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温情霍三爷霍廷深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本站提供温情霍三爷霍廷深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现代言情宠文霍先生你老婆不想公开讲述的是温情本是白家的小姐,却因为妈妈出身不好,只能跟着妈妈姓,不过这样也好,温情也不想和白家有任何关系,她只想靠自己。大学期间,她接了很多家教工作,其中有一份,就是给霍廷深的弟弟做家教老师。温情觉得,像霍廷深这样有钱的男人,一定要离的越远越好,有钱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温情霍三爷霍廷深小说全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温情跟着叶晚落一起去吃饭。

霍廷深随后跟上。

温情的说辞,别人或许会信,但他却不信。

在他看来,温情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怕,不可能这么简单的。

现在,他有些懊恼,因为他发现,对于温情的过去,他竟然一无所知。

接下来的一周,温情在公司可谓风平浪静,好不开心。

苏佩被辞退了。

陈梓诺也因为之前利用了她,收敛了许多,甚至于连话也不敢跟她说了。

而最让她觉得轻松的,莫过于她不用再大中午的去送饭了。

要知道,上楼的过程,是很考验人的侦查能力的。

她在鬼鬼祟祟这方面,显然段位不太够。

中午,她正在餐厅吃饭,杨青也下来了。

她打完餐后,来到了温情的对面坐下。

温情对她笑了笑:“杨主管。”

杨青和气的道:“以后你就叫我杨姐吧,叫主管多别扭。”

“可是别人也都这么叫啊,我总不能搞特殊。”

“但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福星,要是没有你,哪儿来的杨主管。”

两人正聊着,陈梓诺打晚餐,也走了过来。

她一脸怯生生的道:“杨主管,小情,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温情垂眸,低头吃饭,当做没有听到。

杨青见状,道:“梓诺呀,我跟小温正在谈事情,要不,你去隔壁吃吧。”

陈梓诺被打脸,瞬间脸红:“哦,好。”

她从杨青身后离开的时候,转头看向温情,一脸的不平。

温情与陈梓诺对视了一眼,她理直气壮的样子,让陈梓诺冷漠的将视线移开。

杨青道:“你这样做是对的,对不喜欢的人,不予理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她笑了笑。

快吃完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白南诚打来的。

她将手机接起:“喂。”

“在哪里?”

“在打工的地方吃饭呢。”

“你又去打工了?”白南诚无奈:“马上就要开始工作了,你就不能给自己放一段时间的假吗?小情,你说你这丫头,怎么非要把自己活的这么辛苦。”

“我喜欢这样啊,这样的生活,我觉得很充实。”

“难道乖乖在家里休息几天,这生活就变味儿了?”

“嗯。”

“你呀,”白南诚无奈,他笑了笑后问道:“这几天,那个霍廷深又去找过你吗?”

温情心虚,如果她哥知道她就在霍廷深的公司工作,只怕会气炸的吧。

“哥,我的事儿,我自己能处理好,你就别管了。”

“我是你哥,我怎么可能不管你的事情,”白南诚说着叹了口气:“我就是想要让你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我会的。”

“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可是,晚上我有约了。”

“比跟哥哥的约会还重要?”

温情犹豫:“我主要是怕你爸妈乱说话。”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要跟我自己的妹妹吃个饭,他们管不着。”

“嗯……那好吧。”

挂了电话,温情叹口气。

杨青看着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晚上有约会了?”

温情点头,抿唇浅笑:“嗯。”

“上次,你跟乐仁说你有男朋友,是真的吧,你的男朋友,是楼上那位?”

温情忙摇头:“杨主管,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杨青纳闷,怎么可能,看霍总紧张她的样子。

他们分明就是那种关系呀。

难道,她猜错了?

吃过饭后,温情回到了办公室。

她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陈梓诺也追了进来。

她看着温情,小心翼翼的望着门的方向,不悦道:“温情,你说你不想留在公司里,是骗人的吧,不然你为什么她要跟杨青走的那么近?你是知道杨青最近得势,所以去抱大腿的是吧。”

温情看向她,表情也是有些冷漠:“我怎么想的,跟你有关系吗?”

