树敌众多,丽妃娘娘已有了尊贵的名份,应该适时的懂得雨露均沾,才可在宫中稳中求生。”

“本宫何尝不知这些道理,其实本宫并不贪心,就是想借这短暂的荣宠之机,为亲族们获得更多的富贵,更好的仕途便可。”伍素微说。

姬珑玥摇了摇头,说:“富贵,权柄,这两样东西,一旦沾上,那很难说自己不贪心了。丽妃娘娘,上次我说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了这次机会,那之后的事,就由你自己来掌控了,我不能再帮你什么,很抱歉。”

她说罢站起身,伍素微抓住她的手,说:“晟亲王妃,您就再帮帮本宫吧,您有任何条件,本宫都可答应你。”

姬珑玥推开她的手,说:“我没法再帮你,不过,告诫您一件事,据我所知,皇后的贴身婢女不过十二人,你身边竟多出十二人,这可是严重违反了宫规,你这也是挑衅皇后的权威,可谓大逆不道啊。

你现在有圣宠,若是那日失了宠,这便是你最大的罪证。

我劝你,越是盛宠之时,却应该低调,不然,我敢说,你很快就是第二个方淑媛,珍惜今日的一切吧。

我言尽于此,听不听随您。

太后她老人家睡了好一阵了,我得回去看看了,告辞。”

“晟亲王妃……”

看着走掉的姬珑玥,伍素微沉沉一声叹息,回头看了看身边十几个婢女,说:“你们几个立刻回宫去,从今日起,只许有八人跟在本宫身边。”

姬珑玥本是想出去走走玩玩,可是方淑媛与伍素微二人让她全无兴致,她回到大殿中问刘嬷嬷,知太后还在睡着,她便向自己的寝殿而去。

她一脚踢开房门,沉着脸,嘟着嘴,走进去。

坐于桌案后看书的独孤晟见她回来,又见她一脸不悦。

“这是怎么了?太后教训你了吗?”

姬珑玥瞪了他一眼,说:“太后她老人家喜欢我还来不及呢,怎会教训我。”

“那你这是怎么了,耷拉着一张脸,象谁欠你钱一样。”独孤晟说。

姬珑玥沉沉一声叹息,说:“我刚看到方淑媛,哦,是曾经的淑媛,她现在是夜香局的奴婢,真可谓一夜间从天堂落到了地狱。”

“这还不都拜你所赐。”独孤晟说。

“我,……”姬珑玥翻了翻白眼,说:“少拿我说事,还不是她咎由自取。”

“也是,即是没有你,她早晚会被皇后整治的。”独孤晟说。

“还有,伍素微她已经成为丽妃娘娘了,晋升的还真快啊。”姬珑玥一边说着,一边脱去外袍。

“这也是拜你所赐。”独孤晟挑了挑剑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