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龙王殿江枫南宫小说 龙王殿江枫都市废婿在线阅读

龙王殿江枫南宫小说还在连载中,讲述了一段男主逆袭的热血故事,作者是青帝,又名《噬天王者回都市》。修真归来,江枫重生在那个废弃工厂,当初给人整整折磨了一个月,如今是时候查查当年的真相。而他前辈子欠南宫倾城太多,这辈子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龙王殿章节阅读

南城彩虹湖高档住宅区,一栋僻静的别墅里。

随着一声长长的虎吼,一个大汗淋漓的肥胖身影,压在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妙龄娇躯身上。

缓了一会儿之后,这肥胖身影便软成一堆烂泥的翻了个身,粗喘嘘嘘的拿出一根烟,点燃,抽起了事后烟。

“老王,这就是你说的晚上要好好收拾我?”被挞伐了仅仅半分钟的女孩儿有点不情不愿的爬起身来,嘟囔着嘴,幽怨的看着王猛。

“今晚心情不佳,不在状态。”王猛深深吸了一口烟。

“老王,我刚在淘宝上看上一个包,特别漂亮,你买给我?”女孩儿连身体也不擦,拿出手机翻出一个手机淘宝的链接,放到王猛身边道。

“不用看,你喜欢就买吧!”王猛随手挡开。

“喂,你今晚看起来确实心情不好呀,怎么啦?来的时候不还生龙活虎的嘛?”女孩儿腻在王猛身上问。

“右眼皮总跳,也不知道为什么。”

话音刚落,忽然放在床头橱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王猛拿过来一看,顿时一激灵,连忙对女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坐起来接听道:“喂,领导,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王猛,南城王朝KTV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认为这件事交给你们分部的优秀属下司徒嫣办理没错,她年轻多为,有勇有谋,在市里都得过表彰的。”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冷漠。

“领导,这……”

“我知道你是好意,认为司徒嫣现在太忙了,想多给她休息的时间,但做事要有始有终,中途换人总归不好,你要照顾到大家的情绪。”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好的,我明白了,我这就把司徒嫣换回来。”王猛深层领悟了对方的意思,忙答应下来。

对方也没再多说,把电话挂了。

王猛一脸呆涩的也放下了电话,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没想到市里的大长官会亲自打电话过问这件事,这办事效率也有点太高了吧?

而且,他就算知道司徒嫣肯定会心生不满往上告,但也没想到上面这么重视啊,难道传言都是真的,司徒嫣有背景,而且那个背景,使得高层领导都不敢怠慢?

一想到这里,王猛更有些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早知道这样,他今晚压根就不该把司徒嫣喊回来做事,要不然也不会惹这么麻烦。

当务之急,还是先给司徒嫣打个电话赔罪,然后让她继续做她想做的事情吧!

……

审讯室里。

面对江枫的嘲讽,李克怒了,一拍桌子道:“江枫,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在威胁我?”

“威胁么?”江枫玩味一笑:“我觉得不是,我只是阐述事实。”

话音刚落,“砰!”门又被重新推开了,然后,司徒嫣一脸冷漠的走了进来,直接对着李克道:“李克,你出去,这件案子重新归我了。”

“你、你说什么?”李克刚刚觉得自己被江枫羞辱了呢,怒火还没发泄出来,司徒嫣又要重新接手是什么意思?

“不信你给头儿打电话,但最好出去打,别耽误我时间。”

司徒嫣二话不说,重新走回审讯桌前,搬过李克身后的凳子坐了下来。

“什么鬼!”李克二话不说,气冲冲的出去给王猛打电话了。

“头儿,刚才司徒嫣又说不让我接替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克站在走廊里,用司徒嫣和江枫、牛涛都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按她说的办,你可以回家洗洗睡了。”王猛不冷不热的道。

“头儿,没搞错吧?这可是您说让我……”

“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吗?还是你也想放几天假,去医院好好看看耳朵?”王猛怒斥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李克站在那里,整个人呆若木鸡!

然后,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瞬间就萎靡了。

他想不明白,头儿为什么会出尔反尔,大晚上把他折腾来,让人羞辱了一番又把他撵回去,还能这么玩的?