“我们都是同期,我跟你掏心掏肺的说实话,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儿呢,你还真是坏到骨子里了啊。”

温情讽刺的看着她,摇头一笑。

她从小生活的环境不算是多么的健康。

可即便如此,她也能分得清楚事情的是非黑白。

但是眼前这位,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倒是真的了得啊。

如果说宋若是婉约派,那这位当真是霸气外露的类型的。

她接完水,要出茶水间。

陈梓诺展开双臂挡住她的去路。

“温情,我很需要这份工作,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为这份工作都付出了什么,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这份工作让给你,咱们走着瞧吧。”

正这时,门口有人推门进来。

陈梓诺的手,顺势前移,拍了拍温情的肩膀。

“你看你,衣服肩上都沾上东西了,好了,现在干净了,我先出去咯。”

她转身出去。

温情站在原地无语一笑。

这演技简直的……让人无言以对了。

下午下班后,温情给霍廷深发了一条短信。

“今晚不要去我家了,我跟我哥约好了一起吃饭。”

很快,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温情出了电梯后,接起:“喂。”

霍廷深不悦道:“我看这个白南诚是太闲散了,不然怎么会有时间约你吃饭。”

“你管的太宽了。”

“因为他,我今晚都没有地方吃饭了,能不管吗?”

温情垂眸轻笑:“我要坐公交车了,挂了。”

霍廷深不爽。

该死的白南诚。

温情来到白南诚指定的餐厅门口。

白南诚已经先到了。

“哥,你怎么这么早。”

“为了跟你吃饭,我提前抽出时间了,走吧,我座位都已经订好了。”

两人一起进了餐厅,坐在了靠窗的肃静位置。

因为是中餐厅,所以他特地给她点了茶。

温情喝了两口,白南诚问道:“你最近又跑到哪儿去打工了?我前天去你打工的咖啡厅找过你,老板说你辞职了。”

她咽了咽口水:“在一个朋友那里,不太方便告诉你。”

“你天天这么神神秘秘的,不会是又去酒吧了吧。”

温情摇头:“不是,我马上就要去学校任职了,那种地方,我肯定不会再去了啊,我也怕会给自己惹麻烦的好吧。”

白南诚笑:“你这丫头,做任何事儿都拎的清楚,这就是你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他说着,掏出一串钥匙,放在了她面前。

她凝眉:“这又是什么呀。”

“我在你们学校旁边的绿洲小区给你买了一套房子,祝贺你成功入职,以后,你就不用跟大家一起在员工宿舍里挤了,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踏实,房子写的你的名字,是用我自己在公司上班的钱买的,与白家没有任何关系。”

温情抿唇,将钥匙推回了他的面前。

白南诚凝眉:“怎么,又要拒绝我?”

“哥,我四肢健全,五谷能分,又努力上进,想要的东西,为什么要不劳而获呢?我现在的确缺一套房子,但我会自己买的,相信我吧,终有一天,我会拥有房产证的,我对自己有信心。”

白南诚看着她。

他真的很喜欢她这份跟别的女孩儿不一样的执拗,可他也特别特别希望,她的执拗是针对别人,而不是针对他。

“你这不算是不劳而获,这是作为哥哥,送给你的就职礼。”

她很坚定的摇头:“这份礼物于我而言太贵重。”

“小情,别的我都不勉强你,但这房子……你收下,行吗?哪怕你日后赚到了钱,再还给我,我都愿意,我不希望,你长大了,毕业了,可却还居无定所,我希望能够给你一个家。”

他多么希望,最后这句话,不是以一个哥哥的身份来说。

可是……现在还不行。

温情看着他,淡淡的笑着,还是摇头。

白南诚无奈:“你怎么就这么倔呢,如果我不是白家人,那我送给你的礼物,你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了?”

温情低声轻笑:“也不是,如果你不是白家人,那你就不是我哥哥了,既然这样,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你,又怎么会坐在这里跟你一起吃饭呢?总之哥,你把钥匙收起来,别再这样了,你这样,我也别扭的很。”

白南诚沉声,将钥匙收回:“你不要也无所谓,反正房产证上已经是你的名字了,即便你不去住,它也是你的。”

他说完给她夹菜:“这个问题,我们不再继续讨论了,吃饭。”

温情点头一笑,夹菜吃。

两人吃完饭要离开,还不等走出餐厅,就迎面遇上了一对熟人。

于成伟和陈梓诺。

她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已然见怪不怪,毕竟,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倒是对面的两人,尤其是于成伟,看着温情一脸的惊讶模样。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温情没有跟他们打招呼。

毕竟,白南诚那么聪明,这样一聊天,他不就知道她在哪儿上班了吗。

她拉着白南诚,绕过他们,走另一边离开。

走出去几步,白南诚纳闷道:“是你认识的人吗?”