气闷闷的看了里面的司徒嫣一眼,他最终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

司徒嫣坐在凳子上,让牛涛关上门,然后对着江枫说道:“江枫,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大致清楚了,你有你的过失,把人打成那样是你不对,但你确实事出有因,强子打你在先,简钰威吓你在后,更重要的是,因为你的及时出现,还杜绝了一起强奸事件,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继续扣押你,马上我就可以放你走人了。”

“队长,这……?”一旁的副手牛涛都惊呆了,队长的态度转变的有点快啊,他都感觉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他还想问什么,司徒嫣却摆了摆手,继续对着江枫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江枫皱了皱眉,他也没想到司徒嫣回来后说出这样一番话,想了想,说道:“有件事你还不明白,我之所以废了简钰,不光是因为他威吓我,还因为他此前找人要废了我,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找人?他找的谁?他的人又是什么时候去找的你?”司徒嫣马上让牛涛记录。

“应该是他爸手下的保镖吧,那几个人也算练家子,从南宫家老宅门口堵我,后来带我去了郊外–不过很可惜,他们不是我对手,最后反而被我吓破了胆,主动告饶了,若非如此,你觉得我会知道简钰晚上在王朝KTV?”江枫淡定自若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下,司徒嫣更加确信江枫并不是主动恶意伤人了,如果真是如他所说,简钰先找人动手在先,那确实也是简钰自找的,如果江枫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是江枫了。

但这也更加印证了一个事实,江枫果然是扮猪吃虎的那类人,一旦不装了,实力暴露出来就很可怕!

简鸿升的保镖,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可居然能被“吓破胆”,这说明江枫比司徒嫣想象中还要神秘,司徒嫣摩拳擦掌,更加萌生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既然这样,你该早报之行动部门的,而不应该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她淡淡盯着江枫道。

“我更相信我自己!”江枫笑了:“而且,如果行动部门里都是你这样公事公办的也就罢了,像刚才那样的害群之马,我信不过。”

司徒嫣闻言一窒,无话可说!

“好吧,今晚就到这儿,你哪怕回去之后,手机也要时刻保持开机状态,近期内也不要离开滨海,我会随时跟你联系,调查你刚才说的事情是否属实,现在,你跟我走!”司徒嫣站起来,别有深意的道。

“跟你走?”江枫顿时有些疑惑,不知道她这是抽了什么邪风,怎么还要送自己是几个意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旁的牛涛也看的呆呆的,队长一反常态的要放人也就罢了,居然还要亲自送回去?

深谙队长脾气的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城南行动部门分部门口。

司徒嫣带着江枫办完相关手续,就要开车送他离开。

“司徒长官,太客气了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江枫枕着双手,懒洋洋的说道。他现在对司徒嫣已经有些改观,这女人脾气是大了点,但还算有正义感,公事公办,不被别人左右,也没有被主观情绪冲昏头脑。

“少废话,上车!”司徒嫣语气冷漠道。

江枫无奈,只得上了车。不过,他却是发现,司徒嫣根本没往他和南宫倾城的住处开,而是就近拐进了一条巷子。

此时,夜色已经很深了,晚上九点半钟,街上的行人稀少,巷子里更是黑咕隆咚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江枫疑惑的问。

“江枫是吧,公事办完了,现在我们说说私事,你在审讯室里对姑奶奶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还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你不会忘了吧?”司徒嫣把车停进巷子深处,然后淡淡开口问江枫道。

“咳咳。”江枫有些尴尬,她还没忘了那茬呢,这是找后账来了!

目光有意无意的望了司徒嫣领口一眼:“司徒长官,那真不怪我,是你……”

“闭嘴!下车!”司徒嫣气的不行,这家伙狗眼睛,现在还敢看?

以她雷厉风行的小暴脾气,今晚不给江枫点颜色看看,那就见鬼了!

江枫苦笑,只得下了车。

“江枫,你作为南宫家的入赘女婿,这些年来隐藏的很深吧?”司徒嫣把江枫带到车头前,面对面站着,冷冷的问道。

“司徒长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江枫摇头,装听不懂。

“还狡辩?监控我都看过了,就你今晚干的这些事,绝对不是以前的你能干出来的,跟你的资料完全不符!所以,我完全肯定你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南宫家入赘女婿只是你欺骗世人的表面身份,而你本身,是个高手!”司徒嫣眸光炯炯有神,盯着江枫语气不容置疑。

“司徒长官,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说话的方式简单点。”江枫继续摇头。

“少来!江枫,在我面前你就不需要装了,看在你是个高手的份上,今晚我们之间的切磋,就不算是欺负人,也不是恃权凌弱,如果你不想被我打成猪头,最好也拿出你的真本事,让我试试你的斤两!”司徒嫣斗志昂扬的说道。

“司徒长官,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有话好说,还是不打了吧?”江枫忍俊不禁的看了看司徒嫣那健美的娇躯,就她这细皮嫩肉的,真弄伤了就不好了。

“少废话,看招!”司徒嫣知道这里是监控死角,完全可以无顾忌的一展身手,直接一拳朝着江枫打来!