温情点头:“那个女的,是我讨厌的人。”

“同学?”

温情耸肩:“一起打短工的同事。”

而后面,于成伟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陈梓诺纳闷的问道:“那个男人是谁呀,竟然会带温情来这种高档餐厅吃饭。”

于成伟喃喃道:“白氏集团的继承人,白家大少白南诚。”

陈梓诺瞠目结舌。

“就是现在帝徽集团正在对付的那个白氏集团?”

“不然这北城还有很多家白氏集团吗?”

陈梓诺更是惊讶了。

看温情那天说自己掩耳盗铃,对她冷嘲热讽的样子,还以为她多清高,原来也不过如此。

只是她没想到,原来温情傍上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看来温情的野心,可比她大太多了。

她松开挽着于成伟的手,快速的掏出手机,在两人快要出门的时候,对着两人的背影拍了两张照片。

于成伟瞪她:“你干嘛呢,别多事。”

“于哥,那个温情都看到我们在一起了,你就不担心她回公司乱说话啊,毕竟你也知道,她来到公司后,惹了不少事儿了呢,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我可不想让你因为我而影响了工作。有了这些照片做证据,我想她应该就不敢乱嚼舌根了吧。”

于成伟笑着抚摸了一下她的手:“还是你这小宝贝想的周到。”

陈梓诺皮笑肉不笑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两人落座,去吃饭。

第二天来到公司。

陈梓诺正从茶水间出来。

见温情来了,她笑嘻嘻的将温情拉进了茶水间。

“小情,我有事儿想跟你分享,你来。”

此刻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做着上班准备,没人注意到她们。

陈梓诺将茶水间的门关上,倚靠在门上,坏笑着看向她。

温情一脸淡定的看向她:“有事?”

“以为你多清高,没想到,骨子里的下贱没比我好到哪儿去,不过你比我幸运,傍上的男人很优质。”

她说着,对温情伸出手:“现在,我们也算是知道了彼此秘密的人,要不要做同盟?以后在这公司里互相帮助,想来你傍上了帝徽集团的死对头,应该是没想过要留在公司里的,之前是我误会你了,我跟你道歉。”

温情低头看向陈梓诺伸出来的手,侧头不屑一笑。

陈梓诺凝眉:“你这是什么表情?你看不起我?”

“陈梓诺,不要随便用你肮脏的想法揣测别人,更不要拿别人跟你比,起码我跟你之间没有可比性,还有,别跟我来这套。”

她说着淡淡的将陈梓诺的手扫开。

“我不会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的。”

“呵,你不会是装清高装久了,就以为自己真的很清高吧,你跟我明明是同一种人,你哪儿来的自信就觉得你自己高人一等。”

“清者自清,我不喜欢做掩耳盗铃的事情,还有,我跟你不是一种人,我也没有比你高一等,跟你保持距离,只是因为,打小儿我学到的就是,亲君子远小人。上次你那么害我,我还不至于好了伤疤忘了疼。”

她说完,冷眼睨了她一记,绕过她,出了茶水间回到办公桌前。

还有十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她是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的。

这十天,跟任何人都要保持好距离。

陈梓诺不屑,撇嘴:“装腔作势。”

中午,从外面培训回来的裴乐仁经过温情办公桌前。

他敲了敲她的桌面。

温情抬头,见是他正对着自己笑,她警惕了几分。

“裴组长,你有事儿吗?”

“中午一起吃饭吧,公司对面开了一家新餐厅,听说还不错哦。”

他的热情,引来了办公室里几个人的注目,包括陈梓诺。

她瞥嘴,心里暗暗的想。

像温情这种吃过天鹅肉的人,怎么可能还爱吃鸡肉呢。

这个裴乐仁也真是不自量力了。

温情摇头:“裴组长,我就不去了,我跟杨主管约好了一起去餐厅。”

她站起身,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看向角落里的杨青。

“杨主管,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杨青对她浅笑,起身:“走吧。”

她经过裴乐仁身后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找别人去吧,以后温情这姑娘的午饭时间,被我承包了。”

两人出了办公室,温情看着她笑了笑:“杨主管,刚刚谢谢你了。”

“这种事儿有什么好谢的,反正我也要吃饭的吗。”

走到餐厅门口。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霍廷深打来的,她让杨青先进去,自己走到一旁,将手机接起。

“喂。”

“在哪儿呢?”

“干嘛,有事儿吗?”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她撇嘴,他就是闲的。

“我在公司的餐厅吃饭呢,有点吵,先不跟你说了,挂了。”

她说完,将手机挂断,转身进了餐厅。

霍廷深不爽,对着门口喊道:“少康,进来一下。”

林少康推门进来:“霍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咱们公司餐厅的饭菜,口味如何?”

“听说还不错。”

“是吗?那咱们今天去餐厅吃。

林少康愣住了,去餐厅吃?

这位爷是认真的吗?

他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去过餐厅的。

这是……什么情况。

最近三爷怎么奇奇怪怪的。

霍廷深说完,站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林少康连忙跟上:“三爷,这个时间,餐厅里肯定有很多人,要不要我提前打电话下去,让他们清一下场。”

“都是自家员工,为什么要清场?别人也有吃饭的权利,行了,你也别那么多事儿了,跟我走就是了。”

林少康连忙噤声。

霍廷深出现在员工餐厅的时候,偌大的餐厅里,忽然像是被打了镇静剂一般。

原本躁动的人群,停住了。

原本在热聊的,也不聊了。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了门口的他身上。

霍廷深的视线,在几百平的餐厅里扫视了一圈,一眼就找到了那个漂亮的女人。

他勾唇,声音不大的道:“让大家都吃自己的,不用理我。”

林少康忙扯着嗓子道:“大家都继续吃吧。”

霍廷深在几百道目光的注视下,走向了杨青和温情所在的桌。

杨青站起身,看向霍廷深:“霍总。”

温情这时候也只好起身,对他恭敬的稍微躬了躬身:“霍总。”

“嗯,”他看向杨青:“你往里挪一个位置。”

杨青连忙移动,霍廷深就在温情的对面坐下,勾唇:“坐吧。”

两个人一起坐下,霍廷深对林少康道:“去打饭。”

“哦……哦好的。”林少康将视线从温情脸上移开。

他刚刚看到温情的时候,真的懵住了。

这位温老师,什么时候来到公司上班了?

难道三爷最近怪怪的,都因为这位温老师?

嗯嗯,没跑儿了。

三爷的改变,就是在让他调查温老师之后开始的。

餐桌前很安静,霍廷深抱怀,盯着温情看了三秒,这才将视线移开,看向杨青:“听说餐厅的饭菜口味不错?”

杨青紧张道:“是的霍总,不光口味好,种类也多。”

“嗯,那就好。”

两人聊天,在旁人看来,就是因为霍廷深认识杨青。

甚至有人在议论,三爷是不是看上杨青了。

可是杨青摆明了长的不是那么好啊,难道三爷眼光独特?

不管怎么样,今天中午的餐厅,比任何时候都安静。

林少康打来饭菜,放到了霍廷深的身前。

“三爷,您看,这里有没有不合您口味的。”

“都可以,你也坐吧。”

林少康犹豫了一下,正要去坐在温情身边的时候。

霍廷深斜向他:“谁让你坐那儿了?”

杨青见状忙拍了拍自己另一侧的位置:“林秘书,你坐这里吧,我帮你擦一下。”

林少康忙转移了过去。

这样的三爷,太吓人了。

温情低头吃着饭。

她心里郁闷到了极点。

这个霍廷深,到底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也太……太太太夸张了吧。

她把对面的霍廷深当成了空气,甚至看也不看他一眼。

霍廷深忍笑,知道她是因为心虚。

毕竟这里这么多人,她得多害怕露馅儿呀。

可她活该,谁让她挂他电话的。

这是惩罚。

霍廷深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他边吃,边问道:“昨晚,跟那人用餐可还愉快?”

杨青愣了一下,什么情况,霍总知道昨晚温情跟男人一起吃饭的事情?

总不至于,他们真的不是一对儿吧。

可看起来,霍总就是看上温情了呀。

难道是……温情在拒绝霍总?

诶,怎么可能,这世上哪里有人拒绝得了霍三爷啊。

温情明知道霍廷深是在问她,可她选择拒绝回答,不开口。

霍廷深抬眸看向她:“温老师,我问你话呢。”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温情紧张了一下,忙左右看去,见没人注意,这才轻声道:“挺好的。”

霍廷深勾唇,继续吃饭:“他就没跟你说什么?”

“没有。”

“怎么可能。”

“我都说了,就是没有。”她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悦。

一旁,林少康咽了咽口水。

这女人……疯了吧,怎么敢这么跟三爷说话。

霍廷深倒也不生气:“我今晚要出去参加个酒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我还缺一个女伴。”

温情低着头吃饭的眉眼微微扬了几分。

……