“哎……”江枫无奈的叹了口气,有话好好说不行,怎么非得动手呢?

司徒嫣的动作在正常人看来,也算是充满了攻击性,但在江枫看来就如同放慢了十倍的慢动作一样,他微微歪了歪头,就轻巧的避过,然后抬手捉住司徒嫣有力的手腕:“司徒长官人长的够漂亮了,就是脾气大了点,你这样不好找男朋友啊?”

司徒嫣抽了抽拳,又惊又怒!

惊的是,她全力挥出的一拳,竟然被江枫如此轻松就接下了,而且还接的如此轻描淡写!

怒的是,江枫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的火爆脾气,本就不好找男朋友,而她也不想找,曾经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她,甚至追求的人还不少,可都被她强势的性格吓跑了,她到现在也没容纳过任何一个异性。

右拳被江枫稳稳握住,动也动不了,司徒嫣只好再出另一拳,击向江枫的脸,但又被江枫轻巧抓住,司徒嫣彻底气的不行了,抬起膝盖狠狠顶向江枫的下身,江枫皱了皱眉,松开她后撤一步:“司徒长官,点到为止,你这过分了啊。”

“混蛋!”司徒嫣连番的攻击不成,早就乱了方寸!

她飞起美腿直接扫向江枫的脸,结果又被江枫稳稳的抓住了脚踝,她就只能单脚撑地站在那里,任凭怎么挣扎都不能动了,急的脸上又红又白,大叫道:“王八蛋,你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是不是可以停手了?”要说两人现在的姿势也十分尴尬,江枫握着司徒嫣的脚踝,迫使她必须把腿抬高,一条修长的白腿就这样完全暴露在江枫眼前,江枫能一直看到她的腿底。

幸亏司徒嫣今天穿的是制服短裤,如果换成裙子,里面的大好风光都要被江枫一览无遗了。

司徒嫣气的恨不能抓狂,这一刻她的自信心受到了强烈打击,她自以为能跟江枫打个半斤八两,结果不但攻击全部落空,还被对方拿捏的死死的,这混蛋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

“江枫,你要是男人就放手,跟姑奶奶公平的打一架!”

“司徒长官,算了吧,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我白让你打了两拳踢了一脚,气消了吧?”江枫无奈道。

“好!你不放是吧?看招!”司徒嫣一怒之下,顺势一蹦,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来了个特殊培训过的标准剪刀腿,剪到江枫的脖子上用力一绞,终于把江枫绞倒在地。

要是凭着江枫的真本事,她这两下子,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可能把江枫绞倒,甚至有可能把她自己的脚骨崩断,但江枫并不想那样,所以还是顺势倒在了地上。

而司徒嫣快速爬起来,竟然又一次纵身扑上,然后一只手突然一下子伸到了江枫的身下,惯性的狠狠抓住了江枫的身体要害。

“你嘚瑟啊,你再嘚瑟啊,我看你还敢乱动!”司徒嫣这会儿只顾发泄愤怒了,恶狠狠的盯着江枫说道。

“靠!”江枫顿时瞪大了眼睛,忍无可忍的看着司徒嫣。

“没招数了吧?任你奸似鬼,还不是得喝姑奶奶的洗脚水!”司徒嫣洋洋得意,就算不是江枫的对手又怎样?现在还不是把江枫治的服服的?美美的想着,她手上更加使劲儿。

嘶……

江枫这下真被她抓疼了,这女人要是不给点颜色看看,她还真不知道见好就收。

猛一翻身,江枫直接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道,将司徒嫣反转着按在了身下,然后改为骑坐在她的腰上,两手摁住她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

上一秒还自鸣得意的司徒嫣,被江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懵了,反应过来后,她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有些羞耻,便赶紧强烈的挣扎着,脸红耳赤的死死瞪着江枫道:“你、你想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